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尷尬!
  身邊的「偽」女友到洗手間補妝,徒留他一人面對眼前這俊美到懾人的男人。
  早知道當初就別答應了……城仲瑄懊惱的心想。
  
  眼下這情況的起因,就要說到星期三……
  
  
  
  「妳說我爸媽是不是瘋了!」
  
  專注於書中的城仲瑄,抬眼瞄了教室內尖銳嗓門發源處,是校內有名的嬌嬌小姐,還是裝作沒聽見吧──於是他又低下頭繼續看書。
  
  「竟然安排我跟一個七老八十的總經理相親!我才十八歲耶!」
  名門大小姐不是進自家公司當個女強人,就是被安排聯姻以鞏固家族勢力,顯然這位小姐是後者。
  
  身旁姐妹淘忙安慰,「但人家是總經理耶,表示衣食無缺嘛!」
  
  「拜託,妳們想想要我跟一個老男人接吻……我的天!」她要有什麼男人就有什麼男人,就算對方是個總經理又怎樣!
  
  「不然……說妳交男友了?」姐妹A幫出主意。
  
  「他們一定又會嫌那些混小子不配,而且我前幾天才說剛分不久呢。」
  
  姐妹B眼睛轉轉,正好瞄見靜靜看書的眼鏡男,小聲的說:「找別人冒充妳男友跟妳一起去相親?」同時比了比城仲瑄。
  至於會找上城仲瑄的理由很簡單,一是城仲瑄個性認真,對女同學不好不壞但算得上溫柔;二是他早表明了高中畢業前不會交女友;三是……他很有自知之明自己配不上嬌嬌的金大小姐。
  
  「嗯……」塗著厚厚唇蜜的嘴嘟起。「好主意,我馬上跟他說!」似乎料準了城仲瑄不會、也不能拒絕。
  
  
  
  他的確是沒有拒絕。
  既然嬌嬌小姐很明確的表示不喜歡了,那他幫這個忙也不為過──
  前提是對方真的是老男人一個。
  
  當他們坐在高級餐廳裡等待相親對象,並同時套好招待會要說什麼,只見男侍者引著一身穿白西裝的俊美男人到他們桌旁時,城仲瑄很確定身旁偽女友看傻眼了。
  其實就連身為同性的他也有幾秒怔愣,對方出色的足以讓人自慚形穢;他馬上發現有好幾桌的女性眼神一直飄過來。
  
  男人坐定位,挑高眉望了對桌一男一女,手指輕敲桌面,「我記得我今日是與金小姐吃飯?」
  言下之意,怎麼會跑出了個男孩子。
  
  藏在桌巾下的雙手顫了下,城仲瑄偷偷瞄了身旁正急著找藉口的偽女友,心想這對象打著燈籠也找不到第二個了,為了同學的美好未來,一定得想出個理由解釋他身在此處的原因。
  深吸口氣,他盡力穩住自己語氣,「……因為我有些擔心,所以自願跟來了,希望先生不要介意。」這理由應該算得上正當吧。
  唉……既然都攤上了,那就委屈自己像個想追求佳人、討好佳人的存在了。
  
  「是嗎。」看起來俊美男人也不太在乎。「我是杜司臣。」說完並示意兩人自我介紹。
  
  「我、我是金郝玫,杜、杜先生你好。」
  
  城仲瑄心想偽女友的雙眼都冒愛心了吧。
  「我是城仲瑄,杜先生您好。」他沒漏掉餐廳經理一直望著他們這桌,想必杜司臣來頭鐵定不小……奇怪、他讀的也是貴族高中,但怎沒聽說過杜司臣這名字了。
  
  「用餐吧。」杜司臣打個手勢招來西裝男人。
  
  「杜先生,歡迎您的到來。」經理恭敬的彎腰打招呼,接著將菜單一一遞給三人。
  當三人翻開菜單,是天差地別的反應,杜司臣思考一會便以流利的法文點菜;城仲瑄錯愕了幾秒,馬上猜到很有可能是在考驗相親對象的語言能力,有些擔心的望了身旁金同學,果然看見嬌好的臉蛋上一片青筍筍。
  
  點完菜色將菜單遞回,杜司臣禮貌性的笑了笑,「盡量選你們喜歡吃的,不必介意。」
  翻開菜單那瞬間他也極為詫異,畢竟眼前只是年輕的小孩子,於情於理也是遞上中文菜單,但想到這場飯局是爸爸安排,杜司臣心裡忍不住搖頭,這分明是在為難人啊。
  不過,他也好奇這下兩人該如何解開尷尬場面了。
  
  杜司臣那笑容在城仲瑄眼裡非常刺眼,面對十幾歲的小女生何必要這樣為難人家。
  他闔上菜單,也順帶接過身旁同學的菜單遞給經理,以簡單但稱得上順暢的法文向經理點餐,得到兩道讚許的目光。
  
