司瑄・真實的寂寞

  看似糾結的名字,內容很平淡XD
  
  
  
  
  
  
  
  
  
  
  「仲瑄,我一直很好奇。」端著咖啡走到今天沒通告、正在露天陽台悠閒看書的城仲瑄椅旁。
  拉了一旁椅子坐下,看見躺椅上的男人朝她納悶挑眉。
  杜雲芊不由得心生感慨,女人越老越不值錢,可男人越老越值錢──由藝能界裡永不隕歿的天王就能得到證明。
  而自家公司的藝人也是,越成熟越散發出潛有的男性魅力;上上下下每個男藝人俊得俊、美得美,而卡在中間、相貌普通的城仲瑄似乎就顯得有些不起眼,但可能是常接觸某人的關係,連帶氣質與一舉一動都更加同頻了,出色得有時她都要懷疑其實仲瑄也是什麼豪門少爺。

  另外還有口水吃太多,講話也是一樣毒……杜雲芊在心頭補上一句。
  
  「好奇我什麼?」大小姐突然不說話,城仲瑄不解地問。
  
  「啊、就是……你都不會覺得寂寞嗎?」想到都差點忘了本來的問題。
  
  為突發問題感到錯愕,城仲瑄不禁重覆了一遍,「寂寞?」
  
  點點頭,知道對方可能不了解她的意思,繼續說明:「因為你跟哥哥一個月見上面嘛,好一點有十五次;但真正有時間好好坐下來聊天或乾脆滾到床上的時間卻只有五次。」
  「所以,我好奇你都不會寂寞嗎?」
  寂寞啊……被大小姐這麼一說,城仲瑄不禁思忖起來;眼見男人思考的側容,杜雲芊忍不住回想起那一天,記得是公司剛起步那幾年──
  
  
  
  在與沈惟真的交往確定不久的某天,哥哥突然造訪了純真年代,嚇得她以為是不是又要來為難自己,沒想到哥哥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走到城仲瑄眼前拉過人疾步就往團練室方向,她急忙地丟下事務追上去,但只有看見被緊閉的門板,她偷偷摸上門把……好險沒鎖上。
  看來哥哥是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仲瑄談,她還是別冒險進去當炮灰,用聽的就好,反正是哥哥自己沒上鎖嘛。
  
  「現在,馬上跟我到英國!」
  杜雲芊這才反應過來,對耶哥哥怎麼從英國飆回來了?
  
  「為什麼……」
  
  「……你知道現在杜家情勢,所以我必須聯姻。」
  杜雲芊趕緊以手摀住要發出驚聲的嘴,耳朵努力湊近,想聽得更清楚。
  「芊別躲在門外,想聽就正大光明的進來聽。」
  啊被哥哥發現了!杜雲芊吐吐舌,打開門進去。
  
  城仲瑄並未理會進來的女孩,「總經理聯姻,與我到英國有什麼關係?」視線始終沒對上杜司臣。
  
  杜雲芊緊張的來回望著兩人,是在吵架嗎?但看仲瑄的反應又這麼平靜……
  而且,家裡狀況已經糟到哥哥必須聯姻的地步了?她是有稍微聽到風聲,家裡狀況不如往年好,尤其是休閒這塊,除了經濟衝擊外,像歐洲方面就有許多突發狀況;但哥哥沒說,她就以為還撐得過去。
  豪門不好當,外人以為光鮮亮麗,但真相也只有門內的人才知道,說起她與哥哥的堂字輩啊……是不錯,但站到哥哥身邊,就淪為配角了,所以哥哥接班早就是預料中的事──杜雲芊不禁慶幸家裡沒其他兄弟、爹地也沒養小老婆的習慣,不然外戚都這樣了還內亂呢。
  說實話,她一直覺得家裡事業夠大了,並不需要再來什麼聯姻,而爹地媽咪也沒特別要求哥哥娶什麼豪門妻子,據說是兩人也有過與戀人被拆散的前例,所以只要求是正經的女孩子就行了;但眼下提起了,一定是家裡極需豪門妻子、不,應該說一個家世雄厚的對象,現在只要你有能力娶到能帶給杜家利益的人,那你就是杜家主事者了。
  所以她能想像到,堂字輩的伯伯叔叔堂哥堂弟肯定鬧騰了,而哥哥也倖免於難──只是,這跟哥哥要帶仲瑄到英國有什麼關係?
  要也是不顧她意願馬上把她推去神速嫁人這還有些可能呢。
  
  杜司臣走上前,及少見憤怒地伸臂困住城仲瑄,「你跟我吻也吻過了,床也上過了,還問我有什麼關係?」
  突然一旁冒出像似東西掉落的聲音,兩人一愣齊轉頭過去,只看見杜雲芊張著口、呆著一張臉跌坐到地板上,杜司臣這才反應過來剛才他說了什麼──但這都不重要。
  「我要你與我一起向我父母說去。」情勢是有點糟,但他不認為光聯姻能解決問題,父母親只是擔心堂兄弟們會先替杜家帶來及時雨而著急罷了,真正要能接班,有沒有能力還是很重要,空有資金到他們手裡沒善用也一樣。
  
  然而城仲瑄口氣平淡得如方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杜司臣也沒說出什麼驚人事實。
  「總經理,您現在要做的事是穩住杜家,請想想要是杜家一倒,底下的員工該怎麼辦。」
  
  發出冷笑,「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犧牲自己了?」如果他沒有戀人,或許能接受一個妻子;但在他早有對象,他不會輕易放棄!
  
