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04
  
  
  
  
  
  
  
  
  
  
  在學校裡,什麼流傳的最快呢?
  不是病毒也不是情書,而是──八卦。
  聽說戲劇系美女杜雲芊跟同系的丹尼斯是男女朋友……
  聽說史蒂芬情人節時收到不可數的巧克力……
  聽說西洋樂的慕容和希跟戲劇系的衛亞感情很好……
  聽說西洋樂某男學生在追國貿系的金皓薰老師……
  聽說……
  上午在學校大門聽到,中午就能在教室聽見,下午還可以在學校後山再聽見一次。
  雖說謠言止於智者,不過秉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更多人是加油添醋散播出去。
  只要自己不是當事人,一切好玩嘛!
  
  
  
  ※
  
  
  
  「衛亞衛亞衛亞──」深怕對方不知道自己在叫他,任飛翔重覆了好幾次。
  「怎麼了?」咬著湯匙抬頭。
  T大校園大,學生也多,自然餐廳人多吵雜,不過也是個交流的最佳場所。
  「聽說你跟慕容學長在交往啊?」直白地問了。
  「嗯……欸?」舀著湯的手一頓,衛亞傻愣愣地盯著好友。
  而將衛亞的舉動誤以為承認的任飛翔驚訝大叫,「真的嗎!?」
  兩人附近的同學莫不豎起耳朵,靜待接下談話。
  「等、等!」衛亞緊張地起身。「什麼時候我跟慕容學長交往了?」怎麼他本人都不知道。
  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都不知道了我怎麼會知道咧。」吃了一口咖哩飯。
  「我告訴你…唔嗯……我聽班上人說的啊,還有人去問學長,他只是笑著沒回答……唔啊,好吃!」
  「我最近是跟慕容學長有交集,但不代表我們有什麼關係……話說回來,正常來說不該是認為朋友嗎?」衛亞傷腦筋的說著。
  「哎呀~就因為是兩個男的才那麼多人在傳啊,男女多無聊啊。」任飛翔聳聳肩。
  「糟糕……又給慕容學長添麻煩了……」會那麼頻繁的找慕容和希,是因為這次老師給的功課是音樂劇,他便想朝古典樂劇的方向,沒想到會造成這麼大的烏龍。
  「安啦安啦!謠言流傳不會超過七七四十九天的啦。」任飛翔根本不覺得有什麼。
  「是這樣嗎?」衛亞很懷疑好友話裡的真實度。「這麼說來,我也聽過……丹尼斯跟一個學姐在交往。」
  畢竟是學長姐關係,八卦消息跑得很快。「好像我們班的有一個女生在追丹尼斯。」
  「咦?」吃驚的看著衛亞。「真的?」
  「我比較相信前者耶,我有看過那個學姐,長得真的很漂亮。」衛亞露出靦腆的笑容,學姐還有跟他打招呼。
  「是嗎。」不在乎地繼續吃著咖哩飯。
  「飛翔?」衛亞納悶的看著好友,感覺剛剛提到丹尼斯,空氣倏然變僵了,而且飛翔似乎很不高興耶……
  
  餐廳突如其來的安靜打斷兩人談話,而且視線大多是集中在自己跟好友,衛亞才發現身旁座位不知何時換了人,而且還是很熟悉的……
  「慕容學長!」
  主角到齊!大家莫不屏息看著兩人發展。
  「親愛的學弟,」慕容又露出一貫有禮的笑容。「今晚仍是照舊嗎?」
  「嗯,麻煩你了,學長。」衛亞點點頭。
  等慕容一離開,任飛翔好奇地逼問,「什麼什麼?」
  本是不想說,但好友一副你不說就不罷休的模樣,衛亞只好坦白招供。
  
  兩人回教室的途中,衛亞便把來龍去脈交待清楚。
  「什麼嘛──原來只是找慕容學長幫忙功課的事啊!」任飛翔可惜地說。
  白了好友一眼,「為什麼你聽起來很失望?」
  「哪、衛亞,」轉頭抓住好友雙肩。「慕容學長家很有錢喔。」
  衛亞納悶的點頭,他去過學長家當然知道學長家很有錢,不過這跟他有什麼關係?
  「所以你可以少奮鬥至少三十年!」言語中大有鼓勵好友釣上凱子之意。
  「笨、笨蛋!」衛亞忍不住輕罵。「你在胡說什麼啊。」
  「我說的是事實嘛。」雙手枕在腦後。
  「不知你在胡說什麼。」撇過頭去,衛亞突然低低啊了聲。「嗯……果然是在交往吧。」
  「啥……」任飛翔不解地跟著好友視線望過去,只見對面迎來了對俊男美女,俊酷剛毅的男人與嬌俏清靈的女人談笑風生,經過他倆身邊的同學也竊竊私語討論著。
  看著男人露出爽朗的笑容,任飛翔不自覺微嘟了嘴,一手拉起衛亞快步離去。
  「欸、欸欸欸……飛翔你、要去……」衛亞一頭霧水的,只好跟著好友快速通過。
  
