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千惹人厭有,慎XD
  
  
  
  
  
  
  
  
  衛亞一臉娛悅,提著紙袋興高采烈地往女朋友家走去。
  前幾天白色iPhone上市,全台當天就被搶購一空,聽學姐說過想要白色iPhone,他便找了份打工,預定買白色iPhone送學姐。
  想到此,不禁慶幸早在好久前他就預定了,才能拿到現貨,不然也成了捶胸頓足的人之一。
  ──相信這份禮物,學姐一定很開心。
  
  
  
  口袋的震動,衛亞停下腳步拿出手機,一看顯示名字:搖滾奇奇,他噗哧一聲接起電話。
  ──這名字一定是史蒂芬改的,衛亞不懷疑史蒂芬會是抒情蒂蒂之類的。
  
  『喂衛亞啊,等等你要帶你老婆來店內嗎?』
  
  學姐還不是我老婆啦……衛亞在心裡嘀咕。
  「應該不會,我送完禮物就會回店內,晚上我幫飛翔代班。」
  他打工的地點是咖啡店,姚子奇是店內同事之一,雖然為人有點囂張,但只要不踩在他的貓尾巴上,其實是個很好相處的朋友。
  
  『喔好,那我幫你留一份下午茶。』說完彼端就切斷電話。
  
  老闆講求新鮮,不管是咖啡還是茶點都是新鮮出爐,而多餘的蛋糕通常就是他們的點心。
  
  
  
  鄰近學姐住的套房,衛亞在門口看見熟悉的倩影,他不禁揚起燦爛的笑容。
  正要劃開步伐快步往杜雲芊處走去,卻發現不止她一人,還有另個身著紫色西裝的俊美男子,光從外表來看,就能推斷絕對是上流社會的貴公子哥,就別提停在一旁的跑車了。
  
  本來以為是學姐的朋友,畢竟以學姐的出身,會認識什麼公子哥,衛亞也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但那一男一女旁若無人的肩靠肩親密聊天,甚至男子空出的手擱在杜雲芊腰上、輕輕地在她頭頂上落下一吻,女方都沒什麼推拒──就是一對外表不凡的小情侶。
  
  衛亞輕皺眉,提醒自己不能衝動,或許男子是未曾謀面的、學姐的哥哥,所以動作難免親密了些。
  但兩人的對話,卻狠狠敲碎了他的希望。
  
  
  
  「和希,你怎麼會突然來?」杜雲芊巧笑地摟住男子。
  
  「寶貝,妳不是說過想要白色iPhone嗎。」被喚作和希的男子掛著微笑。
  
  「咦?你買了啊?」杜雲芊驚訝的說。「我去買時,都說沒貨了呢!」嘟著粉唇,有些不開心地揚起粉拳輕輕捶了男子幾下。
  
  「為了我的寶貝,不管是什麼我都能獻上給妳。」男子說著,將白色iPhone放在女孩手中。
  
  「呵呵,謝謝你!」看著漂亮的白色iPhone,杜雲芊笑得甜蜜,墊起腳尖在男子唇上點吻了一下,隨即便低下頭把玩。
  
  男子微笑不語,一抬眼正欲說些什麼,卻望進一雙含帶憂傷、略微濕潤的橙色眼眸,他怔愣地對著不遠處的男孩發呆。
  幾分過後才回過神,不解的低頭問:「寶貝,那位男孩妳認識嗎?」
  
  杜雲芊心懷納悶地抬起眼,「什麼男──衛、衛亞!?」驚慌的喚著,同時心虛的藏起iPhone,並離了男子幾步。
  「我、呃…你、你怎麼突然……我今天沒約你啊……」有些尷尬的露出甜笑。
  
  男子瞇起眼,若有所思的挑眉,來回望著那柑橘髮色的男孩及身旁的女友。
  ──約莫是理解了當前情況,靜靜的觀望著。
  
  手握緊了紙袋提把,垂著頭用力的眨眨眼,才下定決心似地抬起頭,嘴角僵硬的勾起微笑。
  「沒有啦,學姐之前不是有說想買白色iPhone嗎。」衛亞邊說邊提高紙袋,故作苦惱的模樣。「可是我前幾天買了覺得用不著,想說轉賣給妳……不過看來是不需要了?學姐的、男…男朋友買了呢。」
  一句話說完,衛亞又低下頭,緊咬下唇抽抽鼻子。
  怎、怎辦……忍不住了……但不能讓學姐為難……
  
  兩人看著衛亞先是低頭不語,後才鞠了個躬,轉身小跑步離開。
  
  「他是我學弟衛亞……很可愛吧。」杜雲芊若無其事地笑了笑。
  「那、和希,你都來了,我們去海邊玩!」說著說著,不等男友以往的紳士服務,逕自打開車門坐上副駕駛座。
  
  男子走到方才衛亞佇立處,低頭望著地面上一滴滴、漾開的淚花,抬眼望著那早已不見人影的街角。
  衛亞、嗎……
  
  
  
  ※
  
  
  
  「啊衛亞你回來……」三個人坐在圓桌旁,喝咖啡聊是非,任飛翔看見熟悉的人影,揮揮手打招呼,卻見歸來的友人不發一語拉開椅子坐下,三人不禁面面相覷。
  不是去見女朋友嗎,怎麼一副被倒會倒了八百萬的表情?
  
