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亞・愛是無限迴圈、上

  
  
  
  
  
  
  
  
  
  
  翱翔天際,一間私人性質音樂餐廳,前餐廳店長金勇去世後,目前由兒子金皓薰接手。
  價格中上,但餐廳裡外環境優美、氣氛極佳,不管是情人約會、朋友相聚或是聊天小酌都非常適宜;加上店長熱情好客,來店客群極為廣泛。
  
  定休日是星期一,其他平常日營業至十一點,週末五到日則延長至二點,並舉辦現場演奏,時段是下午、晚上、午夜,各是三小時。不管主題樂團、學校樂團或是個人等,金皓薰都非常歡迎,而音樂主題也是每週不同,於星期四會在店門口貼出節目單。
  其中星期五,固定是“翱翔音樂天際”樂團──說穿了就是店裡擅長音樂的員工們大顯身手,而金皓薰也非常樂見其成,甚至斥資增建二樓音樂工作室,不僅自用還能出租。
  
  除了員工自組樂團,其實翱翔天際不太有其他長期駐唱的表演者,為此金皓薰採用自由報名制:受理錄音DEMO,與員工一同遴選,每週一會請報名者來試演。他常笑說自己簡直像是開了間音樂公司──事實上,他也認識頗多知名音樂製作人。
  翱翔天際,或許能說是素人想進入音樂圈的另一條管道。
  
  在金勇管理翱翔天際時,有著明確禁止店內員工戀愛此一條例;金皓薰接手後,並沒強制要求遵守,但也未完全放任,畢竟撇去戀愛才能專心於工作,不然直接改開婚友公司就好了。
  率先打破條例的,是史蒂芬與姚子奇,再來金皓薰自己也淪陷了,便完全將此條例從員工手冊上剔除掉──否則第一該罰的就是金皓薰本人。
  之後丹尼斯及城仲瑄也陸續有了親密戀人,就別說沈惟真高調的牽著女友來用餐了;店內單身女性員工紛紛嘆息,炙手可熱的九名男性員工裡,有七名已死會無法活標,搶手貨便餘二人。
  ──這兩人,也是今天大家聚在休息室的原兇。
  
  
  
  「子奇,你覺得要怎辦?」金皓薰先詢問當事人之一的姚子奇。
  
  「拜託干我屁事!」他當初就拒絕掉了,某人纏他也是某人自己的事,跟他半點關係都沒。
  
  「……其實我覺得不管應該也沒差。」丹尼斯如此說,一席話獲得多數人同意。
  
  「PS,如果真的要幫,我只幫衛亞。」沈惟真舉手說,因為衛亞是他的學弟嘛。
  
  「衛亞那小子也單戀快兩年了吧?」姚子奇撇撇嘴,真是夠有毅力的,看在這點份上他就想幫衛亞一把了!
  
  「可以的話……」城仲瑄端著下巴思索,衛亞就像自己的弟弟一樣,他也希望能看見衛亞開心。
  「盡力而為吧,畢竟感情這種事我們也只能幫到某個地步。」
  
  幾人一聽,贊同的點點頭,都是熱戀的同道中人嘛,也知道感情不能勉強的。
  既然決定充當丘比特,當然得討論對策。
  沈惟真率先提議,「用當初史蒂芬追姚子奇那招?」那洋洋灑灑的一袋真可謂驚人啊。
  
  「慕容不會當一回事吧。」丹尼斯雖覺得慕容對任何人都和善,但若沒那個意思,慕容只會維持君子之交。
  
  「那像店長一直關心紀翔?」一招不行還有一招。
  
  「這也要衛亞自主行動。」城仲瑄雖然都特意在星期五,慕容演出時段的固定班底排上衛亞,但衛亞都只處於打招呼的階段,連聊天都說不上。
  
  「那要他學杜司臣也不可能了。」再說那樣大手筆也不是學生付得起。
  
  「丹尼斯那套?」沈惟真覺得可行性當屬這最高。
  
  「慕容也不會當真。」因為是處罰,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結果,還是只能靠自己努力。」眼見都沒提出有用策略,置身事外的紀翔總結道。
  
  「好像是呢。」金皓薰苦惱地抓抓頭,他一直覺得奇怪,子奇都已經有史蒂芬了啊,為什麼慕容還是堅持地守在一旁呢。
  而且一追就是追了兩年,慕容的毅力不得不令人欽佩。
  
  始終不作聲的史蒂芬突然笑了,除了對此事不大關心的紀翔外,其他人都拿奇怪的眼光望住他──畢竟要說慕容苦追姚子奇,最先發怒的絕對是史蒂芬。
  「我只是突然想通一件事。」史蒂芬搖頭再度失笑。
  神祕地一笑,「不用擔心他們了。啊、下次賭局就開這個吧。」
  
