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之後的最後、下

  
  
  
  
  
  
  
  
  
  
  杜母的存疑,在回到家一待女兒看見孫子手上一對戒指的反應,更是加深。
  
  「小攸,你…你怎麼會有兩個一模一樣的?」杜雲芊一見姪兒現寶地給她看,吃驚的抓著姪兒。
  
  「是一個書店的大哥哥給我的。」
  
  「仲瑄給你的……」杜雲芊看見丈夫朝自己使了個眼神,才曉得自己不注意便將人名道出。
  她也不在意了,仲瑄將戒指經由哥哥的兒子還給了哥哥,那代表的意思不是很明顯了嗎。
  
  氣氛莫名的僵硬,杜母也終於將出了書店後直擺在心底的疑惑問出口。
  「司臣,你老實告訴媽媽,你是不是瞞了我跟你爸爸什麼?」
  
  杜司臣不在意地揚起嘴角,卻是答非所問,「我結婚從來都只是為了你們及杜家。」
  
  對兒子一番話語感到錯愕,杜母急急解釋,「爸媽都是為了你好。」
  她知道以前他們對兒子女兒漠不關心,但娶妻這件事真的是他們覺得兩人很相配才……
  
  「不,」杜司臣眼神銳利地直視著雙親。「你們只是為了你們自己好而已。」
  
  想再解釋什麼,杜母發現兒子目光底下帶著不諒解,不禁自問,她跟丈夫做的一切真的有為兒子好嗎?
  她與丈夫都以為兒子會像他們一樣,婚後幸福的生活,怎麼也沒想到媳婦竟然外遇。
  他們……是不是將枷鎖銬在兒子身上了。
  
  「我曾經有一度想直接離開杜家,不過有人說服我接受,因為這是我的責任。」
  看著不解望著自己的兒子,「該高興的是,我在這段婚姻中得到兩個孩子。」
  
  「哥……他不愛…不愛你了嗎?」杜雲芊咬了咬嘴唇。「他…把戒指還給你……」
  
  鍊子穿過兩個戒指,杜司臣將之戴在兒子頸上。
  「這樣是最好的結果。」
  他們兩人這幾年來,注滿思念及依戀的物品都給了兒子,就算沒與他談話,杜司臣也曉得他想表達的事情──
  我愛你如同我也愛你兒子。
  
  杜母雙手顫抖摀著嘴巴,聽了女兒的話她就足夠串起前因後果了,兒子的對象是──
  而杜父雖不知是什麼事,但畢竟身為商界大佬,聽完這整段談話,他也大概瞭解兒子在婚前就有對象,而這對象似乎很不得了。
  「老公,我們必須談談!」杜母拉著丈夫急急回房間。
  
  雙親不在,杜雲芊也大膽地直問,「哥,你真的要放棄了嗎?」
  
  「我可以為了他放棄杜家。」杜司臣說完一頓。「但他不會願意見到我為了他放棄家人。」
  
  杜雲芊愣了愣,「的確,仲瑄不會願意。」
  若哥哥真的放棄杜家,仲瑄也一定會離開,家人之於仲瑄極重要,一定不樂見哥哥的決定。
  
  
  
  在杜父杜母從房間出來,已經是將近一小時過去了,只看兩人臉色凝重地落坐。
  杜雲芊不發一語,她想媽媽是看過仲瑄了,就是不知道剛剛父母親是在討論什麼。
  而杜司臣只是陪伴著兒子及女兒看地理頻道,偶爾會把玩著兒子頸項的戒指。
  
