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Need You Now﹑下

  
  
  
  
  
  
  
  
  
  
  「是,我了解……好,再見。」聽完電話放下iPhone,城仲瑄打開行程表思量了幾會。
  真是的,臨時要總經理突然參加宴會,整個打亂了行程……
  
  「仲瑄這份報……怎麼了?」本來想問的事,一看特助表情似乎不對勁,杜司臣改口。
  自二年前杜司臣調任歐洲區總經理,便將城仲瑄提拔為直屬特助,果然城仲瑄也沒讓他失望,傑出的表現讓其他區總經理都欽羡他有個優秀的特助。
  
  「啊,總經理,其實是臨時有宴會邀你參加。」城仲瑄苦笑。
  董事長會直接找他,肯定是擔心總經理跑掉。
  
  嘴角扯出輕笑,「我看包準是我爸要我去的相親會吧。」
  
  答對了!兒子果然了解老子。
  「雖然很想拒絕……不過董事長加了一句『不參加就要準備婚禮了』。」意謂沒得選擇。
  
  「嘖……順便把Léger帶去。」至少能幫他擋一些無謂的女人。「你要參加吧?」一向都是由仲瑄陪他,這次應該……
  
  「呃…可能……」城仲瑄也沒想到董事長會突然要求,他早有約了。
  
  整理領子的手一頓,「是今天?伯父要來的日子?」杜司臣想起仲瑄的確與他說過。
  
  「嗯,晚上的飛機,我要去接機,所以宴會可能不能參加。」
  
  「是嗎……正好明後天休息,你能帶伯父逛逛。」
  
  「真對不起。」輕皺眉,滿臉歉意。
  
  拍拍城仲瑄,「無妨,有Léger那傢伙,我應該不會死得太難看。」光想到會有成群的女人圍在身邊,他就厭煩。
  
  城仲瑄不禁噗哧一聲,「說成這樣,可是有很多男性羨慕總經理的好運喔。」
  
  挑眉,「包括你?」
  
  「呵呵,我就不必了。」
  
  「是嗎。」瞄了瞄時間。「下班了,你早點回家休息吧。」
  
  「總經理也是。」朝杜司臣笑了笑點頭,城仲瑄便提起公事包離開辦公室。
  
  看著門帶上,杜司臣呼口氣,拿起話筒按下內線,「Léger,現在馬上到我這。」
  
  幾分過後,氣喘如牛的金髮男人撐著門板,瞪著杜司臣。
  「我說Boss,你是怎了?」他本來還打算要約女朋友耶。
  
  杜司臣叼著煙,拿起打火機點火,吸了一口後吐出,「晚上我爸臨時要我參加宴會,你得陪我去。」煙頭指了指金髮男人。
  
  Léger心裡一陣咒罵,不過仍是維持笑臉詢問,「請問Boss夫人呢?」
  
  皺起眉,「你最好別在Xuan面前亂叫。」
  
  哫了聲,Léger翻翻白眼,「要是你早點搞定Xuan不就得了。」不……或許可以說是城仲瑄也太遲鈍了。
  ──嘖嘖嘖,一匹饑餓的猛獅就在身邊耶。
  
  「誰准你叫他Xuan了?」橫眼過去,這名稱是只有他本人專用。
  
  聳聳肩,「我說你不是從三年前就動心了,怎麼兩年過去還沒搞定啊?」當初還認真的找他談過咧,他還出了一堆法子想要探探城仲瑄心意。
  
  吐口煙霧,彈掉煙灰,「我乾脆來硬的,如何?」他也想過很多,甚至有時還會踰矩抱住城仲瑄,但見對方都沒什麼反應,他也做不出什麼。
  
  「不怕被踹的話。說真的,當初你來找我談還嚇了我好幾天。」抱著後腦靠向牆壁,回想三年前那天,還真是驚心動魄。
  
  
  
  
  
