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亞・愛是無限迴圈、中

  
  
  
  
  
  
  
  
  
  
  現在回想起來,衛亞一直想不透金大哥為什麼會錄取他呢?
  當初他也是抱著一試的心情,畢竟他知道自己沒有什麼長處,個性又內向、膽小;可是在最好的朋友打氣下,他便想藉著打工改掉自己害怕與人相處的缺點。
  大學確定之後,趁著每人都大玩特玩的暑假,他陸續找了許多打工,很多雇主看見他的外表就先刷掉,只有金大哥,很熱情的錄用他,還說大學學業不用擔心。
  一開始,他還很懷疑翱翔天際每人都長得那麼好看,其實是什麼模特經紀公司吧?而且也怕融入不了大家,沒想到史蒂芬一得知他想改變自己,熱心帶他上美容院徹底改頭換面大變身,當天嚇得每人工作無能,其實連他自己也很錯愕──不過橘色有點太顯眼了……
  
  然而,會想改變自己的外表,絕大因素還是因為那個男子吧。
  
  
  
  「先、先生……我們餐廳是禁煙的。」衛亞有些害怕地說著。
  
  「啊?」男客人瞄了眼服務生,一副陰沉膽小樣,便不理會地繼續吞雲吐霧。
  
  「先、先生……若你要吸煙,必須要到店外。」今天是他負責室外這幾桌,就算在害怕也不能退縮。
  
  男客人刷地一聲站起來,「我想在這裡抽不行嗎?」他看這服務生一副好欺負樣,便以身高壓迫,反正有錢的是大爺。
  
  衛亞無措地張口想說什麼,他倒不是畏懼男客人惡勢力,而是煩惱想不出說詞請他到店外吸煙。
  兩人的爭執已經引起注意,連台上的慕容也放下長笛,在領班到達前來到兩人旁邊。
  
  「先生,我的演奏不適合吸煙這行為。」慕容笑著說,同時將衛亞擋到身後。
  
  只見男客人不屑地盯著慕容,「我抽我的是有礙到你吹那爛笛子嗎?」
  
  慕容仍是維持他一派的優雅笑容,「是不妨礙我,可妨礙到在場所有喜愛音樂的聽眾們。」
  室外的客人個個以鄙夷的目光射向男客人,誰會希望享受美好的音樂還有佐料二手煙。
  
  「發生什麼事了嗎?」城仲瑄身後是原少緯,似乎料到有奧客才帶著他。
  
  「來得正好,你們餐廳是怎樣!」男客人仗著顧客最大惡人先告狀。
  
  不用慕容及衛亞說明,城仲瑄又不是傻子,男客人將香煙丟進酒杯裡企圖毀屍滅跡,可沒逃過他的厲眼。
  「本餐廳禁止吸煙,少緯,你請客人到店外吸煙吧。」
  
  男客人一看原少緯臭著一張臉,身材高魁又一副不好惹的模樣,不用他趕,自己嚇得趕緊收拾東西匆匆離開。
  「啊、還沒結帳……」衛亞驚呼。
  
  「要我打電話讓他吐出錢來嗎?」原少緯挑高粗眉問領班,反正店外他的死忠跟班隨時備著。
  
  「不必小題大作,我們也不屑賺他的錢。」聞言原少緯聳肩回到廚房繼續忙他的。
  「衛亞,等等將酒杯清洗後回收掉;慕容,你再補一曲給客人。」城仲瑄朝臨近客人笑了笑,表示將會送上水果致歉後才回吧檯。
  
  
  
  打完卡下班,衛亞坐在沙發上休息,同時想到今天上班的插曲,不禁灰心的嘆口大氣,果然自己還是很沒用,只是講幾句話也會怕成這樣子。
  
  「沒事吧,衛亞?」
  
  聽聞來聲,吃驚地抬起頭,看向來人──是今天演出的人,記得叫……慕容和希?
  然後才想到,他知道自己的名字!?
  「啊、呃…謝、謝你……」衛亞急急的道謝。
  
  「不必緊張,我不會吃了你。」慕容笑容可掬的蹲下身子,與坐著的衛亞平視。
  「咦……」突然像是發現新大陸地湊近衛亞。
  
  「怎、怎麼了嗎?」衛亞有些閃躲地往後,雙頰忍不燥熱。
  這還是他頭一次那麼與人靠近,自然會緊張。
  
  慕容端詳著,心一動伸手探向衛亞臉上,不顧主人的錯愕,摘下礙事的眼鏡。
  「果然。」滿意的露出笑容。「你長得很好看,如含苞待放的雛菊,為什麼要戴眼鏡遮蔽你漂亮的面孔呢?」
  尤其是那雙眼,一眨一眨如夜空閃亮的星光,吸引人極了。
  ──是他見過最清澈的一雙眼眸。
  
