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鄉愁、01

  
  
  
  
  
  
  
  
  
  城仲瑄一天行程很簡單,早上六點起床,準備早餐後送弟妹上學,之後洗洗衣服或整理家務,差不多就該上班了。以前大學時,他就在翱翔天際打工;畢業後便正式加入翱翔天際,開始幾近一整天都在店內的生活,而下班後也是馬上回家──真的很簡單又單純。
  短時間他沒有換跑道的想法,在翱翔天際除了偶爾會遇到奧客外,習慣後可以說是駕輕就熟,他很喜歡這份工作。
  原以為這單純的生活會一直持續下去,沒想到僅是再遇見那個男人就被打破了,他平凡的人生當中,那段經驗可以說是最不平凡的吧。
  
  
  
  
  
  「仲、仲瑄哥!」猛地打開門低喊的是今天吧檯擔當的衛亞,看來是有什麼急事。
  「有對看起來不簡單的先生與小姐來用餐,皓薰哥正好出門……」
  
  「我馬上出去。紀翔,今天辛苦你了。」城仲瑄邊走邊納悶,沒聽店長說有什麼貴客呢。
  慢慢走向桌數,面對他的是個漂亮的女孩,背對他的是個黑髮男子。
  來到桌側,恭敬地鞠躬打招呼,「兩位好,我是翱翔天際的領班城仲瑄……咦?」抬眼就看見記憶中始終不曾忘懷的俊美面孔,城仲瑄錯愕地退了幾步。
  世界果然很小──他不由得如此感嘆。
  
  
  
  升上大二那年暑假,他順利的取得了交換學生的資格,短短的一年,他非常期待可以獲得些保貴的經驗及相遇的人們。
  寄宿家庭的Davies一家人對他很好,極熱心的帶他四處走訪,跟他以為的英國人完全不一樣,興許是因為他完全的融入家庭生活,被看待為家庭的一份子。
  學校生活也可以,英國種族歧視不像美國,雖然也是有對他們東方人投以不友好的目光,但大多都是很友善的。
  
  他原以為一年就會這樣平安無事地渡過,未料他二十歲生日,朋友們帶他到PUB慶祝完的隔天就出事了,令他巴不得當下買機票飛回台灣,看能不能忘卻這段紀憶。
  ──身旁躺了個陌生人這種情節不是只在小說裡才會出現的嗎?
  就算是天塌下來都很冷靜的城仲瑄,此刻是又驚又恐的死瞪住背對他的優美蝴蝶骨,留有一頭烏黑的長髮,至少是個漂亮的人他沒吃虧,但…但……臀部的刺痛感卻說明他是被做的一方的事實,意謂對方跟他有相同的器官。
  天啊頭好痛──不管是因宿醉或是眼前情況。城仲瑄壓著太陽穴,埋進膝蓋間,冀望抬頭時他其實是在自己房間裡,身邊一切都是場南柯一夢。
  
  在城仲瑄陷溺自怨自哀中,黑髮男人早醒了,撐著臉盯著他的動作。
  「餓嗎?我叫午餐。」不過也沒等人回應,就拿起電話吩咐餐點。
  
  聽見聲音,雙肩抖了一下,城仲瑄偷偷地往旁邊一瞄,果然是個相貌極佳的男人,他又不禁低吟了一聲,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啊,他被灌酒灌到腦袋一片白,什麼都記不起了。
  之後絕對要戒酒!
  「請問……我的衣服……」他強忍著不往地面看,也不敢亂動,深怕會看見既定事實──比如不明液體或用過的套子。
  