  「Léger,我好像愛上Xuandell了。」
  杜司臣在Léger家裡,桌上擺了威士忌及酒杯,語出驚人。
  
  移到嘴前的手頓住,「……你別在我要喝酒時說這種嚇死我的事!」
  為免再被杜司臣語出驚人嚇死,Léger乾脆放下酒杯。
  「你也太突然了吧!」
  
  「啊?我怎知道,我也是前幾天不小心喝掛了,倒在床上,隔天醒來看見Xuan躺在我身旁,我差點要上了他時才發現的。」杜司臣冷靜地說出事由。
  「我還懷疑他是不是要誘惑我,我們兩個竟然只穿睡袍躺在雙人床上。」那根本遮不了什麼的一條布,經過一夜,幾乎都開了。
  
  「呃,我想你是一時衝動。」反正男人嘛,總是下半身比上半身快。
  
  「我也覺得如此──若我在辦公室裡不要一直盯著他的屁股或是想著上他是什麼感覺及想像他會發出什麼聲音,我想我今天就不會跟你說我愛上他了。」
  
  「……我想你是愛上他沒錯。」他還真怕下一秒杜司臣立刻行動上了城仲瑄。
  
  「我都幾歲了才變成同性戀啊……」雖然他是沒半點厭惡還很愉悅,只是對他來說會不會太晚了點。
  
  「這是感覺問題啦。」擁有前女朋友多數的Léger拍拍好友肩膀。
  「反正就去追嘛,你該慶幸你們沒在台灣。」法國處處可見男女、男男或女女擁吻,大眾也能接受,可不比那座海島。
  
  
  
  
  
  嘖嘖真難為Dominique能忍這麼久。
  「原來都沒進展啊。」他還想著哪天進辦公室會看見兩人在辦公桌上糾纏咧。
  
  靠著辦公桌的男人,往桌上煙灰缸壓了壓撚熄煙頭,「總而言之,晚上我會去跟我爸談,你去幫我擋女人。」
  
  誤交損友!Léger五年來一直這樣覺得,尤其在杜司臣愛上城仲瑄更是如此。
  
  
  
  ※
  
  
  
  「爸,你會累嗎?」回到租屋處放下行李,城仲瑄進廚房替爸爸泡花茶。
  
  「還好。」
  這還是兒子離家後,他第一次到法國看兒子呢,城父不由得好奇地四處觀察屋裡環境。
  「小瑄,這裡好高級喔。」
  
  「呃,本來不是住這,但總經理說避免我通勤,才要求我搬到這。」但也的確省了很多時間。
  
  「可以住兩個人耶。」一張雙人床,唉他還以為回到兒子住處會出現個漂亮的法國美女迎接。
  
  「是三個人喔,那張沙發可以當床。」將花茶放在客廳茶几上,將電視櫃轉個方向面對沙發打開電視。
  
  「不過,小瑄,沒有女朋友啊?」喝口茶,城父好奇問。
  
  「呃……」無奈苦笑,城仲瑄有些尷尬地將眼光移到几上放著的相框。
  「爸,那個啊……就是……」有些苦惱的托托眼鏡。
  
  「嗯?」城父也注意到相框,好奇看了看,發現是三個男人合照,除了金髮的男人外就是自己兒子跟兒子上司。
  
  「我有在意的人……」吶吶地說。
  
  「那很好啊,是法國美女?」難得兒子會與他談這種事,城父極為開心。
  
  「但對象是……」指了指相框裡自己身邊的俊美上司。
  
  「欸?是……杜先生?」眨眨眼,城父再重覆一次確定自己沒聽錯。
  兒子點點頭,著實讓他錯愕地回不了神,呆了幾分才喝口花茶定下心神。
  「什麼時候開始的?」他以為“我的兒子是同性戀”這種事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咧。
  
