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亞是讓吹風機聲吵醒的,睜開眼後,他先是納悶地盯著天花板發呆一會,覺得有些熟悉……似乎來過一次──
  這不是慕容房間嗎!
  睡意都被嚇跑了,從床上彈跳起來,錯愕地東張西望,煞是不解他怎又在這兒。上次的經驗已經夠讓他驚嚇十年不止,怎麼一個星期過去,又發生同樣的事。
  上星期他真的羞愧到快要哭了,一直跟慕容道歉,要不是慕容脾性好,哪容得了他佔據主臥室大床睡得像隻豬一樣。
  更丟臉的是,他是在慕容注視下醒來,懷裡還抱著慕容的襯衫……難怪他會作夢,被慕容的氣息所包圍,要不夢見大床主人也很難。
  直到今天,他還是想不起那天有沒有迷迷糊糊地說了什麼夢話,可是從那天後,慕容注視著他的目光總覺得帶著一抹奇怪的笑意。
  
  衛亞揪著棉被,一臉燒紅又無措,不知道是要回家還是待下去──慕容步出更衣間望見床上人兒,先是一愣,後揚起柔笑。
  他還以為衛亞會一覺到天亮呢。
  「先去洗澡吧,會睡得比較舒服。」說完他就看著衛亞跳下床一路衝進浴室,快得他來不及阻止。
  沒有換洗的衣物,連浴袍也沒拿,是要光著身子嗎?慕容失笑搖頭。
  
  果然三十分後,衛亞光溜溜地呆站在更衣間,不知如何是好……穿原衣服?
  可是髒髒的,他想在慕容前保持最好的形象,但也不能到裸奔的地步吧……
  
  衛亞猶在煩惱之際,慕容似乎算好時間,來到更衣間前。
  「衛亞?我拿衣服給你。」
  說真的,要他把眼光移開還真有點難啊……
  
  連接主臥與浴室的更衣間門,是設計成霧面印花玻璃門,隱約能見看門外的身影,衛亞害羞地拉開個門縫將手伸出去,接過衣物後迅速縮回來,將門拉上。
  
  就如前面所說,透過光線能看見門內的人影,卻又因霧板看不透,門內人影緊張的樣子都落在慕容眼裡,不管是急忙的動作或是身軀的線條──
  糟糕……他簡直像個慾求不滿的色鬼。慕容雙頰一紅,心想得趕在衛亞出來之前回復鎮定,不然今夜就有人寧願窩在浴室了。
  
  衛亞穿好衣褲,對著鏡子檢視、梳理自己頭髮,之後深吸口氣才慢慢拉開玻璃門,踏出更衣間。
  「謝謝……」心情仍是很緊張,不知自己該如何自處。
  
  兩人胖瘦差不多,身高差了幾公分,看著衛亞捲起褲管,露出一小截小腿肚,慕容不禁覺得既可愛又帶了些小性感。
  尤其剛洗完澡,讓霧氣沾濕的睫毛及紅潤的雙頰,慕容還是第一次想在同性身上冠上可愛這形容詞。
  
  「那個…慕容……我要睡哪裡?」雖然很不想這麼認為,但看慕容躺在床的一側……
  果然如衛亞所想的,慕容拍拍床面空出的另一側,意謂衛亞今晚一樣睡他床上。
  「不用了!慕容是主人,我是客人……客、客房在哪?」若像上次睡死沒意識到身旁人還有可能,但明知慕容就在自己身旁,他今晚鐵定失眠!
  
  狀似傷腦筋的模樣,「但……屋裡大家都睡了,準備客房要花一點時間。」
  「床這麼大,不用擔心。」慕容說完再拍拍床面。
  
  不…不是床的關係啦──可也不好意思麻煩別人,衛亞放棄地爬上床,把自己埋在羽毛被裡,然後正經的躺著,一動也不敢動。
  
  「抱歉,我沒睡衣,穿襯衫睡覺會有點難受。」
  
  衛亞搖搖頭,「沒關係……」發現床好軟喔,跟他房裡的不一樣……衛亞好玩地動動身子。
  
  「衛亞,我們能談談嗎?」慕容突地問道。
  
  「咦?談什麼?」不解地從被窩探出頭來,睜大眼看著慕容。
  
  如何啟口?一向口若懸河的慕容頓住。
  「衛亞討厭我嗎?」
  
  瞪圓了雙眼,「怎麼可能討厭慕容!我喜…──唔…反正我不討厭慕容。」
  衛亞輕吁口氣,差、差點說出口。
  
  喜字接下去是什麼?慕容嘴角忍不住揚起。
  「會這麼想,是因為我們兩人從相識後就很少談話。」有時他想找衛亞聊天,就看對方如驚弓之鳥地飛走。
  
  「我……會害羞。」再說慕容多是找姚子奇談話,他根本插不上嘴啊……
  
  「相信只要我們熟識一點,我與你一定是很契合的。」
  
  「我有那個資格嗎……」他不懂音樂,無法像姚子奇能與慕容切磋,坦白講就是很無趣的一個人。
  
  慕容像能看穿衛亞所煩心的事情,「虛假的言語無法代表我的心,子奇的音樂很吸引我,但你那雙澄淨的眼瞳及漂亮的心靈卻是我的寄託。」
  
  每與姚子奇談話,他就會感覺到一股憂愁的視線朝自己射來,穿過他的心口;每當回過頭,卻只得到視線主人的迴避──他一直試探,一次又一次。
  似乎只有在姚子奇身邊,才能引起衛亞的注意,那他就一直賴在姚子奇身邊,像個要不到糖吃的孩子,盼望有一天衛亞會正視他、會給他一個微笑。
  ……甚至,他有些嫉羨金皓薰、沈惟真及城仲瑄,店內就屬這三人與衛亞感情最佳了。
  也未料到還有新名紗雪,不過也該感謝這位女孩,促使他想跨出第一步爭取,不再茫茫的等待衛亞出擊。
  他一直以為愛情是單方面的,努力付出卻換不到等值的代價;然而他錯了,愛情本就不該與代價同論,那太膚淺了。
  
