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鴛鴛相抱何時了

  
  
  HAPPY NEW YEAR 2014
  
  
  
  
  
  
  
  現代提倡性別平等,但在學校裡文科商科、理科工科兩個天與地的差別裡,男女比率始終懸殊。
  或許是刻版印象使然,文科男子總是給人斯文爾雅的文青形象,而在男女二比八的T大文學院,萬紅花中一點綠的小草們,看在那些理工科男子的眼裡,簡直是萬惡的存在!
  雖然他們系內也不是沒有女生的存在,可是人比人就是氣死人,這女生的層級就是不一樣。
  所以只能換個方向了,派出他們的校草對戰──幾枝草又怎樣,我們這可是出了個校草勒!
  此招當然吸引了不少女生,畢竟擺在那也就那麼幾枝小草,供需失衡之下自然許多女孩都「外銷」了──但大家仍是有共識,這系草一定要讓自家人拿下,可別讓他系的蝴蝶採走。
  顯然女孩兒們都忘了世界大同,還有蜜蜂會來採。
  
  
  
  
  
  「仲瑄!這次聯誼你一定要去!」一女學生頗巨氣勢的拍桌,看得話中人都覺得疼了。
  
  放下手上書本,他不禁失笑,「怎麼了,我記得上次跟醫學院的聯誼你們很熱烈,這次我記得是……理工學院?那裡應該也是很多不錯的男生吧?」
  學院聯誼這種事,自產自銷的男性不多說,沒女友的單身漢也甚少出席,看著一票男人,大概只會讓人菊花一緊吧。
  
  「你不知道我剛遇見那個號稱理工之花,她說我們系上幾隻草遇上他們校草就要到一旁跪了,我當然要去給她下馬威!」
  她身旁也有不少女孩同仇敵愾,自家小草們被看輕,這氣怎樣也吞不下。
  「外文系那幾隻草都被拔了,我們系裡也被拔了不少,就你這隻草了!」
  其實說起系草選拔還是令人心酸,他們中文系裡有質量的草也就那麼幾枝,其中最出色的還是大二的城仲瑄,還是不少人好文青這口的,而城仲瑄戴著眼鏡、拿了本書坐在長椅上那風範也吸引了不少充滿憧憬的少女們,只是至今仍沒人拔了這隻草。
  
  「沒什麼興趣。」他才不會自討沒趣呢。
  
  「拜託啦!」女學生雙手合掌。「出席一下就好,你可以馬上假裝有事離開。」幾個女生也幫襯。
  
  「……好吧,我去就是,真的只去一下下。」女生們都這樣說了,也算是在同一條船上,他也不好推托。
  
  
  
  
  
  學院聯誼規模不小,自然是舉辦在體育館,像是一場小型的舞會,請了社團來表演,有慢歌有快歌,促成不少男女,看對眼的就溜到二樓坐著聊聊天培養感情。
  看著班上女同學對上那什麼理工之花的,城仲瑄喝著飲料吃著點心,全當看戲。當然要他來看,還是自家人的層次高點,理工之花在他們學院裡估計還在十名外。
  同時終於有機會拜見校草的真面目,雖只偷瞄幾眼,但身為男性的他也不得不讚同,名副其實。
  他自知自己有幾兩重,充其量也只是上得了檯面,要真說是什麼大帥哥之類的,他都惡寒了。
  
  飲下最後一口,正待他要跨出步伐的下一秒,另隻端著飲料的手掌自他眼角處冒出,城仲瑄愣了幾秒,才轉頭。
  「呃……」糟,他孤陋寡聞不知校草叫什麼名字。
  
  似乎發現他的窘態,男子唇角揚起,「杜司臣。」
  
  「謝謝……我是城仲瑄。」接過飲料轉回頭,城仲瑄才發現他們兩人似乎是目光焦點,嘴角僵硬的抽了幾下。
  這下要怎麼脫身……還真是難題。
  
  連原本對峙的幾個女生們,也暫時停下戰爭。不過中文系這幾個女生們也真心感嘆,校草極為出色是不爭的事實,他們家這隻系草擺在一旁,登時一分高下了。
  其中一個女孩兒,突然眼色怪異地盯著校草再轉向自家系草。「慘了,我都忘了不是只有女人會來搶男人。」
  不時會與歷史系與日文系切磋的其他女生們,也想起了世界大同,好男人不是死會結婚就是GAY。
  「不、不會吧……?」哈哈乾笑說著同時,就見校草在系草耳邊說了些什麼,系草露出笑容點點頭,兩人便一同走出會場。
  
  地上碎了一片片少女心,而男士們莫不以尊敬的眼神望著兩人背影,難得文學了一把──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只是,真不知是要感謝校草拐走了系草,還是系草帶走了校草?
  
  
  
  其實還真是大家想多了,杜司臣也不過說了一句「一人離開尷尬,兩人一起走就不會了」。
  當然,關於校草怎麼拔起系草,都是後話了。
  
  
  
  
  
  fin
  新年快樂~愛你一生一世0.<(咦
  杜哥永遠只能在1月1日生日,SO哀桑(拍杜哥肩)
  話說其實子奇生日我是有準備東西,但實在好懶(翻白眼),不過也是舊梗了,晚點再發好惹~
  
  嗚嗚我跟動畫都脫節了,不過只做到一月底的工作,之後有很多私人的時間,可以好好休息、做些我想做的事,不用時時刻刻倒數上班時間,可以把流失的動畫補回來T_T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