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03-2

  學園的王子們、03-2
  
  
  
  
  
  
  
  
  
  
  「真的很對不起,慕容學長!」以九十度標準鞠躬,他忘了慕容和希不是戲劇系的,就這樣拉著他跑到教室。
  一進教室才發覺不對,手上怎麼多了一個人,轉過頭一看,慕容和希對著自己微笑,衛亞心臟差點停掉,他做了什麼蠢事啊……
  最慘的是慕容學長跟他上完了兩堂課。
  「不用在意不用在意。」拍拍衛亞,見那快流淚的眼眸都捨不得了,慕容怎麼會苛責他。
  「真的很對不起……」無緣無故讓別人曠課兩節,衛亞只差沒撞牆謝罪。
  零記錄的缺課率,其實隨便用個藉口請假就可以了。「真的覺得很抱歉,剛好中午時間了,跟我吃飯,可以嗎?」
  「嗯!」用力點點頭。「學長想吃什麼都可以喔!」
  「那樣嘛……」微笑,拿起手機撥出。「馬上幫我訂好兩人座位……」
  呆呆注視著慕容的舉動,衛亞此刻才想到慕容是大少爺,當然是吃最高檔的餐廳,心裡暗叫糟糕……他會不會被抵押在餐廳洗碗啊?
  衛亞的憂心看在慕容眼裡,輕易就能猜到小金絲雀腦海裡在想些什麼,不禁失笑。「放心,是『跟』我吃飯,所以只要人去就可以了。」
  「啊、呃…嗯……」可是這樣不是又欠了慕容學長一次嗎?衛亞心頭悶悶的。
  「你陪我一起吃飯就算是道歉了,能跟小金絲雀一起用餐是我的榮幸。」似乎是愛煞了那清秀雅緻的面孔浮上紅雲,慕容繼續說著甜死人不償命的話。
  慕容學長說話果然是……看那笑容可掬的臉孔,衛亞不禁又垂下頭。
  「為什麼要低頭呢。」他從第一次見面就發現了,小金絲雀總是會習慣性地垂頭。「只應天上有的美貌,應該讓大家都看見。」
  噗哧地笑了開,「慕容學長講話真的很有趣呢。」
  「既然這樣,」伸出手掌停在半空。「請放心地將手交給我吧。」他也想趁機與這學弟親近、聊聊天。
  嗯了聲點點頭,將手放在慕容上,雖然覺得這舉動有點令人害羞,不過學長似乎對任何人都是這樣,衛亞也沒什麼在意。
  不過兩人從剛剛到現在的一來一往,看在衛亞班上同學眼中,大伙都閃過不可思議的光芒,其中女學生更是好奇地低頭竊竊私語,而衛亞完全沒注意到。
  
  
  
  眼前鋪著白巾桌上的法國全餐,對面學長優雅地操縱著刀叉享用,衛亞吞了吞口水拿起自己的刀叉,感覺擺在盤中的不是鮮魚肉而是一疊鈔票……衛亞切了一小塊肥厚的魚肉放進嘴裡──好好吃!
  若是卡通動畫,衛亞現在的心情就像吃了美味食物,身後也會有美女在跳舞般的情景。
  衛亞臉上綻放出的幸福笑容,也牽引了慕容的嘴角,真是個很可愛的學弟呢。
  
  終於用完主餐,送來了甜點及飲料,衛亞拿了餐巾擦拭嘴角,剛剛吃飯時一直盤旋在腦中的想法,不知該不該開口。
  「怎麼了?」搖搖杯中的紅酒,慕容注意到學弟似乎有話想說。
  「學長不介意的話,下次可以換我請你嗎?」感覺今天中午這一頓下來,人情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衛亞不好意思地微笑。「雖然吃不起什麼餐廳……」
  「你能有這份心意我很高興。」
  雖然沒明說,但衛亞細心的注意到慕容話裡的拒絕,轉念一想,開口說:「那,我煮飯給學長吃,好嗎?」
  慕容略微驚訝的眨眨眼,這還是頭一次遇到有人要煮飯給他吃。吃慣了大魚大肉,就算與朋友或女朋友出門吃飯也是在高級餐廳,而交往過的女朋友也從未有過一人說要煮飯給他吃,現在卻從一個男孩口中聽到,慕容不禁覺得有趣。
  「請相信我的廚藝!」以為慕容是怕這點,衛亞用了堅定的口氣敘述。
  「那,地點呢?」
  「啊……」衛亞都忘了自己住宿,傷腦筋的思考適合地點,總不能去借烹飪教室吧,那好沒誠意。
  明瞭他的難處,慕容開口提供了一個絕佳地點,「我家吧。」
  「這樣不會打擾到學長嗎?」
  「不會,連食材都有,你也不必準備。」
  「那就這麼說定囉。」
  見衛亞開心地繼續吃完甜點,慕容深信自己做了一個非常正確及令人開心的決定。
  心中也忍不住期待學弟大展身手了。
  