  或許是經過身旁的兩人速度快得詭異,男人不禁多看了眼,衛亞剛好與之對上,對學長眼中一閃而過的驚訝感到納悶──
  衛亞偏頭,丹尼斯學長是有什麼事嗎?
  
  
  
  ※
  
  
  
  「你給我滾──」姚子奇氣炸的怒吼。
  「子奇,我們的音樂是如此的相合,相信在心靈上……」慕容未說完的話再度讓姚子奇打斷。
  「我聽你放屁!誰跟你合啊!」姚子奇忍不住搓搓雙臂,抖了滿地雞皮疙瘩。
  教室內的同學早習慣了兩人的對話模式,全都當沒聽見的繼續做自己的事,除了某人──
  不悅地盯著這一幕,直到慕容抓到姚子奇的手掌後在手背輕吻,史蒂芬刷地站起身,摟住姚子奇外順便將手奪回。
  「慕容,別在纏著子奇了。」史蒂芬緊緊摟住人的舉動大有宣告意味。
  同學紛紛睜大眼,對這意外的插曲感到驚訝,雖然最近姚子奇與史蒂芬突然走得很近,但沒人料想到原來他們兩個是這個關係啊。
  成為緋聞主角之一,姚子奇很想掙開史蒂芬的懷抱,不過上次去史蒂芬家住偶然撞見他外表瘦弱實則精壯還有六塊雞塊的上半身後,掙扎了約一分後乾脆地放棄了──反正有人幫自己擋,他也樂得省麻煩。
  「你是……史蒂芬。」既然都是優秀的學生,慕容當然對史蒂芬有印象,畢竟對方不論作曲、嗓音及外貌都是上上之選。「你跟子奇是什麼關係?」
  一場狐狸與蛇的大戰,史蒂芬勾起一抹豔麗的笑容,端起姚子奇下巴,直接以行動展現,他與子奇的關係。
  旁觀的女同學個個發出尖叫聲,而男同學部份發出惋惜聲、部份則是吹著口哨助興。
  竟然還把舌頭伸進來,作戲也不用到這樣吧!姚子奇恨恨地瞪了那近在眼前的帶笑雙眸。
  一吻結束,史蒂芬一手撫著姚子奇後腦金色髮絲,一手置於他腰間,那經過洗禮的雙唇更加紅豔與閃著水澤光,末了還意猶未盡地輕舔上唇,誘人地勾起淺笑,美眸掃向慕容,「這樣,你了解了嗎?」
  縱使心裡憤怒,但慕容仍是保有風度地詢問姚子奇,「子奇?」不過看人都藏進史蒂芬懷抱,只露出金髮與紅潤的耳根,似乎不用問了,答案都在動作裡了。
  等慕容一離開,同學們都用恭喜的目光無聲祝賀兩人,歐怡青笑得曖昧地手肘頂了姚子奇一下,天晴認真的說著百年好合,姚子奇直到下課都活在水深火熱的探究目光裡。
  無奈的趴在桌上,哀號他的名譽都讓史蒂芬玷污了!
  
  
  
  「在生氣?」史蒂芬小心翼翼地問。
  沒好氣地翻白眼,「廢話!」被誤會就算了,還、還被……想到與史蒂芬熱吻的景象,姚子奇臉禁不住就開始發紅。
  「本來是想幫你,不過似乎沒效。」史蒂芬無辜地說,並指指校門口方向。
  「什麼……」向門口一看,姚子奇便打算回頭走其他門,不過眼尖的慕容馬上站定兩人面前。
  「子奇,我思考過了,一定是你我的了解不夠深,就今晚我們來徹夜談天吧。」就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慕容不輕易放棄。
  「放屁──」
  「原來學長今晚已經有約了嗎?」姚子奇未罵完的話止在這突然插入的柔和嗓音裡。
  
  
  
  ※
  
  
  
