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園的王子們、06 END?
  
  我想完結了(遠望)
  不過我現在才注意到,司瑄咧!?
  算了(喂)
  
  
  
  
  
  
  「嗯──」姚子奇伸了個懶腰,總算結束最後一科考試了,交了卷背著包包出到教室外等著另一人。
  
  「如何?」子奇最不擅長古典樂了,昨晚還幫他瘋狂惡補,一看他出來史蒂芬馬上問。
  
  「應該OK啦!」真不塊是史蒂芬,抓題至少中了七成,要及格應該沒問題。
  
  「那我們回去準備吧。」
  
  「……奇怪我們跟那個人又不熟。」雖嘴上嘀嘀咕咕,不過姚子奇倒是跟上長髮人影的腳步。
  
  史蒂芬但笑不語,他都解釋好幾次了,反正子奇也只是想唸一下。
  至於到底是要準備什麼,原來是哥哥的同班女同學開了個期末Party,只邀請一些好友。哥哥邀請他,他當然是帶上子奇囉;哥哥理所當然的也會挾帶飛翔出席,飛翔又抓了衛亞一起,而衛亞又有新上任情人的慕容和希作陪……還真是牽連甚廣啊。
  乾脆也邀克烈斯吧,記得他的準女友是杜小姐的好友──史蒂芬馬上拿出手機翻電話簿。
  與好友通話時,眼角處瞄到姚子奇不爽地瞪著他,紅唇揚起,牽住那吃醋的愛人。
  雖然看子奇吃醋他是很開心啦……但凡事點到為止,要是真讓子奇生氣,慘的人還是他自己。
  
  
  
  ※
  
  
  
  「你似乎在擔心什麼,學弟?」丹尼斯靠在壁上,拿了杯飲料。
  才下午而已,不過丹尼斯人卻已在杜宅,原因是任飛翔想提早來幫忙,雖然他很懷疑小情人是不是來幫倒忙,但看飛翔小蜜蜂忙得很開心也就算了。
  
  「學長。」衛亞馬上打招呼。
  
  「你一臉哀怨,要是被飛翔看見會以為我欺負你。」學弟的臉色實在說不上是好,記得不是跟慕容那傢伙在一起了嗎。
  
  摸了摸臉頰,衛亞不知道自己的心情都顯現在臉上了。
  「……姚、姚子奇學長也會來吧。」
  
  稍稍聽弟弟提過,丹尼斯馬上曉得衛亞在擔心什麼。
  「放心,有史蒂芬。」他可不覺得弟弟能容忍外人覬覦他的姚子奇。
  
  「可是……」
  
  「多相信點他吧。」丹尼斯笑了笑,比比匆匆奔向他們兩人所在的緊張人影。
  
  「噢天我的寶貝!」慕容和希一發現寶貝情人不在學校,匆忙地趕來杜宅,那顆小檸檬竟然拐了他的小寶貝也不通知他一聲。
  
  「呃、慕容學……」衛亞還沒說完,嘴唇就讓對方指頭抵住。
  
  「叫我和希或是希還是親愛的都可以。」滿眼柔情地看著小寶貝在自己注視下如含羞草般地垂下頭,慕容心花怒放地捧起寶貝的臉蛋。
  
  ……這兩人是怎樣,一來就開始放閃光。
  丹尼斯無言地退到一旁,靜靜喝著自己的飲料。
  所以他到底來做什麼啊?
  
  
  
  ※
  
  
  
  看著門口兩台LEXUS,再看自己家人像是郊遊似地登上車子,城仲瑄滿臉錯愕。
  「發生什麼事了?」
  為什麼家門口停了價值不菲的車,家人還上車?
  
  「你下課了?本來還想到學校接你。」杜司臣抱胸倚在黑色轎車身上,人又穿著白色西裝,整個人看起來就是白馬王子。
  
  「哥!快點上車啊!」弟妹就趴在窗旁朝大哥招手。
  
  「……是要參加雲芊同學的Party嗎?」城仲瑄愣愣地提問,怎麼這一陣仗像是旅遊團。
  
  「嘿嘿,是雲芊姐姐邀請我們的唷!」城家幾個妹妹開心地說。
  
  「啊、呃,是這樣啊。」不過看弟妹都很興奮,城仲瑄無奈的笑了。
  「那我進去準備一下。」
  
  「會很困擾嗎?」杜司臣跟著城仲瑄進入他的房間,想起剛剛城仲瑄臉上似乎有些無奈。
  
  「只是感到有點不好意思,我們家那麼多人……」結果他們家人就佔了一大比率,那不是很奇怪嗎。
  
  「主辦人是雲芊,是她決定客人。」杜司臣看看時間,抬眼正要開口卻頓住。
  
  房間裡有片落地窗,此時又正好是傍晚,而城仲瑄也不太在意地在杜司臣面前脫下衣服,略顯瘦的身材在夕陽的照射下,那偏白的膚色折射著閃耀的光芒,摘下眼鏡後眼裡透著柔和,房間主人垂著眼心不在焉地脫掉上衣,隱隱散發著誘惑的味道。
  
