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波寒流襲台,烏雲壟罩台北一片天,灑著毛毛細雨,衛亞獨自一人走在街道上,也沒撐傘、漫無目標的隨處亂晃。
  此時的他,髮絲洗回褐色、丸尾眼鏡換成時尚的黑色粗框眼鏡,私毫沒有明星的光環,頂多就是清秀的男孩罷了,從經過他身邊、朝他投射略顯驚豔的目光就可以曉得。
  衛亞低垂著臉、面色哀戚,根本顧不得旁人什麼目光了,只盼這場雨可以洗刷他的煩惱、愁苦。
  他剛從一家咖啡店出來不久。
  而憶起他與人在咖啡店見面的原因,更是使他臉上分不清是雨水亦或是淚水……
  
  
  
  烏黑的秀髮攏在一側,吹彈可破的肌膚,明亮澄靜的美眸,嬌翹的秀鼻,不點而絳的唇瓣──活脫脫從畫裡走出來的美人就坐在衛亞對邊位上。
  連聲音也是甜美可人,「你就是衛亞嗎?」
  
  「啊、呃……是、是的。」感覺全店內客人都擊火到他這桌了,大半目光是聚集在對面小姐身上。
  「請問妳是……?」印象裡,他並不認識這位小姐。
  
  紅唇巧笑一勾,「不好意思,還沒自我介紹,我是歐陽沂萍。」
  說話同時在桌上便條紙寫下名字,手指將垂到眼前的烏絲撓到耳後,動作自然優雅,看得出是家世良好的大小姐。
  
  接過紙張,「歐陽小姐妳好,找我有什麼事嗎?」
  
  「其實是為了我未婚夫的事情。」
  
  「未婚夫?」對方的未婚夫是何方神聖,衛亞根本搞不清楚。
  「請問名字是……」
  
  「慕容和希。」談到未婚夫,不禁笑得美眸彎成新月。
  
  錯愕瞠目,衛亞倒抽口氣,「我、沒…聽和希說過……」
  
  「這是當然,是長輩決定的。」說不定慕容和希也不知道呢。
  「因為是未婚夫,經過我一番調查,似乎衛亞先生與和希極為親近……」
  話語點到為止,她相信衛亞是藝人,一定了解她底下含意。
  
  他是讓慕容包覆在羽翼下的鳥兒,他的世界除了工作、親朋好友外就是慕容和希;若說杯子是十分滿,那就有五分滿是和希。
  而此刻,這五分被抽乾,心頭空蕩蕩、疼痛難當,衛亞低頭無助地攪著手指,總不能拿出手機當著小姐的面詢問,這失禮的舉動或許也會傷了小姐的心。
  
  「這是五千萬支票。」將那薄薄的紙張推到衛亞桌前。
  
  塞錢,是有錢人的官方作法嗎?衛亞不禁扯出淡笑,他不曉得原來他還有開玩笑的心情。
  他的心、他的愛,根本不是一疊疊的鈔票可以比擬的。
  衛亞迅速起身,輕聲說:「我了解了,但支票請妳收回去,我與和希並沒簽合約,所以不需要給我錢。」
  毅然決然丟下這一句話,並禮貌躬身,才旋踵離開。
  
  歐陽沂萍一愣,望著衛亞推開玻璃門離開,才緩緩將支票收回皮包。
  她是有錢人家,也只會用有錢人家的作法,但在衛亞說出那番話後,她頓時覺得羞愧難以自處。
  
  
  
  
  
  ※
  
  
  
  
  
