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04-2

  學園的王子們、04-2
  
  
  
  
  
  
  
  
  
  
  話說玩我追你你追我的丹尼斯與任飛翔兩人,其後果是如何呢?
  雖然丹尼斯人高馬大腳長的,但任飛翔有秘密武器──是的,躲進宿舍。
  
  「好險……」任飛翔癱在房裡地上張口吐氣,地面冰冰涼涼的也很舒服。
  「累死我…──唔哇!」翻個身,卻讓抱膝坐在床上的衛亞嚇了一跳,衛亞是什麼時候在這裡的?
  回憶剛剛進房的狀況,似乎是有感受到一股陰暗氣息……
  起身走到衛亞床邊,張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哈囉?衛亞,你在嗎?」
  
  「飛翔啊……」睫毛不可見的顫抖,衛亞眼尾瞄了一眼好友後繼續出神。
  
  好像造成很大的殺傷力耶……都怪剛剛慕容的話太超過了啦!
  任飛翔揉揉頭髮,爬上床盤腿坐在衛亞正對面,好話他也說不出來,只能聽好友訴苦囉。
  「有什麼就說出來嘛!若是慕容那壞蛋,我幫你去幹掉他!」
  
  「慕容學長不是壞蛋啦……」衛亞低聲反駁。
  
  「你還幫他辯什麼啊,事實都在眼前了。」明明先約了衛亞卻還約姚子奇,十惡不赦!
  
  「我覺得我太反應過度了……說不定慕容學長是約半夜……」這樣想,衛亞就覺得好丟臉,他、他也不知怎麼了,那時間感覺腦袋充血,一股腦的血氣讓他說出那種話,慕容學長好心幫他卻還被他拒絕……
  
  「誰理他約姚子奇幾點啊,反正慕容就是有錯在先!」
  
  「糟、糟透了……我得去跟慕容學長道歉。」衛亞說完就想下床,卻讓任飛翔阻止。
  
  「道歉什麼啊,衛亞又沒有錯。」看好友一副都快哭了的模樣,任飛翔出手撫摸亮眼的橘色。
  「只是衛亞,慕容就算……呃,好吧,真的喜歡姚子奇那傢伙,跟你也沒關係,你沒必要生氣,生氣也很奇怪,就很像……」小心地察看了衛亞臉色才繼續說下去。
  「你喜歡慕容和希?啊哈哈,不可能嘛!」
  說完任飛翔自己先大笑,是見衛亞沒反應,笑聲才漸漸停止。
  
  呆若木雞地望著好友,衛亞是很想讓任飛翔努力說出的“笑話”給逗笑,但、但他發覺自己根本笑不出來,苦悶地又縮回雙膝間。
  
  唔哇……不會被他說中了吧?任飛翔吐吐舌,早知道就不要亂說了。
  「不過中午在餐廳開你玩笑你不是說不可能嗎……」
  
  「我也不知道……只是想到慕容學長喜歡姚子奇,我就覺得好討厭……想到慕容學長覺得我的頭髮漂亮是因為姚子奇就很生氣。」
  煩惱地抓了撮髮絲,衛亞想著把頭髮洗回黑色的可能性。
  
  只是想到慕容喜歡姚子奇……只是想到……
  腦中飛入中午俊男美女的畫面,任飛翔皺緊眉,洩恨的搥了身旁的娃娃,足足嚇了衛亞一跳。
  
  「飛、飛翔,那是我的小熊。」衛亞有些心疼的摟過熊娃娃。
  
  對望了一眼,兩人有默契地一同重重嘆氣。
  「衛亞你嘆什麼氣?」
  「那飛翔你又嘆什麼氣?」
  
  兩人一同露出傻笑後,衛亞低頭繼續縮在雙膝間,飛翔無聊抓起熊娃娃玩,但心中所想的倒是一模一樣──
  
  唉……根本不能說啊,對於喜歡這種複雜的感情。
  
  
  
  
  
  ※
  
  
  
  
  
