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之後的最後、上

  
  其實這篇在很早之前就寫完了囧…
  但一直沒貼,因為考慮到有不少自創角。
  可就如我以前所說的,放著也不會生錢XD
  
  
  
  
  
  
  
  
  
  
  「仲瑄、丹尼斯,好久不見!」本挽著丈夫的手放開,興奮地奔到好友身邊。
  怎麼說,好幾年沒回台灣,令她開心得如小女孩似的。
  
  「杜小姐雲芊,妳還是那麼有精神啊。」丹尼斯搖搖頭嘆氣,他有時都不曉得這好友的精力哪來的。
  
  「這樣不是很好嗎。」城仲瑄也輕笑。
  
  吐吐粉舌,杜雲芊接過丈夫手中的小女娃,「Delta快叫叔叔。」
  可愛的小女娃害羞地開啟小口喚了兩聲叔叔。
  
  「幾歲了?」城仲瑄好奇地問。
  
  「呵呵快滿三歲了。」杜雲芊把孩子再交給丈夫。「嘿嘿,肚子裡還有一個唷,是男孩唷!」
  
  「身為孕婦你精神還真不是普通的好。」丹尼斯不禁說,果然世上最偉大的就是母親。
  
  「哎唷這叫胎教啊。」管他懷孕還是什麼,她工作仍是照樣進行嘛。
  
  「不過怎麼這麼突然回來?」這對夫妻定居於米蘭,前幾天一通電話突然說要約出來見面,原來是回台灣了。
  
  「呃……先不說那個,最近如何?」杜雲芊突然轉移話題。
  
  「老樣子囉。」丹尼斯俊朗一笑,他的生活不外乎是那些。
  
  「的確是老樣子。」城仲瑄不由得贊同。
  
  「仲瑄還在書店工作?」杜雲芊吃驚的說。
  
  「他啊,把書店工作當正業,演藝工作當副業。」似乎有過好幾次勸說朋友進演藝圈失敗的經驗,丹尼斯無奈表示。
  
  「有穩定的薪水是最好的。」喝了口咖啡,城仲瑄淡笑。
  
  杜雲芊才欲說些什麼,就見丹尼斯說有約先離開了。
  「果然天王就不一樣。」不禁笑了笑,難為丹尼斯力擠出一天見面了。
  
  「其實是難得休假,他要去跟小情人見面。」城仲瑄趁好友不在快爆料。
  
  幾度張口,杜雲芊偷偷捏了捏沈惟真,「老公,幫我去買個東西。」
  沈惟真體貼地把包廂空間讓給兩人,抱著女兒離開。
  
  「仲瑄……這次回來,其實是因為哥哥跟夏小姐離婚了。」趁只有兩人,杜雲芊才將回台灣的目的說出。
  見城仲瑄沒什麼反應,她直搗黃龍地問了,「那個,就是……你們會復合嗎?」
  
  「雲芊妳……」城仲瑄臉上佈滿錯愕及慌張。
  
  「哥哥結婚那天,我看見了。」杜雲芊苦笑,若不是她好奇地跟上,她想這段戀情將會永遠埋葬。
  
  「是這樣啊……」城仲瑄輕嘆口氣,他以為隱藏得很好呢。
  
  望著城仲瑄沉思的側容,杜雲芊也回憶起六年前的那天。
  那是她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畫面,明明該很甜蜜卻參雜了絲絲哀愁。
  
  
  
  哥哥的婚禮是舉辦在杜家別墅,在她想祝福哥哥卻又找不到人時,卻見城仲瑄往屋裡書房走去,明明大伙都在中庭宴會場地談天,好奇之下她便跟了上去。
  
  “恭喜你結婚。”
  
  靠近書房,便聽見城仲瑄祝賀聲,她才心想原來哥哥在書房裡呀,正想衝進去嚇兩人一跳,下一句哥哥的回應卻讓妳止步。
  
  “是嗎?我最不想聽見的就是你的祝福。”
  
  杜雲芊直覺接下去的談話她不該再聽下去,但她沒有離開,她想知道自己是否錯過了什麼。
  
  “夏小姐很適合你。”
  
  “適合我的人,是由我決定。”
  
