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05
  
  
  
  
  
  
  
  
  
  
  「衛……」
  
  慕容才剛啟口連名字都還未說完,就看離沒幾步遠的男孩朝他一鞠躬後轉身就跑,周遭的學生都用奇怪的眼神盯住他,搞得他是病原體似的。
  
  從事發到現在都是如此,慕容開始緊張了,已經接近學期尾聲,若衛亞在一直躲下去,意謂他們的友誼將消失得無影無蹤;不是沒找過音樂系的小檸檬學弟,不過得到的是一張臭臉外加拒絕。
  
  雖然不太想使出那招,不過……
  
  
  
  
  
  史蒂芬撐著下顎,看著窗外的美眸露出笑意,沒想到飛翔前幾天來找自己說的事原來是真的啊。
  
  「史蒂芬你在看啥?」姚子奇本來低頭瘋狂抄著要繳交的筆記,抬頭就看對面好友不知在看啥還笑那麼開心。
  好奇地跟著窗外望下去,卻什麼也沒見到,姚子奇心頭是個大問號。
  
  「不……只是看見了有趣的畫面。」想到又忍不住揚起紅唇。
  
  到底是什麼讓史蒂芬笑那麼開心……姚子奇越想越悶,下一秒呆了幾秒,他幹麻煩惱這個?
  眼前的筆記才是現在他最優先要煩的東西!
  
  「史蒂芬,外找喔!」歐怡青像是見鬼似的走近兩人,詭異的瞄了眼門口。
  
  「哦?」剛剛畫面的當事人之一如今就在門外,史蒂芬露出瞭然的微笑,優雅起身邁向教室門口。
  
  如詩如畫的美麗景象!
  教室的女生嘰嘰喳喳的討論著門口兩個美形男站在一起如何如何,尤其最後慕容少爺竟然執起史蒂芬的手,在他手背上輕輕一吻,有女生忍不住發出尖叫。
  
  姚子奇怔愣看著,連停頓的原子筆藍色墨水已經浸透筆記頁面都不自覺。
  
  
  
  那該死的慕容和希!
  史蒂芬臉上依然是掛著好看的笑容,不著痕跡的擦去殘留在手背上的觸感,耳裡是方才紫色身影離去前留下的話。
  
  “既然史蒂芬如此幫我,那不做點什麼,我無以回謝呢。”
  
  說完就對他行吻手禮──還有這是給女人的吧?
  不過好脾氣沒讓史蒂芬當場抽回手及踹他個幾腳,再說慕容真的是在道謝嗎,確定不是在報復上次的事?
  想到此刻迴身要接受班上同學探究的目光,史蒂芬就一陣惱,乾脆就這樣離開教室好了……不,這樣明天會傳得更難聽。
  
  
  
  「哇啊……慕容真大膽,果然喝過洋墨水的就是不一樣。」歐怡青說著說著,似乎忘了自己是在國外長大,也是自己口中喝過洋墨水的一員。
  她轉過頭去正要在說些什麼,就看某人臉色鐵青,而他手上的筆似乎有被腰斬的可能,吐吐舌決定先遠離暴風圈;在離開教室前一秒歐小姐拍拍史蒂芬肩膀。
  
  史蒂芬若無其事地回到姚子奇前頭的座位,就看金髮男生一臉陰霾瞪著自己,史蒂芬張手在子奇眼前晃了晃。
  
  是剛剛讓慕容親過的手──姚子奇這麼一想就拍掉那隻手掌,在史蒂芬不解的目光下離開教室。
  
  「啊啊,姚子奇吃醋了吧?」
  「一定是一定是!」
  兩個女生在一旁低聲說著,誰都沒忘上次史蒂芬大膽與姚子奇熱吻的事,本來以為慕容的目標是姚子奇,沒想到今天的最新發展是──慕容和希與姚子奇爭奪史蒂芬!
  
  眨眨美目,史蒂芬低頭似在思量著什麼,想到剛才瞪視自己的金瞳掺雜了憤怒及更多令人不解的情愫,他立馬起身,追著姚子奇的步伐離去。
  
  他可不像慕容和希,繞了一大圈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誰。
  
  
  
  
  
  ※
  
  
  
  
  