  「唔嗯……一年多前吧。」
  來到法國,一開始除了精進法文外又要在飯店工作,根本沒心力交什麼女朋友,一待他學習完到杜司臣身邊,又是一連串的訓練,更沒時間了。
  等他回過神,便發現五年已經過去,而他的一切都是繞著杜司臣打轉。
  本來還不以為意,但一年多前跟總經理及Léger去渡假,總經理全身上下只有件泳褲猛然摟住他,讓他嚇了好大一跳,當下竟然還意外起了生理反應,驚得他趕緊推說自己身體不舒服待在沙灘上休息。
  
  「哈哈哈!好丟臉喔!」聽完兒子意外發現自己性向的過程,為人父親很不客氣的噴笑。
  「要是我一定會把自己埋在沙坑裡!」
  
  「爸!你別在那說風涼話。」城仲瑄沒好氣的喝光花茶,再替自己倒了杯。
  
  「有告白嗎?」城仲瑄搖搖頭。「咦,為什麼?」
  
  「爸……這是同性戀耶。」說得一副那麼簡單的模樣,他還很怕總經理發現後馬上革了他的職,把他踢回台灣。
  
  「我不介意你嫁人喔,小瑄。」認真的與兒子說道。
  
  「這不是重點。」無力地趴在桌面上,盯著相框發呆。
  要是能告白就告白了,就算總經理近年都沒交女朋友,也不代表會接受男性。
  「算了,想那麼多也沒用。爸,我們去超市買菜吧,要是在晚就要關了。」
  
  
  
  ※
  
  
  
  夜晚的巴黎,就如同女人雪白的窈窕身軀覆著紅色綢緞般地閃耀美麗,而今夜的Lucienne大飯店更是熱鬧非凡,黑色白色西裝、華麗的各色禮服穿梭飯店門口,而位於十樓大廳的宴會充雜著各種語言。
  大廳門被從兩邊打開,吵雜的談話聲瞬間靜默,一進來的男子吸引了眾佳賓目光──尤以女性最多,卻也不乏男性。
  極具東方性的一頭烏黑長髮,卻是五官深邃的俊美面孔,私毫不輸給任何西方人,一身白西裝更是襯托男子的不俗。
  男子與身旁的金髮帥哥說了幾句話,便從容的離開宴會會場,惹了一群女性怨嘆。
  
  「美女們別緊張,我們Dominique只是想要先與董事長打聲招呼而已。」察覺到一票女人如豺狼虎豹的目光,Léger趕緊說。
  
  
  
  
  
  搭乘電梯一路往上,俯瞰巴黎夜景,杜司臣心想現在仲瑄應該是跟伯父在吃晚餐了吧,要是沒今夜這宴會,他便能盡地主之誼招待仲瑄與伯父了,嘖……
  「M. Dominique,已經到達三十六樓了。」衣裝整齊的電梯小姐出聲提醒,杜司臣迴身朝她禮貌一笑便跨出電梯。
  
  杜司臣一進起居室,便見幾位特助起身朝自己打招呼,隨意點點頭便進主臥房。
  「爸。」一見對著全身鏡調整西裝的中年男人,杜司臣輕嘆口氣坐在床上。
  
  「司臣你來啦。」當只有父子兩人談話,杜父仍是習慣用中文。
  「來幫爸爸看看。」雖年近花甲,杜父也只是兩鬢略帶銀絲,眼尾添了幾條細紋罷了,不得不說杜家好基因完全由這對父子身上可以看出。
  