  
  
  ※
  
  
  
  門栓旋轉的聲音後,姚子奇踏入了史蒂芬的住處,好奇地四處張望,還真發現一房間裡擺了一架鋼琴,嘖嘖嘖……自己住還放鋼琴,感覺就是有錢人來的。
  「這樓是我跟哥哥兩人租下的,哥哥是另外一戶。」邊說邊放下包包,後進廚房開起冰箱,揚聲問著客廳裡的姚子奇。「要吃點什麼嗎?」
  「都OK。」馬上當自己家地躺在沙發上,慵懶地伸展四肢。「唔嗯──好舒服……」
  「昨夜的炒飯,不介意吧。」端了杯柳橙汁給姚子奇。
  「喂喂,你是不是有錢人啊?」翻過身趴在沙發上,好奇地問。
  「你覺得呢?」不回答,反而回問。
  「應該是吧!」雖然不是說最頂級,但也是中上品質的住處,姚子奇很難不跟錢劃上等號。
  「你說是,那就是吧。」依然沒給予正確答案,史蒂芬只是抿唇笑了笑。
  「嗟,賣什麼關子啊,你是大少爺我又不會揮霍你的錢!」不過這地方真的很舒服耶,比起宿舍好太多了。
  「喜歡的話,可以常來。」看姚子奇很喜愛的模樣,史蒂芬脫口而出,雖然說完心裡小小驚訝了自己的想法,不過,若是姚子奇的話,無妨。
  「謝啦!」咧嘴拍了拍史蒂芬肩膀,姚子奇再一次稱讚史蒂芬。「你真是好人耶!」
  「……這稱讚感覺令人不開心呢。」意外地收到好人卡,史蒂芬無奈苦笑。
  「說你好人還嫌!要我稱讚你美人嗎?」
  「隨你吧。」
  
  「嘖嘖,好多……」吃完簡單的炒飯,史蒂芬要姚子奇先到充作琴室的房間,一進去便被牆邊一整排書櫃的CD及樂譜吸引住,姚子奇好奇地循櫃察看。
  放CD的櫃上,克烈斯一名噹啷地入了姚子奇眼裡,記得是從歐洲回來的模特兒,但也發行過幾張專輯,對人沒什麼感覺,但專輯裡頭有幾首歌自己很愛。
  隨手拿了一旁樂譜翻閱,發現是史蒂芬自己創作的,歌名……有點眼熟?姚子奇抽了一旁克烈斯的專輯,對照之下,發現歌名就跟樂譜上的一樣;再看旋律,哼了幾段,敏銳地發現是專輯裡自己喜愛的歌曲之一。
  巧合嗎?
  「沒人告訴過你不能亂翻閱屋主的東西嗎?」
  姚子奇想得太專心,連史蒂芬在他身後都沒發現,突來的聲音嚇得姚子奇手上東西差點掉落。
  「你──」姚子奇本想問,但心裡一轉念,這是人家的私事,被他翻出來就算,還是打住好了。
  此刻姚子奇終於曉得史蒂芬的錢源是哪了。
  「歌很好聽!」不過原來是史蒂芬的歌啊,難怪!
  收好CD及樂譜,「不問嗎?」還以為姚子奇會追問到自己回答才會罷休呢。
  聳聳肩,「那是你的事。」反正就算已經出道,也跟他沒關係,只不過──「多了一個對手而已!」他也是朝音樂製作人前進。
  沒多說什麼,史蒂芬也沒問姚子奇需要自己幫忙拿他的母帶到唱片公司嗎,依姚子奇的性格,只會不屑於這種像走後門的行為;對音樂的執著,他們是很相像的兩人。
  「那,我們開始吧。」坐定位,史蒂芬抽了幾本古典樂譜,空白的樂譜本上及手上的筆都準備好了。
  「哦!」
  兩人隨即進入了熱烈的討論,之中不時有鋼琴聲及吉他聲傳出。
  