  說真的,她也不覺得那位夏小姐哪裡適合哥哥了,完完全全一朵嬌滴滴的溫室玫瑰,沒人細心呵護便會凋謝。
  沒再聽到談話聲,杜雲芊不由得好奇地從半掩的縫隙朝裡頭偷看,只消一眼她便馬上縮回來,輕聲地離開書房門口。
  身著白色西裝的哥哥將城仲瑄壓在辦公桌上,兩人熱烈地親吻著。雖說才一眼,不過眼看好友連襯衫都快被剝掉的情況,再看下去可會長針眼的。
  
  當天新人進場時,她特別注意到哥哥經過他們時瞄了身旁好友一眼;而在哥哥宣誓時,好友伸出左手,在無名指輕點吻了一下。
  那刻她流下眼淚,男友一直安慰著自己,但她不是喜極而泣,而是替哥哥及好友流淚。
  
  
  
  「我相信這次爹地與媽咪絕不會反對哥哥跟喜歡的對象交往。」
  娶夏小姐是父母的主意,哥哥不得違反,就犧牲了哥哥自己的幸福。這次有了前例,就不信老一輩的還會堅持什麼門當戶對。
  那種女人根本就不適合哥哥啊!
  哥哥忙於事業,她只會哀嘆沒人陪她;哥哥簽下一筆為數可觀的合約,她早就勾搭上別的男人;哥哥出席宴會,才經由他人口中得知,妻子在其他男人床上浪蕩呻吟。
  最後甚至推說都是哥哥的錯,因為哥哥不肯陪伴在她身邊,所以她紅杏出牆是情有可原。
  丟臉!丟了夏家及杜家的臉。
  這次便在杜宅裡,雙方家人下協議離婚,夏家也不敢說什麼,理虧的可是他們,或許這樁婚姻唯一的利益就是,夏家愧於杜家而提供資金。
  
  「就算這樣……」城仲瑄搖頭。「我不會與他在一起的。」
  
  「為什麼?哥哥已經離婚了!」
  
  「……我是男人,雲芊。」若不是此時在討論正經事,城仲瑄真的會笑出來,有時他這好友真的會忘記某個癥結點。
  
  「那又如何!男人……你看丹尼斯、史蒂芬,還有慕容啊,偶爾還會帶學弟到米蘭看時裝展,他們三對不都如膠似漆只差沒公佈而已。」
  「姓別根本構不上理由,仲瑄你只是害怕而已,我不信你不愛哥哥!」
  她拉起城仲瑄的左手,無名指上的白金鑲鑽戒指,「我在哥哥的手上也看過這戒指,而且跟我前大嫂的婚戒根本不是成對。」
  
  城仲瑄急忙地縮回手,「妳……連這都知道。」
  
  呵呵地奸笑,「我看過哥哥很寶貝地愛護著嘛,我才不相信那個女人有這麼大的魔力可以讓哥哥如此寶貝。」
  「是……哥哥結婚那天給你的?」趁此詢問她好奇了好幾年的問題。
  城仲瑄無奈點頭,反正都被知道了,不差這一件。
  杜雲芊不住失笑,原來這樁婚姻先爬牆的是哥哥才對。
  「那再給我問一下好不好……」一副八卦樣的小聲低問。「你跟哥哥有沒有上本壘?」
  呆了幾秒,城仲瑄才臉頰微紅地點頭承認。
  「說得也是,我偷看到的那次都快被生吞活剝了。」
  城仲瑄只能無奈地仰頭望天花板,只盼沈惟真快回來制止他的老婆。
  
  再問下去,不會連什麼姿勢都出來吧?
  
  
  
  
  
  ※
  
  
  
  
  
  「爹地我們會有新媽咪嗎?」
  杜家客廳裡,全家相聚包括回來的女兒及女婿,杜司臣長子杜斂攸咬著吸管,好奇問著爸爸。
  看見姑姑及姑丈疼著堂妹的情景,他也想要有個媽咪。
  