  「仲瑄,這是我一生的請求!」丹尼斯抓著好友雙肩,認真的說。
  
  「……不要把一生的請求用在這種事上。」城仲瑄無奈失笑。
  「再說,我根本沒什麼經驗。」問他如何追人……似乎問錯人了。
  
  兩人並肩坐在木質地板上,丹尼斯拿了毛巾擦擦汗,城仲瑄拿了一旁礦泉水喝了幾口,一同看著仍在場中央練習的同學,繼續討論未完的話題。
  
  「你高中不是有交過女朋友?」丹尼斯記得大一時還有看過好友帶那個女生出現幾次。
  
  「是沒錯……但我們是自然就在一起。」真正說上來他也沒有追求。
  只是一男一女一起唸書,在圖書館待久了,感覺對了就在一起,升上大學後不久就分了。
  
  「不過還是得先讓他不會避開我才行。」任飛翔那小子一看見他會迅速落跑的狀況還是沒改。
  
  瓶底靠在曲起的膝蓋上,嘴唇抵著瓶口,城仲瑄想起什麼地猛然轉頭說:
  「史蒂芬!找史蒂芬吧,我記得任飛翔不是很崇拜他。」
  要釣人當然得用對餌。
  
  丹尼斯背貼著鏡牆,嘆口氣,「可以的話,不想動用到史蒂芬。」
  明明是他要追人,卻還得打出弟弟牌,真是太窩囊了。
  
  「反正結果是好的就好了。」城仲瑄忍不住笑了。
  
  「也是,那我等打給史蒂芬叫他幫我。」
  
  丹尼斯揚高礦泉水瓶,城仲瑄見狀也拿高自己的礦泉水瓶,兩個瓶身輕輕相撞,兩人不禁一同笑了。
  
  杜雲芊在一旁擦汗,看見兩人舉動好奇地湊進。
  「你們兩個在討論什麼?」感覺有什麼好玩事呢。
  
  互望一眼,兩人一致決定,還是別告訴杜雲芊的好。
  
  「對了,妳跟妳的沈學長如何了?」城仲瑄突然想到,不就有個良好範例在眼前嘛。
  
  「我們打算這個暑假要去環島唷!」提到自家男友,杜雲芊本來就漂亮的臉蛋便飄上兩朵紅雲。
  
  「唔嗯……真好奇當初他是怎麼追到妳的。」當然城仲瑄是故意要問給身旁好友聽的。
  
  「嗯……以前高中他就很照顧我,然後校慶活動時他在台上當著全校向我告白,然後嘛……」
  她到國外的兩年間,沈惟真仍是不間斷的寄E-mail給她,甚至放假還會到英國找她,貼心風趣又溫柔,很難不心動吧。
  
  而丹尼斯聽完則是想著,要他使用沈惟真的方式……那畫面還真是令人惡寒。
  
  「啊,我先去回電!」杜雲芊發現手機有未接來電一通,朝兩人搖搖手跑到室外回電。
  
  應該是阿娜答來電了吧。
  「真甜蜜。」城仲瑄見著女孩消失在教室門口,不禁笑說。
  「希望改天也能看見丹尼斯這樣囉。」忍不住出口調侃好友。
  
  「說我?你咧。」丹尼斯看好友從分手後就沒再交女朋友了。
  
  「碰上了再說吧。」笑了笑起身,準備下一節課的熱身。
  
  
  
  
  
  ※
  
  
  
  
  
  「子奇!」
  史蒂芬總算在姚子奇常待的樹下找到人,沒想到姚子奇看見他,馬上起身準備再度落跑,卻因下一句話,腳步頓住。
  「我喜歡你!」
  
  姚子奇一臉見鬼似的迴過身,看那累坐在草地上的美男,蹲下身與他平視。
  「……真的?」不確定地問。
  
  史蒂芬一把抱住,姚子奇便跌坐在他身上,埋在姚子奇髮間聞著清爽的洗髮精味。
  「真到不能再真。」
  
  並沒推拒史蒂芬的舉動,姚子奇有些尷尬跟害羞地也伸手抱住男人。
  剛坐在樹下思考,他幹麻看見變態吻史蒂芬就不爽,還做出離開教室的奇怪舉動……越想越覺得自己像是在嫉妒的女人。
  「唉……為啥我會喜歡男人啊。」明明有一堆女生,卻喜歡個男人。
  
  「感情哪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的。」他也沒想過自己喜歡的會是個男人。
  「不過,因為是子奇啊。」
  
  「哼,看在你是史蒂芬的份上。」他勉勉強強地接受。
  
  流行音樂鈴聲突然響起,兩人互望,姚子奇搖頭表示不是自己的,史蒂芬才發覺這音樂是哥哥來電。
  「喂,哥怎了……哈啊?」
  
  姚子奇看史蒂芬瞪大眼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忍不住好奇丹尼斯是說了啥,再看史蒂芬露出個含有他意的笑容,心想大概又有人要遭殃了。
  
  
  
  
  