  結果還是要開啊!?眾人滿頭黑線。
  
  
  
  
  
  ※
  
  
  
  
  
  又是一個星期五,衛亞擦拭著酒杯,偶爾抬眼偷望室外,吹著長笛的俊逸男子。
  
  「衛亞,你能下班了。」雖然知道衛亞想待下去,但今天慕容演出時段在午夜,衛亞只到十一點,正好交錯。
  
  衛亞有些納悶的問:「仲瑄哥,慕容不是都在晚上演出嗎?」
  平常日他是六點班,而星期五他是固定小閉店班,同時是為了慕容和希,因為慕容演出完總是會在店裡待到十一點多才會離開。
  沒想到這個月慕容被調到午夜時段,他又不好意思一直待在店內。
  
  笑了笑沒有回答,城仲瑄將衛亞推出吧檯。
  「打卡完換下衣服,我等等調杯酒給你喝。」
  從史蒂芬希望他能將慕容時段調到午夜,他就大概猜到了史蒂芬的用意了。
  而與慕容說明後,雖然對方仍是有禮的接受了,但能感受到慕容似乎不太開心,而不開心的理由,不知是為了不能睡美容覺之類的原因,或是其他……
  
  一會後,衛亞換下制服圍裙,坐在高腳椅上,趴在檯面上,突然好奇地問:「仲瑄哥,是怎麼達陣成功的呢?」
  在白板上能看見這個詞,經過解釋他才曉得其中意思。出現第一次是店長,之後就看見三次達陣成功宣言;現在明明就是夏天,可店內春風徐徐,每人都是笑容滿面的沉浸在愛河中。
  
  城仲瑄將酒杯放在衛亞面前,看來衛亞要行動了?
  「我沒跟店裡的人說過,我大學時到英國當交換學生時,就認識他了。」
  
  衛亞吃驚地眨眨眼,他獲得了獨家祕辛耶。
  「難道當時就……」莫怪繼第一次後杜司臣來用餐,都會特別挑明要領班服務。
  「不過你們也藏得太好了。」根本看不出來兩人認識。
  
  「因為對當時的我們來說,都只是彼此生命中一個小過客而已。」
  連他也認為,一等他回台灣,就會完成斷了聯絡。
  
  杜司臣與城仲瑄能歸類到有緣,可他是在愛的單行道上,只能不知所圖的一直向前行駛。
  「那我到底該怎麼做呢……」該怎樣才能讓慕容眼中有自己的存在。
  
  「衛亞,別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就好。」城仲瑄語重心長地對衛亞說,並揉揉他的頭髮。
  「要聽的話,到室外吧。」
  
  本來員工不應該混到客人裡面,或是下班最好也在休息室,不然就早早回家,否則店長都擔心會帶給店內客人不好觀感……可惜翱翔天際所有員工都無視此事,看看本來送餐的史蒂芬,送到最後也跑到台上,即興地與慕容合奏,而身為店長的某人還在拍手,甚至想拱紀翔上台──雖然被拒絕了。
  也能說是翱翔天際的賣點吧,這種輕鬆快樂的氣氛,尤以午夜最甚。
  
  「領──班──」天晴領著白西裝男子到吧檯前,畢竟身後這隻屬領班看管範圍。
  然後看著室外,嘿嘿一笑,「……我也上去玩好了。」天晴打算跟姚子奇借電吉他上台。
  
  「休想!」姚子奇先天晴一步上台卡位,以為他只會吉他就太小看他!
  結果本來優美的古典樂聲在姚子奇俐落的鼓技下,瞬間轉換成Jazz,慕容也改拿薩克斯風吹奏,史蒂芬仍是愛用他的電子琴彈出一連串的樂音,明明看三人像是各玩各的,卻又有說不出的違和感,三者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之後更是加上天晴的電吉他,一上台硬是先來段SOLO搶風頭,搞得姚子奇真想拿鼓棒丟他。
  最後的最後,紀翔還是禁不住店長的要求──無辜雙眼眨眨攻勢,紀翔死的倒是明明白白──上台跟另外四人一起瘋。
  