  被稱讚了……就算不照鏡子,衛亞也知道自己臉紅得能滴出血來。
  「謝…謝謝……」
  「你、你也很好看。」衛亞靦腆的笑著。
  
  慕容一怔,他沒想到眼前男孩會回以稱讚,而且他相信絕對是真心誠意不帶一絲虛假。
  「別吝嗇將你的面孔遮掩住,展現給世人看吧。」同時,他也想知道,男孩會改變到什麼模樣。
  
  衛亞呆呆地注視著爾雅男子,其實好幾個同事都有建議他可以修飾門面,但他沒放在心上;此刻,是他認真的想實行這個建議。
  「我會的。」用力點下頭。
  不管是慕容和希的建議,或是慕容和希這號人物,都在衛亞心田落下種子,發了根。
  
  
  
  
  
  衛亞低吟幾聲,後又翻過身張手在半空中想抓什麼東西──慕容進入臥室就是望見這情景,有趣地一笑,順手拿了自己襯衫塞到衛亞手裡,就見睡得極熟的男孩滿意地揚高嘴角,將襯衫抱緊,繼續平穩的呼吸聲。
  
  坐在床緣注視著那張睡顏,並替男孩撥開臉上的髮絲,輕柔的動作就怕吵醒睡美人。
  「是做了什麼美夢嗎……」
  就如城仲瑄所言,他的確不知道衛亞住所,理所當然地將睡美人抱回家,這也是此刻衛亞在他床上的原因。
  慕容替衛亞掖好被子,才踩著輕巧的腳步,準備順著相通的門到書房,從剛剛就一直聽見書房電腦傳出聲音,肯定是姐姐在叫他。
  
  而睡得香甜的衛亞,抱著慕容的襯衫,似乎聞到唯一一次兩人距離最近、那記憶中的古龍水味,並又夢見那像王子般拯救他的人。
  「…和…希……」
  
  慕容正要進書房的身子一頓,心急地回過頭,望見仍是在睡夢中的人,心裡可惜一嘆,原來是夢囈啊……
  不過,他在衛亞夢裡出現呢,是怎樣的夢呢?
  
  
  
  
  
  ※
  
  
  
  
  
  「你們好。」
  那是個如精靈般可人的女孩,跟他們見過的某個月光仙子及可愛的雙馬尾女孩都不同;一舉手一投足代表她的完美禮儀,談吐中也顯露出她的慧黠,美少女也不過就這麼般吧。
  ──其實大家吃驚的是衛亞牽著她的柔夷。
  
  「她是新名紗雪,是我很重要的……」知心朋友?隔壁鄰居?青梅竹馬?
  衛亞還在思考要怎麼說明他與紗雪的關係,就見姚子奇拍拍他的肩膀。
  
  「衛亞,厲害!」搞得衛亞滿臉不解姚子奇在說什麼。
  
  「真沒想到啊……」咦,不過衛亞不是喜歡慕容嗎!?
  金皓薰吃驚地望著其他狀況內人士,果然除了依舊不關心的紀翔外,他人也都是一臉存疑。
  是他們搞錯多想了嗎?可是衛亞看見慕容,眼睛都會瞬間雪亮,連表情也會略帶害羞,一副見到夢中情人的樣子……
  難道因為今天是十三號星期五,所以才發生這種事?
  眼神複雜地目送那對金童玉女到室外用餐,試著想從背影看出什麼端倪,無奈只能得到這兩人非常適合的結果。
  
  「不,他們不是那種關係。」頻繁來串門子的杜司臣出言否定。
  「真要說……比較是姐妹的感覺。」戀愛時氛圍絕對不一樣,他天天看妹妹與男友的相處情形,剛剛兩人就像單純的幼稚園小男生女生牽手一起玩。
  
