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司臣丟下公事,目不轉睛地盯著錶面。
他想,禮物此刻已經送到翱翔天際了,不知道仲瑄會露出什麼表情收下禮物呢……是莫可奈何還是高興呢。
杜司臣巴不得立刻驅車至翱翔天際,親眼看見城仲瑄打開紙箱的模樣。

其實他本來沒要送禮物、正確來說是根本沒注意到有什麼節日,直到秘書來詢問他是否有要在情人節向哪家千金表示,他才想起來二月有個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日子。
說實話,他能想得到的禮物清單,不外乎是車子、房子、項鍊或戒指等等,他並不是很講究排場的人,可生活周遭遇見的、所能想像的極限也只有這些物品。
但他知道仲瑄不可能會收下這些貴重品、他也送不出手,他可不想在仲瑄眼裡看見鄙視的意味。

傷腦筋的他便問妹妹,既然是女生,應該有比較細膩的想法。
結果妹妹很酷的回答他『依哥哥的財力可以送架飛機』這種完全沒有建設性的回應,他只能無言。
不過雲芊倒是給了他另一個辦法──去問收禮者的熟人。
詢問的答案,出乎意料的是個很平常的生活用品,他還再三確定沒有錯誤。

原想讓秘書立即購買熱水瓶,但轉念一想,既然都要送、那由他親自到現場選購似乎更是好辦法。
所以他就在秘書驚異的眼光下,說要到家電賣場買熱水瓶;想到當時秘書的臉色,杜司臣就一陣好笑……他想,他在其他人眼中大概是個不食人間煙火、那種連捷運票都不會買的生活白痴公子哥吧?
最後,考慮了賣場人員的建議,他決定改買飲水機,大小適中、價格也是一般人可以接受、可裝冷水可裝熱水,實在是太適合了。
衷心希望仲瑄會喜歡……

手機震動喚醒了他的思緒,瞄了來電者他莞爾一笑接起電話。
「喂,收到了?」

彼端一陣沉默,『……謝謝。』

杜司臣喉頭發出低笑聲,「喜歡嗎?我親自挑的。」

『咦?你買的?』對方詫異的反問。

「啊啊。本來想買一整台,不過考慮到很佔位,就買桌上型的。」

『不管如何,我真的很喜歡……謝謝。』
聞言,杜司臣突然輕嘆口氣。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如果這時在仲瑄面前就好了,他便能看見仲瑄說話的神情,光從話筒就能感受到謝語裡頭的微赧之意。
「你工作忙吧…啊、晚上我載你回家吧。」他知道城仲瑄上夜班是騎機車,那麼紙箱便很礙位。
城仲瑄只簡單答了聲嗯便先掛斷電話,杜司臣這才收好手機,拿起早在桌上閒置許久的企劃書。

相隔一個月的三月十四號,回禮是杜司臣輕易能想像得到、也的確是城仲瑄會做的事。
──由城仲瑄親手烹煮的晚餐。
他私毫不懷疑擁有中西餐證照的手藝,外加桌上為他特別調飲的雞尾酒。
不過如果地點是在他家裡、而不是翱翔天際,他會更開心。
身旁一群人虎視眈眈,他頓時覺得像被觀賞的珍禽異獸似的……更正確來說,似乎是很想吃他的晚餐。

但望見仲瑄笑著說煮很多不必搶,他就覺得地點也不是那麼難以接受。
至少這群人讓他看見仲瑄的笑容了。
雖然蠻肉麻的,但他的胸口真的是滿滿的、很難以形容的……幸福與愉悅。

妹妹還一直在調侃他,如果這不是喜歡、那到底什麼才叫是喜歡。
他也試著比較,有些汗顏的發現以往交往對象充其量也不過只是有好感而已,跟仲瑄一比那真的是天差地別了。
頭一次品嚐到這種,因為對方開心、自己也跟著喜悅的滋味;自己的情緒竟然如此簡單就受到牽引,很新鮮的感覺……卻也甘之如飴。

但每當看見仲瑄在自己面前越加自然的燦笑、把他當成最佳好友的模樣,他心裡卻更加奢求了起來,如果能把這笑容、這神情、這個人藏在只有自己看得見的地方就好了。
連強烈的獨佔慾都有了,妹妹只是拍拍他的肩,說恭喜哥哥終於陷入情網這種風涼話。

