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さん零雜瑣碎事、參
  
  
  
  
  
  
  
  
  
  
  事務所裡,常會放一堆堆的雜誌,不管是有關女性從頭到腳的衣裝飾品保養品什麼的,還是隨處可見的旅遊雜誌等等雜七雜八的。
  
  雖然表面上說是吸收新知,但你很懷疑…這其實只是採買人個人的癖好吧,但你也樂得抽出一本本翻閱,偶爾也會看見自己在裡頭跟你對看。
  這些雜誌的下場不外乎是在資源回收日被打包好拿去丟掉,或是轉送給需要或有收集的人。
  
  而且,連「テニスの王子様」公演會刊也有,一本都沒缺。
  隨手拿了一本翻閱,那真的是很值得回憶的時光,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大家一起排演練習,就算到了晚上也一起相約出去吃飯……雖然你到場的機率頗低。
  真的是很快樂呢,如此想著的你,笑了笑把會刊放回原位。
  
  眼往旁一瞄,看見熟悉的JUNON雜誌,記得這月號似乎有……
  撐著頭看著腿上的雜誌,讓你想起「テニスの王子様」排練時發生的趣事,就像打開了百寶箱那樣的驚奇。
  
  
  
  ※
  
  
  
  「和樹和樹,你有幫我帶衣服嗎?」
  
  跟加藤談話的你抬頭看向更衣室門口,隨後身旁的人走向一旁從背包裡拿出袋子丟向Takuya。
  
  「啊~Takuya又來了。」Kenken動作迅速的換上訓練用衣,抓著晃二步出更衣室。
  
  你不解的眼神投向加藤,他先是納悶的看著你後才領悟,啟口解釋,「就是Takuya昨天到我家,把衣服丟在哪,我今天幫他帶來。」
  
  「和樹你換洗衣粉了!」
  
  「……你狗嗎?」加藤無奈的看著那東抓一角西抓一處聞衣服香味的Takuya。
  
  「工さん不換衣服嗎?」塁斗掛著可愛的笑容,一蹦一跳地來到你面前。
  
  你拍拍他的頭笑笑說了句馬上就換。
  
  ※
  
  總算休息了,你拿了毛巾掛在脖子上。
  
  上島老師剛喊完休息,Kenken便盤腿坐在地上用手搧起風。「呀~累啊累啊…」
  
  在排練室,總是青學一邊冰帝一邊各佔兩岸,你望向吵鬧的另一端,青學部長又帶頭……果真是領袖啊,嗯。
  那冰帝呢?
  中間有爐火似的,大家坐在地上圍了個小圈子,除了聊天之外便是彼此對演技及唱功上的意見及檢討。
  
  「那個,工さん剛的Key有點被塁斗影響了。」部長大人才剛坐下,嘴一開便點出你的問題。
  
  等等練習會注意,你才剛說完這句話,加藤身子突然朝你這方向倒來。
  
  原來是Takuya掛在加藤身上,重力加速度的後果。「和樹和樹,剛才我的表現怎樣?」
  
  「啊…嗯…」加藤臉頰微紅,有點不適的掙扎。
  
  「和樹臉紅了!」Kenken像發現新大陸,指著加藤大聲廣播。
  
  頓時冰帝大家都圍在加藤身邊,青學一些人也跑來湊熱鬧。
  
  「是那個原因吧?」龍ちゃん笑著問。
  
  晃二恍然大悟,「啊,是那個…」Kenken馬上抓著晃二大聲質問是什麼是什麼。
  
  不等晃二說明,加藤便先自己說出原因,「我背部很敏感,所以……」又忍不住推推在肩上磨來磨去的頭顱。
  
  「那樣背部受傷,擦藥會很難受吧。」鷲見馬上以另個角度分析,獲得大伙的點頭贊同。
  
  「有前例喔。」Takuya一說完馬上搏得大家的注意力。你拍拍他的頭說不能藏私,快招出來。
  
  加藤很不願意的目光,但Takuya還是滿足了大家的好奇心。「之前和樹不小心背部擦到牆,我幫他擦藥時……」比手畫腳的分享,還想拉加藤作說明不過馬上被加藤一句堅決不要而作罷。
  
  「總而言之,就是兩人都很累。」
  
  這時,你還很難理解Takuya最後的結語是什麼意思。
  
  
  
  ※
  
  
  
  「工さん?你怎麼一直笑?」放下筷子,和樹伸手在你眼前晃幾下。
  
  「想起了很有趣的事。」雙手疊起抵著下巴,注視對面的人。
  
  再提起筷子,挾起碗中散發熱氣的麵條。「嗯…什麼?」
  
  「就是……」站起來,繞到和樹背後。「這個嘍。」指尖延著蝴蝶骨的輪廓描繪。
  
  「啊呃──工、工さん!」
  
  還是一樣,很好的回應呢。你笑著說吃麵吃麵便打算矇混過去。
  
  
  
  嗯,是剛交往不久的事吧。
  
  
  
  「和樹!」手機挾好,你匆忙拿了紙筆,但臨時找不到墊的東西只好求救身旁人。
  
  「啊?」難得的偷閒時間,低頭看雜誌的和樹轉頭,你比了個轉身的手勢。
  
  「好…我曉得、嗯……那就這樣。」靠著和樹貢獻的背部,你在紙上寫下經紀人送來的消息。
  「嗯…」微笑看著白紙黑字。「和樹,晚上要不要一起……咦?和樹?」背對著你的人,一直沒迴身。「不舒服……啊。」腦中想起什麼,你詭異一笑。
  你蓋上筆蓋,有些欺負意味的在和樹毫無防備的背脊上一劃,果然如期得到一個顫抖為回應。洋洋灑灑寫下幾個字,「和樹,我剛寫什麼?」
  
  「我的名字啦…工さん、請住手……」
  
  你驚訝的摸摸他肩膀再滑到頸側,「這裡呢?」他怒瞪你一眼。「…敏感到這種程度呢…」和樹無奈地任由你上下其手。
  
  「我不是玩具,工さん。」
  
  得到了很好的回應呢……你端著下巴看那微嘟雙唇的人。
  
  
  
  
  
  …END
  
  後記:
  真人,累(趴地)
  最近用了新的分段方式,※←
  反正我分的方式隨時都會變XD
  
  大家都知道和樹自己說了背部很敏感,真是好題材啊,尤其是H的…(喂喂)
  
  唉…誰來給我靈感啊~(滾遠)
  
  2007/02/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