  寂靜的室內只有筆刷過紙面的沙沙聲,還有一些打著拍子的彈指聲,破壞這份安靜的,是屋外如雷響般碰的一聲,嚇得史蒂芬及姚子奇兩人雙肩大力抖動了下,納悶地彼此對望。
  
  「……丹尼斯在發什麼瘋?」這層樓就只有他們兄弟倆住,史蒂芬就坐自己旁邊,剛才那陣關門聲的犯人就是另外一個了。
  
  不可思議地眨眨眼,「我還是頭一次看哥哥那麼生氣。」哥哥會生氣的原因不外乎跟自己有關,但今天的原因是……
  
  「啊──寫不下了啦!」姚子奇丟開紙筆,抱頭身子往後陷入沙發,剛剛那一聲,連靈感都跟著被飛掉了。
  
  大概是獵人捕捉不到獵物在發洩吧……想到下午哥哥殺紅眼的模樣,史蒂芬不禁猜想飛翔到底是做了什麼事,能讓哥哥那麼生氣。
  「那看電視吧。」聽完姚子奇的話,史蒂芬隨即按下搖控器上的ON鍵,入眼即是音樂台在播放最新歌曲,畢竟隨時接收目前市面音樂新資訊,是史蒂芬一天內很重要的事情。
  
  越聽越耳熟……姚子奇眼尖的注意到方才畫面跑過的歌手外,還有作曲人,不就是身旁人嘛!
  「嘁!」有點不爽地踢了史蒂芬小腿。
  
  好無辜啊我……史蒂芬揉揉小腿痛處,看那不爽但仍是專心聽歌的人,露出苦笑。
  
  一曲播畢,姚子奇突然有了不安、緊張又心急的感覺,身旁人跟自己差不多年紀,創作的歌曲卻早已廣為人知、耳熟能詳,而自己卻在還在學校學習,雖不是沒將歌曲投到唱片公司,卻都是沒錄用的結果。
  
  身旁人突然的面色沉重,史蒂芬也約莫能猜出姚子奇心裡在想些什麼,伸手撫上他的面頰。
  「不要緊的唷,子奇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溫柔的笑容抹去了自己心中的不安,姚子奇突然一顫,打掉臉上的手,「你……敵人!」
  臉皮上的燒熱感,姚子奇撇過頭去,深怕史蒂芬發現。
  
  「是是是。」聳聳肩,史蒂芬也不反駁,的確是事實嘛。
  
  「我不會輸給你的。」電視機的聲音外,姚子奇輕聲說。
  
  我也不會唷──史蒂芬無聲地說,後輕輕笑了。
  其實心中一直有個想法,卻一直沒找到合適的人選,遇上子奇,史蒂芬覺得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或許,計畫能提前實行呢。
  
  
  
  
  
  ※
  
  
  
  
  
  「所以,你就跑來這裡了?」
  
  城家客廳讓給年輕人,除了城家的小孩擠在電視前打著遊戲,城仲瑄喝了口花茶,問著晚餐後來找自己的好友。
  
  眉頭輕蹙,丹尼斯看了看意外出現在城家的人,「她怎麼在這?」一想到某人躲避自己的主因有可能包含入這女孩,丹尼斯就有些不悅──不,也該怪自己太大意了。
  雖然有想通一些事,但……或許是心裡不想承認吧,需要第二個證人,丹尼斯便來好友家了。
  
  「丹尼斯好像不滿意我在這裡唷。」杜雲芊手插腰不滿的說。「我可是跟哥哥來仲瑄這裡……呃,聚餐。」
  噢,說的理不直氣不壯的。
  「反正聽完丹尼斯的狀況,就是陷入為愛情困擾的人嘛,所以當然…──」杜雲芊話都還沒說完,杜司臣一聲雲芊讓她頓時消聲。
  
  「乾脆告白吧。」城仲瑄作下結論,一句話引得杜司臣挑眉,丹尼斯像被炸彈炸過,杜雲芊點頭認同。
  城仲瑄本身也不喜歡拖拖拉拉的,既然喜歡就是喜歡了,那就不要大意的……不對,是不要猶豫的告白吧。
  
  仍在掙扎的丹尼斯仍是求證,「我真的喜歡上那小鬼?我們認識不到三個月耶。」
  
  「我想,愛情是不能用時間來衡量吧。」城仲瑄淡淡打槍,丹尼斯想在反駁什麼,卻又敗陣下來。
  「人對時機就對了,就算認識五年交往五年,最後仍是有機會分開──所以你的理由不成立。」
  
  「但……他是男生。」這是丹尼斯最能說服自己不可能喜歡上那小鬼的原因。
  
  「嗯……這的確有點難辦……」城仲瑄就算如何冷靜分析,碰上性別也只能攤手無奈,總不能叫其中一個變性吧。
  
  「性別真的那麼重要嗎?」
  甫下樓的城父,進廚房倒水,正巧將年輕人們的談話聽得一清二楚。
  「我一直覺得,能遇見自己喜歡的人,這是很難得的事情,彼此能對對方懷有相同心意,更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嗎。」與城仲瑄神似的臉孔露出笑容。
  「還那麼年輕,多點衝勁吧。再說現在社會這麼開放,搖彩虹旗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勇敢的追囉。」說完揉揉兒子的頭。
  