  「我不是要來找你說這個,你怎麼自作主張安排了這場宴會。」重點是打亂了他的主意。
  
  「有什麼關係,飯店是你管的,在Lucienne開宴會理所當然你要出席囉。」
  而且還能順勢安排一票美女軍,這才是目的。
  
  「別以為我不曉得你打什麼主意。」無力地揉揉額頭。
  「我已經有喜歡的『他』了!」杜司臣特意換成法文強調。
  
  「『他』?兒子你什麼變同性戀了?」大受打擊的杜父拿了瓶紅酒加兩支酒杯。
  「……那我應該是安排帥哥群?」不過臉上若不要滿是笑容或許更有說服力。
  
  「爸,我會揍你。」
  「總而言之,以會別再幫我安排了,除非公事必要。」
  
  「雖然我不反對你喜歡男性,但認真說起來,爸爸還是希望能有孫子抱。」
  他都近六十了,兒子也快四十歲,自然希望有孫子抱抱,同齡的好友都一票孫子女了。
  
  「要繼承人啊?」
  
  杜父搖搖頭,「那倒無妨,那是因為你優秀,要是你生下的是個笨蛋也不能強求吧。」
  再說他早年就到國外發展,哪會在意公司是由誰繼承,雖就東方人而言自然會希望是由子孫傳承,但更重要的是公司能永久發展,管他兒子還孫子,沒能力的一律閃邊去。
  「只是想逗逗小嬰兒。」
  
  忍不住瞪了自己爸爸一眼,「為什麼強調我生下來的是笨蛋,或許是隔代遺傳。」
  
  「嗯,別理那個。不介紹給我認識?」反正兒子喜歡就好。
  
  「……我還沒追到。」看爸爸要笑不笑的表情,杜司臣說完下一秒就後悔了。
  
  「怎麼那麼遜!」杜父以為憑兒子的手段,應該是即刻拐上床吃乾抹淨來根事後菸。
  「對方呢?」
  
  「爸你應該看過,Xuandell,城仲瑄,我從台灣帶回來的。」順便拿出iPhone打開相簿。
  
  「啊啊,那個清秀的男孩。」看慣外國人,突然看見清粥小菜總會有印象。
  「咦……不錯啊,我記得Léger也有跟我提過,個性很好,嗯,很適合當媳婦。」
  
  「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何時看我兒子也會這麼煩惱、躊躇不前了?」不禁出口調侃。
  「快去告白吧,要是被搶走不就糟了。」起身撫好西裝皺褶。「好了,今天宴會你不舒服由Léger那小子代替你。」
  
  聞言杜司臣失笑,「Léger會想揍你,老爸。」
  
  聳聳肩不以為意,「董事長命令。那我先下去了。」擺擺手算是道再見。
  
  是啊,這麼猶豫不決的人真是他嗎?
  既然爸爸都應允了,那不出手豈不很對不起自己了。
  隨手撈起擱在更衣間丟著的衣服,杜司臣跨步邁向浴室,先洗淨身上香水味再行動吧!
  
  而身陷暴風圈的Léger得知自家Boss臨時“不舒服”,則是再度向神懺悔他結識了杜家父子。
  Dominique那傢伙不舒服的是下半身吧!
  
  
  
  ※
  
  
  
  突來的門鈴聲,城仲瑄詫異的擦乾手上水珠、脫下圍裙到門口,瞧了瞧發現是上司,急忙打開門迎接上司入內。
  「總經理,不是參加宴會?」現在也才九點多,晚餐時間剛過沒多久呢。
  
  與其思量如何開口,不如行動表示更快──這麼一想的杜司臣隨即緊抱住城仲瑄,腳順勢往後一踢將門帶上。
  
  「總、總經理!?」城仲瑄慌張起來,手不知該往哪擺,鼻息間滿是對方清爽的沐浴乳、洗髮乳香味,更是緊張。
  
  「先這樣聽我說。」杜司臣這麼說完,便感覺到懷中人停下掙扎。
  深吸口氣,「Xuan,Je t’aime……仲瑄,我愛你。」祖國畢竟不是法國,杜司臣說完法文換以中文再說一次。
  