  「你昨晚衣服髒了,我讓飯店人員幫你買了一套,放在那。」黑髮男人靠向床頭背板,指指擱在床尾沙發上的衣物。
  
  還是讓他從這裡跳下去好了……城仲瑄苦著臉,裹著棉被爬到床尾,等拿到衣物,才後知後覺的回頭──
  「先生你剛說中文?」
  
  黑髮男人莞爾一笑,「雖然我長年待在國外,但我想我中文沒有退步,台語也蠻溜的,想聽嗎?」
  
  「不、不必了……」有在外地搞一夜情還遇到同鄉的八卦嗎?
  身子異常的清爽,表示昨晚都處理過了,他根本不用沐浴,在被窩裡克難的穿上衣物──真貼心,連內褲都幫他準備好了。
  赤足踏上毛氈地毯,城仲瑄低著臉,只敢看著自己雙手,「真抱歉給你添麻煩,我這就離開。」
  
  「不用午餐嗎……啊,你住哪裡,衣服洗好我送過去。」
  
  這人也太異常的熱心了吧……城仲瑄狂搖頭,「不用不用不用,衣服直接處理掉就好!」
  最好眼前男人腦中也順便將這件事處理掉,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那我先離開了,先生再見。」再也不見!
  
  黑髮男人注視著城仲瑄疾如風的離開房間,思索他是有哪裡讓大男孩覺得可怕嗎?
  下床撈起沙發上的浴袍穿上,聽見門鈴聲後按下開門鍵,就看房務人員捧著衣服,恭敬的詢問。
  「杜先生,您吩咐好的衣物已經清潔好了,要馬上帶走嗎?」
  
  「處理……」本想照衣物主人意願丟了,卻突然改口,「嗯、放著吧,我等會帶走。」
  整潔的衣物被放在椅子上,杜司臣望著它,忽然失笑搖頭,簡直像Cinderella似的,哪天再遇到那男孩,再把衣服還給他吧。
  像隻小兔子受驚而亂竄的男孩……呵呵。
  
  
  
  
  
  ※
  
  
  
  
  
  在對面妹妹的錯愕目光下,杜司臣道了句「你的衣服還在我那」,就看已經是男人的小兔子呆若木雞的點頭後離開,連點餐都忘了。
  
  「哥、哥……你、你跟那位領班有什麼關係?」杜雲芊忍不住探問剛才兄長話裡含意。
  她這哥哥雖然一副自信冷靜又優雅,偶爾卻會像小孩子一樣的捉弄人,她忍不猜想這是不是另一個惡作劇。
  
  杜司臣也沒有所隱瞞,將以前在英國相遇的原委告訴妹妹。
  城仲瑄嗎……剛瞄見了衣服胸前的名牌,他才終於知道五年前Cinderella的名字。
  呵呵,他這王子也當得太失責了點。
  
  「哥你……」用那種曖昧的口吻及態度只差沒來根事後煙,要讓別人相信你們之間沒什麼才有鬼呢。
  「算了,不過店長好像不在。」杜雲芊不想多管閒事,尤其當事人是兄長,別被管就萬幸了。
  
  「我想他很快就會回來。」他雖不認識金皓薰,但父親認識金勇,聽過金皓薰熱心的事蹟,相信會對妹妹有幫助。
  只是沒料到這一趟,會得到額外的收穫就是了──杜司臣這麼一想,望向吧檯搜索那桃紅色人影。
  
  「我倒覺得這餐廳像經紀公司呢……」光說剛剛領班也是斯文清秀,現在經過她身邊的金髮服務生,更是長相帥氣,就提朝他們這桌走來的長髮美……男子──杜雲芊由臉部掃視到那平坦的胸前及結實的臂膀,及時改口。
  
  「兩位好,我是史蒂芬,很高興為您們服務。第一次來本餐廳用餐吧,要我為您們介紹嗎?」
  營業用笑容全開,電得附近客人頭暈目眩,杜家兄妹早見慣了各地美人,對長髮男人的魅力視若無睹。
  
  在妹妹瀏覽菜單之際,杜司臣也掛起商業用微笑,啟口問:
  「方便向你打聽領班的事嗎?」
  
  史蒂芬輕佻眉,「本餐廳沒有城仲瑄這道菜喔。」
  難道這就是仲瑄不戰而逃的原因?看來繼店長與紀翔,又將有新賭局了。
  眼前男客人一副來頭不小……記下來。
  
  「那開支Lynch Bages紅酒……2000年的就可以了。」
  
  真識相!
  史蒂芬微笑點頭,「我很樂意告知先生您想要知道的事情,不過我與領班只相處兩年多,若想知道更清楚,店長是最棒的選擇。」
  
  
  