  「爸……你為啥要揉我頭?」自己早不是小孩了。
  
  「嗯──要是未來小瑄有相同煩惱,我會擔心咩。」
  
  呵……
  另外三人忍不住笑出聲,城仲瑄扶扶眼鏡,為自己爸爸還會裝可愛感到無力。
  
  
  
  「我想自己只是在為了,就算能在一起,但能不能相處得來、外人異樣眼光……在找藉口吧。」
  丹尼斯頭枕在沙發背上,目視天花板突然說道。
  
  城仲瑄正在廚房收拾,杜雲芊一肩扛起敲開丹尼斯大石的任務。
  「真是的,丹尼斯你真是顆大石頭!說真的,連我能不能跟惟真一直交往下……呃,哥你別瞪我,我舉個例嘛。」吐吐粉舌。
  「就算是異性戀,現在不是很多夫妻婚姻失敗嗎?所以問題是在人不在性別嘛。」
  杜雲芊還不忘把自己兄長拖下水,當然存心也是想趁這機會教訓哥哥。
  「看看我哥,長那麼帥背景又那麼好,跟女生交往還不是一樣分手,現在我連個大嫂的影子都沒。」
  
  被教訓了?杜司臣挑眉望向那膽大的女孩,不過基於是事實,口上也沒反駁。
  
  「丹尼斯你就是想太多了啦,而且你想在多說在多有什麼用,若你不打算告白,現在就是庸人自擾而已。」不過看他會這麼煩惱,根本就是已經想過了。
  「拖拖拉拉哪像個男人!就像城叔講的,年輕人就是勇敢的追嘛!」嗚……讓她想到,她回家也要勇敢的面對哥哥質問了。
  
  勇敢的追嗎……
  丹尼斯閉眼再睜開眼時,眼裡閃爍是堅定的光芒。
  
  
  
  
  
  ※
  
  
  
  
  
  離開城家,回程中車裡的沉靜讓杜雲芊心裡很不安,她正等著接哥哥招。
  
  「妳是認真的?」突然,杜司臣問了個問題。
  
  愣了一下,「當然,雖然哥哥會認為我們只是學生時代一時的兒戲,但,我是努力去經營這段感情,也希望哥哥能支持。」
  
  「……妳應該知道爸媽不會喜歡。」就算雲芊不是杜家親生孩子,他們仍是一心的想給她最好,婚姻自然也要門當戶對。
  
  「我知道。」她也有打長期戰的準備,不過只要哥哥能支持,應該──
  
  「要我支持當然要拿出成績給我看。」由後照鏡一見妹妹打著什麼主意的模樣,就曉得她在想些什麼了。
  
  被發現了,杜雲芊嘟了嘟嘴。「那哥哥呢?」
  
  「我嗎……」靜靜注視前方專心開著車,杜司臣在心裡給自己打了個問號。
  
  
  
  
  
  「生在富貴家庭其實也很困擾吧……」
  杜雲芊坐在自己床上,與好友褒電話粥,突地蹦出了這句話。
  
  『怎麼突然這麼說?』
  
  楊安妤舒柔的嗓音在聽筒響起,杜雲芊捲著髮絲回答。
  「因為哥哥未來老婆,是杜家的對象而不是他的。」
  言下之意,未來大嫂九成是因利益關係而嫁進來的。
  
  『不過,人定勝天呀,我想司臣哥只要自己爭取,伯父伯母也沒辦法。』
  
  「我也知道……」
  但問題重點,哥哥自己也是同樣的想法,一切以杜家為優先。
  
  『我覺得,一遇上愛情,大家都會不對勁呢,說不定連司臣哥也會開始猶疑他一直所認定的想法唷。』
  
  「對了,安妤有沒興趣當我的大嫂呀?」
  杜雲芊沒忘自己所打的主意,趕緊問好友有沒煞上哥哥。
  
  『嗯……司臣哥不是我的菜耶,我喜歡的是像……王子那樣吧。』
  
  「咦,哥哥還不像王子嗎?」
  哥哥在宴會中也是眾所注目的焦點耶,就算不是王子,但樣貌氣質相信也是上上上上……上上之選呢。
  
  『說到這個……雲芊以前不會喜歡司臣哥嗎?』
  當然,她不是故意破壞好友與好友男友的感情,只是單純好奇,一直與杜司臣相處的女孩,尤其在青春期,不會對哥哥抱持著愛情嗎?
  