  「不過衛亞若帶個假髮,說姐妹的確有人信。」金皓薰好玩的看著常客們大受打擊的模樣,連店內女員工也是,大概都以為衛亞死會了吧。
  
  「難怪衛亞今天排休,讓我很驚訝。」城仲瑄還想說衛亞怎麼會在星期五休假。
  「會不會是帶她來看慕容?」這麼一說,就很有可能。
  
  「呵呵呵……我等不及今天的表演了。」史蒂芬笑得很開心,想來今天有好戲看了。
  
  「話說回來,你們不覺得自上星期五王子抱公主後,衛亞就有點怪怪的嗎?」
  最常與衛亞相處,城仲瑄很難不發現,不管是有時突然臉蛋發紅還是發呆。
  
  「王子不知道公主的城堡在哪,會把公主抱到哪去呢?」史蒂芬只丟下這問句,便轉身準備客人點的小餐點。
  
  「衛亞不會被吃了吧……」城仲瑄邊說邊俐落地倒著酒液。
  
  天晴送完飲料回到吧檯,驚訝的說:「咦?衛亞被吃了,那是什麼口味?」
  ──相信他,這單純只是好奇沒有他意的發言。
  
  「……橘子?」
  
  
  
  
  
  「就是他嗎?」新名紗雪睜大眼眸,扯著好友指了指正走向台上的紫色男子。
  衛亞點點頭,小聲的說了名字,紗雪隨即好奇地一直盯著慕容看。
  好友開始打工後,內向的個性慢慢改變,還有了在意的人,可是他一直煩惱兩人沒有話題能聊天──她今天的任務就是幫好友想出好方法或是當個話題製造機。
  
  從演奏開始後,紗雪便發覺到,台上紫色身影的視線總是有意無意掃視到她──不是該看衛亞嗎?
  她邊聽著音樂,肚裡是滿腹疑惑……她感覺得到紫眸裡散發出的不悅之意。
  
  
  
  一到星期五,慕容心情總是特別好,除了能演奏他喜愛的音樂,令聽眾沉醉在笛聲中,最讓他期待的,是一雙跟著他的琥珀色眼瞳。
  他不否認,他喜愛那耿直清澄的雙瞳,像似訴說主人出不了口的心情;他也不否認喜愛衛亞這人,可……就少了些什麼來確定這心情是否為喜歡、是否為愛情。
  他談過幾次戀愛,最終結果都是分手收場,讓他不由得質疑──他所崇尚的愛情到底是什麼?
  
  「慕容。」準備鋼琴伴奏的紀翔也進休息室,喊了人卻沉默了一會兒。
  「衛亞今天帶了他的女」一頓。「朋友來,換點輕快抒情的……K.314吧。」說完立即從書架上抽出琴譜。
  
  從深思中錯愕地抬眼,「女朋友!?」這可能是慕容除了唱歌,第一次拔高聲音驚呼。
  沒有糾正慕容口中那美麗的錯誤,紀翔只是輕輕頷首。
  「我怎麼會不知道呢……」
  
  嘴角揚起嘲諷的笑容,「我們又不是他什麼人,大家也都是今天才知道。」知道衛亞有一個精靈少女朋友。
  光看慕容緊繃的臉色,紀翔可以預料到今天演出完,K.314可能會變成慕容的……苦戀主題曲?
  不禁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聽說這是以前慕容祝賀他達陣成功的一句話,今日送還給慕容。
  
  
  
  在掌聲中行禮,下台前慕容不忘往那對男女桌數望去,下一秒輕皺眉,只因衛亞太過開心的笑顏,那是有違於面對他人的快樂、喜悅,由此可見那女孩在衛亞心中的份量。
  
  放好樂器來到吧檯邊坐著,慕容輕嘆口氣,在看著一旁杜司臣望著愛人露出輕淺的微笑,油然而生的就是……不順眼到極點,這些愛放閃光的情侶們。
  「仲瑄,那位少女是衛亞的女朋友?」慕容還是忍不住,想先探探他人口風。
  對象是子奇,他可以勇敢的像隻打不死的小強般前進,他知道子奇刀子口豆腐心,兩人不論是言語或音樂都是互相切磋的好敵手;可若是衛亞,他真的心慌意亂了,衛亞內向害羞,太過苛刻的詢問會讓衛亞退縮回殼裡……那是他最不想見到的情況,本來兩人交集就少了。
    