──可說來好笑,他反而退卻了。
若不能壓抑自己碰觸仲瑄的欲望……前進一小步得到對方後退一大步,那麼不如維持現狀。

他對於自己的意志力有信心,但時間一久了,是否仍如一開始堅定……這就不是他所能決定的。

下午三點多正好是下午茶時間,店內客人五六桌,廚房休息的丹尼斯到前方充當外場,惹得店內女性驚聲連連。

人逢喜事果然是滿臉笑容啊……下班不久正在做結算,城仲瑄突然有所感嘆。
談戀愛的魔力令人嘖嘖稱奇,怎麼看都是粉紅色的。
丹尼斯剛硬的臉部線條都讓戀愛的甜蜜溶得一滴不剩,對比前幾個月烏雲密佈的臉色,還真是天差地別。
等到算完帳、收好帳目,城仲瑄已經看見第六個被丹尼斯擄獲的女性粉絲……他是不是該去制止一下某人別在散發費洛蒙了?
算了,反正對生意是有利無害……城仲瑄邊思索著邊拿出排班表。
學生開始放暑假了,意思是早班可以多些人,不然子奇都吵著沒班休……咦?
眼角冒出道熟悉的紫色人影,城仲瑄驚訝的抬頭,「慕容,怎麼來了?」
今天星期四可沒演出,難得會看見慕容和希出現,而且子奇今天可沒班呢。

總是讓人懷疑是否自行攜帶玫瑰花華麗出場的慕容少爺,微笑說出自己來意,「我來看班表。」

「我打電話通知你不就可以了……」失笑搖頭,心想慕容估計是來探子奇的班表了。
「有些人我還沒排完,學生要放暑假了,大家會比較輕鬆一點。」
其實翱翔天際的流動率並不高,尤其是女員工方面,平均固定四年換一次新血,因為學生畢業了……至於不高的原因是什麼,城仲瑄輕而易舉就能想到。
十之八九是店內很多帥哥可以養眼,聽一些女學生說,翱翔天際在鄰近大學內被選為女學生最想打工的餐廳第一名。
店長雖沒刻意要求長相,但莫名的……怎麼好像男公關店了?

「是這樣啊。」慕容專心的看著班表。

「子奇的話,這兩個月的早班會比較少。」子奇吵完就會換史蒂芬滿臉笑容詢問他,城仲瑄光想就頭疼。
這一對自己前晚玩那麼瘋還怪他排子奇早班,哪來的道理啊……心裡忍不住碎碎唸。

「咦?啊…嗯、我知道。」慕容點點頭。「都確定了?」將班表遞回。

「嗯?」城仲瑄不解的接過班表。「子奇差不多就這樣了。」

「不、呃……」
納悶地看著慕容一副欲言又止,城仲瑄不禁低頭察看班表是否有什麼問題,因為只要看子奇的話,已經差不多了。
下星期五子奇雖然是中班,但也有到七點,至少慕容還能遇見子奇……呃、好吧,是有些刻意要隔開兩人他承認,因為衛亞星期五都會到十點或十一點,此舉確保衛亞可以盡情“觀賞”慕容。
如果一直看見喜歡的人纏著別人,應該也會不開心吧……在排班上他能幫上衛亞的地方都幫了。

「仲瑄哥!」衛亞捲起袖口,邊打招呼邊進吧檯。
有些意外地看見慕容,衛亞小小聲的問好,「啊、呃…慕、慕容你好。」看見對方露出笑容,他不禁有點害羞的快步走到收銀機前,埋頭算零用金。
算到一半,「對了,仲瑄哥,我下星期的班表……」明天最後一天,剩一科考完就暑假了。

「原則上跟平常差不多,星期五固定小閉店,不過其他日可能會穿插一些早班。」

「嗯,早班沒關係。」只要星期五可以待久點就好。

能猜到衛亞心裡在想些什麼,城仲瑄不禁一笑,揉揉衛亞後腦勺。
「啊、對了,慕容,店長有意讓晚上的演出延長到四小時,你覺得如何?」
繼續算錢的衛亞聽見這消息,嘴角不禁上揚。