  杜雲芊詫異地微睜美目,才冷靜回答,「我想……應該至多至少有一點吧。」
  當初知道自己不是杜家親生孩子,很難過之餘,心裡帶了微微的喜悅,這麼優秀的男人不是自己親生哥哥,那是不是代表自己可以有一點希望;但思考到最後,卻是更多的自卑感壟罩著她,她永遠也不會是杜家親生孩子,與家人怎麼親密仍是有隔閡。
  
  「直到現在我還是很愛慕哥哥呀,他很嚴厲,但是是我最愛、最尊敬的哥哥。」
  總是以為父母兄長疼愛自己只是基於收養義務,殊不知是她不自覺地劃出界線,認為自己是局外人;現在她想嚐嚐跟父母兄長撒嬌的味道,嘻嘻。
  「而且啊,說真的,天天看那麼優的人……」杜雲芊語氣中有些無奈。
  
  『似乎連眼光也會高了起來?』楊安妤逗趣地回嘴。
  
  「就是啊!」杜雲芊挑男友完全是以自己哥哥作基準。
  
  『惟真很不錯啊,也是校園裡的風雲人物,我覺得以後一定不會輸給司臣哥。』
  
  「學長是績優股唷,幽默開朗又很溫柔體貼,也很像王子啊。」對於自己的男朋友,杜雲芊當然是極力吹捧囉。
  
  『聽妳這麼說,司臣哥是同意了?』
  
  「哥哥啊……暫時同意了。」
  也很希望哥哥能遇上對的人呢,杜雲芊與好友聊天時心中一直想著。
  
  
  
  
  
  ※
  
  
  
  
  
  「少爺,今天衛亞少爺不會來嗎?」
  一群小女傭好奇的派了代表詢問正在享用晚餐的慕容和希,畢竟除了少爺也要讓眼睛吃吃其他冰淇淋嘛,總是懷著羞怯微笑向她們打招呼的衛亞真的好可愛呀,激起她們母性的光輝。
  
  慕容持著刀叉的手一震,苦笑搖頭後,就見女傭們失望的表情,他也只能笑著安慰。後也沒什麼心思用餐了,叫女傭們收拾收拾,在傭人詫異及不解的目光下來到琴房。
  
  手指觸上琴鍵,優美的音律旋即而出,“藍色多瑙河”一曲總是讓慕容想起在音樂之都維也納的生活,還有……
  
  
  
  “好、好厲害……”衛亞崇拜的眼光看著小露一手的慕容和希。
  “慕容學長,我……也能彈鋼琴嗎?”好奇地巴望著慕容的雙手,衛亞感覺這雙手太神奇了,輕易地就在琴鍵上跳著舞,彈奏出美妙的音樂。
  好希望自己也能跟慕容學長一樣,自己只會寫寫業餘劇本,連演戲也談不上厲害……
  
  “當然了。”慕容笑著讓出琴椅一邊空位。“上來吧,我教你彈些簡單的曲子。”
  
  “學長,我能學藍色多瑙河嗎?”慕容有些詫異地看向衛亞。
  “老師有放過CD給我們聽,我很喜歡這首,很……難嗎?”
  
  “嗯……Schulz‧Evler變奏版當然難度高,若是簡單版的話初級者也能上手。”
  
  “咦?但我沒學過鋼琴……”連初級者都算不上,手會不會打結啊?衛亞低頭注視雙手。
  
  “安心吧,相信在我的教導下,進步速度可是很快唷。”
  
  
  
  這麼說來,自己答應過要教會他藍色多瑙河……
  自己不輕易教人,只是衛亞注視著他的眼瞳,眼波粼粼讓他想起了在多瑙河畔的綠地上,面對著湛藍的河水,背景是蒼鬱的綠林,自己悠閒吹奏長笛的景象。
  
  在這裡苦思實在不像是自己呢。
  他想看見那為了自己綻放笑容的羞怯臉孔,在自己教導下彈奏優美、屬於衛亞自己的藍色多瑙河。
  
  
  
  
  
  …to be continued 2009/07/03
  試著在5(or5-2)結束掉(汗)
  目前CP進度是丹任=希亞>史姚>司瑄
  本來只是想寫飛翔送史蒂芬巧克力一幕而已,我幹麻挖洞給自己跳啊(奔遠)
  到最後根本與情人節跳脫關係了XD
  
  今天外號對象是史芭樂!
  史芭樂
  唔啊這是很久前畫的了,最滿意的是那顆芭樂XDDD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