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鄉愁、03

過了一個農曆年,開工日當天正好是店休星期一,不過這天卻是全體員工包括工讀生都到了,除了下午面試樂團的行程之外,當然是全體來當雜工、正式開店前的大掃除了。
但開工紅包金額也不吝嗇,金皓薰很慷慨的給了每人兩千二的紅包。

金皓薰分配好每人工作後,與城仲瑄領著雜工一號衛亞前往酒窖。只是業餘、玩票性質的收集葡萄酒,便只在酒窖買了幾個儲酒櫃存放……是這樣的吧?
除了金皓薰,剩餘兩人錯愕的看著眼前被規劃成開放式小吧台、一旁放置著十來個儲酒櫃,這些兩人都還能理解,金皓薰的獵酒範圍很廣,什麼酒都有,全看當下他的心情,所以城仲瑄早好幾次提醒店長要把酒分門別類儲放好,所以看見十來個酒櫃倒也不驚訝──但另外兩個被隔出來的空間是什麼啊?
衛亞驚呼,好奇地走到不明空間的門前,發現兩邊牆上竟然還要刷卡外加疑似溫度及濕度的控制器、兩空間中央還開僻了一塊小區域是供放一些雜物、桌上還有一台電腦顯示著似乎是酒藏管理系統。

「……店長,我們店內何時多了高級設備?」城仲瑄揉揉額頭,對眼前的畫面感到不可思議。
他知道高級酒類存放不易,對於這些高級珍藏,店長總是小心翼翼的保存,但過了一個年、存放方式也跨了一個科技的軌跡,他都不禁想問這是哪招了。

金皓薰只是哈哈乾笑,才說出年前店門關上之際,馬上就有某位大手筆的公子哥幫他規劃好酒窖。小酒吧不用說,幾個儲酒櫃放的是日用酒及暫存酒,當然是分類放好;而那個兩個小小酒窖分別是放紅酒與白酒,不過小歸小,恆常、通風等等設置卻一點兒都沒少,而且放上百支酒也有餘。
這一切速度之快,讓他不由得思索是不是仲瑄準備“嫁”出去了,這會杜公子來下聘禮了──當然這話他可沒膽當仲瑄面說。

城仲瑄臉色一暗,「該不會保全也是……」他還以為店長終於想通要替店內裝保全系統了。

金皓薰又哈哈笑了幾聲,不過眼見城仲瑄臉色越來越糟,趕忙補充。
「呃、其實保全是杜先生說想感謝我替雲芊小姐的幫忙啦!絕對不是仲瑄的關係喔!」他特意強調最後一句。
「至於酒窖……杜先生說這是杜總裁要送給我的禮物,還說是爸爸以前的夢想私人酒窖,要我一定要接受,不接受就是不給杜總裁面子。」

如果是金老先生,城仲瑄可以理解,但總覺得還是有些……
「……姑且相信吧。」

金皓薰也覺得杜司臣那番說詞可信度只有30%,這30%是爸爸的確有說過他想要個私人酒窖,另外70%他猜的確是仲瑄的關係。紀翔也說他太好拐了,估計這筆花費都是杜司臣支出,跟杜總裁完全沒關係,只是找個藉口可以說服他及仲瑄。
至於會說70%是仲瑄,原因是杜司臣曾不經意的說出了句話,讓他本來是60%的可信度又向下調降至30%──
『不得不感謝翱翔天際讓我得到一個好朋友』
他想一定在什麼地方,讓杜司臣“暫時”打消追求念頭,依杜司臣的身份,的確很難讓人把這鍍金的帥哥視為平常人,說來他也是因為認識紀翔這位真王子,才對杜司臣的家世感到不那麼驚訝──可仲瑄做到了,而且還是面不改色。
但也就是因為如此,後續發展才更有看頭不是嗎?杜司臣越加認識仲瑄,一定可以發掘出大家所不知道、仲瑄的另一面,更因為遇不到另一個人能像仲瑄這般平常對待自己,就會更加珍惜……
屆時,杜司臣暫時打消的念頭一定又會復甦,到時又是一場好戲開演了。
呵呵呵……他一定要加碼,殺他個片甲不留──那些賭不可能的人口袋裡的麥克麥克都乖乖掏出來吧。

城仲瑄操控著滑鼠熟悉系統,回頭偶然望見金皓薰的笑容,突然覺得店長是不是讓紀翔同化了,他怎在金皓薰臉上看見了浮出奸字的笑容。

衛亞在一旁看著,突然想到過不久又是個花錢的日子,不知道杜司臣是不是又會給大家驚喜了。
雖然兩位口口聲聲說是好朋友,但都跟城仲瑄搭班的衛亞眼裡看來,這件事情早成定局,只是時間早晚問題而已。他忍不住替那些把目標放在仲瑄哥身上的女員工默哀,看來仲瑄哥離死會日期不遠了。
還有,默菲定律好像是真的耶──衛亞心中作下結論。

