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脫軌的節奏

  
  
  
  
  
  
  
  
  
  
  柔軟的床面承受兩個男人的重量而深陷,雙手被緊錮壓在床上,城仲瑄臉上充滿吃驚、不可置信、各種情緒融於其中,只能無助地張著嘴瞪視著身上的男人。
  「表、表哥……」
  
  杜司臣臉上是邪妄的笑容,低下頭舔了舔自己夢想許久的頸子,感受到皮膚底下的動脈,那愈加愈快的擂鼓心跳聲,喉頭不禁發出愉悅的笑聲。
  「我終於得到你了……我的瑄。」
  
  何時開始,他注視表弟的目光不再是疼愛,而是充滿著男性的慾念……
  
  
  
  
  
  ※
  
  
  
  
  
  杜司臣從很小的時候便知曉了人的嘴臉,無外乎家庭背景關係,外人對父親的阿諛奉承,對自己的百般討好──尤以女人最甚。
  他不喜歡、也不屑於那些人,杜家教給他的一切,就算是親人也不能完全信任。
  
  「司臣,要不要去看看阿姨生的小貝比?」雍容華貴的婦人是他的母親。
  
  母親口中的阿姨,其實杜司臣也只有一些印象。
  雖然跟母親是姐妹,但兩人的命運卻大不同,母親是元配所生,而阿姨是小老婆所生,所以當杜駱兩家聯姻,自然是母親理所當然嫁進杜家。
  阿姨則是嫁給了無名小子,既然是小老婆的孩子,根本沒人會在乎男方家世。
  而記憶中的畫面,則是姨丈及阿姨兩人恩愛甜蜜的走在一塊,姨丈不在乎自己的冷漠,抱起自己柔聲叫了司臣,阿姨拿了沾水的手帕輕輕擦拭自己發燙的臉頰。
  他不是只有一次想過,擁有那樣的雙親,自己就不一樣了吧?
  
  
  
  「司臣,給你抱抱。」小心翼翼接過阿姨手中的嬰兒,那張圓潤的小臉蛋上,本來閉著的雙眼睜開,口中發出咿咿呀呀的童聲,可愛的模樣觸動了杜司臣心裡的某處。
  
  「他是仲瑄,司臣當哥哥囉。」
  
  哥哥?
  杜司臣低頭注視著那朝自己咯咯笑的嬰兒,心裡暗暗發誓──他絕對會保護弟弟。
  
  
  
  
  
  「司哥哥……」伴隨著稚嫩童音,小仲瑄飛撲進自己最愛的哥哥懷裡。
  
  「還是那麼愛撒嬌。」杜司臣露出笑容。
  
  小仲瑄眨眨眼,指著乖乖坐在一旁的小女孩,「誰?」小小腦袋裡沒裝進這陌生的女孩。
  
  杜司臣沒回答,倒是甫下樓的杜母開口,「小瑄,那是司哥哥的妹妹。」
  丈夫收養了友人的女兒,只比外甥大幾個月。
  
  緊皺一張小臉,小仲瑄捍衛自己土地似地抱緊了杜司臣,緊張地看著陌生女孩,就怕她會跟自己搶最愛的哥哥。
  杜司臣笑著任由表弟的舉動,對他來說,就算是親生的弟妹,都不及仲瑄來得重要。
  
  「別寵小瑄寵過頭了。」兒子對任何人都是冷漠有禮,對仲瑄倒是百加疼愛,她甚至懷疑雙親在兒子心中也不及仲瑄。
  雖然是先考慮到領養了女孩後所能得到的利益,但杜母無不希望能替兒子找個玩伴,現在看來似乎沒用。
  
  城仲瑄回家後,小女孩跳下椅子走到新哥哥身前,扯扯他的衣角,「抱抱。」
  杜司臣皺了皺眉,但看杜母點頭的模樣,就算不願也只能抱起新妹妹。
  
  
  
  
  