  
  
  ※
  
  
  
  與丹尼斯兩人一踏入摩斯漢堡,任飛翔馬上察覺到許多愛慕的視線紛紛朝這投來,他都忘了依丹尼斯一八幾的身長及俊朗的面孔,不帶笑又增添了冷酷氣息,真是完全符合了男人不壞女人不愛此定理。
  點好餐到二樓找了空位坐下,還是有許多視線朝此處射來,其中還能感覺到幾道惡毒的視線在自己身上,似乎巴不得自己消失似的。
  小小嘆口氣,任飛翔為自己魯莽答應後悔,早知道會有人身安危,說什麼也要拒絕。
  他不會一出摩斯門口就被蓋布袋吧?任飛翔天馬行空地想著。
  「……你很餓?」丹尼斯以為任飛翔是因為肚子餓在嘆氣。
  「啊?不是啦,是……」這男人難道沒發現自己的魅力很大嗎!先說,他任飛翔可不是折服於丹尼斯的牛仔褲下跟他一起用餐,只是免費的中餐,不吃白不吃嘛!
  「別理他們就好。」早習慣了女人對自身熱情的視線及男人不爽的眼神,丹尼斯淡淡說。
  「你知道啊?」
  聽了任飛翔的話,丹尼斯失笑反問,「我有那麼遲頓嗎?」大個兒歸大個兒,他的神經可不粗。
  「是沒有啦。」說完正巧熱騰騰的餐點送上桌,任飛翔馬上拆開封裝咬下第一口,「好吃!」
  看任飛翔誇張的模樣,丹尼斯忍俊不住,「只是一個漢堡而已。」
  「厚!這丹丹漢堡你就不懂了,學生那麼窮,哪能天天吃摩斯啊。」他也是偶爾想享受一下才吃的呢。
  「你若不要叫我丹丹漢堡,我可以天天請你吃。」被叫那個名字之後,感覺手上漢堡吃不太下去。
  「咧──」吐了吐舌。「我、不、要!天天吃會發胖。」再說能有機會看丹尼斯聽了丹丹漢堡後有苦說不出的樣子,任飛翔說什麼也不會捨棄掉這機會。
  「反正胖檸檬可以擠更多汁。」是以為拿他沒法子嗎,丹尼斯馬上開口挖苦回去。
  「你你你!」
  挑高眉,「如何?」眼神裡大有你不叫我丹丹漢堡我就不再說出檸檬這字眼之意。
  「哼!」不與小人一般計較,任飛翔努力啃著自己的漢堡。
  「吃慢點,小心噎著。」那麼努力的模樣,丹尼斯提醒。
  「嗚、唔、唔唔唔──」任飛翔似乎本是想回嘴,卻不死應驗了丹尼斯剛說完的話。
  「喝飲料!」丹尼斯趕忙遞過可樂給他,見他吞下了搖搖頭說:「沒人跟你搶,東西吃完在說話。」
  咳了幾聲,任飛翔等回復後才有力氣說話,「你烏鴉嘴耶。」
  「我只是好意提醒而已。」誰知道會那巧。
  「乖乖吃你的漢堡!」決心不再聽丹尼斯說話,以免又發生剛剛的事。
  說到底……是誰在嘰嘰喳喳啊?丹尼斯靜靜啃著,耳朵邊是任飛翔搭配手舞足蹈的談話聲。
  小孩子!丹尼斯搖搖頭心裡暗說。
  
  
  
  ※
  
  
  
  提著兩個購物袋,加上右肩又背了包包,城仲瑄的背影看起來很狼狽,他剛剛在超市廝殺了一小時,豐富的戰果讓他很滿意。
  正好補齊了家中生活用品!不過很重是真的……重重嘆了口氣。
  
  很難不注意到路邊那行走的人。
  大袋小袋的,視線範圍光容納這樣一人就夠了吧,杜司臣心想。
  若是平常杜司臣不會雞婆,但似乎是等等空閒的下午時間讓他心情很好,連帶停下車搖下車窗,做了會令他的下屬及妹妹跌破眼鏡的舉動。
  「上車吧。」
  
