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當紅搖滾樂團的鼓手,他什麼都擁有了,名聲、金錢、榮耀……
  但也不年輕了,快邁向五字頭的他,一場演唱會下來就覺得氣喘噓噓了,不比當年二十來歲的小伙子。
  年輕音樂人輩出,他們這些老時代的也到退位幕後的時間了。
  自己有投資了一家店面,也培養了許多明日鼓手,就生活而言是絕大的滿足了。
  他可能就這樣老死了吧,活在音樂的世界裡,到死前一刻也依舊緊握著鼓棒。
  
  「別待在店裡了嘛,一起去喝酒!」
  
  看見那張依然不顯老的臉蛋,他淡淡瞄了一眼後,視線回到手上的鼓棒。
  喝酒完會做的事很簡單,上賓館──他曾經與主唱睡過幾次,第一次是某次表演完,兩人都醉了,不小心擦槍走火;而之後的幾次,則是他可有可無的憑本能行事,反正在床上就是這樣,只談性。
  但他今日沒這心思。「要找樂子去找別人,我今晚不奉陪。」
  
  「又不是沒做過!」快五十歲的人還鼓起臉頰裝可愛。「算了我自己去。」
  
  看著主唱終於離開,他才吐了口氣,將鼓棒小心收好,倒了杯威士忌,坐在高腳椅上,望著牆上的黑膠唱片出神。
  他不年輕了,不像當年剛上東京的年輕小伙子,對什麼都好奇。
  從加入樂團也好走過好幾十年了……連他自己也沒想到。
  想到主唱,想到他的高中生活,記憶裡深刻的人影,在此時孤單的時刻最容易想起。
  如果當時……哈、年過半數了,他還在想當年如何如何,又能怎樣。
  起身一口飲下剩沒多少酒液,壓熄煙頭,他隨意套上外套,打算去外頭溜達。
  
  
  
  
  
  無視路人對自己的竊竊私語,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存在吸引了絕大目光。
  不過他早一半隱於幕後了,會出現在螢幕前多半也是以專業音樂人的身份,至少現在的少年少女應該都不太認識他以前明星的活躍過去。
  雖然再次感到不勝唏噓,可是時間也不會因為他的感嘆而停止。
  
  「西見社長,再跟我們一起續攤嘛!」
  
  一個年輕的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尤其是那個姓氏,讓他行走的身子不自主停下,心頭喀噔一聲。
  曾經以為自己壓抑的很好,但總在聽見這姓氏時,帶起了滿心期待──承認吧,你根本忘不了他。
  緊張的轉過頭,見到年輕聲音口中的社長本人,剎那間被捲入了回憶的旋渦──
  地下室,爵士鼓,鋼琴,以及樂隊……
  ──三步併作兩步,衝上前抓住那曾經隨著琴鍵擺動的手臂,「薰!」
  
  「欸、咦……社長您的熟人?」看起來是下屬的西裝男,訝異的來回看著社長及陌生人。
  
  髮絲俐落的梳攏整齊,臉上總是維持一貫的表情,俊秀的臉蛋上沒見多少歲月的痕跡,鼻樑上仍是擱著一副黑邊框眼鏡。
  但遇上了故人,眼鏡男子一貫的表情也崩解了,詫異的低呼:「千太郎……」
  
  
  
  他終於知道自己還能擁有什麼。
  
  
  
  
  
  fin
  本來沒打算出現名字的(掩面)
  有看新番的都懂=///=
  第一話就牽起手是…是基情啊啊啊啊啊啊!
  
  因為很突發,我是去翻漫畫翻到千太郎聽搖滾樂,然後腦補的XD
  時間背景是2012沒錯,60年代我沒研究,所以就移到現在了。
  大叔也不錯啊…(擦口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