  「丹尼斯你今天很不專心喔。」城仲瑄收拾著背包,邊同好友說。
  仍是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丹尼斯並無聽見好友的話,一直在思考著中午時間,任飛翔迴避自己的原因。
  從第一次請小鬼吃摩斯後,兩人相處氣氛較緩和,不見以前劍拔弩張,不過今天為什麼又特別閃躲,以往偶然遇見也會小鬥個嘴。
  太奇怪了……
  
  「丹、尼、斯!」城仲瑄無奈地拉大嗓門,企圖呼喚回來好友的魂。
  「啊、」這時才發現練習室裡沒剩幾隻小貓,好友已經收好背包等著自己。「抱歉,我剛在想事情。」城仲瑄動手替他收好背包,隨口問了他在煩惱什麼。
  猶豫了片刻,丹尼斯才將百思不解的疑惑告訴朋友,「──所以你覺得呢?」
  「我覺得?」古怪地瞄了好友,最近好友一開口就是任飛翔,要不是兩人都是同性,城仲瑄還真以為丹尼斯跟任飛翔熱戀中。
  而且比起這件事,似乎昨天下午聽來的八卦更令人震驚。
  「丹尼斯,你知道你這樣叫什麼嗎?」丹尼斯挑眉似是在問像什麼。
  「為戀愛苦惱的少年郎。」城仲瑄說完自己都不禁笑了,實在太貼切了。
  「……別開玩笑了。」濃眉緊皺。
  不相信就算了,城仲瑄不以為意。「先別說那個。你知道最近跟你有關係的超級八卦嗎?」
  早習慣八卦纏身的丹尼斯壓根不在意,但總覺得好友特意提起又有些怪怪的。「什麼八卦?」
  「丹尼斯跟同班美女杜雲芊熱戀中。」笑著公佈答案。
  呆了幾秒,「怎麼可能,杜雲芊早有男朋友了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要傳八卦至少也找對人選吧。
  「是只有我們班知道。」基本上也沒人去澄清,八卦就如雪球越滾越大了。
  「……等、等等!」腦中靈光一閃,丹尼斯端著下巴思考,中午用完餐…似乎跟杜雲芊不期而遇,難怪一路走到練習室,經過他們身邊的同學都會偷看他們,他跟杜雲芊還一度以為是衣服穿反還是什麼了……那麼任飛翔的舉動就不難理解了,不過也沒必要閃吧,就算他有女朋友。
  「仲瑄,若你看見你好友……」試著將心中疑問描述清楚,當然,故事主角的名字是秘密。
  「要聽我真心話嗎?」丹尼斯點點頭,城仲瑄才又開口。
  「看見自己的好朋友跟女朋友走在一起又會當快閃族,第一他不想當電燈泡,第二他也喜歡好友的女朋友而不想看見兩人打情罵俏,三嘛……」
  丹尼斯用眼神催促城仲瑄繼續說下去。剛剛好友說的,第一個選項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若真的誤會他跟杜雲芊在一起的狀況下;第二個狀況低於十,任飛翔並不認識杜雲芊,不過依她的外貌是有讓純情小男生喜歡的本錢沒錯。
  「第三就是,他喜歡的其實是那個好、朋、友,所以不想看見好友跟女朋友恩恩愛愛。」
  
  
  
  ※
  
  
  
  「慕容學長你太過份了!」任飛翔瞪了姚子奇一眼後,繼續對慕容開炮。「中午你不是跟衛亞約好了嗎!」
  衛亞並不認識姚子奇,只從飛翔口中聽到一些,譬如最近姚子奇跟史蒂芬很好,而今日才是第一次見到本人,張揚、耀眼,又的確是有囂張的本錢,原來慕容學長喜歡姚子奇啊……
  
  “你的頭髮顏色很漂亮。”慕容真心地稱讚著。
  “咦?”吃驚的抬眼就撞進一道溫柔的笑顏,衛亞有些害羞的又垂下頭。“這、這是飛翔說進大學要改變自己……所以幫我染的。”不然本來他想要染深咖啡色。
  “不過……”慕容深深地注視著那亮眼的橘色。“金色或許……”
  