  過了許久,突然的門鈴聲震醒了大伙,杜母趕忙起身到玄關迎接客人。
  一看客人是誰,除了杜父杜母及幾個小孩子外,大家都愣了。
  
  「書店的大哥哥!」杜斂攸興奮地跳下沙發,靠近那個送他戒指的人。
  
  「仲瑄……」杜司臣不自禁起身,城仲瑄裹足不前,而他身後突然冒出個男孩出了聲。
  
  「瑄哥哥?」是個有點神似城仲瑄的小男孩。
  
  「……小恩!」依年記算下去,這年紀左右的男孩應該是最小的弟弟。
  「長大了耶。」杜雲芊記得最後一次看見仲瑄的么弟,好像才一歲多。
  
  「姐姐妳認識我嗎?」城仲恩眨眨眼歪頭。
  
  「你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哎呀、她還是姐姐呢,杜雲芊開心地心想。
  
  「好了好了,都快坐下來吧,別呆站著。」杜母泡好花茶,出廚房一看兒子跟她的客人還在上演遙遙相望,忙著招呼。
  
  「小恩。」城仲瑄坐下後,輕輕拍了么弟。
  
  「你們好。」有些害羞地問好。
  
  「這是弟弟嗎,多大了?」杜母一開始還以為是城仲瑄的兒子。
  
  「是我么弟,今年七歲了。」
  
  「呃……小攸,你帶小哥哥跟妹妹們去遊戲房玩好不好。」杜母對著孫子說。
  
  「好。」小男孩聽話的牽起妹妹及堂妹。「小哥哥,跟我們一起玩!」城仲恩看大哥沒反對,開心地跟上杜斂攸。
  
  一等小孩離開,又是一陣沉默,杜母看丈夫也沒打算說話,她便先開口了。
  「現在,司臣,你可以跟媽媽說了嗎?」
  
  「……媽媽不是都猜到了。」連人都被邀來了,杜司臣不覺得需要再說明。
  杜母也很難開口,雖然做好心理準備,但……
  
  杜雲芊霍地站起來,「真是的!反正他們兩個以前就在一起了,現在還是我愛你你愛我的,就這樣嘛!有那麼難說嗎。」
  一旁沈惟真苦笑著,他真不知要阻止妻子說下去,還是繼續一棒敲醒大家。
  「爹地與媽咪還要再選一次杜家嗎?哥哥只是對象是男性而已嘛,要是我們做家人的不支持他,還有誰會支持……」越說越難過,杜雲芊紅了眼眶。
  沈惟真摟過妻子、輕拍她背部,低聲安慰。
  
  杜司臣望著城仲瑄,牽過他的手,鄭重地對自己雙親說:「爸、媽,對不起,我這次會選擇仲瑄。」
  
  「司臣……!」城仲瑄完全不贊同,想說些什麼卻讓杜司臣一個眼神而打住。
  
  「這次我絕不會退讓,就算你不同意,我也不會!」瞇起雙眼,杜司臣握緊力道。
  
  「咳咳,你媽媽邀他過來,當然是我們同意,司臣你不用緊張。」
  杜父光看兒子不要家人要愛人,就知道兒子是多麼重視對方了。
  「司臣,我們以前的確是為了杜家才希望你結婚,以為兩人家世相當應該很合適,卻沒想到夏小姐是那麼……」
  想到兒子前妻,杜父也不禁搖頭,真是令人大失所望。
  
  「所以我跟你爸爸說了,你就選擇你喜歡的對象吧,往後我們就不管了。」
  他們讓兒子有那麼失敗的婚姻經驗,至少這次就讓兒子可以擁有自己喜歡的對象。
  
  聽完雙親說的話,杜雲芊興奮地看著哥哥及好友,「太好了哥哥!」
  
  城仲瑄也有些不敢置信,杜家這麼容易就答應杜司臣與一個男人在一起,是在作夢嗎。
  沉默了許會,杜司臣開口承諾雙親,「我會注意自己的形象。」
  雖然雙親沒明說,但身為杜家負責人,他自然要注意這方面。
  「不過若被爆出新聞,我會公開說明。」
  他是沒興趣將自己的戀情拱上檯面,但若真有那麼一天被媒體發現,他也絕不可能讓愛人天天閃避媒體。
  
  「這是自然,反正不一定要在台灣生活,你們到國外也可以。」
  再怎麼說他也只有一個兒子,真不認他這老爸可不行,他也沒那強硬的身子能撐著杜氏企業,難不成要等孫子嗎。
  
  「現在也不早了,你們今晚就住這吧。」杜母心想兒子一定想要更多時間與愛人相處。
  
  
  
  
  
  「打電話跟伯父說了?」杜司臣一出浴室,看著愛人坐在床邊,手上才正放下話筒。
  
  城仲瑄點點頭,看杜司臣只穿浴袍,性感的模樣不禁讓他有些口乾舌燥,又想到杜司臣前妻總是會看見這副樣子,心底突地有些吃味。
  「你……你前妻好嗎?」真正想問的,跟說出口的完全沒相關。
  
  「無關好不好。」杜司臣邊說邊坐下。「而是對我來說,她只是我孩子的母親而已。」
  「再說我不常在台灣,不然她怎麼搭上其它男人了。」嘴角輕揚,不知是在嘲笑誰。
  
  「司臣……」城仲瑄面有難色,不知該說些什麼。
  
  杜司臣輕笑,「此時我倒是很感謝她,有了孩子,現在我也有了愛情。」這樣想想,那段婚姻還是頗值得。
  「不過……我們現在還要說她?」杜司臣眼裡是濃濃的慾火,語含他意地說著。
  
