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是希望我們……」
  
  「是的,想麻煩你試探……或者正確來說,引誘我哥。」年輕的女子突然冒出驚人之語。
  
  這裡是翱翔天際演出公司,聽起來似乎是某個經紀公司,實際上卻是以現實為舞台進行演出的委託公司。
  從流浪漢到殺人犯都能演出──不過當然老闆還是會視案子情況決定──至今所接過的委託,大多是扮演男友女友、聯誼湊人數、充當客人及臨時演員之類。
  之所以會成立的原因很簡單,單純只因為接下這間公司的金皓薰想開創不一樣的市場。
  
  「不過,就算沒有女朋友,也不代表令兄喜歡男人吧?」金皓薰面帶疑惑,就他來看估計也只是忙於事業而已。
  
  「事實上,是媽媽從離職的女性員工口裡打聽到的。」杜雲芊露出苦笑。「哥哥用對女人沒興趣的理由拒絕。」
  
  「有沒有可能是不想談辦公室戀情?」坐在一旁記錄的小秘書莉鈴提出她的見解。
  
  「如果是那樣倒還沒事,但媽媽幾度想替哥哥介紹對象,也被草草打發過去。」
  偶然機會下她得知翱翔天際的存在,眼見媽媽煩惱著哥哥的事情,她便突發其想乾脆委託公司請男演員試探哥哥的性向,而媽媽也同意了。
  
  藍髮娃娃臉男子摳摳臉頰,思考了幾分,笑了點點頭,「可以喔!這委託我們接下了!」
  
  
  
  送走妙齡女子後,莉鈴輕吐口氣,好奇地問:「經理,這委託好嗎?」
  畢竟一但牽扯到感情,任何事都很難善了,要是依賴者或任務對象真的對演員們產生感情,那可不單單只是任務結束而已了。
  雖然這次引誘對象是特殊了點,但難保不會沒有意外。
  
  「唔嗯──我直覺沒什麼危險,只要控制得宜,應該是沒問題。」
  拿出旗下演員行程表,金皓薰一一確認,「對方來頭不小呢,子奇不行……阿威好像年紀、嗯……天晴有案子,路風、呃……」
  
  「紀翔?」莉鈴呵呵賊笑,肘部推推金皓薰。
  
  金皓扳薰面孔義正詞嚴的拒絕,「紀翔絕對不行!」
  莉鈴聳聳肩,天曉得經理是不是有參雜私人因素在裡頭。ˉ
  
  「衛亞嘛……估計一見面就被嚇死,要他引誘也做不來;仲瑄……」
  考慮到相貌與外在氣質的話,的確城仲瑄是最適合的人選了。金皓薰確認完城仲瑄行程,笑著打開手機馬上聯絡。
  「喂仲瑄,我剛有個新委託,是……」
  
  
  
  ※
  
  
  
  調整好領結位置、整理好衣領及西裝外套,城仲瑄托托眼鏡後身子轉一圈,檢視儀容有無問題。
  「有勞杜小姐了,還讓您提供我西裝。」雖然因工作需要他有幾套西裝,但如果要入得了任務對象的眼,行頭要更上一層樓了。
  
  「沒關係的,你跟我哥哥身材差不多。再說雖然是沒在穿的西裝,但管家都保存得很好,看起來與新的一樣。」
  杜雲芊面帶滿意的上下掃視城仲瑄,隨後認真的提醒說:「簡單說,媽媽會安排我們相親,而哥哥也會出席……總之,就是喜歡同性卻被逼著與我相親但卻看上哥哥的角色。」
  
  還真是簡單明瞭的說明呢……城仲瑄笑了笑點頭,「我明白了。」
  反正只需試探對象的性向,點到為止即可,或許意外是個簡單的任務?
  ──這麼想著的城仲瑄,輕輕閉上眼,幾分後睜開眼注視著鏡中的自己,嘴角微微上揚。
  
  Action──!
  
