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2

  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2
  
  
  
  
  02.王見王
  
  
  
  
  
  不知道是天意還是人為,紫丞一直沒有機會見到新就任的武林盟主樓澈,大概也是因為不同系的關係,要見面除了中午學生餐廳外就只能製造偶遇的狀況,但文理跟技藝兩系區域相差甚遠,偶遇簡直就是比在大太陽天走在路上被雷劈中的機率還小。
  
  「少爺~你在煩惱什麼?」常從國中部跑到高中部串門子的琴瑚拉著紫丞的手左擺又擺,嘟著嘴想把紫丞的心叫回來。
  「少爺在想事情妳就別去吵他了!」也常從大學部跑到高中部保護少爺的現任保鏢鷹涯,低聲斥責。
  「你們兩個就別在吵了,讓同學看笑話。」情同兄妹的兩人明明感情比誰都好,但就是感情好的方法很另類。「我只是想到……」紫丞語落又垂頭逕自思考。
  「我知道!少爺一定是想到新上市的武林盟主!」一副風委會長是什麼產品似的,琴瑚得意的叉腰哼笑。
  「少爺若是在意他,我可以讓青鋒去探探消息。」畢竟學生會與風委會交惡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早點得到第一手消息,也能在第一時間想出因應之策,讓同為技藝系的弟弟去探查是在好不過了。
  「呀──好久沒看見小青鋒了。」琴瑚抱緊懷中的小繡球,頭頂冒出許多愛心與小花。
  「琴瑚妳別想帶壞青鋒!」深怕疼愛的弟弟就跟這丫頭學壞。
  「哼!鷹涯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嘛!」不過我的少爺還是我的少爺,琴瑚偷偷地在心裡加了一句。
  
  無視一旁兩人吵嘴,紫丞心裡可不是想著如何對付風委會,而是如何與之並存,學生會權力雖大,不過仍大有學生不服,若與風委會合作,想必政策推行起來是簡單多了,只是要用怎麼方法呢……
  但最首要的,還是見到樓澈,就不知是怎樣的人敢放他鴿子……呵呵。
  
  「……鷹涯,你有沒有覺得剛剛少爺笑得很陰險。」琴瑚小聲的說。
  「呃……那叫有預謀的笑容,不叫陰險!」雖然是實情,不過仍是要為少爺反駁的盡責保鏢。
  
  「總而言之,」起身將椅子歸位,紫丞朝兩人一笑。「還是先祭祭五臟廟吧。」
  
  
  
  
  
  ※
  
  
  
  「欸…就是他吧?」
  「嗯嗯,超顯目的……」
  「長得跟皇上那傢伙有得比…我說不都是選長相的吧?」
  「噓噓,他在看這裡!」
  
  幹麻一副看見壞人的模樣啊?
  樓澈大爺撇撇嘴,想他也是一表人才、風度翩翩、豪放不羈的帥哥一枚,只是被他小小的看了一眼就馬上裝作吃飯,不過──剛剛那兩人說到的皇上那傢伙就是學生會長吧?聽來似乎也是跟他不相上下的……咦,是帥哥還是美女啊?好像相老大有說過學生會長,不過男的還女的啊?
  反正是美人!雙眼冒出閃亮的光芒,樓澈握拳滿心期待著。
  
  「我說假仙人,你不吃飯在發什麼花痴啊?」說話的是蘇袖,不讓鬚眉的豪爽女子,還有專為她而建的袖姐粉絲CLUB,只是成員大多為女性。
  「仙人大哥,你口水快流下來了。」南宮毓將碗輕輕推到樓澈下巴下方。
  「我說你們幹麻一個假仙人一個仙人大哥叫來叫去的!」尤其是那個「假仙」,假仙假仙(台語)聽起來最不順心了。
  聳聳肩,「誰叫有人一轉學進來自我介紹就自喻仙人下凡。」手肘褡上樓澈肩膀。「可惜你那自豪的俊秀面孔啊還是輸了我們皇上一截呢,是吧,南宮小弟?」一旁南宮小弟認同點點頭。
  「到底那個皇上是啥來頭,還有他男的還女的?」蘇袖詫異的看向他。「啊呀?轉學生不都該先去學生會報到,你怎麼可能沒看過?」
  「呃!」笑著打哈哈,樓澈試圖轉移話題,「所以皇上到底是男的還女的啊?」
  送他一個爆栗,「都說是皇上了──」
  
