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瑄・Need You Now、上

  
  
  
  
  
  
  
  
  
  
  「都OK了嗎?」城仲瑄手上拿著一疊資料,問著面前房務部的員工。「嗯……」審視著總統套房內的佈置,絲毫不敢遺漏任何一隅,生怕有一點點的不對。
  杜氏企業集團擁有無數子企業,而其中飯店業這塊大餅自然是不可能放過,而主導飯店業的更是杜氏繼承人杜司臣,目前是亞洲區總經理,將在下星期來台灣渡假休息,抵台第一站便是旗下飯店──Lucienne。
  飯店上上下下是如臨大敵,每人步步為營,通通處於備戰狀態。
  「桌上的擺飾再往左…右一點……OK,就這樣。」房間至一段落了,城仲瑄才肯放大伙離開。
  
  「副總,房間整頓好了?」房務部經理緊張地詢問,畢竟總經理一下機馬上到飯店裡做休息,要是出了點差錯,他人頭就不保了。
  
  「明早讓人買些…嗯…紫羅蘭、玫瑰花……總經理到達前擺在房間。」
  
  「那管家的人選呢?」這才是傷腦筋的地方,他千挑萬選就是沒中意的。
  
  一愣,「還沒選出來?」迫在眉睫的事,怎麼這時還沒決定呢,城仲瑄忍不住皺緊眉頭。
  
  「總經理要求男性,我挑了幾個,但……」
  
  接過房務經理的資料,瀏覽了一下。飯店內男性管家約有十個左右,個個都是超過十年的資歷,其歷練不用多說,水準也是世界級的,城仲瑄開口問了,「裡面都沒適合的?」
  
  「要說適合,每個都很適合,但我考慮到總經理到台灣來的目的……」
  
  「的確。」要是總經理突然興致一來問了飯店裡的狀況……
  
  「呃,副總,我倒是有個想法,」城仲瑄示意他繼續說下去。「不如就讓副總親自接待總經理如何?」
  城仲瑄從高中時代便開始當PT,一路從Leader、副主任、主任……慢慢地爬升上來到現在的位置,能力自然不在話下,雖年紀才二十九,但沒人敢小看他。
  
  「我嗎?」
  
  「是的,副總對上下都熟悉,總經理的突發狀態也較好處理,在說副總的確有任職過管家。」
  城仲瑄覺得這方案也不無可行,但──
  
  「哦?那總經理就交給仲瑄啦。」兩人身後冒出道聲音,一同轉過身發現是總經理,馬上彎下腰行禮。「讓仲瑄接下的話,我也放心!」對自己最得力的屬下,總經理很信任。
  
  「我明白了。」
  
  
  
  ※
  
  
  
  「歡迎您的到來,我是未來一個月內將服務您的管家,城仲瑄。」並沒多作無謂的排場,城仲瑄心想來台渡假的總經理,要是在這又看了一堆人意圖討好他的嘴臉,心情一定會很糟──不過名言上是渡假,視察也是目的之一吧。
  
  「嗯。」身邊只跟著兩位下屬,杜司臣朝來接待自己的人點點頭。「另外兩位的房間也安排好了?」
  
  「是的。」敏銳發現其中女秘書眼中閃過的失落,城仲瑄不免心中好奇,總經理將這別有他圖的女性放在身邊,不會感到危險嗎。
  
  「那就讓他們先去休息吧。」畢竟從美國搭飛機過來,時差有點調不過來,杜司臣顯得有些疲憊。
  
  城仲瑄讓另外一男一女的管家帶領兩位到房間,朝杜司臣露出笑容,「那請讓我帶領杜先生到房間吧。」
  
  Check-in後,杜司臣搭著電梯直達所在房間樓層,對一切很是滿意,沒有任何大場面迎接他,沿路過來也沒半個服務生或主管打量他,充分達到他渡假的標準。
  「……如何稱呼?外號?」讓管家替自己脫下外套。
  