  搖著雪克杯的手一頓,剛剛……紀翔會幸災樂禍是這個原因吧?之前每人都被擺了一道,終於也輪到慕容了。
  「這你親自問衛亞吧,我不方便說。」城仲瑄故作面有難色的說道。
  眼角接收到愛人的笑意,他也不禁在心底偷笑,只能對不起慕容了──不過誤會解開,這幸福也是雙倍嘛。
  
  「仲瑄哥,謝謝你的調酒。」衛亞牽著好友也到吧檯旁,看見慕容時忍不住一呆,想起上星期五,臉上又開始發熱了。
  衛亞望了眼好友臉上的笑容,後鼓起勇氣說:「慕、慕容…你剛的演出很棒……」這是紗雪知道每次他聽完慕容演出後就是回家,要求他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稱讚。
  
  這是衛亞頭一次主動找他攀談,就算只是句很簡單的稱讚,也讓慕容壓抑不住臉上的笑容,點頭表示謝謝,裝作無意地順口問道:
  「女朋友嗎?」
  衛亞與紗雪兩人納悶相望,怎麼一個演出完,他們變成男女朋友了?
  而遲了幾秒的回答,讓慕容臉色一黯,看來是了……
  
  「紗雪是我的知心青梅鄰居。」而衛亞終於找到說詞了,只是怎麼聽怎麼怪異。
  
  噗!
  一旁大家都在偷笑,慕容驚詫地接著問出口,「不是女朋友?」
  
  反而衛亞一臉不解,「我沒有女朋友呀,啊……大家都誤會了嗎!?」緊張地問。
  他自己沒關係,但若讓紗雪為難就糟了。
  
  「嗯?我們大家都知道啊,你跟新名小姐是好姐妹。」城仲瑄代替大家回答,順帶解開慕容心中的疑慮──你被紀翔騙了。
  
  「好姐妹……」衛亞了悟地點頭,原來還有這種說法。
  咦,為什麼不是好姐弟?
  
  可是慕容心中還是有個疑問,「那為什麼牽手?」
  牽手,從好友到親密愛人都有不同牽法,衛亞是基於什麼心情呢?
  
  「啊、這個…是因為我……幼稚園養成的習慣。」這才曉得大家誤會的原因。
  「以前我緊張害怕的時候都會抓衣服或捏自己,紗雪就會牽我……」久而久之就戒不掉了。
  而且,跟慕容說話也需要勇氣,紗雪總是給自己鼓勵。
  
  「衛亞都會把自己抓的一塊紫一塊青的。」紗雪無可奈何地摸摸好友頭。
  不過她好像成了衛亞跟他意中人的話題?這也是讓慕容認識衛亞的好機會。
  於是紗雪開始講故事,從幼稚園開始說起,說衛亞小時候很可愛,很多女生都喜歡他,其間得到衛亞幾句無力的反駁。然而看慕容興致盎然的專心聽著,紗雪還是一直說著,不經意提到了衛亞有在意的對象,她受命當軍師這件事。
  
  衛亞想阻止女孩說下去卻失敗的無奈模樣,慕容笑著將自己酒杯遞給衛亞,「喉嚨也渴了吧。」
  
  「謝謝……」衛亞捧著酒杯輕嚐一口,只要想到這是慕容請他的,就開心的不得了。
  
  「啊那是……」城仲瑄驚呼,卻在杜司臣一個眼神示意下,無言地換送了杯果汁給新名紗雪。
  剛剛的畫面,簡直就像慕容魔女誘惑衛亞公主碰紡織車一樣……
  
  而新名紗雪仍是繼續說著,偶爾回答慕容幾個問題,兩人就一直聊到快打烊才停歇,停下的原因除了要關店之外……
  城仲收拾完,好笑地說:「衛亞又睡著了?」與其說衛亞不勝酒力,不如說是一喝酒就開始想睡了。
  