  「皇上駕到、皇上駕到。」不知是誰在食堂亂喊。
  「相機準備好!」幻想三國誌學園相關商品都是由此而出。
  
  「……有那麼誇張嗎?」連午餐都不顧了,女生忙著補妝,男生忙著拿出相機手機拍照賺零用金,這陣勢可真大啊……樓澈不禁傻眼。
  「哈哈哈,假仙人,這就叫皇上微服出巡!本校名產之一喔!」蘇袖拍拍看傻了眼的樓澈背部,這年頭男人長得比女人美真是罪過啊。
  「喂喂一群人擠在前面……」他樓澈大爺也想看啊!
  「假仙人,想看就讓我幫你一臂之力吧!」雖樓澈也不算瘦弱,不過看他一人想硬擠進去真是令人掬把眼淚。
  「哇咧○※#男人婆──」
  
  
  
  一進食堂的盛況令他蹙眉,雖想明言規定看見自己不準拍照也不準流口水,不過學生會長手冊上第一條就寫著「做為一個好的學生會長,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微笑,一個漂亮不作假的笑容可以殺人於無形,便於掌控敵人心理,玩弄在掌心中。」──見鬼了到底是誰規定這手冊的?
  「同學們午安,我不想打擾各位用餐。」勉強牽起嘴角。
  「少爺,你的笑容是琴瑚的精神糧食呀~」再度抱著小繡球,心花滿頭開。
  
  「咦欸──是你!」
  
  低頭看向聲音來源處,才發現趴在地上穿著傳統黑色中山裝的學生,梨灰色長髮在後頸處以髮帶束之。「請問你哪位?」這人似乎與自己有過照面,但紫丞條列分明的腦袋資料庫裡卻沒這人。
  「喂喂!」枉費他還浪費力氣與這紫毛的槓上三百回合,竟然問他是誰!
  豎起姆指朝向自己,朗聲道:「我就是頂港有名聲,下港上出名,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樓澈就是本大爺!」
  雙耳自動過律那太冗長的自誇詞,原來他就是樓澈?「紫丞。我見過你嗎?」方才這人一副認識他的模樣。
  「要我靠拳頭喚醒你嗎?」活動活動筋骨,樓澈倒是考慮這方案可行之處。
  「啊……」說到拳頭,紫丞馬上與腦中鮮明的某天某人對上線。
  
  「哪~哪~少爺少爺,你認識這個臭屁狂嗎?」看少爺與這臭屁狂旁若無人陷入兩人世界,琴瑚不太高興的緊摟住紫丞腰部,瞪視著樓澈。
  「我哪是臭屁狂,這叫名副其實!」這小丫頭嘴倒是厲的很。
  「咧──」指頭拉下下眼皮,朝他吐吐舌。「你沒有少爺有名就是臭屁!」想她琴瑚的少爺才真是人中之龍!這臭屁狂到一旁提便當去。
  
  沒營養的吵假又在耳邊上演,紫丞再度無視,繞道而行到會長專用位置,優雅的拿起麵包剝開沾著濃湯,送入口中。
  記得是一個月前……
  
  
  
  
  
  free talk
  啊嗚,兩人好難抓,我真的寫不來紫丞(囧)
  兩人會面我有好多版本,本來是決定比較喜歡的b版,但最後還是回來a版
  不過樓樓的髮色我在那研究了一會,灰?米灰?米白?
  上次去挑油漆好像有看過類似的顏色是梨白,不過……比較偏近梨灰就這樣讓我決定了=3=
  
  然後,請不要在意我讓青鋒以實體人物出現(囧)
  
  最後來點跟幻三四無關的話題。
  昨天去租書看見雙絕第四部,網路上沒第四部,馬上就把兩本租回家>W<d
  下次目標就把雙絕四部兼外傳加難為小人帶回家,12本啊…啊又是一筆錢(遠望)
  雖然有免錢的能看,但我還是想看見實體=3=
  冷音大推(姆指)
  
  2008/02/25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