  無所覺自己成為門口男人觀賞的對象,城仲瑄慢條斯理地走到衣櫃旁挑了襯衫,緩慢地扣上釦子,到接近頸子時頓了一下,後轉而調整領子。
  
  杜司臣的目光就跟著城仲瑄的手指,由下往上,到胸口時忍不住多停留了幾眼,下一秒被衣服遮起來,他心裡不禁飛過可惜的念頭。
  等等……他現在在幹麻?
  杜司臣此時才發現自己的行為就是一個色狼在偷窺……雖然他是光明正大地看。
  對方可是小男生呢……他不禁搖頭。
  
  「好了。」城仲瑄打好領帶調整好鬆度,隨意地抓了抓頭髮,又換上隱形眼鏡,一轉身卻對上杜司臣發愣的模樣。
  「怎、怎麼了嗎?」杜先生一直盯著自己,是穿得不合適嗎?
  
  「沒什麼。好了的話就出發吧,雲芊那應該也差不多了。」杜司臣露出笑容掩飾自己失態的模樣。
  
  
  
  ※
  
  
  
  「非常謝謝大家來參加宴會,那希望大家今天都能玩得很愉快!」
  身為主辦人的杜雲芊,致詞完一個示意,音樂揚起的同時代表宴會開始了,她也在男友沈惟真的邀請下,兩人滑入大廳正中開舞。
  
  
  
  「呵呵,子奇,要跳舞嗎?」史蒂芬笑著詢問。
  
  「……不要。」看也曉得他一定是當女方那個,而且還有不認識的人也在場,他才不要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咧。
  
  「你看慕容多麼大方。」
  
  「那是衛亞不會拒絕!」瞧瞧衛亞臉紅成什麼樣子,他才不要下海咧。
  
  「那我提起的事,你覺得如何?」微微靠近愛人。
  
  說到史蒂芬的提議,姚子奇雙眼一亮,卻又有些猶豫,「但是……」他當然覺得很棒,但怎麼說史蒂芬都很吃虧。
  
  「吃虧就是佔便宜。」至於是什麼便宜嘛……史蒂芬不著痕跡地摟著愛人腰際,呵笑。
  
  「好!我欠你!」他也很信任自己的能力絕對能夠償還債務。
  
  「那暑假就有得忙囉。」
  
  兩人相視而笑,滿心期望未來的挑戰。
  
  
  
  
  
  「別給我偷喝酒!」丹尼斯一見小情人手上拿的酒杯,馬上奪過來換上果汁。
  
  「我都成年了耶!」任飛翔不快地嚷著。
  
  「喝果汁。」拍拍那顆綠色頭顱。
  
  「好啦好啦……」一邊碎碎念丹尼斯的小題大作,一邊心裡又有點甜蜜。
  不過……任飛翔偷偷扯了丹尼斯一把,「喂你別一直在這啦,那些大姐姐會覺得很奇怪。」
  今天的Party不只是他們而已,還有一些杜雲芊的同學,而丹尼斯貴為學園王子,自然是每個單身女子的目標了,他可不要等等去個廁所也會被暗算咧。
  
  「在她們的眼裡我只是在照顧小弟弟而已。」他在怎麼高調也高不過那直接拉著人去跳舞的慕容。
  畢竟是同性戀情,他仍是有多加顧慮。
  
  「我才不是小弟弟。」他可以被任何人以小弟弟對待,但就是丹尼斯不行。
  那樣豈不是被看扁了!
  
  「當然,我才不會吻一個小弟弟。」丹尼斯露出俊朗笑容,調侃著小情人。
  
  「閉嘴!」任飛翔紅了一張臉,低呿一聲喝著果汁裝沒事。
  自從確定關係後,他越來越覺得丹尼斯在他面前毫無形象可言,總是甜言蜜語掛在口邊,還老愛對他摸來摸去吃他的嫩豆腐,不過他也很喜歡這種感覺,因為他是丹尼斯的“內側”,除了親人與好友外就只有他能看得見丹尼斯這種舉動。
  嘿嘿他敢打賭,要是有人敢對他不利,比如那群餓女,那麼丹尼斯肯定會暴走。
  不過看那個叫城仲瑄的都沒被蓋布袋,他應該也會沒事的吧。
  
  小情人突然的安靜,搞得丹尼斯渾身不對勁,他啊,早習慣了任飛翔在他耳邊嘰哩呱啦,就算是扯些沒營養的話題也好,不過……偶爾為之也不錯。
  丹尼斯輕輕笑了一下。
  
  
  