  「衛亞──」姚子奇拳頭搥著鐵門,怕鄰居出來罵人,只能小聲的喊。
  「……沒人在的樣子。」皺緊眉頭望了身旁人一眼。
  
  史蒂芬蹙眉,衛亞昨天沒到公司,打手機沒人接,慕容又適巧出國拍戲,他們便負經理所託來衛亞住處,現在又不管哪招都沒回應,衛亞是跑哪去了。
  
  「找到了!」靠在門口窗台,在小花盆裡挖東挖西的任飛翔,開心現寶。
  他記得衛亞提過備鑰是埋在花盆裡,還真被他摸到了。
  
  「飛翔──」史蒂芬眼睛一亮,任飛翔手上握著鑰匙,他當下接過銀色,將鐵門打開。
  
  「衛亞……喂!他倒在沙發上!」姚子奇率先進去,一看客廳電視沒關,衛亞橫臥躺在沙發上,急忙的大喊。
  「我先去開車!」說完急急地衝出屋子,朝一樓跑去。
  
  史蒂芬手掌貼在衛亞額頭,「好燙!」趕緊抱起昏厥的人兒。
  「飛翔,你打電話給杜雲芊,說我們先送衛亞去醫院。」
  
  「喔好!」
  身負大任,任飛翔不敢浪費一分一秒,通知了杜雲芊後,順帶打給了丹尼斯,要丹尼斯來接他外,一併要丹尼斯火速打給人在國外的慕容──叫他死回來!
  
  
  
  ※
  
  
  
  「嗯……衛亞是吧。」
  本來以為是小小的感冒,但以防萬一做了全身檢查,醫生面有豫色,才又啟口。
  「他胃有個腫塊……」
  述說同時,指著X光照片,胃的出口處。
  
  「不會吧!」
  姚子奇拔高聲音驚喊,再怎樣,說得胃癌的是他姚子奇還令人相信,衛亞生活蠻正常的啊。
  「是在玩整人節目嗎……」邊說邊四處張望找著攝影機。
  
  史蒂芬安撫地攬住姚子奇肩膀,與身旁杜雲芊對望一眼。
  「是良性還惡性?」
  
  醫生搖搖頭,「這要做內視鏡才能知道。」
  「目前最好先安撫病人的情緒,還有這時抵抗力最弱,要好好照顧。」
  
  「好的……」杜雲芊臉色蒼白,緊咬住下唇。
  沒想到會突然發生這事,慕容出國前還要求她照顧好衛亞,這下她打哪生個健康寶寶還給慕容。
  
  三人離開診療室回到病房,躺在病床上的衛亞靜靜地望著窗外出神,似是對進來的三人無所覺。
  沉寂由杜雲芊打破,故作輕鬆的微笑,「衛亞,好好休息,你現在感冒呢。」
  只有握拳的雙手才能曉得,她得花多少力氣才能讓自己展開笑顏。
  然而出神的人兒,狀似沒聽見杜雲芊說的話。
  
  叩、叩、叩──
  得到應首而進病房的,是城仲瑄與出乎意料的來客杜司臣。
  杜雲芊訝異的驚呼,「哥,你怎麼來了。」還有今天城大哥明明是休假。
  
  「是丹尼斯通知我,正好我與總經理在一起,就來了。」
  城仲瑄簡單說明過程,「等等丹尼斯會載任飛翔過來。」
  略微思索,才問純真年代的負責人,「丹尼斯說要我告知慕容,大小姐覺得……」
  
  「不要告訴他。」
  從方才便沒說話的衛亞,終於出聲了。
  
  幾人面面相覷,姚子奇與史蒂芬則是不贊同,他們覺得最好慕容此刻就滾回來。
  城仲瑄沒有回話,他在進醫院到病房的途中,就聽到一些護士,八卦著說藝人衛亞得胃癌。於公,他是傾向不告知,不如讓慕容心安地拍完戲、確定了衛亞的病情,總比慕容緊張的丟下戲約而陪上違約金──雖本人可能不在意──來得好;而於私,他當然也是覺得慕容要盡快趕回台灣,安撫衛亞、陪著衛亞。
  杜雲芊也難以下定著,但衛亞本人說不要,那還是不要好了。
  
  衛亞終於轉過頭看向眾人,但說的卻不是關於慕容的事,而是他在聽到自己病情後,就已經決定的事。
  「城大哥,你能把我藏起來嗎?」
  
  城仲瑄一愣,怎麼衛亞突然提出了個風牛馬不相干的問題,還極為詭異。但見衛亞認真的神情,他覷了身旁男人一眼:
  「我是沒那麼大本領把你藏起來還不被發現,但司臣有。」
  
