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02

  學園的王子們、02
  
  
  
  
  
  
  
  
  
  
  「史蒂芬前輩……」任飛翔只要一下課就會跑到現代作曲科的教室,用著閃亮大眼一直盯著史蒂芬。
  「喂檸檬你在這裡做啥?」姚子奇夥同天晴要進教室,就發現一顆檸檬鬼鬼祟祟在教室門口探頭探腦的。
  「什麼檸檬啊!」任飛翔不高興地轉過頭。「原來是你,我還以為是誰咧。」哼的一聲轉回去繼續觀賞他的史蒂芬大人。
  差點一個爆栗就下去,是天晴哈哈笑著把他拉開。「走啦阿奇,不是要進教室。」快點把人拉進去,以免有流血暴動。
  
  「總有天要把他打成檸檬汁……」天天躲在他們教室門口!
  「不過飛翔是來看史蒂芬的吧。」天晴笑著說。「所以阿奇你不要那麼生氣嘛。」
  「不要叫我阿奇。」食指抵著天晴鼻頭說。
  「可是子瑩都這樣叫你啊。」不覺得有什麼不對。
  「那是她沒大沒小!」都說好幾次要叫哥了。
  「我說你們兩個在吵啥啊?」歐怡青插腰沒好氣地說。
  「那顆檸檬。」姚子奇姆指朝門口比了比。
  「啊,是飛翔啊。」歐怡青也認得他。「我能明白他的感受啦。」搔搔臉頰,班上有一大半的人總會看史蒂芬看呆。
  「我看他們是慾求不滿。」姚子奇翻翻白眼,不懂一個大男人有啥好看的。
  「嘖嘖嘖,」歐怡青搖搖食指。「子奇這你就不懂了,史蒂芬是拿來鑑賞的,他是那種不說話也不用做什麼就能吸引人視線的費洛蒙製造機!」
  「呃……怡青,阿奇已經走了耶……」天晴汗笑地指著走近史蒂芬座位的姚子奇。
  
  「喂,你去告訴你那些仰慕者,不要三天兩頭就來教室偷窺。」姚子奇比比門口那顆檸檬。
  怔了下,沒料到姚子奇會來找他談話,史蒂芬看了門口,發現是送他巧克力的男孩,無奈地吐口氣,「若我說有用的話,當然可以。」
  那略帶憂愁地皺起細眉,姚子奇表情不自覺僵硬,「呃、說…說的也對……」忍不住好奇心地坐在史蒂芬前頭座位上。「對了,我看過你最近交給老師的作業!」
  「咦?但我記得我沒給別人看過……」
  「啊,是我去找老師時偶然瞄見的啦。」自作主張拿起來看,還被老師巴了頭一下。「雖然我跟抒情歌不熟,不過我覺得你作的很不錯!」咧嘴笑著比出個大姆指。
  「啊、嗯……」有些微不好意思地露出笑容。「謝謝。」
  「……你真的不是女人嗎?」姚子奇小聲地問。
  「需要我脫下衣服給你驗明正身嗎?」說完還作勢要解開襯衫鈕釦。
  「哇、不用啦!我知道了啦。」他敢脫姚子奇還不敢看咧。「你都不會害羞喔。」拜託史蒂芬真的是視線焦點耶。
  「都是男生沒關係。」
  「你是真不知道還假不知道啊?」撐著下巴看著眼前這美人。
  「你說男性喜歡我這件事嗎?」微微笑注視姚子奇。
  「對、對啊。」臉頰微紅地撇開頭。
  「放心,他們沒機會的。」打開寶特瓶蓋喝水。
  盯著史蒂芬仰頭喝水的模樣,當水流經過喉嚨發出咕嚕咕嚕聲音,潔白優美的頸項上喉頭跟著上下滾動,姚子奇也不自主地跟著吞了吞口水,等史蒂芬喝完他才回過神來,趕緊移開視線。
  「是這樣啊。」
  「我對他們沒興趣。」栓緊瓶蓋,綻開笑顏。
  「嗯……」用力瞪著史蒂芬幾秒,突然伸出拳頭。「雖然有點遲,我是姚子奇!」
  「我是史蒂芬。」微愣,笑著跟著伸出拳頭與姚子奇相撞一下。
  
  「啊啊啊啊──姚子奇你別破壞畫面!!」任飛翔衝進教室指著姚子奇大喊。
  「吵死了你這顆檸檬!」不甘示弱跟著跳起來嗆聲。
  「我不是檸檬!」
  「嘿,看我把你打成檸檬汁!」溜到任飛翔身後,雙手握拳在他太陽穴旋轉。「我榨榨榨榨榨──」
  「唔、史蒂芬救我!」
  