  
  
  城仲瑄很難不把注意力往那裡移去,每往那看一次,若對上男人視線他便只能尷尬的扯扯嘴角,後馬上低頭裝沒事繼續調飲,再偷偷瞄一眼。
  
  衛亞泡好玫瑰花茶,轉過身就是看見領班雖然狀似很認真在工作,但其實不是在恍神就是發呆,吃驚的眨眨眼確定自己沒看錯人。
  奇怪,仲瑄哥是中邪了嗎?
  將飲料放在櫃檯上,忍不住問來端餐的史蒂芬,「史蒂芬,仲瑄哥怎了嗎?」
  好像從招待貴客後,就變得很奇怪。
  
  史蒂芬呵呵笑了幾聲,將飲料放在托盤上,「大概是遇見初戀情人了吧!」
  
  「史蒂芬,別跟衛亞亂說!」就算他因為那人的關係而行為有點失常,不代表他耳朵失聰了。
  只是臉頰薄紅,似乎真讓史蒂芬說對幾分的模樣。
  
  聳聳肩,有沒亂說他可不知道囉,「杜先生要開2000年Lynch Bages喔。」
  從金勇到金皓薰,都愛收藏美酒,就連酒窖也是金勇特地建造的,他想改天店長餐廳不開了也可以改當代理進口酒商。
  
  「那支不便宜耶。」衛亞替領班準備開酒工具,邊說。
  
  「跟頂級比起來,算是便宜的囉。」雖然很不想到那桌,但這是工作,城仲瑄不允許自己有任何一絲差誤。
  就將那個人當作西瓜無視好了……
  
  史蒂芬津津有味地看著城仲瑄一副為國捐軀、視死如歸樣,雖然沒從兩人口中聽見什麼過往,但一定是很令人震撼的過去式。
  「衛亞,你覺得那兩人配嗎?」
  
  「咦?嗯,跟仲瑄哥很配呀。」誤以為史蒂芬是在指褐髮女人。
  雖然領班待人處事嚴肅認真、一絲不苟,但換言之就是個可靠的男人。下午茶時間,最多婆婆媽媽出來喝茶聊天,有些媽媽還會說要介紹女兒給領班認識呢。
  這麼說來,店內人氣員工吸引到的客群都不太一樣呢,衛亞出神的想著。
  
  「衛亞?」史蒂芬手掌在橘髮眼前晃晃,卻未得到回應,呵呵笑了幾聲。
  「今天是星期五,慕容會來呢。」狀似無意的提起例行公事。
  之前衛亞主動找他,說想改變造型他就有底了,女為悅己者容,同理男性也是極盡所能在喜歡的人面前展現最好的一面。
  所以他忍不住猜想,是什麼原因促使衛亞想大改造呢……依他敏銳的直覺,英雄救美的慕容佔八成。
  雖然是未確定,可衛亞肯定對慕容懷有好感無誤,比如……
  
  「欸!啊…嗯……」有些慌張地順了順亮眼的髮絲,衛亞若無其事地轉身繼續調飲。
  然史蒂芬卻捕捉到他轉過身時,嘴角微微揚起的愉悅。
  
  這反應真是百看不厭呢……史蒂芬失笑。
  不過要等衛亞主動出擊,則不知要等到何時,晃論某人還把主意打在他親愛的戀人身上。
  史蒂芬發出哼哼哼的笑聲,似乎又在想今晚要怎麼料理某人了。
  
  
  
  
  
  …to be continued 2010/10/07
  對噗起好久沒更新(掩面)
  因為都在玩GAME(還敢說)
  以及這篇很卡,下文沒擠出半字,今天貼了未來可能就死了(告非)
  所以下文是遙遙無期無期無期無期……
  
  然後歡迎大家來丹任不讓玩A_A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