年節完多半是莘莘學子們的開學日,緊接著就是衛亞所謂花錢的日子──情人節。
早在一個月前預約就已經額滿,幾星期前也陸續隔開雙人座成為私密小空間,雖然往常的確會這樣簡單佈置一下,不過今年實施的更是完善……呃,當然又是因為杜公子的贊助,畢竟美觀又實用的屏風也不是隨處都能找得到、就算有價格也不低,自然便要靠些門路特別訂做。
看見成果,城仲瑄也沒話說,至少錢是翱翔天際支付。

「不過也真虧杜先生能找到製作這麼漂亮屏風的店家。」衛亞擦著水杯,好奇的目光一直來回掃視隔開座位的精緻屏風,不管是多面、雙面及單面都有。

星期四的十點,只餘下一些小酌的客人,雖然平常日沒有現場演奏,但“翱翔音樂天際”可沒有日期與時間限制,完全是Free Style的樂團,常常在晚上臨近關店時,給客人們“撒必思”一下。有個很Free的店長,店內氣氛也很Free,只要不搞破壞、該工作時就工作,想做什麼店長都不會多加管制。
此刻姚子奇背著吉他獨自在舞台上炫技,平常日幾乎都是他閉店,十點過後就是他的天下,所以平常日常有額外的音樂演出──當然都是以搖滾音樂為主。卻也意外吸引到更多上班族族群,似乎都是趁著關店前來喝喝雞尾酒聽聽搖滾樂、解放一日下來的辛勞,金皓薰倒也樂見其成。

固定站吧的城仲瑄衛亞兩人,也蠻悠閒的擦著水杯、整理吧檯,還能聊聊天。
而聽聞衛亞說的話,城仲瑄擦拭的手停下,面色微妙的挑起眉。
嚴格來說,杜司臣根本沒所謂找不找的問題,他只需派出旗下相關公司的員工來洽談,事情便水到渠成了。
雖然杜司臣答應過不會特意討好他,但在他眼裡看來全部都像討好、可是這些事情又都是店內需要,兩相抵消下,似乎也沒那麼難接受──除掉上次酒窖及保全的驚悚大禮,這次至少杜司臣是以商人的角度來做事。

不管如何,都比店長打算改用窗簾隔開座位的主意好上一百倍、不如說屏風根本太完美了,杜司臣一定也滿臉黑線聽到店長的念頭,才會出口幫助。
往年都是搬放移動式隔間,但店裡說大不大,擺完了還真佔位,以致於一到情人節,能接受預約的情人座都剩十桌左右,這點客人每年都有抱怨;還有搬動那些木門也很費事,閉店時都需要全體男員工留下來搬回倉庫。
但真讓店長那樣實施,窗簾美觀是夠美觀,但隔音太差,談情說愛說不定還會聽錯聽到隔壁桌去。
所以杜司臣肯幫忙,男性員工都快膜拜他了,終於脫離木製隔間地獄了,屏風再怎樣也沒一道實木隔間重及難搬放。

「情人節啊……」衛亞一副若有感慨的語氣。

城仲瑄見狀,微微笑,「怎麼了?衛亞有想共渡的對象了。」

腦中閃過一道紫色影子,衛亞臉紅地甩甩頭顱,「不是啦,只是我在想……杜先生會不會給仲瑄哥驚喜啊?」
從每天一束花超展開到過年的大禮,就算現在沒有花束了,但一星期固定兩次會來店裡消費──當然是指名領班啦──零零總總累積下來的開銷,衛亞光想頭皮就發麻。
所以其他人早私下在賭杜先生這次會送什麼,車子、房子、股票什麼的都有人下注,誇張的是杜小姐也在其中,她賭是一架飛機……但杜家還真有私用飛機也說不定。

「驚喜沒有,我倒是會很驚嚇……」城仲瑄低聲嘀咕。
依照杜司臣的等級下去送禮,真讓他看見車子也不會有多大震驚了。
「隨便送一顆巧克力就可以了。」放好杯子,城仲瑄隨口說。

眨眨眼輕笑,衛亞暗想,仲瑄哥肯定沒自覺,普通男性友人間是不會特意在情人節時送禮吧,就算只是簡單如巧克力也是。
可能是花束攻擊已經麻痺了、也可能是大禮太過讓人驚嘆了,城仲瑄下意識早習慣了杜司臣的送禮舉動、各種意義上的。
只是通常物品單價都很高就是了……衛亞汗顏。
不過,這次他倒是猜得中杜司臣會送什麼……呵呵,他真是太聰明了!

情人節當天,瀰漫著粉紅氣息的翱翔天際,情侶座上空似乎都能看見飄出來的愛心及彩帶,連閒暇時間隨時可見店內兩對情侶佔據一角,紀翔深情的望著忙碌的金皓薰、史蒂芬將姚子奇困在牆邊聊天(確定不是調情嗎?)。
雖然餐點及音樂很重要,但果然氣氛也不可或缺,城仲瑄端著下巴思量,連他身旁吧台……
手上握著粉粉還裝飾著毛球亮片及珠珠的愛心筆──但非常適合衛亞──羞澀的男孩在紫色男子的注視下,寫著開學後的課表。
城仲瑄納悶的看著紫色身影,奇怪現在是下午,慕容怎麼會出現在店裡?不過也好,說不定可以促進兩人感情加深。