  
  
  ※
  
  
  
  「杜雲芊。」中午時間,城仲瑄叫住了她。
  「怎麼了?」
  「有遇到什麼問題嗎?」
  「咦?」
  「老師要我多照顧妳,有問題可以問我。」畢竟是班代,理當多注意轉學生。
  「嗯……」支頤思索。
  「對了,這是我手機。」遞了張紙條給她。
  「若不是知道你認真負責,我會認為你在搭訕耶。」杜雲芊忍不住開起玩笑。
  「我只是在做我應做的事。」嚴肅的反駁。
  「呵呵,放心,在我還沒進來之前,早把學校規章、地圖背得滾瓜爛熟囉!」
  雖然她這麼說……「還是拿著吧,以備不時之需。」
  「好吧。」收下紙條放在口袋。
  「對了,妳說妳跟學校很熟?」
  「欸……」可以的話,她不想讓大家知道學校董事長是哥哥,那只好撒個善意的謊言囉。「我有先來參觀學校呀。」
  「那就好。」點點頭。
  「那我先離開囉!」揮揮手小跑步離開教室。
  
  「真是個奇怪的女孩……」城仲瑄看著離開的纖細背影,不由得說。
  「仲瑄,要去吃飯了嗎?」丹尼斯靠在門口,揚聲問著。
  「OK。」將背包掛在右肩上。「走吧。」
  兩人並肩往餐廳走去,言談中仍離不開新加入的女學生。
  「似乎是個不錯相處的對象。」丹尼斯對那女孩也頗具好感。
  「心動了嗎?」城仲瑄側頭問。
  「你想太多了。」是不錯,但還不到動心的程度,頂多是欣賞。
  經過樓梯轉角時,位於外側的城仲瑄一個不注意與上樓的西裝男子相撞。
  「啊、抱歉!」伸手拉住男子。「真的很對不起。」要是不小心害對方摔下去那就糟糕了。
  「無妨。」男子不在乎地說,四處張望似乎是在找人。
  「有……什麼是我幫得上忙的嗎?」總覺得想做些什麼來彌補剛才的意外。
  「我想找一個叫杜雲芊的學生。」
  「啊,杜雲芊嗎?她跟我同班,你是她的……」應該是男朋友吧,感覺眼前這優秀的男子跟杜雲芊很匹配。
  「我是她哥哥,你就這樣轉告她。」那女娃一定又溜到美術系棟了。
  「嗯、好的。」猜錯了啊……原來是哥哥。
  
  「仲瑄,好了嗎?」
  聽好友在催了,城仲瑄稍稍點頭示意,「那我先離開了。」
  「那個人是?」好友似乎還與陌生男子談了些話。
  「是杜雲芊的哥哥。」
  「我還以為是男友。」
  「我剛也這麼認為。」
  
  剛才的男學生與其好友下樓,杜司臣不禁好奇多望了幾眼。
  
  
  
  ※
  
  
  
  「真是的……」難得下午沒課,衛亞卻得提著樂器跑到不熟的音樂系──有哪個音樂系學生上課會忘了帶自己主修樂器啊!?
  就只有這個任飛翔會那麼健忘。
  人來人往的走廊,衛亞不禁站在原地呆了……話說要去哪交給飛翔啊?他剛急著出門又忘了帶手機,也聯絡不到人。
  
  「可愛的小男孩,有什麼我幫得上忙的嗎?」
  慕容和希從剛剛出教室就發現了,一直站在原地無動於衷的顯眼學生,那亮眼的橘色纖細髮絲,及略帶憂愁的臉色,慕容忍不住想替他分擔。
  「咦?」衛亞緊張的抱緊了懷中樂器。
  「似乎沒見過這麼可人的學弟呢。」慕容眼尖的發現樂器盒上的牌子,不過讓對方的手遮住了名字那欄。「你叫什麼名字?」
  「衛…衛亞。」
  「衛亞……」反覆咀嚼了這兩個字,慕容微微一笑,牽起衛亞的手。「你抱著樂器是要上主修課吧?我帶你去吧。」
  「呃、啊……」還來不及拒絕就讓他牽著走,感覺放開又對熱心的學長很不好意思,衛亞只好讓他牽著一路到練習室。
  