  「叫我仲瑄就可以了。」掛好白色西裝外套,城仲瑄體貼的詢問,「杜先生要先泡澡放鬆一下嗎?」
  
  「也好,那麻煩你了。」扯開藍色領結,隨意地丟到床上。
  
  「水已經放好了,杜先生可以進去泡澡。」早在接到杜司臣下飛機的消息,在車程途中他便先放熱水了,再利用保溫系統維持一定溫度。
  
  詫異地望了管家一眼,杜司臣進浴室一看,熱氣蒸騰,探了探浴缸水溫,也是恰如其分,滿意的揚起嘴角,卸下衣物舒服地進入浴池放鬆身子。
  
  
  
  趁著杜司臣泡澡,城仲瑄著手烹食,好險廚房裡有清粥。
  「嗯…較清淡的雞蛋芙蓉粥應該……」滿意地看著桌上的食物,城仲瑄沒發現已出浴室的杜司臣就在身後盯著自己。
  「嗯,這樣就可以了。」杜先生應該會先補個小眠吧……
  
  「你替我準備吃的了?」
  
  「啊!」背後距離自己不超過一公尺突然響起了聲音,嚇到城仲瑄了。「杜、杜先生……」有人會突然在別人背後出聲的嗎!
  
  「抱歉。」見狀,不禁發出低低淺笑。坐下開始享用粥,正好泡完澡有點餓了,又是容易下胃的食物,杜司臣大概幾十分就吃完了。「謝了。」
  
  「味道可以嗎?」有點緊張地注意著杜司臣的表情。
  
  「不錯。……你煮的?」
  
  「啊、呃…嗯……」本來是想讓廚房煮好送過來,但一考慮到口味輕重,便自己開伙。
  「對不起,我善自用了吧台。」
  
  「無妨。你還會做其他的?」
  
  「家常菜的話……」宴客菜的話,他可沒厲害到那種地步呢。
  
  「那我的三餐就由你來吧。」
  
  「沒問題。」城仲瑄已經在腦中開始構思菜單。
  
  
  
  ※
  
  
  
  「抱歉。」杜司臣隨手叫了來打掃電梯及樓梯的員工。
  
  「先生有什麼需要嗎?」雖表面看不出來,但心下可是戰戰兢兢,就怕哪裡錯了惹總經理生氣。
  
  「仲瑄不在?」
  
  「副總經理嗎?」清掃人員心裡噹的一聲,糟了……副總好像一樓臨時出事,被叫去處理。
  
  「副總經理?」挑眉,他還是第一次聽見。
  
  「是、是的!」雖然長相俊帥很養眼,總經理現在也不是工作中,但那無形中散發出的威嚴,還是令人捏把冷汗。
  
  「似乎很有趣,說來聽聽。」喝口咖啡,禮貌地請員工進起居室坐下,笑著準備聽故事。
  
  「副總從……」呱啦呱啦就把上司出賣了。
  
  
  
  
  
  「真的很對不起!」城仲瑄一飛奔到杜司臣面前,馬上行九十度鞠躬禮道歉。
  
  打著領結的手一頓,杜司臣這才打量起這貼身管家,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管家而已,沒想到從下午的員工口裡聽到很多關於城仲瑄的事。
  「發生什麼事了嗎?」
  
