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樹零雜瑣碎事、壹

  
  
  
  
  
  
  
  
  
  
  2007年了吶。
  結束了一天忙錄的工作,察看時間發現已經過了十二點,手機收到了許多MAIL,大多是道賀的內容。
  你一一瀏覽過後,心情愉快的統一回信。
  啊,其實信件內容也是差不多的,簡單的道句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加油等等之類的制式內容。
  
  又走過一年了。
  今年、呃不…是去年的自己有更多的進步吧?
  啊嗯,套句某人的話──
  
  今年也不要大意地上吧!
  
  但先傳MAIL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前輩或是後輩禮數都是不能少的。
  乾笑,按著手機按鍵,落下自己的名字後按下發出後,開始整理自己的信箱。
  邊砍信件,你也邊注意寄件人欄……工さん果然不愛用手機呢。
  該怎麼說呢,或許是被要求在網球王子舞台劇裡加上曖昧的演出,跟飾演忍足的工さん有著不可思議的默契,不是你配合他,就是他配合你,就算沒有說好也很自然的做出應對。
  自然而然,就像跡部會注意忍足,你也下意識地注意齋藤 工這個人。
  
  最近工さん似乎被緋聞纏身,心情也很不快……連帶Takuya也受到了波及。
  其實不難理解FANS的想法,畢竟是自己喜歡的藝人,但藝人也是有隱私的吶。你露出苦笑,有點猶豫是否要與工さん道賀。
  傷腦筋呢……
  
  在你思考的同時,手機傳來震動,你有點茫然的低頭看手機。
  欸欸!?工、工さん──
  
  「和樹,新年快樂。」
  
  你有點緊張的也跟著回一句新年快樂。怎麼前一刻還在猶豫,下一刻馬上就要開始談話了啊,你完全沒有心理準備,自己不擅言詞,該怎麼安慰工さん呢……
  貼著手機的耳朵,彼端也是一陣沉默──後是輕輕、若有似無的笑聲。
  
  「感覺起來,和樹很緊張唷。」
  
  你吶吶的反駁,總不能說出自己正在擔心工さん吧?
  把擔心加注在一個人的身上,就跟期待是一樣的,有種無形的壓力──不知是哪天工さん說的。
  怎麼辦呢?
  
  「和樹啊……真的是個很認真的好孩子呢。」
  
  你怔了一會兒,旋即嘆口氣……自己那簡單的心思怕是被電話裡的人摸透了吧。
  
  「不用擔心,KENKEN、塁斗、Takuya還是大家都有給我祝賀唷,就像冰帝重現呢。部長,你呢?」
  
  你噗的一聲大笑,過了幾秒鐘才想起現在是半夜,雖然今晚很熱鬧,但住家附近還是不宜發出如此震撼的笑聲。
  
  
  
  「工さん,新年快樂,今年也請多多指教了。」
  
  「哎呀,這好像老夫老妻間的對話。」
  
  「……齋藤工,你把我的擔心還來──」
  
  
  
  
  
  …END
  
  後記:
  很趕很趕的趕在12點前敲完和樹的第一篇瑣碎事呢(笑)
  不過後記是事後補上的,發這篇時都已經58分了呢♪
  
  工桑的緋聞我略有耳聞,但真實情況我並不瞭解。
  只是覺得,日本的粉絲太過激動了,真正喜歡一個藝人,我想連他選擇的人也是可以包容的吧,不過當然要視選擇了如何的人啦(汗笑)
  總不能選了一個表明就是很爛的人還硬要說好吧?
  不過要是哪天和樹交了女友,媽媽會哭啊QDQ
  和樹不能被壞女孩騙了唷(抓住猛搖←這女人抓誰啊)
  
  2007年的第一篇文,今年一樣要加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