  「不過,白色iPhone啊,我也想買一隻。」姚子奇撐著下巴說。
  
  「子奇,這賣你吧!」衛亞將紙袋放在桌面上,手背用力地抹去眼淚。
  
  三人嚇了一跳,史蒂芬詫異的問:「怎了?你不是去送iPhone給你學姐女朋友?」
  現在不僅東西沒送出去,還流著淚回來……
  
  一聽衛亞敘述完事情過程,任飛翔不爽的舉高拳頭,「怎麼這麼可惡!要我去幫你報仇嗎?」
  竟然腳踏兩條船!不可原諒!
  
  「嘖、你怎麼沒揍那個王八男一拳再離開?」姚子奇不爽的幫腔。
  
  史蒂芬食指比個噓的動作,拍拍衛亞肩膀,「我們在這裡,想說、想哭、想發洩都可以。」
  就怕衛亞內向的個性,會一直放在心裡耿耿於懷。
  
  「我…只覺得……我好像笨蛋……」衛亞哽咽的說著,不時抹去滑落的淚珠。
  
  「幾哭羞!我去找那女人談判!」任飛翔刷地一聲站起身。
  
  「找你頭啦!對方是啥咖、你又是啥咖!」姚子奇翻翻白眼。
  還有幾哭羞是什麼東西啊……這任飛翔盡學些怪語言。
  「嘖……別哭啦!iPhone我買了,你就當作沒這件事!」俗話說睹物思情,那就不要讓衛亞看見iPhone好了。
  
  「子奇…謝謝……」他現在真的不想看見有關任何前女友的東西。
  
  「那衛亞,你晚上要不要回去休息?」任飛翔問道,至於晚上跟某人的約會就拋到一邊去吧,朋友比較重要!
  
  衛亞搖搖頭,「不用…你好不容易才休假能跟丹尼斯去玩……」
  
  「噢……好吧……」任飛翔一副很可惜的模樣。
  
  「我再跟皓薰說說,讓你晚上在內場。」史蒂芬像安慰小狗似地摸摸衛亞頭。
  
  「哼!要是讓我遇到,包準揍他揍到他爸媽認不出來。」
  聽姚子奇說完,衛亞不禁噗哧地笑了出來,三人看衛亞終於破涕為笑,才鬆下心。
  
  「劈腿的人都沒好下場啦,說不定他們馬上就分了。」任飛翔抱著後腦勺。
  「哼哼那女的說不定還會來找你,衛亞你別傻傻的答應喔!」
  另外兩人點點頭,就怕衛亞會心軟、聽信滿口謊言的女人。
  
  「不會,我才沒那麼笨。」衛亞鼻頭紅紅,但已不再落淚。
  眼見姚子奇與任飛翔又開始吵鬧,史蒂芬也將蛋糕切好放在桌面上,衛亞邊笑邊開始享用遲來的下午茶。
  是啊,他還有三個好朋友呢!
  
  
  
  
  
  ※
  
  
  
  
  
  店內生意並不固定,分日子分時段來的客人都不盡相同,但今天的陰雨棉棉,進來店裡的倒是都抱著同樣目的──躲雨。
  正值五點到六點的用餐時段,但還是會有些稀鬆的客人到來,而送走目前最後一桌的客人,姚子奇手杵著拖把朝著落地窗外觀望。
  
  「子奇,你對著外面發呆?」史蒂芬捧著拖盤,準備清洗。
  
  「嘖,外面那輛車是誰的啊?擋在那邊就不能做生意了。」除了那輛車很高檔很礙眼外,這巷弄頂多就兩車相會,現在一台擋在那,不是很礙事嗎。
  
  「也是呢……」史蒂芬正打算放下拖盤出去提醒車主,就看副駕駛座車門打開,走下了個俊美的西裝男子,而隨後車子便駛離巷弄,男子也朝店內走來。
  「可能是約在這見面的客人吧。」聳聳肩不以為意,繼續捧著拖盤走向吧檯內。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姚子奇隨性的將拖把丟在一旁。
  