  「啊,真糟糕……」紗雪煩惱地看著趴在桌面上熟睡的衛亞。
  
  「新名小姐,不用擔心,我會負責將睡美人送回去。」手掌貼在胸前微微傾身,慕容如此說道。
  
  「真的嗎,那就麻煩你了!」超好機會呢,紗雪甜美地笑著,並在心中替衛亞加油,希望好友這次能成功。
  
  「新名小姐要如何回去?」都這麼晚了,不能放小女生一個人在路上,算完帳務的金皓薰有些擔心地問。
  
  紗雪搖頭笑笑,「放心,聖也叔叔會來接我。」
  幾十分後,果然進來了個西裝革履的男人,紗雪向大家道聲晚安,並不忘麻煩慕容好好照顧衛亞,才跟在男人身後離開。
  
  「真是可以稱之為完美的女孩子。」金皓薰忍不住稱讚。
  
  「那麼時候也不早了,親愛的朋友們,恕我與睡美人先行離開。」雖說外表感覺起來與衛亞相當,慕容倒是挺輕鬆地將人抱起來,大家再度目送王子抱公主離開。
  
  「只差換上王子服裝而已。」金皓薰揉揉後腦勺,有感而發。
  ──雖說真正是王子的另有其人啦……啊哈…啊哈哈哈……
  瞟了眼自己身旁人,金皓薰不禁想像起紀翔穿荷葉邊襯衫的模樣……噗哧!
  
  「……親愛的店長,你那顆腦袋在想些什麼別以為我不知道。」
  愛人打量的視線,只讓紀翔感到惡寒。
  
  「話說回來……紀翔,我上次接到一個自稱克烈斯的電話……」
  
  「那個人不用理他。」雖然早知道被找到了,但他半點回去的意願都沒。
  
  金皓薰哈哈乾笑了幾聲,「我…他、呃……說下個月會來打擾幾天,就住你那裡……」
  死、死了!發現紀翔倏然拉下的臉色,金皓薰在心裡大叫。
  「唔唔、貴不企啦──」臉頰被兩隻手掌揉來捏去的。
  
  「是在吵架嗎?」背著包包出休息室,史蒂芬看著店長臉頰被蹂躪,不解問。
  一旁姚子奇迅速的從口袋摸出手機,朝著紀翔兩人喀喳一照。
  
  城仲瑄替忙碌的店長回答,「是情侶鬥嘴。」
  擦完杯子歸位,「不知道這次是不是真的成功了。」
  
  「慕容是在意衛亞的。」史蒂芬笑著說。
  「早之前就一直覺得他纏子奇的時間點有些詭異。」
  依慕容的不死小強性格,只要子奇有班都會出現才是,何況幾乎一整天都在店內,只要來吃飯或喝個茶一定遇的見,何解為什麼只挑星期五的時間──因為衛亞。
  那是現在暑假可以隨意排班,不然衛亞是假日班底,除非大學課極少,平常日才會上班。
  「呵呵……這個月他午夜時段,衛亞十一點下班,他們剛好錯過。」
  
  「慕容不會也來上班就天天看得到衛亞了。」揉揉自己發紅的臉頰,金皓薰嘀嘀咕咕的,反正店內多尊活招牌是有利無害。
  
  「大少爺耶,我看要他拿個一盤菜都有困難吧!」姚子奇坐在一旁翹著腳翻翻白眼。
  
  突然金皓薰興高采烈的說:「對了飛翔有跟我建議我們應該走全方位的!」
  馬上從檔案夾裡拿出設計圖,「鏘鏘──他說大家超適合來玩角色扮演的唷,你們看,很棒吧!」
  「下個月決定就是角色扮演週!」
  
  「紀翔拜託你把金皓薰綁在床下別讓他下床!」姚子奇抽抽嘴角,差點撕掉那疊紙。
  
  「要跟丹尼斯說吧?」紀翔頗不同意,主意可是任飛翔出的。
  
  「啊,子奇是海盜船長。」
  
  而從剛就不作聲的杜司臣拿著屬於愛人的設計圖,認真地思忖著什麼似的。
  ──大概也不是什麼好事吧?
  
  
  
  
  
  …to be continued 2010/08/14
  竟然有中囧
  嘛雖然我已經寫完了XD
  K.314是交響裡,黑木吹給野田妹的那首,只是慕容是長笛版(也很好聽>W<)
  最近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好紅啊XD

Recommend
Share
Tagged in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