  「我與慕容分手了,我想離開台灣。」
  衛亞說的這句話,媲美原子彈的威力,轟炸掉了他們幾人的腦袋。
  
  「慕容開什麼──」姚子奇憤怒地才要有所動作,卻讓史蒂芬摟住,搖搖頭制止。
  切了聲,姚子奇才壓抑下想馬上飛去國外揍慕容的衝動。
  
  杜司臣思量了會,頷首,「說出你的理由,我可以幫你。」
  接收到戀人及妹妹的目光,他便覺有何不可的答應了,當然也要搞清楚衛亞這麼做的原因。
  
  「前天我與……」
  傷口再一次被揭開,強忍住哀傷,衛亞緩緩敘述前天發生的事情。
  
  
  
  
  
  ※
  
  
  
  
  
  「我的寶貝呢?」
  慕容從前幾天就覺得事情有些詭譎,他打了好幾通電話給衛亞,但都是機械女聲的制式回應;而杜雲芊總是再三轉移話題,若不是離情人節還有段時間,他直以為是在策劃什麼驚喜。
  但踏上台灣的那一刻,拿出手機再撥出,得到的回應依舊一樣,他才覺得一定有什麼事發生,而他被矇在鼓底。
  回到純真年代大樓,沒見到自己滿心期待、欲見的人影,他終於忍不住了。
  
  「哼!你還記得衛亞啊。」
  姚子奇老大不爽的瞪著紫色男人,要不是史蒂芬握著他手,他早衝上前扁慕容那張臉,最好把他揍到變豬頭。
  
  「慕容你認識歐陽小姐嗎?」史蒂芬無奈的拍拍戀人,問出事情主因。
  
  「歐陽小姐?」登下搖頭,既然不是演藝圈的人,那當然不認識。
  
  「那個命中缺水的歐陽沂萍喔。」姚子奇再三確認。
  看慕容再一次搖頭,姚子奇便知道衛亞是白擔心了。雖然慕容人是很討厭啦,但至少不是什麼軟柿子,會乖乖聽話順從家裡希望娶個未婚妻,反正音樂世家都能接受混亂的演藝圈,再接受個同性情人也沒啥大不了的嘛──搞藝術的不是千奇百怪、什麼人都有嗎。
  咦他這樣不是罵到自己。
  
  「大家到底是在賣什麼關子,我都搞不懂了。」
  慕容無奈嘆口氣,他只是想知道戀人怎麼了,是這麼難的事嗎。
  杜雲芊這才說出事情過程──只是省略了衛亞送醫這段。
  
  「不可能,我沒聽我爸媽說過。」慕容嚴肅地否決,何況真的要娶妻,他這當事人怎都不曉得。
  拿出手機直接問家裡長輩,結果連遠在外國的爸媽都是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有什麼婚約;而在輾轉詢問,多事者終於被揭發出來了,原來是慕容和希的爺爺。
  「爸,請您跟爺爺說,我不反對爺爺娶新奶奶,但請他老人家別將主意打到我身上。」
  說完慕容極為禮貌地道聲再見,才切斷通話。
  
  「史蒂芬,慕容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姚子奇扯扯身旁人。
  
  「意思就是,要娶缺水的小姐,叫慕容他爺爺自己去娶。」史蒂芬翻成白話給戀人聽。
  不過這下事情真相就水落石出了,壓根就是慕容爺爺與歐陽小姐不顧當事人意願,自作主張的決定,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那麼,能告知我親愛的亞的去處了嗎?」
  見不到戀人,心情已經不好了;沒想到還多件烏龍事阻撓,他心情差到底了,現在只想躺在戀人腿上,讓衛亞的魔手好好按摩自己的太陽穴。
  
  大夥我看你、你看我,明眼人都瞧得出來,一向優雅的慕容貴公子已經瀕臨臨界點了,那麼接下來說的事,可能會讓慕容貴公子大發一頓少見的怒火。
  最後仍是由杜雲芊擔起了這責任,畢竟若她注意一點,也不會有後續狀況發生。
  「咳……和希,你最好冷靜地聽我說……」瞧了瞧紫色人影已經不耐煩了,她快速的說完後,遁逃到兄長背後。
  杜司臣挑眉,好笑地看著躲在他後方的妹妹。
  「衛亞得了胃癌,還有不想阻礙你的婚事,決定躲起來不讓你找到。」
  