  
  
  
  
  「杜先生年少有為,真是令我佩服,有機會一定要向您請教。」
  「不知道杜先生平日休假會做些什麼呢?」
  「閱讀嗎?我也是,最近迷上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
  
  正因為謊言交雜著真實,更容易讓人認為是事實──杜雲芊充分了解城仲瑄說的意思了。
  眼見兩人侃侃而談,如果不是知道內幕,她也會以為城仲瑄根本衝著哥哥來的。
  不愧是替身演員!將腳色詮釋的超完美、挑不出一絲破綻。
  
  
  
  一待相親宴總算落幕,趁著杜司臣去洗手間,杜雲芊馬上問:「城先生,如何?」
  
  「就我個人判斷,杜先生對我完全沒那個意思。」
  他不著痕跡的表露自己「同道中人」的身份,但杜司臣也不是省油的燈,三兩下就帶了個話題過去,而身體上的觸碰也都被迴避過去了。
  只有兩個結論:一杜司臣很正常;二他不是杜司臣喜歡的菜。
  
  聽完城仲瑄的結論,杜雲芊杵著下巴思考,「我很肯定這角色是哥哥會喜歡的型沒錯,舉止大方、談吐優雅、成熟穩重……」
  
  「我倒覺得司臣會喜歡完全不同的類型。」身為母親,杜母提出了另一種見解。「不是常有的嘛……被完全不同的類型所吸引。」
  
  感覺到兩位女士仍有繼續試探的想法,城仲瑄也給出建議:「既然如此,那麼換個角色試試如何?在合約範圍內,替換不同類型演員是允許的。」
  
  「欸?不能城先生繼續嗎?」杜雲芊略顯失望的說,她還想好好確認自己的猜測沒錯呢。
  
  「杜先生對我的第一印象已經成形,要在製造點什麼的話……就剩在其他場合發現另一個『我』了。」
  陽光型的天晴、叛逆型的姚子奇、俊魅型的紀翔、羞澀型的衛亞……他身邊是有很多參考資料。
  
  「啊、司臣回來了,後續雲芊妳決定就好。」杜母眼尖的發現兒子正朝這走過來,緊張地坐正身子。
  
  杜雲芊笑著點點頭,既然交由她決定,當然是繼續下去囉!
  
  
  
  
  
  
  
  ※
  
  
  
  
  
  
  
  「嘖嘖嘖,這下兩頭事情都搞砸了。」姚子奇坐在桌緣,抱胸搖頭作聲。
  
  「對不起經理,在聽到名字時我就應該要注意到。」莉鈴滿臉自責。
  不僅上門的工作做不成,連上一個委託都完蛋了。
  
  「沒關係啦,本來就不可能瞞一輩子嘛。」金皓薰笑著安慰下屬。
  再說目的也已經達到,杜家方面暫時沒有任何要求,只是這次來的委託人……換成另一個當事者罷了。
  
  杜司臣坐在沙發上,滿臉感興趣地打量著妹妹的相親對象──褪去高級西裝穿著市內某高中制服,眼鏡拿下來、髮型也變了,口裡還咬著棒棒糖──這模樣走在路上根本認不出來是他見過一次面、一起吃過飯的人。
  這次真多虧了夏以軍,讓他捉到引起誤會的真兇。
  
  
  
  「伯母以為你是同性戀?」夏以軍以不可思議的口氣說著。
  學弟長相俊美得讓男人也會迷上這點他相信,但目前學弟過往的戀人都是女性,他還沒聽說過學弟想「轉換跑道」。
  「哈哈哈哈──伯母也太天才了!」這大概可以列入本年度最好笑事蹟之一了。
  
  冷靜的啜口咖啡,杜司臣對這大他幾歲的學長、商場的好友兼敵手感到有些無奈。
  「我並不是在說笑話。」頭痛的按壓太陽穴。「之前雲芊相親時,媽媽發現對方對我很有興趣,又看我跟對方談得很熱烈,便以為我喜歡男性。」
  天曉得他只是虛與委蛇,其實都在想工作的事;現階段他只想專心衝刺事業,如果還要抽出時間應付女友的任何需求,他可沒這性子跟女友耗。
  不過也沒有女人會喜歡滿腦子工作的男人吧?
  