  呃……另外的賣點,還有每個員工的……隨性?
  城仲瑄無奈苦笑,反正店長在,客人也很高興,便轉身招呼或許可以說是真正來休息的客人。
  「老樣子?」
  
  「你。」杜司臣只消說個字,城仲瑄就能懂得意思,幾分後就看兩人開始聊天對飲。
  
  每個人都很隨性地玩奏,還有身旁好閃……杜司臣是來點台嗎?
  「我也去學個什麼樂器好了……」衛亞邊嘀咕地走到室外。幾個熟客一見他,馬上讓出位子邀他坐下。
  而且能跟慕容合奏耶……衛亞承認他是懷著私心想學。
  
  外場都溜到台上,丹尼斯結束掉廚房的工作先下班,便來到室外順便兼外場送飲料。
  「領班給你的。」雖然衛亞已經成年了,不過好像從沒看過他喝酒,丹尼斯不禁有些擔心……算了,頂多等等順便當柴可夫司機。
  
  
  
  
  
  深夜二點一到,姚子奇早早拿著掃把到門口清理,並將牌子轉到CLOSE那面;閉店的天晴整理著店內,不過不要拿著樂器玩或許會更好。
  
  「咦?衛亞睡著了?」擦拭著大理石檯面,城仲瑄詫異地問著還未離開的丹尼斯。
  他還特地調了水果酒,就是避免衛亞會喝醉……結果是幫助入睡?
  「司臣等等我們……」城仲瑄才剛想請愛人順便送衛亞回家,丹尼斯搖搖手表示不用。
  
  「我送他回去吧,反正順路。」只是能不能進衛亞家門這點有待商榷,按門鈴又怕吵到人。
  
  「不用不用,等等自動有人會打包衛亞。」拖完地的史蒂芬,拎著水桶經過吧檯時呵笑說著,最後消失在廁所門後。
  幾人一聽他這樣說,頭上紛紛打了大問號,誰會自動打包衛亞……?
  下一刻答案就出來了──
  
  「親愛的朋友們,我在休息室發現了睡美人,既然天使讓我發現了他,那我就順便送睡美人回城堡了。」
  慕容和希笑得極為開心,懷中抱著的是睡得安穩的衛亞,說完也不等眾人反應,緩慢地向門口走去,就怕吵醒了睡美人。
  大伙一愣一愣地目送王子抱著公主離開,沒人出聲也來不及制止──還有慕容知道衛亞住哪嗎?
  
  「媽啊我剛看見慕容他抱著衛亞──」姚子奇驚恐地衝進來,連掃把都丟在外頭不顧。
  「幹麻一副癡呆樣?」說話同時還將手移到金皓薰眼前晃晃。
  
  「……回家吧。」丹尼斯先回過神來,聳聳肩把玩著機車鑰匙離去。
  
  金皓薰若有所思地搓著下巴,「我還以為慕容根本不認識衛亞耶。」
  這麼認為也不是沒有錯,慕容每次一來,演出完就是纏著子奇說些讓子奇噁心八拉的話,搞得子奇都想拿掃把轟他出去,然後史蒂芬就會在那邊笑得一臉無害,可是手上三盤菜都像要丟出去似的。
  這場景,每週五的晚餐時間必會上演一次,熟客都還會押哪方贏咧。
  
  「應該曉得吧。」城仲瑄偶爾會在慕容面前提起衛亞,所以慕容應該至少知道是誰。
  雖說衛亞一開始是很不起眼沒錯……不過現在可是輕熟女客群的治癒天使啊。
  
  紀翔環抱著胸,倚在吧檯前小酌,「這樣不就成了。」他在心底倒是頂愉悅的。
  ──皓薰把店裡所有人都當成親人看待,注意力都被分散了;雖然他也不是不懂愛人重視大家的心情,但仍希望皓薰最好只注意他一人。
  
  「對耶!」金皓薰露出欣慰的笑容,隨即踏著輕快的腳步準備去算帳務。
  
  「史蒂芬不是早就知道會這樣了吧……」城仲瑄若有所思地望著廁所方向。
  算了,希望經過這夜,王子與公主能有些進展是最好了!
  
  
  
  
  
  …to be continued 2010/08/13
  慕容真的很難寫耶,我超不會寫自戀的囧…
  我還去翻了C7來看,結果都是看沒兩行都關了XDDDD
  我寫正常的慕容就好囧…
  然後我覺得明3的衛亞比較好看-///-(翻以前截圖)
  PS,可能會修改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