  
  
  共舞完的兩人,早早溜到陽台休息,同時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紛擾。
  就著昏暗的燈光與月光,慕容看著那整理著橘色髮絲的衛亞,橘髮人兒注意到他的目光,緊張得連髮絲都越弄越亂,他忍不住伸手幫衛亞將那頭亂髮撥好。
  
  「謝謝……」他怎麼那麼手拙呢,連個頭髮都抓不好,衛亞皺緊眉。
  都是因為他吧……衛亞偷偷瞄了對面的人一眼,慕容學長果然穿什麼都很好看呢,今天也是,害他都不太敢正眼看學長。
  而且這麼棒的人還在他身邊,衛亞忍不住露出個甜蜜而羞澀的笑容。
  
  望著那副笑容,頓時有種明明沒喝酒,卻覺得醉了的感覺呢。慕容輕輕玩著橘色髮絲,低頭快速地在衛亞頰邊偷得一吻,惹得一片紅霞在衛亞臉頰上。
  「開心嗎?」不知為何,雖然他與衛亞在一起,但衛亞總是懷有心事,有時看見他都會皺了一雙眉頭。
  
  「嗯,很開心!」用力點下頭,衛亞深怕只有言語不能讓慕容相信。
  
  「那麼,寶貝你能將你的煩惱告訴我,讓我一起分憂嗎?」說著便將人摟進懷裡。
  他不怕讓人瞧見,但考慮到臉皮薄的小寶貝,才特意到陽台,所以理所當然可以來點親蜜的舉動。
  
  「我……」抬眼瞧了一眼又馬上垂下。「我、我只是……那個、學長不是喜歡…姚子奇……」
  
  吃驚地微瞠眼,慕容怎麼也沒料到原來小寶貝藏在心中的,竟是擔心他是個代替姚子奇的人?
  「亞,」捧起那有些淡淡愁意的臉蛋。「聽我說,你從來都不是替身。」
  他早該知道幾個月前那番言語徹底傷了小寶貝的心,卻天真的以為在一起自然可以解釋他的心,而忽略了小寶貝心中的不安。
  「你跟子奇從來都不一樣,若說子奇是太陽,那麼你就像月亮,完全是不一樣的人。」
  
  「那麼學長比較喜歡太陽還是月亮?」衛亞好奇地睜圓了眼。
  
  「我呢,喜歡月亮在我不小心睡著時會為我蓋上薄被、喜歡月亮努力練習鋼琴的模樣、喜歡月亮跟我一起窩在書房裡安靜的看書。」
  慕容每說一句,就見衛亞臉上綻出越發燦爛的笑容。
  「不過,我的月亮是只為我而發亮。」姚子奇那顆太陽交給史蒂芬那顆月亮去就好,衛亞當然是只為他而亮。
  
  「學長是我的太陽……」
  
  「是的,我的小月亮……」談話結束在四片膠合的唇瓣。
  慕容時時刻刻都在為了讓衛亞小月亮發光而努力(笑)。
  
  
  
  
  
  「你們要乖乖的,別作亂喔。」做為大哥的城仲瑄抱著么弟,叮嚀著其他弟妹。
  幾個小弟妹包括最大的兩個都合聲應是還發誓的舉起手,搞得城仲瑄無奈失笑。
  
  「難得出來,大家都很開心呢。」城父逗著小女兒,邊與大兒子聊天。
  
  「爸你也別喝太多酒。」胃都不好了,城仲瑄時時都得注意。
  
  「我……喝果汁。」乾笑幾聲,本來想拿酒杯的手馬上停下,改拿果汁。
  
  「還愉快嗎?」杜司臣端著酒杯,替妹妹招待客人來到城家這一站。
  
  「你們年輕人聊,爸爸抱珣珣去晃晃。」城父握著女兒的手揮了揮。
  
  「小恩,喊叔叔。」城仲瑄哄著么弟。
  
  「書書……」只會簡單的疊字,城家么兒偏著頭顱。
  
  小孩子果然很可愛,杜司臣笑著伸出手指,就讓那小弟弟抓住,無邪的大眼望著他。
  「仲恩嗎?」知道城家每個孩子都以仲為中間字。
  
  「嗯,啊、小恩別一直抓著叔叔的手唷。」城仲瑄空閒的手意圖要分開弟弟的小手掌。
  
  「沒關係,給我抱抱吧。」杜司臣躍躍欲試地伸出手臂,就看小弟弟也開心地伸出小手臂。
  
  「謝謝。」抱久了其實很痠,城仲瑄揉揉了肩膀。
  
  「哥、仲瑄!」杜雲芊開心地竄出兩人之間,後頭跟著沈惟真,兩人也是到了城家這一站。
  
  「雲芊同學,謝謝妳的邀請。」看見主辦人,城仲瑄馬上道謝。
  
  「叫我雲芊就好了,同學好彆扭。」杜雲芊皺皺鼻頭。「啊,哥哥小恩給我抱抱。」
  「惟真,來實習一下。」杜小姐一句話,讓沈惟真乾笑地迎著未來大舅子刺人的目光,抱著小弟弟。
  
