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03
  
  這篇文搞得像外號文XD
  
  
  
  
  
  
  
  
  「城同學。」
  「怎麼了?」
  下課要繞到菜市場,然後買完菜再去超市買些生活用品,總是會排行程認真過日子,城仲瑄此時也正在做著這例行公事。
  「那個……你見過啦?」怎麼也沒想到哥哥會到教室找自己,杜雲芊暗嘆失算,昨天回家面對那頂著寒冰的俊顏,真是冷死了。
  熊熊進不了杜雲芊說的話題,城仲瑄滿頭問號,「見過什麼?」
  「就是我哥。」
  「啊,那位先生啊。」還以為是什麼,原來是那件事。
  「不過妳昨天下午不在,我無法通知妳。」
  「抱歉,因為昨天下午我去忙選課的事。」雖然事後的私事才是兄長主要生氣的原因。
  「杜雲芊的哥哥感覺很優秀。」
  「咦?」眨眨大眼。「你不認識他嗎?」
  「我該認識他嗎?」疑惑地反問,他與那位先生素未謀面,昨天的相撞是第一次見面。
  「欸?呃……說的也是喔。」也對,比起校長,理事長這種東西像是藏鏡人一樣,哥哥也不喜歡出面公共場合,多半都交給秘書發言,再說學校也只是杜氏產業投資的一部份。
  「雖說是哥哥,不過我跟哥哥沒有血緣關係。」說著說著,杜雲芊忍不住露出了有點哀傷的表情,她很喜歡爹地與媽咪,哥哥雖然對她很嚴格,但也確實很疼愛她這個妹妹。
  「那又如何?」
  「就…沒有血緣關係,感覺……」自己就像是外人一樣。
  「血緣是個羈絆,但妳也擁有比血緣更重要的東西,不是嗎?」
  「城同學是指……」她擁有比血緣更重要的東西?她怎麼都沒發現。
  「相處。」
  「相處?」偏頭不解。
  「就算沒有血緣,關係仍是可以培養的,不是嗎?」
  呆了幾秒,露出笑容俏皮地吐了吐粉舌,「經過你一說,這樣庸人自擾的我感覺好白痴。」說完,杜雲芊睜大眼打量著城仲瑄。
  「怎了嗎?」突然一直盯著他,是……「我穿得很奇怪?」城仲瑄低頭檢視自己穿著。
  「不是不是,」搖搖手。「只是突然很想把城同學介紹給哥哥,感覺哥哥會很喜歡你。」
  至少比起學長應該會喜歡得多。「真討厭~哥哥總是要干預我的交友。」她跟學長是正當男女交際關係。
  「擔心妳誤交損友吧。」自己底下弟妹眾多,倒是很能體會杜雲芊哥哥的心情。「而且有妳這樣的妹妹,更應該會擔心。」
  「嗯……這是褒還是貶?」感覺城仲瑄的語意似乎不太好唷。
  「當然是褒,我的意思是妳長那麼漂亮又聰敏,應該會有很男生喜歡。」城仲瑄急忙解釋。
  「最重要的是,哥哥連我交男朋友也要干預!」大概積怨太深,遇見可以訴苦的對象,杜雲芊像炸彈一樣爆開。
  