  杜司臣在原地躊躇不前,端著下巴思考自己該過去嗎。
  憑藉著好眼力,他輕易看見前方樹下是兩個男學生摟抱在一塊,本來想從較無人的地方到戲劇系棟,意外撞上別人恩愛畫面。
  
  城仲瑄抱著幾本書籍,從音樂系棟出來時便看見有個西裝革履的俊美男人在原地不動,經過的女學生及女老師都對男人投以好奇眼光。
  好奇地上前拍拍男人肩膀,「杜先生。」
  
  「啊,是你啊。」杜司臣點點頭。
  「本來想要找雲芊。」不過……杜司臣眼光再度射向那對情侶。
  
  「欸,史蒂芬。」城仲瑄跟著男人視線看過去,原來是好友弟弟。
  詫異地發現竟有個金髮男孩坐在史蒂芬身上,記得好像是之前看過的男學生,丹尼斯好像也有提過……叫姚子奇的樣子?
  城仲瑄想一想不禁噗哧笑了出來,杜司臣不解的看著他。
  「抱、抱歉……但我想到丹尼斯輸了就……」
  沒想到竟是史蒂芬先抱得佳人歸,惦惦吃三碗公,高明。
  
  丹尼斯好像是之前在仲瑄家裡吃飯,突然造訪的男學生,而輸的意思是……不會是他想的那樣吧?杜司臣挑眉。
  「就是杜先生你想的那樣。」身旁人解答了他的疑惑。
  
  而史蒂芬早發現顯目的兩人,牽著姚子奇上前與他們打招呼。
  「嗨!仲瑄。」
  雖然他身旁姚子奇是百般不願,不過仍是點頭算打招呼。
  「對了之前忘了問,這位是……」氣質外貌皆出眾的俊美男人,史蒂芬印象中學校並沒有這號人物存在,不過除了有一面之緣,感覺有些眼熟呢。
  
  「杜雲芊的哥哥,杜司臣。他是史蒂芬,學校校花。」城仲瑄簡單為兩人介紹。
  
  校花……杜司臣打量著史蒂芬胸前,他不至於連是男是女都看不出。
  雖然眼前人是蠻漂亮沒錯……
  
  「沒人規定校花得是女生吧。」比比一旁新出爐的戀人。「他是姚子奇,我們剛交往一個小時不到。」
  姚子奇瞪了他一眼,似乎是在怪史蒂芬怎麼這麼簡單就把兩人關係說出來。
  
  「對了史蒂芬,剛剛丹尼斯有聯絡你嗎?」記得好友說中午會打電話。
  
  呵呵輕笑,史蒂芬也沒想到哥哥會要自己幫這個忙,反正順便另外一個也一起捉了。
  「哥剛剛有打來。我連另一件事一起辦了。」
  一切就看下午的見面了。
  
  「那既然遇到了,要一起吃飯嗎?」感覺投注在他們身上的目光增多了,城仲瑄開口提議。
  
  「Sorry,我得跟子奇回家趕功課。」
  雖然說趕功課,不過史蒂芬滿臉熱在其中,畢竟是自己喜愛的音樂嘛,再加上情人就在自己身旁。
  
  朝離開的兩人擺擺手,城仲瑄若有所思地說:「明明夏天了,還是很多人正春天來了。」
  外加暑假要到了,感覺校園裡Love光線有增強趨勢。
  
  杜司臣暗笑在心頭,但也不得不贊同。
  「你的朋友還沒追上?」
  那次晚餐都是五月初的事了,現在學校都快放暑假了。
  
  「這次應該成了。」說不準明天就能看見丹尼斯幸福的的笑容,然後地上準備癱死一堆女性。
  「那杜先生等等有空嗎?」
  
  杜司臣薄唇微揚,本來就想到戲劇系棟找妹妹與城仲瑄用餐,現在看來妹妹一定是找情人用餐去了。
  「當然。」
  
  兩人邊朝停車場走去,沿途不時一些女生目光射向身旁人,城仲瑄無奈瞄了身旁視而不見的杜司臣。
  「果然太顯目了……」
  不過也是能理解啦,杜司臣比起明星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杜司臣倒是習慣注目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多的是跟他哈腰鞠躬及虛與委蛇的人,當然其中更不乏是愛慕的千金小姐。
  想到雲芊曾問過的,他當然知道婚姻不能兒戲,但之於杜家,婚姻不過是個可利用的籌碼罷了,他從以前就認知到自己未來的妻子絕對不會是自己所愛。
  總歸,對待因利害關係而結合的妻子就等同辦公事。
  