  「嗚…嗚…啊…書書……」不過人家小弟弟可不領情,哽咽地叫著。
  
  「要叫也是要叫我吧……」城仲瑄有些複雜地喃喃。
  
  「好,叔叔抱抱。」杜司臣失笑地接過,手掌自然地輕拍小弟弟背部。
  
  「瑄瑄餓餓!」小弟嘟著嘴不太開心地嚷嚷。
  
  「好好好。」城仲瑄人前認真嚴肅的面孔一對上家人,馬上化為一灘水。
  
  「……仲瑄簡直是愛家媽媽了耶。」看著同學去拿包包的背影,杜雲芊點頭地稱讚。
  「我想以後誰娶到他一定很幸福!」
  
  「呃,雲芊,應該要用嫁吧?」沈惟真本來也點頭,聽到最後一句話突然一頓。
  
  「喔對耶,因為前一句太順口了嘛。」吐吐舌。
  
  「麻麻?」小弟弟不太能理解地歪著小腦袋,可愛的模樣連杜司臣也不住撫了撫小孩子細嫩的髮絲。
  
  「小恩,啊──」早已準備好嬰孩食品的城仲瑄,舀了一匙要餵弟弟。
  
  麻麻……小男孩的小腦袋裡馬上閃過一個陌生卻又感覺熟悉的女人身影,掙扎著要離開杜司臣的懷抱,城仲瑄詫異地忙著將食物先遞給一旁的杜雲芊,再接過小弟。
  「乖乖。」馬上展露哄著好幾個弟妹的能力,輕搖著懷中小弟。
  
  「麻麻…麻麻……」小男孩扯著大哥的衣服,抽咽地喊著。
  
  城仲瑄只是笑著摟緊小弟,「媽媽在這裡,小恩乖乖。」
  
  杜司臣一雙厲眼沒漏掉城仲瑄聽見小孩喊著媽媽時,臉上閃過的一黯神色,下一秒連自己本人也沒發現,他眉間也跟著皺起山峰。
  
  「哎呀哎呀我們的小寶貝怎啦?」家裡的開心果,城家老三注意到么弟似乎在哭鬧,馬上湊過來。
  「來來來看看三哥,咧咧咧──」馬上扮了滑稽的怪異臉蛋。
  
  「三三!」小男孩的吸引力馬上轉移,咯咯笑著。
  
  「NONONO──是三哥,不是三三。」說完抱過么弟,拍了他的小屁股。
  
  「三三痛痛!」
  
  「小恩別理你家三哥,來姐姐餵你吃飯。」老四暗地踩了三哥一腳,笑容可掬地準備要餵么弟吃飯。
  
  弟弟妹妹不著痕跡的轉移么弟注意力,還連帶將么弟接手過去照顧,城仲瑄目光欣慰地盯著三人的背影,而一旁的杜雲芊與沈惟真納悶相望,杜司臣則是伸出手掌撫了撫城仲瑄後腦勺。
  
  「咦?」不解杜司臣怎突地有此舉動,城仲瑄錯愕地轉頭,正巧與男人四目相交。
  
  「抱歉。」杜司臣則是迅速地縮回手,還使力瞪著自己手掌,煞是不解怎麼做出這種舉動。
  城仲瑄也不以為意,只是問了問杜司臣是否有要吃什麼食物,肚子都餓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說罷兩人便往食物區前進。
  
  「唔嗯……」杜雲芊看著方才哥哥迴異的行為,忍不住於心中多加揣測起來了。
  應該不會吧……但她也不敢說一定不可能,看看那邊──
  
  史蒂芬與姚子奇打打鬧鬧,感情一看就很好。
  丹尼斯與任飛翔一切盡在不言中,平常吵嘴吵得也很兇。
  慕容和希早抓了衛亞溜到旁無他人的陽台去卿卿我我,真聰明。
  而她呢……也很希望哥哥也能有如此的愛情。
  
  杜雲芊不禁有感而發,「真甜蜜呢。」一對對情侶,連呼吸到的空氣都充滿了甜甜的氣息。
  沈惟真笑了笑,牽起女友的手,繼續前往下一站招呼客人。
  
  
  
  
  
  over? 2010/01/17
  實在很猶豫是否要完了,因為司瑄還沒完XD|||
  隨緣吧(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