  原來那是在稱讚姚子奇,當時慕容學長也是看了他的髮色想起姚子奇了吧……
  衛亞露出苦澀的微笑,吃力地眨眨眼,並抽了抽鼻子,恭敬地彎下腰,開口說:
  「我想功課的事我還是找別人幫忙,謝謝學長!」
  任飛翔張口欸欸欸了幾聲,呆呆看著好友敬禮後就離開,腦內混沌猶不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姚子奇也讓這戲劇化的一幕嚇呆了,推了推慕容和希,「喂……你是不是惹哭了人家小男生啊?」他剛好像看見那個男同學哭耶。
  史蒂芬點頭附和,「我也看見了。」男孩聲調明顯就是風雨欲來的前兆。
  慕容和希也從剛剛的狀態回復,臉上仍維持微笑,「我想今天的事就到這吧,我突然有些事。」
  姚子奇看他離開,憤怒地跳腳怒吼,「搞屁啊!弄哭人家還跑!」有沒有擔當啊!
  「噓。」史蒂芬摀住姚子奇的嘴。「我想他也亂了吧。」直覺剛剛慕容笑的也很僵,這個總是微笑面對任何人的男子,總算笑容也要龜裂了嗎?那個小男孩……很值得期待呢。
  「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只有任飛翔仍是在狀況外,他還想幫衛亞出頭耶。
  「飛翔,」漂亮笑容綻開。「剛剛那位同學是誰?」
  對史蒂芬是知無不答、答無不盡的任飛翔馬上回應,「衛亞,他是我朋友,戲劇系一年級。」順便朝姚子奇哼了一口氣。
  「算了不干我的事,史蒂芬走吧,回你家。」準備做最後一次曲子確認,姚子奇不想浪費任何時間。
  「不行我也要跟去!」哪能讓姚子奇跟心目中的神單獨相處,姚子奇會欺負史蒂芬的啦啦啦啦──
  「你這棵檸檬!」馬上就看穿任飛翔在想些什麼。
  
  「任──飛──翔──」
  
  不遠處傳來熟悉的喊叫聲,三人一愣,史蒂芬首先反應過來。
  「這是哥哥的聲音,在練嗓門嗎?」
  任飛翔慌張地四處張望,「我、我先走了!」腳底抹油一溜煙就不見人影,跑得比誰都快。
  姚子奇抽抽嘴角,「這些人是怎樣……」個個纏人纏的要死,要跑又跑的比鬼快。
  「史蒂芬!」丹尼斯稍稍喘氣,馬上抓住自己弟弟。「那棵檸檬呢?」
  「哦,往那去了。」姚子奇好心地指了剛剛檸檬逃難的方向,丹尼斯點點頭算是表達謝意。
  隨後是城仲瑄提著兩個背包過來,將其中一個交給史蒂芬。「麻煩你了。」
  「哥哥怎了?」一副在追仇人的樣子,對方是飛翔呢。
  「嗯……只是一些個人恩怨。」苦笑回答。
  「對了,最近我聽見……」史蒂芬想到有關自己哥哥的八卦。
  「那個是假的,女主角早有……啊。」說曹操曹操就到,城仲瑄朝門口處點點頭。
  
  「哈囉!」杜雲芊開心地如精靈般地跑到三人面前,而身後是個白色西裝的男人。
  「她就是女主角?」史蒂芬好奇地打量。
  「那那個男的就是她男友囉?」姚子奇順口的接下。
  氣氛瞬時僵硬,姚子奇不禁抬頭張望……大熱天的,怎麼背脊卻涼涼的?
  杜雲芊身後的男人,周身發出低氣壓,「雲芊。」
  橫了多嘴的姚子奇一眼,杜雲芊深吸口氣準備要接受哥哥質問,未料一句話就打破僵局。
  「杜先生今天有空嗎?」
  姚子奇詫異地又四處張望,怎麼……變溫暖了?
  杜司臣輕嘆口氣,「有空,有事?」決定回家在好好與妹妹溝通。
  「呃……」剛剛只是想幫杜雲芊,城仲瑄臨時也想不到什麼藉口。
  大好時機不能放過,「有事有事有事!」杜雲芊笑著急聲應和。「仲瑄想邀請我們吃飯,對不對?」
  「嗯、對…對,今晚一起來我們家吃飯吧。」接收到杜雲芊的視線,城仲瑄跟著點頭。
  雖然知道是臨時套好招的,杜司臣還是點頭了。「當然。」
  「那……趕快走吧!」杜雲芊推著兩人到杜司臣車停放的位置,轉頭對史蒂芬兩人點點頭。
  
  「……奇怪的三人。」看跑車揚長而去,姚子奇不禁嘀咕。
  「誰知道呢。」大概也猜得到愛妹心切的哥哥不準妹妹交男朋友,剛剛一副就是抓包了。「走吧。」被一堆事擔擱了時間。
  「……喂,你手放哪啊!」扭了腰間的手一下。
  「以防等等慕容又出現打擾我們囉。」正大光明的理由。
  「去你的!」
  不過姚子奇倒是沒再制止。
  