  「到了。」輕敲門,裡頭傳了聲請進後便旋開門把。
  「衛亞──」任飛翔從沒這麼一次這麼感動,簡直像看見天使站在自己眼前,最重要的是他的庫洛醬在天使懷中!
  「真是的,你音樂系學生竟然會忘了帶樂器。」衛亞輕聲斥責,一旁慕容嘴角帶興味地瞧著他訓人。
  「抱歉抱歉!」雙手合掌。「感謝衛亞哥哥。」
  「誰你哥哥,不要把我叫老了。」他還比任飛翔小一歲。「拿去吧。」
  「謝謝!」高興得簡直快噴淚了。「不過你怎麼跟慕容學長湊在一起。」
  「啊、」衛亞這時才想起來慕容還站在一旁,趕緊鞠躬道謝。「謝謝學長。」
  「原來是飛翔的朋友啊。」難怪沒見過這個學弟。「你是哪個科系的?」
  「戲劇……」
  
  「咳、咳。」一旁老師出聲提醒。「慕容,就算你想把人家小弟弟,但現在是上課時間,出了教室,你想身家調查都可以。」
  「噗──把衛亞!」任飛翔大笑。「還蠻適合的耶,哈哈!」
  衛亞的容貌也常讓人誤會,雖然慕容學長也長得很好看,但相較之下顯得較內向的衛亞感覺變成小女生似的。
  「飛、飛翔!」在胡說什麼啊,衛亞不禁脹紅臉。
  「老師,很抱歉打擾你了。」慕容打開門,做了個請的手勢。「那我們先離開了,小檸檬,好好上課吧。」
  「誰是小檸檬啊!」可惡一定是那個姚不隆咚的到處說他是檸檬!
  「檸檬……」衛亞看了任飛翔,啊的一聲。「原來如此,難怪我一直覺得飛翔像某個東西。」
  「別打擾老師上課吧,小金絲雀。」慕容攬過衛亞肩膀一同步出教室。
  
  
  
  ※
  
  
  
  「氣死我了!」上完主修課,背著樂器打算要回宿舍,沿路上任飛翔一直氣嘟嘟的,剛剛一直被老師叫小檸檬,還為他創了檸檬之歌。
  正前方圍了人群,剛好在前往宿舍的通道,任飛翔也帶著好奇心向前擠去。「哇,是有什麼明星嗎……」
  一擠到最前面,任飛翔後悔了──是丹丹漢堡!
  原來正巧三年級在做戶外排演,驗收成果又輪到受廣大女生歡迎的丹尼斯,理所當然地圍了一群女孩子。
  就看丹尼斯精湛的演出又迷倒了一票女孩,任飛翔不悅地撇撇嘴,「只不過在耍帥而已嘛,還是史蒂芬最棒了。」
  「在說我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任飛翔雙肩跳一下。
  「史、史蒂芬!」沒想到能看見自己仰慕的對象,任飛翔開心地大叫。
  「我來看哥哥演戲。」
  「啊,這不是檸檬嗎?」在史蒂芬身旁的還有姚子奇。「怎麼連你也來湊熱鬧?改迷上丹尼斯啦?」這對兄弟一個迷倒女性一個迷倒男性……真是夠了。
  「呸呸呸──」皺皺鼻子。「誰會迷上丹丹漢堡!」
  任飛翔剛說完,就看見一隻手停在自己眼前,正納悶之際下巴就被端高,仰頭注視著來人。
  指尖由額際滑落到下巴,丹尼斯露出俊帥的笑容,任飛翔感覺那排白齒閃瞎了自己雙眼。
  「我親愛的蜜娜,我對妳的真心不渝,你何苦為難只是愛著妳的我呢。」話說這就是某個迷上西洋情史的老師執筆劇本內的對話。
  一旁女學生群見了這幕景象,個個發出興奮尖叫,巴不得丹尼斯口中蜜娜是自己。
  「……哥哥絕對是在報仇。」一定還在記恨丹丹漢堡。
  「哇啊──我不是同性戀啦!」任飛翔猛然推開丹尼斯落荒而逃。
  輕輕哼了一聲,提起逃跑的人所掉落的樂器盒,看了上頭名牌後喃喃,「任飛翔……」
  「那顆檸檬在幹麻啊?」姚子奇雖然也被丹尼斯的舉動嚇呆了,不過想想就知道丹尼斯是在演戲嘛!
  「……檸檬?」一怔,丹尼斯轉向姚子奇,稍稍思考後忍俊不住迸出大笑。
  史蒂芬詫異地看了失常的哥哥,先是記恨又大笑……哥哥果然……吃錯藥了?
  
  
  
  
  
  …to be continued 2008/02/16
  見鬼我好勤勞。
  附圖一張XD

  榨檸檬
  榨檸檬飛翔030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