  難得一見的錯愕神情於慕容臉上出現,隨即氣急敗壞地扒著頭髮,並來回踱步思考解決辦法──衛亞會躲哪去?
  不,追根究底,誰有那個能耐能藏起一個人,而還不被他立刻找到的?
  杜雲芊或許可以,但比起她來,她前方沙發上好整以暇的男人更是最有力的後盾。
  「杜司臣,你把衛亞藏到哪去了?」
  無謂的言詞都省了,直搗黃龍的開口。
  
  「哇噢……貴公子優雅盡失耶。」來湊熱鬧的任飛翔,小小聲的說。
  丹尼斯瞄了小戀人一眼,若此刻消失的是任飛翔,只怕他是直接把人掄起來揍了,哪還有那個美國心情問。
  
  「問總經理不如問我。」坐在杜司臣身旁的城仲瑄笑說。
  後力是杜司臣給的沒錯,但真正實行者是他。
  「我可以直接告訴你衛亞在哪,但在這之前,我希望你能反省,」一頓。「衛亞連找你問事情的真相都不願意,甚至到他想要離開的地步……」
  
  城仲瑄一番話,狠狠揍向慕容,頓時男人像被霜打的茄子,焉了下來。
  是啊……連求證都沒有,便直接被宣判死刑了,意謂衛亞根本不信任他。
  「這又何嘗不是他對我的背叛……」
  還有,杜雲芊方才提及的──
  「胃癌呢!是怎麼回事,有沒有很嚴重?」
  
  「不妨你自己去確認吧,他在維也納……」
  至於為什麼是維也納,也是因為衛亞說想去慕容待過的地方瞧瞧……結果衛亞還是圍著慕容啊。
  「至於他會去哪,我記得……」城仲瑄噗哧一笑,指向一旁看戲的淡綠美人。
  
  「史蒂芬……」慕容跟著指頭望去,瞬時理解了城仲瑄的意思。
  「美麗的經紀人,未來一週請容許我與衛亞請假,相信妳不會拒絕我。」
  說完甚至不等杜雲芊回應──料定她不會反對──邊拿出電話馬上利用關係訂前往維也納的飛機票,邊離開辦公室。
  
  「呼……終於離開了。」杜雲芊一副好險的吁口氣。
  現下慕容是沒那閒工夫用言詞諷刺她,但當慕容知道另件事後,就很有可能……
  「唔,我該先去避難嗎。」
  她這經紀人真是越來越沒地位了。
  
  
  
  ※
  
  
  
  就站在大街旁瞻仰聖史蒂芬教堂,望著直衝天際的南尖塔,衛亞不時吐氣、搓手,不在乎人來人往的在地人、觀光客,他一直維持著仰頭的姿勢,像尊石像似的。
  是身邊傳來身旁情侶的嬉鬧聲,衛亞才有所反應,瞄了一眼,被擁著女孩羞澀的笑容,與男孩時不時輕啄吻女孩面頰,他不禁垂臉不想睹見那令人羨慕的畫面。
  他是選錯地方了吧?哪裡不挑,挑了那人待過幾年的維也納,不是自找苦吃嗎。
  真像個笨蛋一樣……
  
  身旁窸窸窣窣的討論聲響,與噠噠的馬車聲,再來是他人訝異的驚呼聲,衛亞才從思緒抽回心神,納悶地張望,怎麼感覺好像大家都在看他?
  ──卻讓一雙臂膀擁入懷裡。
  衛亞呆愣著不敢亂動,這、這氣息是……
  「你…你……怎麼……」
  
  「我從搭上飛機就巴不得下一秒就在維也納,終於……讓我抓到你了。」
  緊緊抱住想念許久的人兒,慕容這時才能感受到真實感。將衛亞轉向,他不捨地輕吻人兒額頭、眼角、鼻頭直到雙唇。
  「好想你…我好想你……」看著衛亞落下的淚珠,慕容感覺心頭揪了起來,讓他珍愛的人兒哭了的不是別人,正是自己,他滿懷自責地吻去那一串串的眼淚。
  