  兩個小孩監護權歸於杜家,夏家也一離婚便把女兒嫁給那紅杏出牆的對象──該慶幸身為商人的職業性使然,婚前杜司臣理性地擬了協議書,離婚這事不過幾分的事就解決了。
  
  「咳咳……司臣,這事爸想過,我們合作的家族裡正好有適婚的對象……」杜父又想再把兒子當種馬一樣推出去賣掉。
  
  杜司臣神色一凜,「爸爸,杜家與兒子,你只能選擇一樣。」
  意謂要杜家事業就沒有杜司臣這人。
  這近七年來的婚姻簡直像是地獄,他在結婚第一天就後悔,屈服於杜家事業及繼承人的問題,是他的錯誤。
  一次的教訓就夠了,他不會再犯第二次錯。
  
  杜父一怔,杜母馬上拍拍丈夫,「算了吧,老公,堅持門當戶對有什麼用,夏小姐還不是外遇,給我們蒙羞。」
  「我也不求什麼千金小姐,會好好幫司臣及照顧小孩就好了。」
  從寶貝孫子女出生後,杜氏實權也漸漸交到兒子手上,他們夫妻倆回歸到家庭,才發現他們對自己兒子女兒實在了解得很少,現在這種和睦的情景還是努力了幾年才有,她也不想因為兒子娶妻這一件小事被破壞掉。
  再說要是再娶的大小姐會虐待她的金孫,那豈不是更糟。
  
  「爹地,自由戀愛也很好啦。」杜雲芊抱過姪女,讓她跟丈夫腿上的女兒一同玩鬧。
  
  「這……好吧好吧,這事爸就不管了,你有好對象就快娶進來。」杜父眼看妻子一副不應允就要瞪死自己,揮揮手表示他不管了。
  
  若有所思盯著左手上的戒指,杜司臣淡然一笑。
  將哥哥舉動看在眼裡的杜雲芊,心想這次一定要幫上哥哥一把,假裝不經意地開口:
  「哥,你不是離婚了,怎麼還戴著戒指?」
  
  「哎呀,雲芊不說我還沒發現。」杜母也是今天才注意到,而且她今天才發現這隻戒指跟當初媳婦手上的,似乎不是一對的。
  
  而杜斂攸也好奇地爬上爸爸大腿,「好漂亮。」一眼就喜歡爸爸手上的戒指。
  
  「喜歡就給小攸吧。」杜司臣揉揉兒子,將戒指拔下來放在兒子手心。
  
  「哥那麼寶貝那個戒指,一定有什麼含意吧?」好吧!她先出馬。
  
  「沒什麼,只是很喜歡而已。」杜司臣淡淡帶過。
  
  杜雲芊與沈惟真暗地用眼神交換訊息。
  「喔對了,我們回台灣後有跟雲芊的朋友吃過飯呢。」沈惟真忙著接妻子的棒子。
  
  「哎唷,只有丹尼斯跟仲瑄而已嘛。」杜雲芊偷偷觀察哥哥臉色,但不愧是商人,臉上沒什麼變化。
  「丹尼斯最後還溜掉跟他的小情人去約會咧。」
  
  「丹尼斯是那個電視上的丹尼斯啊?」杜母不禁好奇的追問。
  
  「咦媽咪妳知道啊?」
  
  「當然知道啊,最近他演的電影我可愛看了,棒極了棒極了。」他們幾個婆婆媽媽還組成粉絲會咧。
  「咦,不過怎麼沒傳出他跟哪個人交往的新聞?」雖然丹尼斯每拍一部就會有新聞,但終究都是炒作,最後總是沒下文。
  
  「因為對方的關係。」杜雲芊面有難色,她不想拖好友下水,但又想試試父母對同性的接受度。
  「丹尼斯從大學就有交往中的……呃,學弟。」
  
  「原來是這樣呀。」杜母還想說這麼有名的男星怎沒可能有對象。
  
  「媽咪……不覺得奇怪?」她小心翼翼、不著痕跡的問。
  而杜雲芊詭異的態度,當然也引起杜司臣的注意,他仍舊維持淡笑不發一語。
  
  「既然還在交往,那鐵定是真心的嘛。」杜母一副不在乎的模樣。
  「老公你也說幾句,你看女兒好像覺得我們是鄉巴佬一樣。」她可是見過大風大浪的杜夫人呢。
  
  「喔,雲芊,妳要記得我們不能對同性向的人投以異樣眼光……」一開口就是滔滔不絕。
  
  是啦是啦……但要是當事人是你們兒子最好還會這麼阿莎力,杜雲芊在心裡撇撇嘴。
  她又不能直接說哥哥交一個男朋友會怎樣,真是難為極了。
  最可惡的是,當事人還不擺態!枉費她這麼努力地旁敲側擊耶。
  