  「杜雲芊妳嗓門不小……」丹尼斯出去投個飲料,在教室外就聽見了杜小姐她的聲音。
  「呃,Sorry……」察覺自己太激動了,趕緊坐好。
  「喏,仲瑄你的紅茶。」將鋁箔包裝的紅茶丟給好友。
  「3Q。」插上吸管喝了口。「這麼說,妳有男朋友囉?」
  「有啊。」想到男朋友,杜雲芊綻出個極為甜蜜的笑容。「他叫沈惟真,今年大四,美術系廣設科,改天介紹你們認識。」
  「嗯──我看應該會有很多人失望。」城仲瑄瞄了教室裡拉長了耳朵在偷聽的男同學。
  「唉……可以的話,真希望哥哥能好好看一下學長的優點。」無奈地趴在桌子上。「每次都管我戀愛,自己也去交個女朋友嘛……」說不定哥哥陷入戀愛後,也會對她跟學長的交往改觀。
  「杜雲芊哥哥年紀應該不小吧?」就昨天看見的印象,城仲瑄預估大概二七上下。
  「哥哥啊?嗯…記得今年是三十歲了吧。」
  「難怪會那麼寵妹妹。」城仲瑄明瞭的笑了。
  「怎麼突然笑了?」杜雲芊著實不解。
  「仲瑄的弟妹跟他也差很多。」丹尼斯替她解答。「記得最大的妹妹現在應該……十歲吧?」
  「嗯!」想到家人就很開心,城仲瑄周身滿是幸福的氣息。
  「那就跟我一樣了。」自己跟哥哥也是差十歲。「仲瑄,」杜雲芊突然表情認真的將手拍上城仲瑄肩膀。「以後千萬不能變得跟我哥哥一樣。」
  「我覺得我是未來在妹妹結婚典禮上會哭的那種。」城仲瑄有感而發。「丹尼斯則是會嚴格把關史蒂芬喜歡的人。」
  「沒錯。」丹尼斯點點頭,最重要的弟弟當然要好好保護。
  「那丹尼斯也會干預弟弟的交往嗎?」
  丹尼斯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絕對會。」
  「……當我沒問。」
  城仲瑄注意到丹尼斯從來學校就提了個黑色箱子,但也沒見他拿出什麼,好奇地問:「丹尼斯,你拿著那個要去哪?」今天課只到上午,城仲瑄又準備殺進商店街。
  「這個啊?」劃開俊朗的笑容。「只是要還給我的蜜娜罷了。」
  另外兩人是一頭霧水,什麼蜜娜?
  
  
  
  ※
  
  
  
  「飛翔,我先去上課喔,你要記得起來喔。」說完,看著仍在睡夢中的室友,衛亞無奈地放下書本。「飛翔──」搖了搖那睡到不知哪去的人。
  「唔…我不是同性戀……」
  「哈啊?」被任飛翔的夢話嚇到,衛亞傻愣愣地搔搔髮絲。「沒頭沒腦的……算了,我不管你了。」
  「唔嗯……OK…我起來了…起來了……」迷迷糊糊的坐起身,要是鬧鐘跑了,他絕對會一覺到下午。「你去上課吧……哈──啊──」打了個呵欠,伸伸懶腰。
  抱起書本,衛亞要轉開門把時頓了下,「不過飛翔……我昨天就一直想問,你的庫洛醬咧?」昨天就沒看見飛翔的黑管了。
  「庫洛…醬啊……庫洛醬!?」猛然驚醒,任飛翔急急忙忙下床,翻東翻西的尋找他的庫洛醬。「在哪?在哪?……哇啊啊──不見了啦!」他的庫洛醬咧!?
  「真是的……」衛亞搖頭深深嘆氣。「你想想昨天做了什麼事,把它丟在哪了吧。」說完便帶上門準備上課。
  「唔啊──」電梯門闔上之際,衛亞似乎還能聽見房內任飛翔的慘叫聲。
  
  「天氣真好……」出宿舍大門,衛亞仰頭望著藍天,手掌稍稍擋住了刺眼的陽光。
  「學弟?」
  突如其來的一聲學弟,衛亞不以為意繼續看著天空,直到一隻手搭上自己肩膀,雙肩如驚弓之鳥般地瑟縮了下──原來是在叫自己?
  「啊……」在自己眼前,是昨天幫助自己,那個飛翔的學長,記得是……「慕容學長?」怯怯地露出淺笑。
  有種被雷擊到的感覺,慕容和希微愣地盯著眼前淺笑的學弟,直到對方擔心地將手在他眼前揮一揮,他才驚醒過來。
  「抱歉,面對著如此可愛動人的學弟,我竟然會發呆,我想這一定是你的容貌吸食了我的靈魂,我才會在你面前出神。」
  「慕容學長……你講話好好玩。」昨天就發現了,他還以為是一些客氣、稱讚話,原來是本來就這樣啊。
  「能得到你的稱讚,這真是我莫大的榮幸。」右手曲於胸前欠身行禮。
  「欸、欸欸?」為什麼要突然對他敬禮?衛亞緊張地左探右望,果然慕容一動作已經引起了經過宿舍的學生們的注意力。
  「慕容學長,我們走吧。」還來不及說出什麼,慕容就被衛亞拉著跑開,心中低叫了聲哎呀,朝還在宿舍門口的紀翔揮揮手順口說了不要太想我。
  對於慕容的行為,紀翔口氣冷淡地說了句白痴。
  抬頭看了看天空,天氣這麼好……翹課吧;背著小提琴,紀翔往商業系棟邁開腳步。
  