  端著下巴思索,夏以軍露齒微笑,「既然如此,我們不如來個『將計就計』。」說完便從暗袋掏出皮夾,抽出張名片遞給杜司臣。
  
  
  現實人生的替身演員嗎……
  站在騎樓低頭注視著手上的名片,這就是杜司臣會在此地的原因,來自於夏以軍提供的方法──請個假女朋友。
  雖然有額外的風險在,但其實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難事,屆時合約一到請對方走人即可。
  只是沒料到進來後會得到這麼一個大驚喜就是了……杜司臣失笑。
  思緒回到正題上,杜司臣問出確實聽過的名字:「姚紫逸?」估計這也是個假名。
  似乎對這假名感到很不爽,一旁姚子奇不悅地啐了一聲。
  
  「梁冬笙。」指了指制服上繡著的名字,城仲瑄習慣性地想推眼鏡,後才想起他目前沒戴眼鏡,縮回手抱著後腦勺,依舊扮演著此次角色──對任何事都很散漫、漠不關心的高中男生。
  
  某個想法在杜司臣腦袋裡成形,他露出詭譎的笑容,看得在場眾人一陣心驚。
  「那麼,依照這合約規定內容,」邊說邊彈了那薄薄的紙張。「同樣身為杜家一份子的我也有資格要求履行合約,我希望……」
  
  聽完後,金皓薰發誓要在合約書上加上但書──合約只限簽約者本人使用,親屬無共用權。
  
  
  
  
  
  ※
  
  
  
  
  
  「啊啊──真麻煩,為什麼會找上我們三個啊。」姚子奇抱著後腦勺靠著牆壁,大嘆口氣。
  要跟一些小鬼乖乖上課真的超麻煩的!
  
  「也算是為民服務吧?」城仲瑄咬著棒棒糖,不以為意的說著。
  
  「校園霸凌事件,目前狀況……」衛亞口中唸唸有詞,用手機回報現況。
  
  姚子奇依舊是一副不良模樣來引起霸凌集團的注意,準備潛入當臥底;衛亞梳著呆瓜頭扮演優等生、書呆子,活生生就是被欺凌的餌;而標準事不關己的局外人原本是由天晴扮演,但正好天晴身上有兩件委託忙不過來,所以就由城仲瑄代打了。
  這次委託人是被霸凌學生的家長聯合起來希望他們揪出兇手,不要再讓學校姑息養奸。
  
  「話說回來,你那個案子如何?」姚子奇好奇地問。
  
  說到這件事,城仲瑄滿臉不太想回應,但看見另外兩人眼裡都閃爍著好奇、更多是八卦的光芒,才嘆氣鬆口:「目前還在了解彼此階段。」
  這次設定是大忙人杜司臣偶然童心大起,然後就在電玩中心結識了青春有活力的高中男學生梁冬笙,最後兩人墜入愛河這種老套的劇碼。
  雖然為了委託,他會認真作各種調查及熟背各種資料,但這還是頭一次他想撒手不幹。
  
  「反正……就當成普通的假扮男朋友案子就好了。」不過要是對象是個男的……姚子奇想像那畫面,禁不住抖了一下。
  「啊,應該你是『女朋友』的那一方?」
  
  城仲瑄只有沉默以對,他實在不太想清楚知道這兩者中間的差別。
  不過最近他以梁冬笙的身份頻繁出入杜司臣個人名下公寓,想必已經引起注意,杜家就快找上門也說不定了。
  想到杜家,就不得不提當事人。「至少杜司臣人不難相處。」不幸中的大幸,且對方也極為配合……各種意味上的──坐在男人腿上及被男人雙手環抱,城仲瑄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有長相有財富又有背景,難怪女人搶破頭。」姚子奇越想越覺得這社會真是太不公平了。
  