  城仲瑄睜大眼,張口開合了幾下,過於震驚根本找不到言詞表示,僅僅手臂攀上男人背部,緊緊地回抱。
  耽溺在這無聲勝有聲的氣氛中,杜司臣知道仲瑄若拒絕一定會推開他,眼下這情況代表仲瑄不僅不討厭,極有可能也是與自己有同樣心思。
  過了幾分,杜司臣聽見懷裡傳來小小聲回應──我也是──他跟著露出笑容。
  愉悅浸透心頭,埋在城仲瑄頸窩的黑色頭顱蹭了蹭,卻在下一秒被推開。
  「仲瑄?」有些錯愕。
  
  「我…我……剛剛有煮東西又洗碗。」滿臉通紅的,雙手抵著男人胸膛拉開一些距離,不是他不想讓杜司臣擁抱,而是他滿身油煙味的,這麼近一定會聞到。
  
  杜司臣聽完不禁笑了,「我才不會介意那個!」說完再拉回城仲瑄。
  「我忍了這麼久,讓我滿足一下。」
  
  怎麼感覺有點色情味……城仲瑄只敢在心裡想,要是說出口,很有可能杜司臣會馬上推倒自己。
  杜司臣親吻著懷中人耳垂,發現這兒似乎是戀人的敏感處,笑了笑。
  
  「那個,我不想打擾,不過我想我現在應該還找得到飯店住。」
  突然的聲音,是站在客廳門口的城父,洗完澡出來就看兒子在門口上演愛情劇,不看白不看,是見兩人似乎還要繼續下去,他才終於出口打擾。
  
  「爸、爸爸!」城仲瑄都忘了家裡還有爸爸,就這樣跟杜司臣在門口要親熱起來。
  
  「呵呵小瑄,剛剛才跟爸爸煩惱你要不要告白,一下子就進度超前了呢。」
  好甜蜜啊,都能感受到那其中的幸福味道。
  
  「告白?」杜司臣納悶的反問。
  
  「原來是兩情相悅啊,枉費小瑄你暗戀了一年多。」搖頭攤手,打算去廚房喝水。
  
  「……伯父說的,是真的?」玄關又只剩兩人,杜司臣輕聲問。
  
  「……爸爸絕對是故意的。」
  抬起城仲瑄下巴,杜司臣笑了笑,對方像蕃茄一樣的臉孔,他低下頭輕啄臉頰,順勢吻住城仲瑄。
  被壓在門板上雖有些痛,但城仲瑄也熱切的回應著杜司臣,同時想證實現在不是一場夢。
  「嗯……」眼神迷濛地直盯著男人,唇瓣閃著潤澤後的水光。
  
  「你在看下去,我會失控在這要了你。」杜司臣無奈地靠在城仲瑄肩上,他已經很努力在壓抑自己,偏偏懷中人一直在誘惑他。
  
  雖被那番直白的話語惹得害羞又尷尬,城仲瑄卻主動貼近杜司臣,「沒、沒關係的……」他也是男人,自然會有需求,也能理解。
  
  「雖然很想,不過……」杜司臣笑著輕撫著城仲瑄面頰。
  
  「……其實我真的不介意去找飯店啦你們兩個。」城父還以為兩人終於解決完或是討論完,沒想到出來一看,這兩個誇張地靠在門上談情說愛。
  
  「伯父!」杜司臣趕緊讓開。
  
  「好啦,你們就別窩在門口,快進來吧。」
  
  兩人相視一笑,杜司臣牽起城仲瑄,十指交互緊扣。
  
  
  
  
  
  「Boss,我要企劃部送的活動……Putain!」Léger一往如常率性地打開門,沒幾秒又馬上調頭關上門,臉上先是驚訝然後露出笑容。
  ──感謝上帝,他終於看見Dominique把Xuandell壓在桌上親熱了!
  
  
  
  
  
  fin 2011/01/01
  流水帳貼完!(喂)
  
  我實在分不清那些職位-_-,要再更了解大概就要去翻書了吧囧
  本來原定是區總裁…但我想聽總經理啊T3T(揍)
  
  それじゃ、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ゝω・)☆
  今年應該會很忙…忙公演、忙翻劇本、又會看見討厭的老師(眼白)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