  「你好,我想找人。」面容纖美的男子微微一笑,有禮的詢問。
  
  翻翻白眼,姚子奇登下覺得眼前彬彬有禮的人,先天跟他超不對盤,決定趕緊問完趕緊閃回吧檯內。
  「找誰?」目前店內就他、史蒂芬跟衛亞三人。
  
  「我想找……衛亞。」說著,男子眼光望向吧檯內,在流理台前低頭洗著杯子的柑髮男孩。
  
  「喔,衛亞外找喔!」姚子奇聲一揚就朝吧檯方向喊。
  
  衛亞專心洗著杯子,聽見有人喚他名字,納悶的抬頭一望,錯愕的手一滑差點讓杯子玩自由落體。
  「史、史、史蒂芬……」衛亞慌張的喊著另一邊洗著拖盤的長髮男子。
  
  埋頭洗著拖盤的史蒂芬不解望向緊張的男孩,「怎麼了?」
  
  湊進史蒂芬,衛亞指著門口處,低聲的說:「對、對方找上來了……」
  雖然不曉得來人是怎麼知道他打工的地方,但人就杵在門口了,想當沒看見也很難。
  
  「找上來……」本來還不理解,過了幾秒才憶起衛亞的前女友劈兩男事件,看來是被劈的另個男人找上門。
  「呼叫搖滾奇奇,敵人來襲,準備作戰!」史蒂芬微笑到瞇起眼,拿起洗杯子用的長柄刷子衝出吧檯。
  
  「搖你頭啦……」姚子奇才正想厲聲駁回那詭異的代號,一看史蒂芬連傢伙──雖然很沒屁用──都抄出來了,身為情侶的默契馬上意會地瞇起眼,瞪著西裝筆挺的陌生男子。
  「呼叫抒情蒂蒂,是那個王八蛋?」
  
  衛亞光聽兩人認真的呼喊代號,還有史蒂芬的代號真讓他猜中了,忍不住掩嘴偷笑。
  
  「喂報上名來!別說我們奇奇蒂蒂欺負你!」姚子奇堅持他的奇奇是在前頭!
  而身旁的蒂蒂聳聳肩,不在乎自己被放後頭。
  
  一聽,衛亞笑到淚都飆出來了,眼前狀況這麼認真,兩人還一直惹人發笑。
  
  「我是慕容和希──」自我介紹同時,時不時看向那躲在吧檯偷笑的身影。
  橙色人影清秀淡雅的面孔,彎成新月的笑眼,睫毛上點綴了閃閃淚珠──都觸動了他的心房。
  
  「看什麼看!誰準你看我們家小柑橘兒!」姚子奇不爽的拿著預約簿擋在慕容眼前。
  
  衛亞停下笑容,不解眨眨眼──小柑橘兒是指他嗎?
  
  「有什麼廢話快說,我們代表發言。」史蒂芬笑得很溫柔,但口氣極為兇狠。
  省略的主詞是,廢物
  
  「我想親自跟他談,可以嗎……蒂蒂奇奇?」慕容不笨──只是自戀了點──自然能感覺到眼前兩人關係匪淺,長髮的男人實際上應該是掌控的一方,口頭上自然要討好點。
  
  揚高眉,史蒂芬勾起紅唇,看來這人不是廢物,還有些見地嘛。
  「……去你的王八蛋!誰準你亂調順序!」連陌生人都能看出來的關係,惹得姚子奇如炸毛的貓兒,尾巴高高豎起,堅決反對小柑橘兒跟這人私下談話。
  
  「在我們的監視下,你只有五分鐘的時間。」史蒂芬摟過戀人,讓出空間。
  似乎懷中戀人還有話要喋喋不休,史蒂芬乾脆地以口封住,隨意擺擺手示意兩人去談話。
  
  「呃,別介意,他們兩人常這樣。」衛亞小聲的說,眼兒偷偷地瞄了一眼又斂下。
  上次沒仔細看,今日一瞧,對方真的是名門公子哥。
  「這邊坐吧。」衛亞領著後方男子找了一桌坐下,還順便倒了杯水。
  
  
  
  史蒂芬兩人光明正大的盯著兩人,基於隱私,他們選擇只看不聽。本來很正常的談話,是進行到慕容突地握住衛亞的手,而小柑橘兒臉頰浮上紅雲,兩人才覺得不對勁──道個歉而已沒必要動手動腳吧?
  正要上前阻止,就見慕容起身彎下腰,後離開座位,向監視的兩人輕笑點頭,才離開店面。
  
