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司臣很是煩惱。
  從思考的表情可見一斑,他端著下巴,目光一直盯著擺在辦公桌上的行事曆。

  「……以上,就是我們策劃的行銷企劃,不知總經理覺得如何?」見辦公桌內的男人未說半句,心下一涼。

  「吳經理……」
  被點名的人馬上立正站好,抱好資料夾,聽總經理發言。
  「若你太太要生日了,你會準備什麼禮物?」
  原以為會被海削一頓的吳經理,愣了幾秒,似乎還在疑惑沒聽錯剛才的問題,就見總經理臉上是一絲好奇,不禁也認真的思考起來。

  「……我會好好陪太太一天。」吳經理經過一番思考,得到的結論就是這麼句話。

  「哦?怎麼說。」杜司臣原以為會是買禮物或是送鮮花這種俗套的答案。

  吳經理苦笑了下,「因為工作很忙,有些家庭聚會我根本不能出席,都我太太一人包下。可以的話,在太太生日那天,我會全天陪伴她,開車載她出去玩,或是換我下廚慰勞她。」

  「原來如此。」杜司臣點頭。「你去忙吧。」
  雖然不明所以,但總經理都下令了,那就表示……沒問題吧?吳經理吁了口氣,正滿心愉悅地向門口走去,身後的聲音頓時又讓他落入地獄。
  「還有剛的企劃有些缺失,我會指示下去,下週前修正後給我。」
  就算分神,該聽的杜司臣都沒聽漏。

  一待人離開,杜司臣貼向椅背,拿出iPhone解開鎖定畫面,打開照片資料夾、按下密碼,螢幕上盡是他與城仲瑄的合照,或是親密的相貼在一塊、或是獨自一人,當然更有些會被列為18限的照片。
  誠如方才吳經理說的,一個月中兩人真正一整天膩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數,有時他都懷疑自己會得“仲瑄禁斷症狀”了。
  一整天嗎……

  ※

  二十二日當天

  睫毛輕顫,城仲瑄慢慢轉醒睜開微澀的雙眼,看著身旁空著的床面,困惑之情油然而生。
  瞄了眼時鐘,現在才六點半呢……
  下床進盥洗間梳洗儀容、換好衣服,便走出主臥室,在走廊便聞到香氣誘人的奶油味,訝異的眨眨眼,好奇地加快腳步走向廚房。
  隔開餐廳與廚房的島型吧檯上擱著簡單的西式早餐,但光這樣就夠城仲瑄驚異了,就別提正好端著果汁步出廚房的男人──繫上圍裙的。
  他現在還在夢中吧……城仲瑄不禁揉揉眼,暗想。

  卸下圍裙放好,注意到戀人有些傻傻的動作,杜司臣不禁莞爾。
  雖然他是很少下廚,但也不至於到驚奇的地步吧。
  「吃早餐吧。」說完,眼見戀人沒動作,杜司臣只好上前牽起戀人引領他入座。

  直到坐上椅子才回過神,城仲瑄才在身旁男人注視下慢慢啃著吐司。
  「你不吃嗎?」疑惑地問。

  薄唇輕揚,「我看你吃。」

  被人用熱烈的目光注視著,都快啃不下了,城仲瑄喝了口果汁。
  「你今天不進公司?」以往杜司臣都會邊吃早餐邊看報紙。

  「不了,我昨天已經將事情都吩咐好了,今天放假一天。」抬手抹去城仲瑄嘴角的吐司屑,後輕舔紙腹。

  應該不是巧合了,昨天大小姐為他舉辦的慶生會上,曾意有所指的說他生日當天會有另外活動……
  「又串通好了,你們兄妹……」嘴裡不禁嘀咕,同時將吐司一口吞下。

  「說串通就太難聽了。」微笑起身,將空盤子與杯子收進廚房。
  杜司臣邊清洗邊說:「只是行程安排而已。」

  撐著下巴盯著杜司臣在廚房洗碗的背影,城仲瑄不禁想笑。
  「我的生日禮物是你嗎?」打趣地問。

  「我的一整天。」從廚房傳出充滿笑意的回答。
  「要出去約會嗎?」身為“生日禮物”,自然要聽壽星的了。

  這禮物一開始真讓城仲瑄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不過細想最近與杜司臣獨處的機會的確是少之又少,既然有難能可貴的假日、兩人又都空閒,真該一次補足之前的份。
  「在家就好。」對他而言,真出門了又是另個麻煩。

  城仲瑄打開電視觀看晨間新聞,而杜司臣步入客廳,自然地坐在戀人身旁,順勢拍拍自己雙腿間。
  「我不是壽星嗎……」嘴上說說,城仲瑄倒也聽話地轉移陣地,讓戀人完全納入懷中。
  兩人看著新聞,杜司臣不時啄吻戀人眉尾,雙臂倒挺規矩的、由後向前十指交握擁住戀人。甜蜜的親暱時刻,城仲瑄總是拘謹的嘴角也不禁上揚,腰際上戀人的手掌不時緩慢游移撫摸,覺得有些癢地喉頭發出輕笑。
  輕靠在一起的腳掌,城仲瑄不甘示弱的輕踩男人,雖然那扭動的腳指讓杜司臣更覺得是在調情。
  「晚點我幫你剪指甲好了。」總覺得戀人腳指甲有些長,被劃到有些癢癢的,城仲瑄如此提議。

  「那我晚上幫你刷背。」渾厚的嗓音於城仲瑄耳邊低語。
  最好是單純刷背……城仲瑄在心中暗想。

  電視讓杜司臣關上,啪地一聲化為黑灰畫面,映入沙發上兩人額頭相抵、唇瓣摩娑的倒影。

  fin
  甜個什麼勁(抖掉雞皮疙瘩)
  29是指今年瑄瑄的歲數(整個在模仿某外國藝人←被揍)

  最近在整理文章,一看舊文整個好恥啊啊啊啊啊(艸)

  不管如何,親愛的瑄喧生日快樂>///<
  下半年還要跟杜哥甜甜蜜蜜過完唷啾咪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