  
  
  ※
  
  
  
  「哼~哼哼~哼嗯哼嗯…哼哼哼……」耳朵塞著耳機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裡,直到有人拉掉左邊的耳機,姚子奇不爽大叫,「搞屁啊!」
  「姚子奇。」歐怡青笑容滿面,姚子奇僵住。
  「子奇,怡青在生氣喔。」史蒂芬替他關掉MP3。
  「不要惹女人最好……」低聲嘀嘀咕咕,姚子奇收起MP3,打了個呵欠。
  「古典樂理論,我跟紀翔討論過了,慕容跟紀翔比較熟那方面所以交給他們,而子奇跟史蒂芬呢,你們兩個就用古典結合現代作曲吧。」拍拍兩人肩膀,將重責大任交給他們了。
  「真麻煩……為什麼不是妳跟天晴作這塊?」姚子奇不平地說,他明明就是現代的料啊!
  「因為我們手邊就有現成的曲子,而我跟天晴還要整理書面資料,你覺得呢?」
  「呃──」這麼說來自己只要作完曲丟給歐怡青就沒事了。「好吧。」
  「史蒂芬,那就麻煩你了。」
  「喂!為什麼就跟史蒂芬說啊!」他看起來那麼不可靠嗎?
  「如你心中所想的,史蒂芬比你可靠多了!」指尖用力戳著姚子奇。
  「說話就說話!不要動手!」拍掉戳著自己胸口的纖手。
  「好粗魯喔。」曖昧地看著姚子奇。「難道胸前是子奇的敏感地?」
  「歐怡青妳這女人腦子裝些什麼啊!」要不是不想打女人,歐怡青鐵定是他第一個開扁的對象!這個口無遮攔的女人……
  「裝音樂啊。」很順口的回答。「史蒂芬也這麼覺得吧,子奇很可愛吧!」說完哈哈大笑。
  「嗯,很可愛。」
  「欸?」歐怡青止住笑容,她只是開玩笑而已,史蒂芬還真順著她回答呀。
  「史蒂芬!我是男人,不是女人!」雖然姚子奇臉上有抹可疑的紅暈。
  「我覺得,真心的稱讚跟性別沒關係。」微微笑,史蒂芬被稱讚漂亮的次數比起姚子奇被說可愛,可是等比級數高出很──多。
  「我是真的覺得子奇很可愛。」雖然張牙舞爪的,但越與他深交越能挖掘他不同於外在的一面。
  「嘁……算了……」抓抓頭髮,史蒂芬都這麼說了,他還真罵不下去。
  「哦──很可疑喔。」歐怡青戳戳姚子奇臉頰,感覺很紅耶。
  「歐怡青!」才想反駁卻讓史蒂芬前臂扣住頸子拖著離開教室。「史、蒂芬…你幹麻啊!」
  「去借鋼琴準備作曲。」既然是古典樂,當然得用最容易的樂器來結合兩者囉。
  「不能用吉他嗎!」用什麼鋼琴啊,他完全不熟。
  「嗯……那個之後再討論,主旋先搞好吧。」
  「兩位慢走。」歐怡青朝門口揮揮手。
  
  
  
  「喂,接下要怎辦?」兩人一踏出系辦門,姚子奇手插口袋,問著史蒂芬。
  事與願違,正巧上課的上課,空教室也早被預定了,兩人總不能呆站在這吧。
  「嗯……到我家吧?」
  「啥?」作曲跟到史蒂芬家有啥關係。
  「我家有鋼琴,本來是想就近在學校,既然學校都被借走了,那到我家吧。」史蒂芬側頭說。「還是……你不想來?」
  「欸?不、呃……好吧。」
  「放心,我不會吃人。」感覺姚子奇一副怕踏進他家會被做掉的表情,史蒂芬失笑。
  「你吃我?我覺得我吃你還比較有可能咧!」看看史蒂芬的粉相,怎麼說都是他姚子奇比較有男人味!
  「哎呀……」愉悅地勾起紅唇。「話可不能這麼說,我是靠實力取勝。」
  「什麼東東啊。」史蒂芬一席話,讓姚子奇摸不著頭緒。
  
