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少充當壞人,請喜歡他的人小心點入(掩)
  其實也沒很壞,是可愛的小壞人(啥)
  
  
  
  
  
  
  
  
  
  
  「不過,真沒想到杜大公子哥會有這種『性』趣呢!」綠髮男子好整以暇,轉著手上的光碟片。
  光碟片裡的內容,是他找人跟蹤杜司臣,發現杜司臣與前特助城仲瑄頻繁出入飯店,且常常一待就是好幾個小時;本以為是在談什麼公司機密,才找人混進飯店在房間內裝攝影機,沒想到拍到的畫面卻是活春宮。
  嘖嘖嘖,沒想到男人也能露出那種風情。
  
  杜司臣喝了口咖啡不語,私毫不在意徐世傑的威脅。
  四兩撥千金的轉移話題,「徐先生今天來,是為了何事?」
  以不動應萬動,還不確定徐世傑手上擁有的籌碼,杜司臣不會表現出任何驚慌的神色。
  
  「哼哼,我要是把這片光碟寄給數字周刊,杜氏就毀了!總經理、財團少東與前特助、有名的演員竟然是這種關係……」
  說完,他滿意的看見杜司臣瞇起眼瞪視自己的表情。
  他是不知道男人跟男人能玩什麼,但對那個演員他沒什麼興趣,要征服男人就該征服杜司臣這種,要他搞上幾次也沒問題。
  「我說,不如你也來跟我來幾次吧?我就把光碟片給你。」交出去的當然是複製版,有這麼好的籌碼在手,當然不可能把正片交出去。
  
  杜司臣挑起眉,興味盎然的說:「我今天才知道,徐先生這麼迫不及待想躺在我身下,還使出威脅手段。」
  
  徐世傑臉色變調,「誰說是我被你搞,是你乖乖張開腿!」眼見杜司臣不以為意的輕笑,他更覺得不爽。
  「無妨,我想你的小特助或許很願意陪我樂一樂?」話一出,看見杜司臣冷下來的臉色,徐世傑滿意的哼笑。
  
  牽扯到自家愛人,杜司臣不可能坐視不管,他不會讓任何事阻礙他們兩人,遑論一個小小的威脅。
  要論威脅,徐世傑以為只有他有籌碼?
  起身悠悠的走到辦公桌旁,打開抽屜拿了個資料夾,再回到沙發上,將資料夾遞給對面的男人。
  「我想,徐先生對這份資料應該會很有興趣。」
  
  狐疑的接過資料夾,翻開一看,徐世傑臉色大變,抬頭瞠目盯著杜司臣。
  咬牙切齒的問:「你怎麼會有──」
  與政府高層的金錢內線交易,當然是為了行事方便,但若被揭開來,可不是吃上官司這麼簡單,裡頭牽涉到的範圍之廣,足讓他們永不翻身了。
  
  「傷腦筋,我也不曉得,就放在我抽屜裡,想裝沒看見還真難。」
  連保險櫃都懶得放,反正資料要印隨時都有,光碟片好好供在家裡。
  「這資料會不會出現在誰誰誰的桌上,就看徐先生的誠意了。」杜司臣微微一笑。
  其實他根本不在意活春宮被偷拍,要是真的被報出來了,直接出櫃也可以,只是會有好一陣子的新聞風波而已,但要處理並不是什麼難事。
  可是,他不能忍受的是徐世傑剛才說要去威脅城仲瑄。
  
  徐世傑握緊拳頭,氣得身體打顫,要是資料流出去,別說是他們徐家,甚至許多官員都會被扯下台。
  憤怒的將光碟片丟到地上,一腳用力踩上,只看光碟片瞬時破碎成幾片,接著氣沖沖的起身準備離開。
  
  「慢走不送。」杜司臣揚高手中杯子,然而離開的人非常不給面子的用力關上門。
  看著地上的光碟片屍體,杜司臣感到有些可惜,「本來還想看看的……」
  
  
  
  
  
  fin
  是指光碟對光碟XD
  至於會突然寫徐世傑,是我翻司瑄翻不到,倒是翻到傑臣…
  我要司瑄司瑄司瑄(打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