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道上的阿波羅・重新擁有

  ”還能擁有”的後續
  
  
  
  
  
  
  
  
  
  
  「隨便坐吧。」引著後方的男人進客廳,薰將西裝外套隨意丟到沙發背上,邊拉鬆領帶邊走向廚房。
  好奇觀望著屋內的設計,千太郎心想好友也混得很好,但……似乎看不到女主人的痕跡?
  拿了幾罐啤酒,薰看見好友四處張望,不禁問:「你在找什麼?」
  
  「呃,你太太不在嗎?」薰是好人家的少爺,不可能沒結婚吧。
  
  啵地一聲拉開拉環,將啤酒遞給千太郎,薰淡淡的說:「我跟我太太很早就離婚了。」
  
  怔了幾秒,千太郎抓抓頭髮,「是這樣啊……」但看好友也不是很在意的樣子,他想這應該不是什麼地雷問題。
  
  兩人之間只有沉默,薰只是靜靜喝著啤酒,千太郎本就不是什麼文靜的人,問出他從再見面那一刻很想知道的問題。
  「薰在東京怎麼不來找我?」他比薰還早來東京,而且螢幕上又能看見他,再說光看薰見面時不太驚訝的樣子,一定也知道兩人就住在同個城市裡。
  如果能更早見面,他就──……就能怎樣?當初沒跟大家說一聲就跟著樂團跑來東京,薰會不想來找他也是理所當然的。
  就算之後樂團成名了,他也只打電話報個消息,沒再踏上家鄉土地任何一寸了。
  
  薰握著罐身的手一緊,垂頭盯著玻璃桌面。
  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千太郎就在同個城市裡,又是明星,就算不想知道看了電視也能看見好友活躍的身影。
  會碰不上面,自然是因為他自己的原因,當時他怎可能沒有任何怨言,千太郎丟下了爵士、丟下了樂隊……丟下了他。
  當他到地下室,沒看見人,只有鼓棒靜靜的躺在椅子上,他只覺得一股黑暗朝自己襲來──他又被丟下了,這次是好友。
  之後,他再也不碰鋼琴了,連音樂也……
  
  似乎也猜到原因了,千太郎擱在桌面的手掌握緊成拳頭,還說什麼好友,現在也不過是個陌生人了,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的,不是嗎。
  他笑了笑,轉手拿起啤酒,「不醉不歸?」
  薰扯了下嘴角,也跟著舉起啤酒,與對方的罐身輕撞。
  
  
  
  
  
  
  
  窗外鳥兒的唧啾聲,及射入客廳的刺眼光線,讓趴在桌上的千太郎不由得睜開眼,眼前景象有些模糊,等眨了眼睛幾下,入眼所及是不熟悉的陳設,他呆了幾秒才想起來他碰到薰的事。
  坐直身子伸了伸懶腰,披在肩上的西裝外套垂落至地面,應該是他趴在桌上睡著後,薰替自己蓋上的,用薰自己的外套。
  站起身轉動自己的手臂幾下,稍稍活動僵硬的四肢,低眼就看見躺在沙發上熟睡的黑髮男人。薰保養得很好,根本不像個快五字頭的大叔,可能也跟天生麗質有關吧?
  反觀自己嘛,摸摸下顎的鬍子,千太郎不由得發出輕笑,注意到薰身上的薄毯快落到地面,忙撿起毯子替好友蓋好;再說薰連眼鏡都沒拿下,不禁伸出手輕輕地摸上眼鏡。突然,一隻略微白晰的手掌抓住自己,本來閉上的眼緩緩睜開,黑眸有些迷茫地望向動靜來源,千太郎一動也不敢動,被抓住的手放開了眼鏡支架,轉而握上薰的手掌,包覆在自己掌裡。
  瞬時間好像回到高中,他們兩人初次相遇的景象,只是角色及位置調換過來了。
  
  視線內越來越清楚的身影,是熟悉、卻歷經歲月的臉孔,薰笑了。
  「千太郎……歡迎回來……」
  他想起了他們第一次見面的畫面。
  
  嘴唇動了動,千太郎扯出笑容,輕聲回應:
  「我回來了……薰。」
  
  
  
  
  
  fin
  唔哦哦哦哦──我以為我寫不出後續XDDDDD
  其實也沒什麼基情啦,想寫的就是如果千太郎在聽了搖滾樂後跑去當搖滾鼓手會怎樣。
  就算再怎麼親友,沒聯絡沒見面也很難維持,所以又安排了兩人溫習初次見面。
  只是是中年大叔版就是了XDDDDDDD
  我對大叔是沒興趣啦,不過如果一起變大叔就很有興趣(啥鬼)
  
  背景時間點是在現代,比較能發揮又是腦補,要再寫的話…
  我大概會想寫薰到千太店裡遇見可愛主唱XDDDDDDDDDDDDD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