「我都可以,不影響。」微笑點頭答應,說實在話他慕容根本不差這個打工,純粹是興趣與……
他忍不住望向那低垂的橘色頭顱。

「不過不會每個星期都四小時,可能某兩個星期這樣。」畢竟晚餐時間比較長,可以視情況調整。
說完,城仲瑄瞄了眼身旁的衛亞,笑了笑繼續說:「那衛亞吧檯就交給你,我先去休息。」
但直到離開吧檯區,還是只能聽見算錢聲、沒有任何談話聲,如果衛亞能把握住機會就好了……城仲瑄無奈搖頭。
要走向休息室正好碰上丹尼斯,城仲瑄忍不住提醒,「丹尼斯,你……別在增加粉絲了。」

面色一僵,男人咳了幾聲,有些尷尬的問:「很……明顯?」
他有刻意維持表情了,但似乎沒什麼作用。

「你今天完全就是粉紅色。」一針見血的指出。
前陣子史蒂芬偷偷爆料丹尼斯有喜歡的小男生,惹得店內女性哀號聲一遍,不過還沒定下來所以還有機會;那幾天都能看見小白板上滿滿賭不可能的簽名。
可惜之後滿面春風還哼歌的酷哥一來上班,登時秒殺了所有女性──見識到鐵漢柔情真實案例了。
「所以,確定了?」聽史蒂芬說似乎就是之前那個惹丹尼斯爆走的小男生,這就是由恨生愛嗎?

「呃……應該吧。」本人竟然是有些不確定的口氣。「至少我可以肯定我的立場。」

「好吧……」城仲瑄嘆口氣。「自走式人氣機帥哥單身版又少了一台。」這名詞是天晴發明的。

丹尼斯默然無語,那台機器是什麼東西。
「有空我會帶他來吃飯。」他也蠻想介紹那小鬼給大家認識的,聽那小鬼說有意找打工,或許翱翔天際不錯……

笑了笑拍拍丹尼斯,城仲瑄便開門進休息室了。
留在原地的男人,注視著休息室門被關上、同時想到某個俊美公子哥,他可不覺得這兩人單單只是友情這麼簡單。就他的觀察,杜公子可是非常有那個意思的,但領班怎麼想的,沒中亦不遠了,大家都相處那麼久了,自然猜得出一二。
雖然的確領班一開始沒那個意思,但人又不是沒感情的生物,依他旁觀者來看,兩人的相處模式跟情侶沒兩樣了,只差口頭明確表示而已──話說怎麼他們店內都專出男情侶了?

休息室裡,才剛坐穩沙發的城仲瑄,就聽見置物櫃內響起的鈴聲……還真準時。
失笑搖頭,拿出手機一瞧,果然是意料中的人物。
要與工作上的客人到店內吃飯啊……手機抵著下巴,城仲瑄有些意外的想著方才傳來的簡訊。
杜司臣會帶人來吃飯,著實讓他有些驚訝,畢竟翱翔天際……想至此,城仲瑄面頰不禁燒熱,輕咳幾聲揮散熱氣。
總而言之,真正與杜司臣來過的只有一人,杜司臣的學長,兩家族也有世交……至於好像、聽說原本是杜小姐的未婚夫這點就不用太在意了。
那一整天,沈惟真臉色就像大便一樣,要不是杜雲芊甜笑阻止,桌上的餐點早就黏在兩男人臉上了吧──杜司臣八成是故意的,他猜。

低頭出神盯著手機螢幕上的名字,他……與杜司臣現在到底是什麼關係呢?
他並不傻、神經也不遲鈍,隨著時日一久,很常能感受到杜司臣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時間越來越長,眼裡挾帶的情愫,同為男人他不可能不知道──那是慾望的眼神。

照理來說,應該是會厭惡或覺得噁心吧?
被同為男人的對象…唔、意淫…幻想……看也知道他絕對是讓杜司臣壓在身下的,不知道他們第一次是怎麼做的……──不對、怎麼想到那裡去了!城仲瑄拍拍臉頰。

不管如何,感覺得出來杜司臣蠻種視那個客人,他現在必須全心將注意放回工作上。
然而,心裡頭淡淡的醋意……城仲瑄低吟一聲,向一旁倒去,將臉埋入手臂間。
──工作!工作!

…to be continued
希亞在2010結束…(掩面)
偶爾、真的是偶爾!希亞寫得特別順,其他就…XDDDDD

新年希望這篇能寫完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