  「這並不是犧牲,而是……」
  
  「夠了!」杜司臣扣住城仲瑄下巴。「記住你今天說的話。」隨後連道別、看妹妹一眼都沒有,如來臨時一樣迅速的離開了。
  
  留下兩人在團練室尷尬,杜雲芊傷腦筋的望著依然靠著牆壁的男人,哥哥那個笨蛋!怎麼忘記仲瑄的家庭背景,他會說出那樣的話一定是有原因的嘛!要是杜家真倒了,肯定會多了很多失業者,有相同經歷的仲瑄一定不可能自私的只想到自己啊。
  
  而在哥哥閃電回英國的隔天,國內各家財經報就爆出杜家有經濟危機,她急得如無頭蒼蠅,甚至已經做了最壞打算,雖然純真年代並不屬杜家相關企業,但她畢竟是杜家人,真的出了事,她也沒心思繼續經營公司了。
  她甚至想像,兩三天後就會接到來自歐洲的婚禮邀請函,而上頭掛著哥哥與某個不知名千金的名字。
  
  ──但她怎麼都沒想到,會等到一個這麼驚人的好消息。
  南方穆勒王室第一王子看好杜司臣,大方投資杜家;還附上俊美的兩大帥哥簽約照片。
  杜雲芊拿著報紙的雙手不禁顫抖,這樣一來杜家就撐得過去了,哥哥也不用娶妻,不會有婚禮了!
  不過,穆勒王室第一王子……克、克烈斯?
  
  她馬上向紀翔詢問,卻只得到一個冷笑;反而是他身邊金皓薰善解人意地解答──
  原來是當初湊合了紀翔與金皓薰兩人,疼愛弟弟的克烈斯曾說過,感謝杜雲芊如此支持弟弟的幸福,有任何需要他幫忙的地方儘管開口;再說連楊安妤也很急著想幫杜雲芊,克烈斯便以投資為由提供資金,幫助杜家撐過這個難關。
  她忍不住問紀翔這麼一大筆資金該怎麼還呢;沒想到紀翔說穆勒有錢沒處花,不用還也沒差那幾個錢……呃、應該是開玩笑吧?
  不管如何,她還是以一星期的休假當條件,讓紀翔與克烈斯吃一頓飯,她想對疼愛弟弟的克烈斯而言,這或許是最好的謝禮。
  
  杜家形勢就這麼定下來了,王子都點明了杜司臣,杜家不敢輕易換頭,就怕王子臨時改變想法。
  接沒幾天,杜司臣再度造訪純真年代,杜雲芊只能看著哥哥以浩瀚氣勢擄走城仲瑄,而再見到城仲瑄……是兩星期以後的事。
  她不禁拍拍胸口心想好險,杜家危機時仲瑄根本沒心情工作,她有預先排了幾週休假,不然給哥哥這麼一搞,換她要危機了。
  
  總算,一切撥雲見日了。
  另外聽哥哥說當初要接受克烈斯資助時,他有先與杜家談條件,不得逼他娶妻他才願意接班,這條件是為了仲瑄,不過當時誰會知道呢,只當一個微不足道的小條件,事後爹地媽咪後悔得要死又不能反對。
  反正杜家事業蒸蒸日上,哥哥接班後更忙著當空中飛人;而之後幾年經濟好轉,又讓杜家更加壯大,說不定哪天會聽到哥哥說要去非洲開渡假中心。
  
  
  
  「所以,大小姐才會覺得我寂寞?」城仲瑄失笑問。
  看杜雲芊用力點頭,他更加覺得有趣,原來他有給人這樣的感覺啊……一開始是會有一點,但習慣了之後也不覺得如何,而且現在科技發達,在世界的兩個角落也能通電話或視訊,心靈上倒是很滿足。
  不如說,是渴望真實碰觸到彼此的寂寞……城仲瑄指腹摩娑著被拿來當書籤的明信片上、簽著「司」的字跡。
  他房間的牆上貼滿了來自各國的明信片,還都沒重複;也有許多小工藝品或記念品,擺在家中各處,其中拿到當下讓他最不能理解的……是擺在床邊的兔子娃娃,唔…司臣是在暗示他像兔子嗎?
  最特別的,莫過於偶爾會有幾封同時寄來鑰匙,表示杜某人在某個國家買了房子,等著他去開門──然後整星期就一定休假。
  
  杜雲芊並不知道城仲瑄的心思,繼續說著:「但我就不信你不會擔心哥哥。」想想,有多少個女人想爬上哥哥的床啊,排隊的女人說不定都可以繞地球一圈了。
  
  城仲瑄詭譎一笑,「這點嘛……只要讓他更擔心我就好了。」
  當然那些緋聞都是無意傳開,有時連他本人都很意外。
  
  哦了好長一聲,杜雲芊這才理解某些敏感時刻,為什麼哥哥突然像鬼一樣出現在公司裡,原來都是看見緋聞,氣急敗壞跑回來「抓姦」啊。
  呵呵……居家好男人仲瑄是搶手貨呢,不少女明星私下跟她套交情,就是想接近仲瑄。
  「不過,哥哥以為他是孔子嗎,還周遊列國呢!我都懷疑他家到底住哪了。」至少她家老公會回到台灣,哥哥是根本不知定居在哪。
  讓她的比喻逗笑,城仲瑄闔上書,抬頭望向天空、正巧有架飛機飛過上空,說不定杜司臣就坐在裡頭……
  
  
  
  杜司臣會第一時間回到的地方,當然是有城仲瑄在的身邊。
  
  
  
  
  
  fin
  嗯,看見痞客公告那張圖,就忍不住…( 艸)
  神速飆完的一篇…
  
  欸油3/14我到底要寫啥(遠望)
  半年的靈感都在2月用光啦啦啦啦(去死)
  再寫短文可以嗎XDDDD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