  
  
  ※
  
  
  
  這下可好了,要去哪找庫洛醬?
  任飛翔陷入了煩惱的泥沼,昨天到底……嗯…衛亞幫他拿來後,上完課後都還有背著……啊!剛好經過戲劇系在排演!
  然後那個丹丹漢堡竟然對自己…對自己……回憶到這段,任飛翔不禁漲紅臉。
  猛烈甩頭,要把那個大放粉紅光芒的畫面丟出腦袋。
  反正,應該是當時嚇到,不小心把樂器丟在那兒了,真是糟糕啊……
  要是找不回來,荷包會瞬間瘦身耶。
  算了!先去那找找吧!
  任飛翔樂天的換上T恤及牛仔褲出房間門。
  
  
  
  「這邊沒有……這邊也沒有……」在昨天排演現場繞了好幾圈,別說樂器盒,連張垃圾都沒見到。
  「怎麼辦啊──」煩惱的抱頭,這下真的要大失血了,絕對會被媽咪罵死。
  「庫洛醬──你在哪,快出來啊…出來主人給你糖吃厚Q_Q」任飛翔如無頭蒼蠅地在草地上尋找。
  最好一隻黑管會吃糖XD
  
  丹尼斯背著一個黑樂器盒,沒錯,就是任飛翔的庫洛醬。
  心想東西丟失了,依照正常人反應,第一時間會到可能遺失地點尋找,所以丹尼斯便好心的來到昨天排演的草地,果不其然看見那個小鬼在找東西。
  「喂,檸檬。」這外號被深刻的刻在丹尼斯腦海裡。
  
  找東西已經找的很不爽了,竟還有人不識相不幫忙找,在那邊風涼叫檸檬!
  橫眉豎眼轉過身,一見是丹丹漢堡更是怒上加怒,才剛要開罵,眼睛卻搜尋到丹丹漢堡背著的不就是自己的庫洛醬嘛!
  「庫洛醬──」
  這是任飛翔頭一次覺得丹丹漢堡的存在真好。
  
  「拿去,你昨天丟在這裡的。」將樂器盒提到小鬼面前。
  「謝──」才開口要道謝,卻想到若不是丹丹漢堡做那種事,自己也不會嚇到,庫洛醬也不會不見了。「你你你!若不是你昨天發神經,庫洛醬才不會掉了!」
  挑眉看這仍然很精神的小鬼,「意思是你不要了,那我可以帶走吧?」提著的手欲縮回。
  「哇哇──我要我要我要!」趕緊搶過來,抱在懷裡。
  雖然罪魁禍首是丹丹漢堡,不過畢竟人家還好心的拿來這兒,任飛翔還是小聲地說了句謝謝。
  丹尼斯露出淺淺微笑,還以為這小鬼只會對他大小聲呢。
  見他臉上露出笑容,任飛翔迅速拿了樂器盒擋著,只露出一雙眼睛盯著面前的人……果然是同家出品的費洛蒙兄弟。
  「我要去吃飯,一起去?」丹尼斯開口邀約。
  「欸?」瞪大眼不敢置信地模樣,那個丹丹漢堡不是很討厭自己,唔…是有什麼企圖嗎?
  小鬼如同看見天敵般地直瞪著自己,丹尼斯思索了幾秒,轉口說:「我請客。」
  「好!」快速回答完看見丹尼斯嘴角露出一絲像賊笑,任飛翔有些後悔了,他、他怎麼那麼容易就上勾啊!
  「有想吃什麼嗎?」
  「摩斯漢堡!」直覺脫口而出。
  「……你還真是愛漢堡。」
  「咧──」朝他吐了舌頭。「你管我啊丹丹漢堡!」
  「檸檬,你想變檸檬汁嗎?」似乎昨天從某人口中聽見檸檬翔精彩事蹟。
  「不要叫我檸檬──」
  
  
  
  
  
  …to be continued 2009/02/26
  這篇真的能在3/14結束嗎(懷疑)
  依然送上一張圖XD
  丹丹漢堡   
  丹丹漢堡!美味>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