  「司哥哥!」五歲的孩童重量不如以往輕,杜司臣費了一把力氣才把表弟抱到腿上。
  
  「小瑄最近都沒來找司哥哥。」有時姨丈阿姨生意忙,便會將仲瑄托給他顧,最近卻是一兩個星期才交給他。
  
  「因為我當哥哥了!」小仲瑄大聲宣告。
  
  杜司臣瞇起眼,原來阿姨已經生產了啊……有空絕對要去看看是哪個臭小鬼霸佔住仲瑄的注意力。
  
  「兩個弟弟喔。」想到弟弟圓滾滾的雙眼看著自己,小仲瑄不禁就開心起來。
  
  「小瑄不喜歡司哥哥了?」杜司臣不禁有些吃味。
  
  「才沒有,我最喜歡司哥哥了!」說完便湊近表哥在表哥臉上啾一下。
  「老師說喜歡要親親。」邊說邊點點頭。
  
  「小瑄,要親這裡。」杜司臣詭笑地指指自己嘴唇。
  下一刻表弟的嘴便嘟了上來,用力地親了下自己,杜司臣滿意的微笑。
  「有沒有親過別人的嘴巴?」
  
  偏頭想了想,「沒有吶……」
  「司哥哥,親嘴嘴有什麼意思嗎?」
  
  「是很喜歡、很喜歡的意思,以後小瑄除了我之外不能亂親別人嘴巴。」
  
  「爸爸跟媽媽也不行嗎?」有些煩惱的問著。
  
  「爸爸媽媽只能親臉頰,弟弟妹妹也是。」
  
  「那司哥哥也是喔。」伸出小指,「我們打勾勾。」
  杜司臣笑著與表弟蓋印章,然後再親一下。
  
  
  
  
  
  「司臣哥,我有喜歡的女生喔。」十歲的小男孩想到班上的某個女生,臉有些微紅。
  
  臨近大考,仍是遊刃有餘的應付,杜司臣聽見表弟說的話,不悅地放下課本,拍拍自己大腿。
  
  「我已經不是小孩了。」說是這麼說,城仲瑄仍是乖乖地爬過去,坐到表哥腿上。
  「司……」還未說完便被封口,小男只能緊緊地摟住表哥頸子。
  
  確認所有權!
  杜司臣托住表弟身子,也不在乎小男孩能否承受,火辣地深吻。
  
  「哥…嗯……」憋氣的難過,城仲瑄輕拍表哥背部,才終於被放開,無力地靠在表哥懷裡喘氣。
  腦裡所有事物不知都被拋到哪了,殘存的只有剛才與表哥親吻的畫面。
  雖然很常跟表哥親親,但感覺這次有什麼不一樣……城仲瑄不解心想。
  稍稍移動身子,卻感覺到身下有個異物,「……司臣哥,戳我屁股的東西是什麼?」好奇地想伸手去摸,卻被杜司臣制止。
  
  「別亂動!」簡直在惡整自己,杜司臣只能想著數學算式、國文解釋等等,想壓下那復甦的慾望。
  不行,還太早……那盯著自己的無邪雙眼,杜司臣輕撫表弟臉頰,只要在等幾年……
  
  
  
  
  
  城仲瑄紅了整張臉,吞吞口水翻到下一頁,更是倒抽口氣,而身後突然傳來的聲音更是嚇得他把書藏在身後,才面對男人。
  「司、司臣哥!」有些心虛地叫著。
  
  抱著胸由上往下看著表弟,光看表弟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行為,在想想國中年紀最好奇的事物,杜司臣開口說破表弟藏著的東西。
  「A書?」果然,表弟低頭的模樣已經告訴他正解。
  「不必在意,表哥也是男人,也曾經跟你一樣。」坐到城仲瑄身旁,抽出那本A書大略翻了一下,在瞄了眼表弟褲襠處的微突,杜司臣舔舔唇畔。
  「要表哥幫你嗎?」指著表弟的生理狀況。
  
  偷瞄了眼尊敬的表哥,城仲瑄羞赧地說不出話來,用手遮住自己生理狀況。
  杜司臣坐到他身後,環住表弟,手掌直衝要害,隔子褲子輕揉捏那興奮的慾望。
  
  「司、唔……」那揉著自己重要部位的大掌,已經解開自己褲頭,滑進內褲裡頭,緩緩地套弄起來,姆指還不時輕壓著尖端。
  城仲瑄只能緊抓著表哥手臂,身子直輕顫,口裡發出輕喘及吟哦。
  「表…啊……表、哥……」被男生、還是自己表哥撫摸,他竟然會這麼興奮……城仲瑄覺得自己好奇怪。
  