  「我還沒洗澡。」那露骨的眼神代表著什麼,城仲瑄垂下頭輕聲回答。
  
  「我不介意我再洗一次……」摟過愛人,在吻上前低語。
  
  
  
  
  
  ※
  
  
  
  
  
  一大早,杜父杜母出房門,就看女兒正好牽著外孫女要到飯廳。「雲芊早啊。」
  
  「媽咪、爹地早。啊,我剛經過哥哥房間,哥哥好像起床了。」
  杜雲芊還以為復合的兩人會在床上廝混到下午呢,反正哥哥去不去公司倒是沒關係。
  
  「雲芊妳說得一副司臣是色魔似的。」嘴上這麼說,杜母也以為兒子肯定還窩在房裡。
  
  「人之常理嘛!」
  幾人邊說邊到飯廳,就看幾個人坐好乖乖吃著早餐,杜父杜母感到納悶,畢竟傭人沒那麼早上班,現在才六點多呢。
  
  「小恩,等等回家換好制服,讓司臣叔叔載你到學校喔。」
  就算前夜在怎麼熱烈歡愛,城仲瑄仍舊早起準備早餐,順便連杜司臣也挖起床。
  他可沒忘么弟還得上課。
  
  「好。」城仲恩點點頭,慢條斯理地撕著土司入口,然後喝口牛奶。
  
  杜父等人一坐下,望見的景象就是城仲瑄替杜慕霏綁著頭髮,杜司臣邊看報紙邊吃早餐,杜斂攸看著故事書喝著牛奶。
  杜司臣望了他們一眼,「早,仲瑄做了簡單的早餐,快吃吧。」
  
  熟練地替她紮好包包頭,「這樣可以嗎?」城仲瑄柔聲問著小女孩,可愛的女娃雙頰紅撲撲的,輕點頭顱,開心地照著鏡子欣賞新髮型。
  
  女娃睜著大眼好奇地看著眼前的陌生人,突然小手糾著城仲瑄胸前衣服,柔聲童音問著,「大哥哥,我能叫你媽咪嗎?」
  雖然她不曉得事情發展,但昨天聽姑姑說眼前大哥哥是她的新媽咪。
  
  噗!
  除了城仲瑄外,其他人都在憋笑,城仲恩雖年紀小,但早熟的他也抖著雙肩喝牛奶,沒搭救自己大哥的意思──反正也的確變成媽咪沒錯嘛。
  
  「以前媽咪不會綁漂漂的。」女娃嘟著嘴,有些不太開心。「都是奶奶綁漂漂的。」
  
  「那以後新『媽咪』幫小霏綁漂亮的頭髮好不好?」杜母走到孫女旁,逗弄著她。
  
  「好呀!還要唸故事給小霏聽,陪小霏睡覺!」小女娃天真的說著。
  
  「媽咪是要陪爹地的,小寶貝。」杜司臣一臉酷樣地對女兒說。
  
  「在小孩面前說什麼……」城仲瑄低聲回答,偷偷瞪著男人。
  
  「爹地……那我也能叫大哥哥媽咪嗎?」杜斂攸扯著爸爸,有些雀躍地問。
  雖然不知為什麼大哥哥會變媽咪,但姑姑說大哥哥一定會比以前的媽咪疼他跟妹妹。
  
  見新“媳婦”一副尷尬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樣,兒子挺有閒情逸緻逗著孩子,杜父杜母相望然後微笑,看來這次他們做得非常正確。
  雖猛然冒出男媳婦,不過也不是那麼難接受嘛。
  