  
  
  ※
  
  
  
  「真抱歉。」都怪自己跟史蒂芬提起,讓杜司臣發現。
  「沒關係啦,總有天會被拆穿,哥哥之前就懷疑過了。」吐吐粉舌。「再說,是仲瑄你幫我解圍的嘛,互不相欠囉。」
  「杜先生他……不會罵妳吧?」城仲瑄擔憂地問。
  「罵?」皺皺鼻子。「他才不會罵呢,他是跟我講道理,用著冷冷的語氣跟表情說──」看久了還會模仿哩。
  「雲芊,我說過了,我希望妳目前能專心在課業上。等妳畢業,哥哥會替妳找一個最棒的對象,妳只要披上婚紗美美的嫁人就可以。」
  「噗、呵呵呵……」被那唯妙唯肖的神情逗笑,城仲瑄難得笑到眼淚都流出來,手指拭去眼角淚珠。
  「難道我就沒有選擇權嗎。」看著在結帳處等待的兄長,杜雲芊無奈地盯著面前大白菜發愣。
  「再多溝通吧。」挑了棵大白菜。「我不相信杜先生是不通情理的人。」滿意地剝掉多餘的葉子,用塑膠袋裝起放進推車。
  「有用的話就好了……」果然還是找個大嫂來軟化哥哥的心比較快吧,杜雲芊心裡嘀咕。
  「仲瑄,你覺不覺得我該去找個大嫂?」很認真的詢問好友意見。
  「應該可行。」交了女朋友的確在個性上應該……會軟化一點吧。
  「不過哥哥一定是商業利益擺第一……」記得哥哥之前幾個女友也是企業來往的利益關係,真的找得到大嫂嗎?
  杜雲芊忍不住長嘆一口氣,一旁城仲瑄莫可奈何地苦笑。
  「樂觀一點吧。」反正依杜司臣身價,要什麼樣的女孩,根本不是問題,城仲瑄樂天的想著。
  「不行不行,我不能找個只愛杜家財產的女人。」就算哥哥處處管她,哥哥的幸福她也要把關!
  這麼說來……安妤似乎是不錯的選擇,杜雲芊想到自己多年好友,而且也跟哥哥很熟呢。
  「我想到好人選囉。」
  「是嗎。」思索了幾秒,才把一盒青椒放進推車。「那就能付出行動了。」
  「我會加油的!」充當媒婆讓她躍躍欲試。
  
  
  
  城家飯桌很熱鬧,參加婚宴都能自家一桌了,打麻將也不怕找不到咖。
  「我開動了。」今日多了杜司臣兄妹,大伙合奏這句話。
  城仲瑄舀著嬰兒食品哄著最小兩個弟妹吃,三歲的城仲刑嘟著嘴拉著他,「瑄瑄,我也要。」似乎很不滿大哥被搶走。
  最大的雙胞胎馬上接手原先餵小弟妹的工作,城仲瑄一把抱起城仲刑,「想吃什麼?」
  「這個!那個!」開心地指著自己想吃的食物。
  而城仲翎則纏著杜雲芊,「雲芊姐是瑄哥的女朋友嗎?」
  「咦?不是不是,我們是同班同學!」杜雲芊馬上反駁。
  「噯……好無趣,瑄哥都沒帶女朋友回來給我們看!」
  現在小女生都這麼成熟嗎?杜雲芊乾笑。
  城仲霺笑得臉頰旁邊兩個小酒窩出來打招呼,「姐姐好漂亮!」
  好可愛!杜雲芊忍不住抱住她,「仲瑄,你讓一個妹妹給我好不好!」
  而杜司臣則跟城父小啜紅酒,城仲瑄不得不叮嚀,「爸,醫生說酒不要喝太多喔。」男人只能苦笑對兒子點點頭。
  今晚,城仲瑄看見一幕讓他不由得發出會心一笑的畫面,心裡告訴自己下次得注意。
  
  
  
  
  
  …to be continued 2009/05/16
  一直以為4貼了(掩)
  大家湊在一起了耶-3-/
  果然史姚是直接上車(煙)
  還是讓慕容繼續攪和下去呢…
  阿丹在不行動我就要寫飛亞飛了(告非)
  那今天就送阿奇鳳梨吧XD
  鳳梨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