  「是有客人房間出了問題。」雖不應該說,但城仲瑄也忘了。
  
  「怎麼處理?」順口問下去,也是想要聽聽眼前人處理臨時狀況的手法。
  
  「啊,是的。因為是我們人員的疏失,我將找一天到府上道歉,也承諾未來他們若入宿,有一次免費機會抵免這次的疏失。」
  
  「很好。」杜司臣滿意的點頭。
  
  城仲瑄怔了幾秒,才想起總經理這次是來渡假。「……對、對不起!」
  
  「怎麼又道歉了?」失笑問。
  
  「因為杜先生這次並不是因工作的關係入住,我卻疏忽了。」
  
  「無妨,真有大事情我仍要出面。」拍拍城仲瑄的肩膀,杜司臣很滿意這年輕的下屬。
  
  男人離去,城仲瑄才鬆懈緊繃的神經,還以為總經理會生氣呢。
  正準備動手整理屋內,突然聽見女人的聲音,城仲瑄感到奇怪,這層除了清掃的員工、管家及房間貴賓,是不會有其他人。
  一出起居室,城仲瑄馬上友善的先詢問,「是杜先生的秘書吧?杜先生目前不在。」
  不過她是怎麼進來的?一待望見美女秘書身旁苦瓜臉的員工,城仲瑄明白過來了,點點頭讓員工先下去。
  
  「我要在這裡等總經理回來。」一屁股就坐在客廳沙發上。
  
  略顯為難的回答:「很抱歉,總統套房除非有房間貴賓的同意,原則上是不招待外人的。」
  
  「我是總經理的秘書,當然有資格在這裡。」嬌艷的女人不悅地皺起細眉。
  只不過是個房間管家而已,竟敢對她說教。
  
  「非常抱歉,但這是為了維護貴賓的隱私,希望小姐能諒解。」
  遇過許多“番顛”的客人,城仲瑄根本不以為意。
  
  「你以為你是誰,還能指使我?我跟總經理講一下,馬上就能讓你離開這間飯店。」
  輕撥了撥波浪捲髮,女人哼了口氣,根本不理會城仲瑄。
  
  縱使心裡不悅,城仲瑄仍一貫地維持笑臉,「真的非常抱歉,我只是在做身為管家的工作,可否請小姐先徵求杜先生的同意。」
  
  正當女人啟口要說些什麼,一道聲音插入兩人談話。
  「仲瑄,你先忙你的。」原來是杜司臣回房間了。
  
  女人一臉勝利地瞄了城仲瑄一眼,而城仲瑄不以為意地離開客廳。
  房間主人都沒說什麼,他這個小管家自然就當沒事,只是在心裡對杜司臣的好感度驟降。
  
  杜司臣坐在沙發上,扯了扯領結,「我說過公事在我到公司時再討論。」
  城仲瑄突然又走出來,不過這次手上端著兩個酒杯,放在桌面上後才離開。
  
  「總經理,難得來渡假,當然要好好玩嘛。」眼波流轉,就怕話裡的暗示男人不懂。
  她可是很有興趣跟總經理一起“玩”呢。
  
  輕掃了那故作姿態的女人一眼,杜司臣不免壓了壓鼻樑,原以為這次秘書可以待久一點,看來又得換了,這次一定要換個男的。
  喝完紅酒,站起身,在女人不解的眼光下走到客廳入口時停下,「妳回房吧,這次假期結束後我會把遣散費匯到妳戶頭。」
  
  「總、總經理!」
  直到男人背影消失,已成為前秘書的女人仍不知道她到底做錯什麼。
  
  
  
  「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吧……」城仲瑄整理著床舖,口裡不禁低語。
  反正總經理應該跟那位秘書有事溝通,說不定早就進那位秘書房間裡在床上滾了,城仲瑄此刻大膽地說壞話。
  「還以為杜先生跟別人不一樣呢。」他也遇過公司大老闆刻意把女秘書安排在房裡的客房。
  「……不會也要我去收拾善後吧?」他可不想去整理一堆液體混雜的床舖。
  若城仲瑄肯花一些時間轉頭,他會發現話中的主角此刻就站在房門口。
  「算了,反正也不關我的事……」鋪好床單,城仲瑄滿意地轉身,然後發出無聲的驚嘆。
  
  杜司臣倚在房門,好整以暇地等待城仲瑄發現他的存在,看著那嚇傻了的人,不禁輕笑。
  「我想我的表現應該沒讓你失望。」
  說完便進客廳沙發坐下,拿了雜誌開始翻閱,心裡正在猜想城仲瑄是不是打算在臥房挖個洞時,就看垂著頭,面紅耳赤的管家走了出來。
  
  「對不起……」可以的話他很想從這裡跳下去了,說總經理壞話就算了,還被本人聽見。
  「真的很對不起!」他怎麼會犯了服務業大忌!
  