  「真的很謝謝您!」城仲瑄從上車後不間斷的道謝,沒想到會正巧遇上杜雲芊的兄長。
  「不客氣,就算是還上次的人情吧。」
  進入了城仲瑄指示的住宅區,杜司臣挑起眉,地段中等,不錯的地方,不過離就讀的T大有些距離是美中不足的地方。
  「前面那棟房子就是了。」多虧了男人的幫助,讓他省了許多時間及心力。「那個……有空的話要進來坐一下嗎?」受人點滴理當回報,城仲瑄有禮貌的詢問。
  思考了幾秒,杜司臣揚起笑容,「有何不可。」
  
  坐在客廳,杜司臣隨意地瀏覽室內,發現了茶几上的相框,好奇地瞄了一眼。
  廚房裡,城仲瑄穿好圍裙準備開始做飯,「杜先生,請問您吃過飯了嗎?」這時間,家裡應該沒任何……啊,爸爸不曉得在不在。
  「還沒。」回答完意外地撞進另外一雙眼,杜司臣朝從樓上下來的男人點點頭。
  「是小瑄的朋友啊!」男人滿臉笑容的打招呼。
  「嗯……」杜司臣心裡在猜測這名男人是男孩的誰,正好城仲瑄從廚房出來。
  「啊、爸你出關啦。」他正想上樓看看。
  爸爸?杜司臣暗暗詫異,還真是……年輕。
  
  餐桌上是父子倆日常的聊天,杜司臣不覺有些愣了,他從沒這種平凡簡單的生活,父母長年不在國內,妹妹也是最近才回國,很少有時間家人會聚在一起,不過當聚在一起也沒什麼共通的話題──公事除外。
  杜司臣也想像不了雙親關心自己的畫面,他們最為關心的是今天股票漲了幾點及公事,而在餐桌上問自己今天學校如何工作如何、有沒有開心的事等等,他從沒感受過──不過,眼前兩人才是正常家人應有的行為吧。
  「杜先生在哪高就呢?」城父看杜司臣靜靜地吃著飯,找了話題攀談。
  「杜──」本想如實回答,不過未說完杜司臣便轉口,「普通上班族。」
  「咦?那這個時間怎麼……」
  「Free time的,有電腦我在哪都能上班。」隨便搪塞了個藉口。
  「聽起來感覺不錯。」雖然不知道兒子怎麼跟上班族扯在一塊,但城父也沒多想。
  三個男人很快就用完了飯菜,廚房只餘城仲瑄在洗碗盤。
  「爸你要去交稿?平常不是編輯來收。」城仲瑄走出廚房,正好看見爸爸拿了個紙袋準備要出門。
  「正好去外頭溜達囉。」閉關那麼久,要出門呼吸新鮮的空氣,不然都快發霉了。
  「路上小心。」
  
  「吃水果吧!」端了盤西瓜放在客廳桌上。
  杜司臣頷首道謝,城仲瑄笑了笑,「粗茶淡飯,吃得慣嗎?」感覺杜家兄妹倆身世很好,只怕平常的菜餚會讓杜司臣不習慣。
  「不會……」頓了頓,「這是我用過最美味的一餐。」
  聽了杜司臣的讚美,城仲瑄怔了一下,只是幾道菜也能獲得這麼高度的讚美啊。
  「您喜歡的話就好。」
  杜司臣並不是過度的誇讚,只是陳述一個事實,比起自己一個人用餐,亦或在高級餐廳裡加了公事佐味,這種平淡的感覺反而有絲絲的幸福,改天就跟雲芊在家裡簡單吃個飯吧。
  
  「謝謝你的午餐。」
  「哪裡。」看杜司臣發動車子,城仲瑄低下身靠在窗口。「有空的話歡迎您再來!」
  杜司臣笑著點點頭搖上車窗,城仲瑄搖著手望著車子離開自己視線後,才進家門。
  
  城仲瑄、嗎……
  回程,杜司臣心中唸著男孩名字,俊美的臉孔上淡淡劃開笑容。
  
  
  
  
  
  …to be continued 2009/03/28
  我還3-2咧XD~沒辦法,因為是接著03繼續下去OTZ
  依我這速度,真的要寫到明年了我看XD
  今天是附送檸檬蛋(丹)香(翔)漢堡!!!
  檸檬蛋漢堡
  大俠愛吃漢堡堡030
  Q版剩希亞跟杜哥,對我來說都是高難度=_=…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