  「想射就射出來……」杜司臣舐咬著表弟的耳垂,以著沙啞的嗓音低語。
  
  「啊、要…嗯、啊……」那即將奔騰的快感,連腳指頭也忍不住屈起,不禁閉上眼向後埋進表哥懷裡,雙手不知何時已改成摟著表哥頸子。
  而隨著那圈著青澀稚嫩的手掌加快速度,男孩口裡發出的呻吟便越加高揚、身軀更是劇烈的顫抖,那是射精的前兆。
  「啊嗯!──啊…哈…哈啊……」那是從未體驗過的快感,高潮過後,城仲瑄只能無力地喘氣。
  
  盯著濡濕的手掌,杜司臣滿意一笑。
  
  
  
  
  
  「表…──」城仲瑄背著書包,本想如往常的推開表哥房門,然而裡頭傳出的女人叫床聲讓他佇足不前。
  
  「啊、啊……好深…啊!」
  
  茫然若失地盯著那塊厚重的房門木板,咬著下唇後退幾步,才轉身準備下樓。
  表哥是成熟的男人啊……當然會有生理需求、會有很多女人喜歡。
  但為什麼,他的心那麼痛……
  
  房間裡糾纏的男女,無情的敲碎了城仲瑄的心、也終結了他直到前一刻才發現的初戀。
  
  
  
  
  
  他一滿二十歲,那從不在乎他們一家子的駱家,突然替他安排了未婚妻,說好聽點是為了他好,但說穿了只是將他當利用的棋子。
  但他不能拒絕,為了爸爸的公司……
  
  當他踏上紅毯,並未在家屬席發現上他在意的那個男人,有些失望卻也有些欣喜,在神壇前發誓的畫面,他並不想讓那個男人看見。
  
  
  
  打開這扇門,迎接自己的就是未來會陪伴他的人……
  城仲瑄輕嘆口氣,所有結婚該有的心情起伏,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
  
  他扭開門把,進到室內,本以為會見到拖著白紗的新娘子,未料卻是直直立在床前、身著白西裝的烏髮男人。
  那緊摟住自己、並將自己往床面上丟,並不是作夢,而是真實發生的事實。
  他只是呆呆的注視著身上的表哥,想再次確認。
  
  但他沒有反抗,只有概括承受,甚至是主動的攀住男人──至少讓他有作一次美夢的機會。
  最後當男人在他耳邊說了句話,他高興的哭了,就算一切都是假象、騙局。
  
  我愛你,瑄
  
  
  
  
  
  fin 2011/01/01
  …所以這篇是HE還BE啊囧
  明明一開始是杜哥視點,最後卻變瑄瑄是哪招XD
  明明是杜哥生日,卻搞得像忌日一樣XDDDDDD
  所以不甘心的我,下面是後續(拍手)
  
  
  
  
  
  
  
  
  
  
  「嗯……」想移動自己身子,而腰際的疼痛使他作罷,手掌往旁邊床面拍著,卻摸空。
  迷迷糊糊地起身,定睛一瞧身旁,落寞的注視著那空無一人、連體溫也散盡的潔白床單。
  若不是腰部的痛楚,他一定以為昨夜的瘋狂纏綿是作夢。
  已經、離開了嗎……
  
  「瑄?不多睡會?」
  
  咦?
  驚愕地抬頭望向浴室門口,卻望見他以為已經離開的男人。
  「表、表哥…你不是……」隨著男人靠近床邊,他下巴也抬得更高,直到男人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應該叫我老公。」面色正經的說出令人噴飯的話。
  表兄妹都不能結婚了,更何況他們表兄弟,但他硬是有方法讓他們兩人結為連理。
  不過裡頭的手段就不用讓他寶貝的人知道。
  
  「我的妻子呢?」城仲瑄腦中一片混亂,根本不知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正確來說,從頭到尾,你嫁的就是我。」那個女人也不過是個傀儡。
  
  「表、表哥……」不敢置信地呆喊,他……嫁給眼前男人?
  
  入耳的是那好幾年來的身份,杜司臣皺眉,「看來得先改掉你的稱呼。」
  趁著床上人兒仍處於呆愣,一把將人壓在身下──
  「就從床上開始吧。」
  
  
  
  
  
  オーバー
  話說原定瑄瑄娶的是老千,喜歡的也是老千,但老千喜歡的是杜哥…
  沒必要設定這麼麻煩,累的是我囧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