  「小攸,你不是說想買書,爹地帶你去書店好不好?」對家人的談話不打算加入,杜司臣問著兒子。
  
  「好呀好呀!我要唸故事給小霏聽!」天真的大眼看著奶奶。「奶奶也一起去。」
  
  「哎唷、好好好,奶奶會買很多書給小攸。」牽著孫子就離開客廳。
  
  書店……杜雲芊眨著美眸,不會“正巧”是仲瑄工作的那間吧?
  不愧是哥哥!
  
  
  
  
  
  ※
  
  
  
  
  
  從那婦人牽著小男孩進店裡的那刻,城仲瑄的目光就離不開那小男孩。
  那神韻極似某個男人……怎麼可能呢!不禁搖頭失笑自己的多疑。
  而城仲瑄也私毫沒發現,透過落地櫥窗一直注視著他的熱切目光。
  
  「請問有會員卡嗎?」婦人及小孩來到櫃台前結帳,城仲瑄微笑詢問。
  
  「有!爹地有給我。」用力墊起腳尖,小男孩漾著笑臉把卡片遞給大哥哥。
  
  「好,小弟弟好乖。」接過會員卡習慣地看持卡人姓名,城仲瑄隨即變了臉色,驚愕地先看了男孩一眼,又四處張望似乎是在尋找什麼。
  
  婦人也就是杜母,納悶這店員不結帳是在找什麼,眼掃到胸前別著的識別牌也碰巧撞見,拿著會員卡的左手上,那只戒指有些眼熟,再仔細一看,不就是兒子前一小時內送給孫子的那只嗎。
  這個意外,讓她不由得留意起這店員,又看店員突然望向落地窗外就不動了,跟著視線望過去,是兒子的車子,而她俊美的兒子就倚靠著車子一直盯著店內。
  說真的,兒子那目光連她這當人母親都會不禁臉紅,心裡不禁嘀咕他老爸也就是她老公在年輕時都是這樣盯著她的。
  
  城仲瑄是在客人小聲的低語中回過神,忙刷過會員卡上的條碼。「一…一共是兩千三百二十元,請問是要刷卡嗎?」
  心裡不禁罵著自己,怎麼在工作中失神呢!
  眼角處卻又忍不住往窗外瞄去,希望能再多看幾眼。
  
  杜母遞出信用卡,看店員開著收銀機又不住頻頻瞄向窗外,眼中滿是眷戀及愛意,心裡就有底了──這店員肯定跟兒子那麼寶貝戒指有關聯。
  說起來,這店員還真…有些面善呢……
  
  「麻煩請妳簽名。」
  婦人在簽名同時,城仲瑄笑著問小男孩,「弟弟,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小攸。」杜斂攸似乎也發現大哥哥手上的戒指,好奇地眨著眼。
  
  「你喜歡這個戒指?」揚揚左手,看小男孩有些猶豫的點頭,城仲瑄笑著將它拔下。
  「給你吧。」
  
  「欸?可、可是……」杜斂攸有些慌張地接過。
  
  「沒關係的,你一定比大哥哥更珍惜它的,戒指也會很高興。」揉揉男孩頭顱。
  
  杜斂攸看著掌心的戒指,不知為什麼,眼前大哥哥把戒指給他的感覺,跟爹地給他的感覺好像喔……
  「嗯!我會好好珍惜!」用力點下頭。
  
  將明細表遞給店員,杜母又注意到他若有似無地朝窗外點下頭,口裡又說了什麼,而外頭兒子也笑了,然後打開車門入內。
  「小攸,有沒有要跟大哥哥說什麼?」杜母暗地把店員的名字記下,她肯定在哪看過這人。
  
  「謝謝大哥哥!」
  
  「不會。」城仲瑄微笑送這對祖孫出店門,目光留戀地又看了外頭男人的車子一眼,後眼瞼斂下,就像將這段愛戀埋藏於心底下。
  明明只要他進來或他出去就能相見,卻只能默默地以目光會面。
  
  
  
  
  
  …to be continued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