  餐廳經理訝異的看著這年輕的男孩,他接到杜總裁的命令,雖然猶豫但也只能送上法文菜單,直到遞上菜單那刻依舊擔心,好險女孩表現不佳但至少這男孩還偷偷幫了她一把,不至於讓場面難看。
  他愉悅的點頭稱道:「這是很好的選擇,男士。」
  
  送走經理,城仲瑄狀似討好的向金郝玫微笑,「我知道妳喜歡吃龍蝦,幫妳點了,還有妳最喜歡的蘋果塔配上咖啡。」這話是特意說給女孩聽,讓她知道點了什麼菜色,金郝玫以感激的目光朝他微微笑。
  而城仲瑄自己則是點了輕鬆不用搭配的中午套餐。
  
  倒也相安無事地用餐,期間杜司臣偶爾會問些問題,城仲瑄只需作壁上觀,讓女主角金郝玫回答就好。
  等到盤子收下只剩飲品,才來到重頭戲,金郝玫提了些較私人的問題,可惜都讓杜司臣打太極迴避過去,接著金郝玫前往化妝間,餘下兩人對望。
  城仲瑄低頭啜飲咖啡避免尷尬,這咖啡還不能喝太快也不能喝太慢,真是為難他啊……只要撐到結束就行了。
  
  「你的法語學得不錯。」杜司臣突然道。
  
  城仲瑄愣了幾秒,似乎沒料到男人會搭話。「呃、學校課程有開。」貴族學校就是一些特殊課程很多,還不用另外繳費,他當然得善盡使用繳交的高昂學費。
  
  「除了法文還會其他?」
  
  「英文是必修,日語會一些基本的會話。」雖然不知道對方問這做什麼,但城仲瑄還是如實回答。
  
  「未來大學要讀哪?」
  
  現在是在身家調查嗎?城仲瑄心頭無語歸無語,還是回答了:「家裡允許的話我會直升。」
  不得不說貴族學校還是有貴族學校所應有的好處,比如人脈。
  
  「你很年輕,但很聰明。」杜司臣微笑稱許。
  看城仲瑄一臉納悶,他失笑,「真以為你那些謊言可以瞞過我?」單看女生的表現,他就大概猜到了。
  
  原來都被看穿了!
  城仲瑄尷尬的一笑,「我想金同學對您有些誤會……例如年紀方面。」如果早知道總經理是這麼年輕的俊男,他猜金郝玫說不定會穿著婚紗來赴約,最好吃完飯馬上結婚。
  
  「我想,這可以作為你對我的稱讚?」
  
  「我只是陳訴事實而已。」他也以為會看見四十老幾的中年男人出現,沒料到是這麼年輕的總經理。
  杜司臣只是莞爾一笑,正好金郝玫回到座位上,兩人的談話告一段落。
  
  三人離開餐廳之前,原先滿心期待杜司臣會邀請她下午到哪兒繼續下午茶,卻只得到男人還有公事的回應,金郝玫失望的坐上家裡轎車,不過也打定了回家一定要父母親好好安排這段相親的後續。
  
  兩點多的時間,城仲瑄心想要到書店晃晃,卻看早該離開的杜司臣還在原地,有些奇怪的問:
  「杜先生不是還有工作嗎?」
  
  男人不答反問:「你呢?」
  
  「我想去書店晃晃。」反正時間還早,還能當飯後散步,晚餐前再回家就好。
  
  「那麼一塊吧。」對比女孩子,杜司臣對眼前男孩的興趣還比較高。
  
  「但不是……」啊了聲,明嘹工作是打發金同學的藉口。「如果杜先生不忙的話,當然很樂意。」
  只能說聲抱歉,看來這場相親他沒幫上同學忙了。
  
  走向停車場的途中,杜司臣望著與他並行、偶爾說說話的男孩子,心想爸爸要是知道他看上的是男孩子,會不會想掐死他。
  
  
  
  
  
  fin
  我只是想寫相親┐(・∀・)┌
  
  
  
  
  
  後續
  
  跪坐在地板上,呆然看著空曠的辦公室,所有能抵債的都被搬光了……只餘下不值一毛錢的他們。
  爸爸還在醫院,弟弟妹妹在一旁低泣、憤恨,城仲瑄心想他一定得做些什麼。
  但信用破產也借不了錢的他們能做什麼?
  辦公室門被打開,全部人一驚,深怕是來要債款的人,他們現在根本拿不出錢來。
  
  進門的杜司臣橫掃室內,提起步伐走到呆愣的城仲瑄身前單膝跪下,抬高男孩下巴望進那雙無助的眼瞳裡,勾起愉悅的笑容說:
  「把你自己賣給我吧。」
  
  
  
  「咿呀──」幾個小女生想像完後發出興奮的尖叫。
  「根本是求婚嘛!」
  「哥哥好厲害!」
  「杜大哥快吃掉小男孩!」
  
  杜司臣無語看著以妹妹為中心的女孩子們。
  他只是順道提了今天的飯局情況,那是什麼超發展?
  
  
  
  狗血後續(仮)  完(被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