  「瑄哥哥,我想其他哥哥姐姐不介意多個姪子跟姪女。」城仲恩小大人的抱胸說。
  墊墊!
  城仲瑄白了弟弟一眼。
  
  「不過我還真覺得仲瑄很眼熟呢……」享用美味的早餐同時,杜母突然說。
  
  「媽咪我知道了!」會眼熟的原因不就那麼一個。
  「因為丹尼斯吧?」
  
  「丹尼斯?」城仲瑄納悶的反問,跟好友有什麼關係。
  就連杜母也是一臉莫宰羊。
  
  「雲芊的意思是,丹尼斯主演的連續劇,仲瑄有演出。」杜司臣邊說邊接過城仲瑄遞給他的咖啡。
  
  「啊啊啊!對對對──我想起來了!哎唷我們粉絲會還很多人很喜歡李理耶!」
  因為劇中人物沒有戴眼鏡,髮型也完全不一樣,跟眼前城仲瑄這中規中矩的模樣完全搭不上,她一時沒有認出來。
  「不過司臣你竟然知道還不告訴媽媽。」杜母忍不住怪起兒子。
  杜司臣微微一笑,他尊重仲瑄不喜歡引人注目的想法,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伯母,是我不喜歡讓別人知道……」城仲瑄苦笑地解釋。
  
  「這麼快就幫司臣幫腔了啊。」杜母呵呵笑了幾聲,一句話又讓城仲瑄陷入尷尬。
  「不過不是很可惜嗎,你很適合演戲啊。」
  
  「因為要賺錢啊。」突然城仲恩冒出話來,並張開手指細數。
  「二哥、二姐、四哥還有小珣跟我都還在唸書,爸爸的身體不太好,而且還有貸款。」
  至於他為何小小年紀就知道,是從小就聽三哥說到大。
  
  「雖然有些冒味……仲瑄你家有幾人?」聽著小弟弟這麼數,杜父不禁好奇。
  
  「九個。」
  
  「真是大家庭呢……啊,改天大家一起吃個飯吧。」不過可能要開兩桌。
  
  餐桌上說說笑笑,充滿著輕鬆、悠閒的氣氛,杜司臣先吃完早餐,起身拿車鑰匙。
  「我先開車,你們等等再下來。」
  
  等要出門的兩個孩子吃完早餐,城仲瑄洗完餐具擺放好,整理出門要帶的物品,牽著兩個孩子朝杜父杜母打招呼。
  「伯父、伯母,那我先帶孩子去上課。」
  
  「好好,路上小心,叫司臣開車慢點。」杜母笑容滿面地目送三人出門,再轉身回餐廳。
  突然有些感慨的啟口,「比起什麼都不會的大小姐……」
  
  「進得了廚房、出得了廳堂!」杜雲芊幽默地接下母親的話。
  至於最後一句,這是哥哥要確認的事了,呼呼。
  
  
  
  史蒂芬與姚子奇兩人仍攜手在音樂圈闖蕩,兩人合開的工作室「發跡」在華人音樂圈裡佔有一席之地。史蒂芬感覺到華人聲優的弱勢,目前正積極往返台日取材學習,未來打算開間聲優培訓所;姚子奇搖滾熱情依舊不減,而他的債務也已還清許久,最近有國外業者與他接洽,打算在電影裡使用他的音樂──同時希望他的腰部與他的熱情一樣。
  
  丹尼斯在影劇界獨佔龍頭,於好萊塢初試啼聲也博得熱烈的掌聲,而最近他也有意往導演發展,已經開始籌劃他的處女作,另外他早打算好啟用他的小經紀人當男主角;任飛翔終於體認到他似乎不是演藝圈的料,改當起丹尼斯的小小經紀人,為了到國外可以流利的對話,目前努力苦讀英文──還有他越來越擔心丹尼斯的地位要由男主角晉級到男主角的爸爸。
  
  在維也納剛結束完一場音樂會,慕容和希回到他的古典樂世界,是享富盛名的華裔音樂家,但仍有不死心的粉絲在呼喚著、希望他能回台灣演藝圈,而慕容本人雖然常回台灣但總不是為了工作;雖然有極多來自國外的邀請信函,衛亞還是選擇在台灣繼續打拼,目前台灣媒體將他捧為新一代美少男編劇,讓他有些困擾,這樣他跟某人約會不就超引人注目了。
  
  至於她的兄長杜司臣,依然是樂於當空中飛人來往不同國家,但他最終仍是會回到台灣,而錄下城仲瑄的每齣演出這個興趣依舊保持著;城仲瑄還是喜歡在書店當小小店員,當臨演或客串只是他的夢想延伸,最近正式成了杜太太──也終於兩人能牽手步向未來,雖然起步有些晚……
  
  杜雲芊捧著咖啡,笑了笑。
  
  
  
  
  
  fin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There are 0 comments on this post
  1. 九月 05, 2014, 12:09 下午

    為什麼肉都被砍掉了
    好像看他們兩個(#)←太太自重

    版主回覆:(01/03/2012 04:54:59 PM)

    我一向走全年齡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