  「衛亞,你們剛是談了什麼?」史蒂芬疑惑的詢問。
  
  臉蛋緋紅,衛亞垂頭玩著手指,「就……他說他也是當天才知道被劈腿,來跟我道歉。」
  
  騙肖耶來道歉你會從柑橘變蕃茄喔……姚子奇嘴裡嘀嘀咕咕。
  史蒂芬點點頭,「嗯……這樣他也是受害者之一,犯人是你們的前女友才對,好吧那可以原諒他。」
  
  不過他們剛剛到底是談了些什麼?
  蒂蒂奇奇兩人眼裡閃著問號,尤其之後衛亞做事都心不在焉的,讓他倆更加好奇了。
  
  而這問題的解答,是往後慕容天天到店裡喝咖啡,直到某日,自戀茄子摟著小柑橘兒大方的出入,才終於解開了這兩人心中的迷惑。
  
  
  
  
  
  fin 2011/05/04
  這篇的靈感來自友人男友的弟弟,連iPhone也是XDDDDD
  然後又跟芥太太扯了一堆碗糕後就寫了XDDDDD
  原定是色氣路線之老公捉姦在床,說出他是同性戀然後對老婆出軌的對象很尬意;
  但希亞是走純愛路線,所以改為一女劈二男(也就是友人男友的弟弟的情況XD);
  雖然可能很多人不愛這種小三劇情,但要特別聲明兩位男主角都是不曉得被劈的受害者,
  所以罵女生就好(這才是重點XD)
  
  然後覺得不讓女生吃些鱉會覺得沒有爽度,那就接著看下去(拍手VCR)
  
  
  
  
  
  「衛亞!」
  
  衛亞正在拖地,聽聞有人叫他名字,抬頭看向聲源處,驚訝的瞠大眼。
  「學、學姐?」
  杜雲芊本以為衛亞會避開她,沒想到男孩只是如以往地露出柔和的笑容。
  「學姐怎麼突然會來找我?」
  
  在心中呼了口氣,她還怕衛亞會在意著前幾個月的事,真的是她想太多了,再說依衛亞的個性,只要撒撒嬌,就不會生氣了吧。
  這樣一想,她笑得可甜了,上前摟住衛亞手臂,「好久沒出去了,我們要不要到哪玩?」
  
  「咦?呃……」衛亞極為困擾,但又不好意思直接抽掉手臂讓女方難看,不上不下的狀況讓他感到尷尬。
  「學姐不是……有男朋友了嗎?」衛亞細聲問,就怕會引起其他人注意。
  
  「衛亞在說什麼啊,我的男友不就是你嗎!」似乎吃定了衛亞的軟柿子個性。
  
  「但、我…已經有……」
  
  「亞已經有我了,杜小姐。」忽地有道男聲插進兩人談話。
  
  
  
  早在杜雲芊踏入店內的那一刻,史蒂芬馬上認出來者何人,多虧他有先見之明要求看過照片,不然衛亞又要被拐走了,哼哼被拐的次數只要一次就夠了!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拐走衛亞的就是自戀茄子,還在他們眼皮底下正大光明的帶走!
  
  史蒂芬馬上拿出手機找尋電話簿,按下通話鍵。
  「喂自戀茄子你們茄子橘了的前女友來了,小柑橘兒有貞操……喂?」
  竟然掛我電話,史蒂芬無語瞪著手機。
  算了。
  
  呼叫奇奇完畢,兩人窩在吧檯等著看好戲。
  「喏,爆米花。」姚子奇遞過去。
  史蒂芬笑著指了指嘴唇,意謂請用嘴對嘴餵他。
  得到的回應是,姚子奇直接將爆米花的紙盒身貼向那嘟起的雙唇。
  
  別理那兩人,來看看狀況緊張的三人──
  
  「和希!?」杜雲芊滿臉錯愕,煞是不解兩個前男友怎麼會湊在一塊。
  
  慕容不悅地、卻又優雅的扒開黏著衛亞的手臂,改以自身環住衛亞的姿態看著來人。
  「請問妳來找亞有什麼事嗎?」
  
  「你、你們……」食指來回指著兩人,杜雲芊一臉不敢置信。
  
  「和希……」扯扯慕容衣服,衛亞不忍看曾經喜歡過的女生被逼到無路可退。
  
  慕容安撫地笑了笑,他自然知道善良的戀人心中所想。
  「我沒將妳的事告知貴兄長,希望妳也別讓大家難看。」
  對於杜雲芊的兄長管教之嚴格,他略有耳聞,可基於因為她的緣故才能讓他認識小柑橘兒,他才沒將她劈腿的事告訴任何人。
  
  杜雲芊也不自取其辱,瞪了兩人一眼,旋即揚高下巴,女王般地踩著高跟鞋離去。
  
  見狀,姚子奇忍不住吹了聲口哨。
  幹得好啊!這才是正港的橫刀奪愛是真愛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