  「我…你……未、未婚……」
  衛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了,但意外的是慕容卻聽得懂他想表達的意思。
  
  「沒有未婚妻!從頭到尾都是我爺爺的自以為是,我從不曉得這件事。」
  下次回本家絕對要跟爺爺「好好溝通」──看到衛亞哭成淚人兒,慕容心裡暗暗決定。
  「我已經警告過了,不必擔心那位莫名小姐。相信我,寶貝,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人。」
  
  慕容的話語似帶了魔力般,輕鬆簡單就化去了衛亞的不安,結、結果搞了半天……根本是烏龍?
  那他白流的眼淚與心傷──
  衛亞困窘地直鑽入慕容懷裡,為什麼當初自己不先找和希問清楚呢……簡直是蠢斃了。
  想到純真年代其他人還跟著他煩惱,尤其是姚子奇已經火大到在開罵了,衛亞就覺得丟臉丟到家了,還有不好意思。
  「對、對不起,我應該更相信和希……」
  追根究底,主因還是起於他沒自信,遇到別人說了兩三句,就輕易的放棄、逃避,才給大家帶來誤會,還有和希……看起來好憔悴,一定是回台灣又馬不停蹄地再飛過來維也納──一想如此,衛亞忍不住收緊了環著慕容腰際的雙臂。
  「但你拒絕,會不會對你們家……」
  
  而慕容已經不想再聽見那什麼未婚妻的事,他在的乎的只有衛亞。
  「那不重要。胃癌呢?寶貝你身體不好怎麼不留在台灣。」
  光聽到他的寶貝得胃癌,他馬上要求慕容家的主治醫生,迅速整備醫療團隊,盡快安排好療程。
   
   「咦……胃癌?」埋在慕容懷中的人兒,不解抬頭。
   
   「經紀人跟我說你得了胃癌,做過完整檢查了?」
   
   「啊、沒、不是啦!」原來學姐沒跟慕容說清楚。
   衛亞終於露出笑容,「那件事是誤會,把我跟另一位小姐的病歷搞錯了。」
   所以得胃癌的是那位小姐,並不是他──天曉得就是有那麼巧的事,那位叫魏雅的小姐。
   
   「啊?誤、誤會……」提了好幾天的心,熊熊讓衛亞這話衝擊到了。
   臉上表情又氣又笑,慕容猜到經紀人是故意使他擔心,以作為他讓衛亞傷心的懲治。
   雖然這樣很無良,但他很慶幸是衛亞沒事……
   「不對,那為什麼你會突然到醫院檢查身體?」
   
   「呃……就一點小感冒……」
   衛亞貼心的不說出原因,要是繼續讓和希自責下去,他也會不捨。
   
   「是嗎?」懷疑的看著,罷了,回台灣後再問清楚。
   「寶貝,我跟經紀人請假了,連同你的。」
   他一定要在這一週內,讓親愛的戀人體會到,他是多麼的愛著他,不容許其他人插入。
   嗯,就先從見家長開始好了!
   「我想過了,既然在維也納,要不要去見見我的爸爸媽媽……停,不要擔心,他們很溫柔的。噢還有我可以帶你去見我的老師,讓他瞧瞧我的戀人多麼可愛。嗯以及我曾經住過的地方,就離多瑙河不遠而已,我們可以漫步於多瑙河畔,或許可以來杯咖啡……」
   
   
   
   
   
   fin 2011/02/02
   昨天12點前順利趕完,先傳給日天看了ヽ(́◕◞౪◟◕‵)ノ
   應日天要求的灑狗血劇情XD
   說是要走瓊瑤,但我沒看過她的書,也不知道是啥風XD
   反正我跟文藝無緣只好改言情路線(ಥܫಥ)
   
   言情就是要有人出來妨礙戀情,然後撒錢;
   主角還要生重病XDDDDD
   (到底是哪招)
   連文名都是去翻言情小說找的(狠揍)
   
   PS.CWT27第一日N07日天窗要讓攤,意者請到她家留言(순,_ゝ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