  「我猜猜……你想從這裡跳下去吧?」聽杜司臣的口氣倒是很愉悅。
  
  「是的……」
  
  「哈哈……」杜司臣突然大笑。「這麼誠實反而…讓我……」
  尤其他彷彿看見城仲瑄頭上多了兩個喪氣垂下的耳朵。
  
  「呃、您不生氣了嗎?」城仲瑄只敢用眼角稍稍瞄一眼,又馬上看地上。
  
  「不、呵呵……你都道歉了,我沒理由生氣。」杜司臣憋住笑聲,不過雙肩依然抖個不停。
  
  「我、以為杜先生跟以前遇過的客人……」只能補救先前他說的話了,雖然很沒效用。
  
  「我懂,可以的話我也想請一個不會覬覦杜家媳婦位置的秘書。」總算停下笑容,杜司臣一個示意讓罰站的人坐下。
  
  猶豫了幾秒,才坐下。「請男性的秘書不就可以了?」城仲瑄不解的問。
  
  「工作能力很好,但總是……」不知女性比男性更加來得細心是否為天性,至少目前他遇過的男秘書在某些地方也是會粗心大意,思考得沒女性慎密。
  
  「不如請已婚的女性如何?」
  
  「有請過,但我時常要到各國,工作與家庭常常會衝突。」記得最久的是撐到三個月。
  
  「啊,那樣的確……」城仲瑄點點頭理解。
  
  兩人之間突然一陣無聲,杜司臣不著痕跡的打量眼前管家,回想從清潔員工聽見關於他的事蹟,當然剛剛的意外有扣一點點分數,但綜合起來城仲瑄的評價還是很高。
  「你……有興趣到法國本店學習嗎?」
  
  「咦?」城仲瑄驚詫地抬頭。
  
  「你年輕就能坐到這位子,就足夠我帶你回法國好好訓練。」
  
  心頭滿是躍躍欲試,不過考慮到現實,城仲瑄仍是有些猶豫。
  爸爸雖有工作,不過是打工性質;二弟還在攻讀碩士,而且未來有考慮到國外唸書;三弟目前在當兵,雖快退伍但短期間不會有收入;其他弟妹也都還在讀書,身為家裡經濟源的他若是又出國,那……
  
  「有難處?」通常有昇遷或是能調到本店,該是夢寐以求的機會,沒料到城仲瑄會猶豫。
  
  「我是家裡的經濟來源,所以……」臉上帶著苦笑,這般大好機會也只能放棄了。
  
  「是嗎。」杜司臣點頭,但這不代表他會放棄。
  一待城仲瑄忙完先離開,他立刻致電人事部,要他們把城仲瑄的人事資料傳送給他。
  商人本能,他絕不會讓人才有從他手中溜走的機會。
  幾分過後就看見筆電上的來信內容,大略瀏覽過後,才端著下巴似在思量什麼。
  
  直覺吧,他覺得他需要這個人。
  
  
  
  
  
  …to be continued 2010/12/23
  有興趣這篇建檔何時嗎…09年4月多๑-ิ _-ิ|||
  資料夾裡有13個這種文檔啊(ಥДಥ❋)
  這篇寫完也是不知幾個月前的事,一直沒想到文名囧
  而且還是開千千看歌單隨意挑了一個(揍)
  這篇…根本沒所謂的重點XDDDD
  就很流水帳的寫過去了(汗)
  我要快把他貼出來啊T^T,不然一直放著也不能生錢(欸)
  
  睽違兩個多月的貼文,忍不住猴話了點XD
  馬上又是三節連發,聖誕、阿奇生日跟杜哥(黑臉)
  這篇是…聖誕賀文XDDDDDDD
  …下乾脆在1/1貼好了(๑≝◞⊖◟≝๑)
  這樣就能湊數了(揍死)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