  靠近停車場時,不免發現校門附近擠了一群人,90%是女性,口裡還發出尖叫。
  杜司臣忍不住皺緊眉頭,城仲瑄一副瞭然的說:「是那個大明星吧。」
  不等杜司臣問,他便自發地說明,「最近克烈斯似乎在追我們學校的女生。」
  事情大到連國際新聞都在報,畢竟克烈斯‧穆勒的身份不單單只是一個男明星這麼簡單,他代表了南方某國家皇室。想想,王子追一個平民女生,記者也不用忙了,光追蹤這條新聞就能撐上一年了吧。
  「原來麻雀變鳳凰在現實中還是有可能發生的事。」這樣不知又會有多少女性陷入幻想了。
  
  「是安妤吧。」雲芊最近有向他提過這件事。
  畢竟是妹妹的好友,他也有在注意,當然掺雜不少驚訝,不解克烈斯這種身份的人竟會喜歡上一個平凡的小女生。
  
  「杜先生認識啊。」心下有些詫異。
  
  「雲芊的朋友,不過是個很平凡的小女生。」
  
  「王子吃慣大魚大肉了,想換道清粥小菜。」城仲瑄不由得笑了。
  
  「安妤是個好女孩。但談到嫁入皇室,似乎……」
  他將楊安妤視作妹妹,當然不希望她的選擇會傷害到她自己,嫁入皇室太多風險了。
  
  「不過真的彼此相愛,希望也能看見完美結局。」
  世界上已經夠多悲傷事了,何必再添一樁,能有好結局就好了。
  
  在兩人交談中便已來到杜司臣座車,杜司臣便幫城仲瑄拉開副駕駛座車門。
  「啊、謝謝。」
  杜先生還真是有禮貌呢……坐進車內後,看著車外男人繞到駕駛座,城仲瑄不禁想。
  
  「有想吃什麼?」發動車子,杜司臣問身旁人。
  本想到常去的日式料理餐廳,不過心裡總覺得城仲瑄不喜歡那種高級餐廳,雖然他知道只要自己決定,男孩仍會點頭說好。
  
  以前,慣於發號司令的杜司臣理所當然覺得自己決定是對的,雖是為對方好但總不過問對方喜好或想法,現在卻會為對方著想,杜雲芊看見這樣的杜司臣肯定會嚇一跳。
  或許是連本人都沒注意到的改變吧。
  
  「我想還是我下廚吧。」家裡除非必要很少外食,能開伙盡量自己開伙,既建康又省錢。
  「啊,這次我不會買青椒。」經他多次實驗,杜司臣似乎不愛青椒味。
  
  果然握住方向盤的手一頓,杜司臣語氣中帶了點尷尬,「你怎麼發現的?」
  小時曾有一段日子被逼著吃青椒克服挑食,杜家繼承人是不能有討厭的東西。雖然最後敢吃,但他委實討厭那個味道,看見青椒總是……
  說起來這個習慣也很少人知道,連妹妹都沒發現。
  
  「杜先生吃完青椒總是會下意識喝東西,不管是酒還是開水。」他也是偶然看見,還很多次。
  「不過至少杜先生會吃,像家裡幾個小的就真的很討厭。」
  
  城仲瑄說得杜司臣有點心虛,其實他是很想不去挾青椒,但城家餐桌上,討厭青椒的小孩比比皆是,看城仲瑄認真的說教還說挑食的人長不大,他便習慣性地不去展露自己的弱點,和著飲料一起吞下了。
  「有青椒也沒關係。」反正吃下去在胃裡翻滾都一樣。
  
  「呵呵,反正只有我們兩個吃飯,就做些杜先生不討厭的吧。」爸爸出國去玩了,家裡弟妹也還在學校。
  
  前方紅燈,杜司臣轉頭朝城仲瑄露出淺笑,「你決定就好。」
  
  「咦?」一頓,幾秒後才反應過來,旋即轉頭正視前方。「呃、嗯……」
  城仲瑄忍不住輕拍自己臉頰,感覺有些燒熱。雖然沒問,但杜先生的身世一定很了不得,一舉手一投足,連一個簡單的笑容都散發出與常人不同的味道,果然是不同世界的人吧……
  
  
  
  
  
  …to be continued 2009/09/14
  改了名字,因為跟情人節離題好遠XD
  剛好想到老千電視創作”學園的王子們”,哈哈XD
  雖然哥哥大人不是學生,不過他是學園理事長…也算有關係‧3‧
  
  然後司瑄完全沒發展耶…其他兩對下篇就成了說(扶額
  好不要管他(喂
  瑄兔
  今天是禮物瑄(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