  「對了,你上次不是說想買二手烏克麗麗練習,我幫你找到了。」趕緊找另一個話題,不然城仲瑄真怕被問到詳細情況。
  
  姚子奇慵懶貼著牆壁的身子馬上跳起來,興奮的問:「真的!?」
  
  始終點著螢幕沒作聲的衛亞,默默地補上最後一句:仲瑄哥的委託也順利進行中。
  
  
  
  ※
  
  
  
  杜司臣喝著咖啡,時不時望向廚房裡正在烹煮食物的背影。
  對於已經習慣的自己還真覺得莫名的可怕……男人邊想著邊將咖啡杯放下,剛好「小戀人」端著兩盤義大利麵走出廚房,正要起身接過晚餐,放在桌面上的手機發出震動,杜司臣挑起眉──不會這麼巧吧?
  「嗯哼……」看著簡訊內容,杜司臣發出微妙的微笑聲。
  
  放好盤子,城仲瑄也坐到沙發上,湊近身子也想一窺究竟時,就讓杜司臣一手攬過肩,還來不及發出驚呼,就聽見玄關的開鎖聲,馬上明嘹情況的城仲瑄當機立斷、主動側坐在杜司臣腿上,摟住男人頸子,微偏了偏頭與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孔眼對眼、鼻對鼻。
  輕聲的詢問:「他們來了?」杜司臣只是微微笑代表默認。
  
  喀喳一聲門鎖被打開,隨後一陣腳步聲──
  「Sur…哥、哥哥哥哥──」還來不及給哥哥驚喜的杜雲芊,倒是先被哥哥驚嚇到了。
  她是有意來打探沒錯,但沒料到會見到這麼驚人的場面,活逮到哥哥的親熱現場,唔哇、要是再晚個幾十分,說不定會是活春宮。
  「哥你老牛吃嫩草耶。」注意到少年穿著某高中制服,口袋上還繡有名字與學號,杜雲芊不住嘖嘖作聲。
  
  「妳來就只是為了打擾我?」杜司臣略帶不悅的責問。
  
  「才不是呢。」杜雲芊皺皺眉。「是媽咪已經知道你跟一個高中男生交往,叫我打先鋒刺探敵情。」
  邊說邊好奇直往高中男生打量,看來還真被媽咪猜中了,原來哥哥喜歡這型的啊。
  
  不禁朝妹妹攆攆手,一副少來打擾我親熱的模樣。「那現在看過,可以回去了。」語罷,嘴唇貼上腿上男孩頸側,輕輕摩娑。
  雖然已經習慣男人動手動腳,但這還是第一次「動口」,身子不禁打了個顫慄,但城仲瑄硬是低下頭裝出羞澀的樣子。
  
  「好吧,就不打擾哥哥『用餐』了。」就不知被「用」的是哪方就對了。
  「有空就帶他回來吧,那我先回家囉。」說完馬上拍拍屁股離開,她可不想被馬踢。
  
  
  
  妹妹一離開,杜司臣不禁佩服起自己的好演技,他還是頭一次表現出這種急色鬼樣。
  「這樣第一關算是過……」抬起頭話說到一半,讓腿上小戀人滿臉通紅的臉蛋給嚇住,杜司臣這才想起剛才做出以往未有過的舉動。
  嘴角輕揚,姆指輕揉著男孩頸側,帶著微微惡作劇的口氣問:「現在是粱冬笙還是城仲瑄?」
  
  尷尬的掩住嘴,視線不敢對上男人,在演出過程中露出自己真實情緒這種事可是史無前例。
  過了幾分才囁嚅地回答:「城、城仲瑄……」
  
  
  
  
  
  fin
  嗯,沒了(被揍)
  這篇靈感源自於日劇「替身女優」,有興趣可以看看XD
  
  上次貼文是…(眼死),希望大家沒有忘記我T_T
  從6月畢業馬上進職場,在適應期間斷斷續續的寫了一些片斷囧
  現在滿腦子都沒東西(扶額),連文都沒什麼在看了(遠望)
  不過我還是記得12月的七年之癢喔!!!
  目前正在挖掘新興趣中,有考慮要換一個方案…嘛,在研究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