  「那我能跟慕容作……好朋友?」他不貪心,只要能陪在慕容身邊就令他很開心了。
  
  「我想我表達的不夠,請讓我待在你身邊,當你害怕、緊張或害羞,便握緊我的手,我會永遠在你的身邊,一直支持你。」
  慕容執起衛亞的手,在手背輕輕落下一吻。
  
  衛亞驚詫的說不出言語,只能握緊慕容的手,用力壓下頭。慕容則藉著兩人交握的雙手,一個使力擁衛亞入懷。衛亞有些慌張的揮舞雙手,後才輕輕摟住慕容腰際。
  
  而當兩人沉浸在這無可言喻的幸福中時,慕容突然開口:
  「……衛亞,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但我習慣裸睡。」
  懷中人兒只是身體一僵,輕輕推開他後背對他躺著,只有露出來的耳根燒紅,洩露了主人的心思。
  
  ……反正燈關了什麼也看不見,衛亞選擇當縮頭烏龜。
  
  
  
  
  
  ※
  
  
  
  
  
  「啊啊,大白天活見鬼!」姚子奇抓抓金髮,指著吧檯裡的紫色人影。
  雪特這麼多護身符也沒屁用!
  
  「船長,客人禁不起你的吼叫。」拍拍姚子奇肩膀,城仲瑄喚著這個月姚子奇的外號。
  上個月底排班時,慕容主動要求平常日上班,他的驚訝程度就跟姚子奇差不多,再看看慕容挑的日子,不禁會心一笑,任由他去了。
  反正多尊自走式活動招牌,百利無一害。
  看看從未見過慕容的女客人們,都將眼睛黏在慕容身上,可惜慕容目光始終定在衛亞身上。
  話題一轉,城仲瑄無奈的說:「雖然我知道你很想發怒,不過要適可而止。」
  從這個月,某王子來到店內開始,姚子奇就像吃了炸藥,人見人爆,有時還會突然自爆。
  
  「笨蛋史蒂芬,你慘了你!」姚子奇又邊罵邊準備去端菜,好險他至少不會對著客人罵。
  
  「然後,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城仲瑄莫名的冒出這麼一句話,衛亞聽得大感納悶。
  是在說什麼童話故事嗎?
  
  「是呀。」慕容笑容溫柔得能化出水來,低頭在衛亞頰邊親了一下。
  這一親,引發了無數女性尖叫,直嚷著要再親一次;衛亞臉蛋漲紅,緊緊抱住自己服裝附帶的大玩偶。
  看來這邊也要適可而止……城仲瑄無言看著慕容高調的舉動。
  
  
  
  「那邊的變態王子誰準你招惹我家史蒂芬的!」為了配合活動調到外場的丹尼斯,差點將頭上的惡魔角拔下來丟出去。
  這大概也是姚子奇生平與丹尼斯連成一氣、同仇氣慨,準備要去解救親親愛人。
  
  「哇哇──船長你別把菜丟出去啊!」聽說是店長有特權而沒角色扮演的某人,緊張地大喊。
  
  「吵死了。」在休息室就能聽見吵鬧聲,紀翔冷瞪了暴風圈中心,接收到那雙異色眼瞳的笑容,真想抽出腰際那把劍捅個幾下──那人不是最討厭人多吵雜的地方嗎,怎麼不快滾。
  
  「紀王子你也是!」店長更怕紀翔暴走,手腳並用阻止他發飆。
  
  「……那你就換上那套衣服陪我吧,親愛的店長。」露出以往的邪笑,紀翔揪著愛人準備去換衣服。
  
  「我不要穿那套羊咩咩裝啦!」掙扎無用,被拖進休息室裡。
  
  
  
  「今天還真熱鬧。」來用中餐的杜司臣,隨意叉住德國香腸移到愛人嘴邊。
  城仲瑄張口咬住,挑了顆小蕃茄餵他,杜司臣笑了笑連同手指都含住,城仲瑄對他調情的動作毫不在意,縮回手輕舔指尖,最後才洗洗手繼續調飲料。
  
  一旁衛亞看得目瞪口呆,好大膽喔……
  「親愛的寶貝,你想要我也能做到喔。」充滿詩氣的慕容真的拿牙籤叉了片蘋果。
  
  「欸!?啊…呃……」衛亞羞澀一笑後咬住蘋果片,一旁女客人紛紛喊著被治癒了。
  
  
  
  「丹尼斯來門口啦!」小水手任飛翔,勾著丹尼斯臂膀,馬上讓惡魔停下暴動。
  「啊!」看見隨著沈惟真進來的客人,他脫下帽子放在胸口,露出笑容說──
  
  歡迎光臨翱翔天際唷★
  
  
  
  
  
  over talk 2010/08/16
  這次文名都是直接拿創作現成,因為懶得想-3-
  下一篇是司瑄,啊啊…懶得寫(喂)
  
  話說我每次進自己痞客,都很想按上面那個(喂)
  有人被騙到嗎XDDDDD
  所以就乾脆改了>V<
  可以玩玩看喔(其實也沒啥好玩啦…|||)
  
  然後我覺得士狼X亮士好萌喔(靠你扯到哪了)
  我對不起涼子醬03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