可憐是沈惟真的親親女友也得忙著她的事業,只能端著一盤盤佳餚、努力擠出笑容不擺哀怨臉。

除了粉色氣息,店內暗藏了另一波山雨欲來之勢──說穿了就是杜司臣到底會不會送禮物、送了又會是什麼禮物的賭局,今天終於就要開盤了。
要瞞著(比店長)精明的領班暗地進行,實在是件難事,不過有些事情就要裝作不知道是大人們的共識,就算領班知道了大概也只會微笑不予置之。
到底杜司臣什麼時候會出現!?──眾人虎視眈眈地盯著店門口。

終於在下午近三點時,今日負責領台的史蒂芬領著一個貨運人員進店內,今日他一身筆挺的黑白侍者服、髮上還別了個黑色小小高禮帽實在是大大加分。
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接下來他說的話:「領班,有你的……」

史蒂芬話未完,三三兩兩女性員工丟下工作圍上美男子身邊好奇問著。
「是什麼是什麼?」
「不會是車子吧?」
「我覺得是房子!」
「Apple一系列我覺得也不錯。」
「拜託是杜先生本人好不好!」
雖然最後一句發言有點微妙,不過大抵離不開昂貴物品。

「你們……工作!」發現有客人在注意了,城仲瑄無奈搖頭。
「東西先搬進去吧。」看著紙箱被搬運進員工休息室,城仲瑄自己其實也是蠻好奇的。
但會用紙箱裝著,應該也不是什麼貴重品了,他不禁感到幸好地呼了口氣。

當城仲瑄早班結束,打了卡回到休息室,就發現大家都聚在紙箱旁嘰嘰喳喳的討論著,他搖搖頭無奈走向前,發現連紀翔也在其中,詫異的眨了眨眼似乎是在問為什麼。
「皓薰在前面忙,我幫他看。」紀翔挑眉解答了城仲瑄心裡的疑問。
連紀翔都……城仲瑄無語地打開紙箱,解開大家的好奇心及八卦心。

「不會吧!?」一見內容物,女員工發出震驚的尖叫。
「真還假的……」扶著額頭,想消化眼前的事實。
「呃、該怎說,還真是很有領班味道的禮物啊。」不得不說,還蠻適合的。

紀翔也有些呆然,蹙緊眉確定他眼睛沒花掉、沒看錯──
「飲…水機?」
如果真的沒送錯,只能說這禮物也太……別出心裁了點。

城仲瑄更吃驚,拿起說明書再三確定他沒看錯,的的確確是台飲水機!
他最近是有預算要為家裡新買個熱水瓶,倒是意外地先收到一台飲水機了。
來得好不如來得巧,杜司臣這次真的讓他感到很貼心……想至此,他不禁露出溫柔又像似拿人沒辦法的笑容。

旁人一看城仲瑄露出往常不容易見到的笑容,紛紛彼此互望、偷笑──
看來這次杜先生真的是送禮送到心坎裡了!

幾分後,衛亞一進休息室卸下圍裙,馬上探頭看了看紙箱裡頭,「啊、真的送了耶!」

姐姐們一聽,皆挑起細眉、圍近衛亞。
「衛亞小弟弟,你告訴杜先生什麼啦?」
雖然送禮送對了她們看了也覺得很感動,但這跟賭局不能混為一談。

衛亞呵呵笑,「杜先生有私下問我仲瑄哥想要什麼……」
而他正巧聽仲瑄哥說過家裡的熱水瓶壞掉了想再買個新的,他便如實向杜司臣說了,只是他沒料到不是看見熱水瓶是飲水機,不過也一樣很實用嘛!

難怪當初會下注家電用品類,根本是有預謀啊!
肥了衛亞通殺,大家無語搖頭,早知道先問問衛亞領班想要的東西就好了……咦、衛亞這樣有操控賭盤之疑吧?
扼腕的背起包包離開休息室,順便向外頭其他人速報最新消息。

「真是令人意外……」紀翔端著下巴、一副看好戲的笑容。
「有感動到了吧?」
城仲瑄不語,靜靜地把紙箱蓋起。一旁衛亞也低低竊笑,他可沒錯看仲瑄哥略帶紅澤的臉頰。

下一秒,城仲瑄馬上想到很實際的問題,「不過我要怎麼搬回家才好……」
收到實用的禮物他很高興,但早早下班的日子他是搭捷運及公車、夜班就是騎車,今天要忙到半夜、搬這箱回家是一大麻煩。

紀翔勾起笑容,「放心吧,我看晚上他就會來找你共渡『情人節夜晚』了。」自然那五個字故意說得一副別有他意。

城仲瑄無言以對,突然希望杜司臣不要出現,不然他又要被調侃一陣子了。
然而,他注視著紙箱的眼神,不像是裡頭裝著飲水機,而是某種更為深刻、重要的……

…to be continued
(眼死)3?是3啊啊啊啊( ゚Д゚)
話說本來以為這篇寫不出來囧…開這系列的初衷已經飛到不知哪兒了(汗)
好險有抓回一點點(?)

然後又要過一年了…怎麼這麼快啊囧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