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非常時刻非常手段

  
  
  
  
  
  
  
  
  
  
  「超、超帥的!」
  「啊……多希望總經理能看我一眼。」
  「就算只是跟總經理來個一夜情也很棒!」
  「妳好色!」
  幾個女秘書嘰嘰喳喳,討論的對象是二十六樓的男子,杜氏企業繼承人杜司臣。
  
  「幾個姐姐在討論什麼?」剛進辦公室,城仲瑄就聽到大膽的發言。
  
  「瑄弟弟啊,當然是總經理啦!」其中較為資深的一女說。
  
  城仲瑄放下資料的手一頓,轉頭納悶地問:「總經理不是結婚了嗎?」而且還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呢。
  
  或許因為這代只有一個男孫的關係,為了滿足杜老爺爺及杜爸爸想抱嬰兒的美夢,杜司臣在二十五歲就結婚,婚後十個月兒子出生,而三年後的現在女兒已經五個月大了。
  
  「哎唷,瑄弟弟別破壞我們的夢想嘛!」
  到現在根本沒看過總經理夫人,最靠近總經理的她們,撈個情婦來當當也不錯!
  畢竟家學淵源嘛,杜總裁的情史都能寫成好幾本書了,想必兒子杜司臣應該也不差。
  豪門男人總是受歡迎的嘛,有沒有結婚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了,只要能抓住男人的心,就算是情婦也無妨了。
  
  城仲瑄淡笑不語,逕自整理準備要讓公關部經理過目的資料。
  他才進公司不久,還是隻菜鳥,別太干擾秘書姐姐們的對話好了。
  
  
  
  
  
  時間飛快的流逝,不知不覺間已經到了下班時間,城仲瑄依舊埋頭於電腦前。
  「瑄弟弟,我們先走嘍!」幾個秘書打扮的漂亮,明顯是要去約會。
  城仲瑄剛進來不久,年紀又輕,沒興趣來段姐弟戀的秘書前輩們都把他當弟弟看待。
  「哎,弟弟沒約會嗎?」今天還是週末呢!
  
  「我想把資料整理完在下班。」
  
  「那你早點用完早點回家吧!」
  
  「姐姐們路上小心。」
  就看女秘書們匆匆地離開,城仲瑄笑了笑,繼續鍵入資料。
  待他完成工作一段落,看了電腦螢幕右下角,錯愕的站起身驚呼,「八點!?」
  想到家中某人,他不禁冷汗遍佈,急忙的整理東西後離開公司,踏上歸途。
  
  
  
  
  
  回到家,都已經九點多了,連社區入口的警衛都對他投以同情的目光,他猜想警衛八成都電話通知了。
  一打開大門,管家前來迎接自己順便抱以愛莫能助的眼神,他只能無奈的點頭一笑。走進客廳,兩老也是你看我我看你,下一秒有志一同的起身。
  「這邊就留給年輕人,我跟小寶貝去看卡通。」杜父牽著孫子踏上樓梯。
  「哎呀娃娃差不多要睡了。」杜爺爺抱著曾孫女,趕忙跟管家兩人一同離開戰地。
  
  獨留城仲瑄面對發火的男人──嘖、都是一群沒良心的長輩。
  「我回來了……」
  
  「還知道要回家?」啜了口咖啡,男人坐姿一樣優雅,微微笑。
  
  坐在男人身邊,城仲瑄腦中轉著消滅男人怒火的方法……唔、但可能會引起另一種“火”就是了。
  但,緊急時刻,慾火總比怒火好,他可不想面對男人冷著一張俊臉,晚上會作惡夢哩。
  作下決定後,馬上轉過身勾起嘴角,雙臂繞上男人頸子,柔聲的說:「對不起嘛。」
  同時啄吻男人下巴,手也沒停下的解開男人領巾及釦子、滑入襯衫裡輕柔撫摸那肌理分明的胸膛,指尖輕輕打轉圈。
  
  杜司臣瞇起眼,注視那意圖轉移注意力、努力想點燃他慾望的人。
  嘎啞的嗓音、充滿壓抑的口氣,「來這套?」
  
  拿下眼鏡,城仲瑄親了下男人嘴角,眨眨眼笑得一彎新月,「不受用嗎?」
  雖然撒嬌不是他的長項,但偶爾為之,效果很好。
  
  輕嘆口氣,杜司臣敗陣下來,揉揉愛人腦勺,「以後要加班──當然最好是不要──早上先告訴我。」
  本來週末想早早回家抱愛人,卻等不到人;又因為有約定,在公司內不談感情的兩人,單純只有上司及員工的關係,不然杜司臣早電話趕人回家了。
  
  「這次是我沒注意到時間……」眼看男人挑高眉,他在心底吐吐舌。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何必又扯回來這話題。
  看來只好使出必殺技了,這招據爸爸說對付杜叔超好用──不過後果要自己承擔就是了。
  城仲瑄稍提起身子,湊到男人耳畔低聲:「今晚…任你處置……」
  聽見男人倒抽口氣聲,他就知道他成功了──今晚就準備死在床上吧。
  
  
  
  據杜司臣三歲長子以著軟軟的童聲說,他想去找父親及爹地,但曾爺爺說不行;想找兩個爺爺,管家爺爺也說不行。
  
  
  
  
  
  fin
  我只是想寫瑄瑄撫摸杜哥胸膛那段=///=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