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4
  
  
  
  
  04.心意不能浪費
  
  
  
  
  
  話說,自樓澈也進駐學生會室成了常客後,情書就如雪片般地飛來,累的眾會員還要分門別類,像這疊就是女學生們給會長的情書、這疊是男學生們給會長的挑戰書、最旁邊那疊被貼上禁的是男學生們給會長的情書(汗)……更甚者是連該投去風委會的也飛到學生會了,這是怎麼回事啊?再看看,同樣給樓澈的情書跟挑戰書,還有……被貼上秘字的支持信函?
  敢情大家不知道現在紙很貴嗎?要嘛就用衛生紙寫一寫給會長,看完還能拿來擦屁股或是擤鼻涕,節省是種美德嘛!
  這邊是要給前顧問的紫狩老師、這邊是要給鷹涯學長、這邊是要給騰蛇老師、這邊是要給勾陳老師……咦?是不是分錯類了,怎麼給蘇袖學姐的也歸到女學生這啦?
  再看那邊,給現任顧問的師倩老師、給校花瓔珞美人、給羞澀小美人的容仙、其中琴瑚妹妹也有一疊──所以說學生會從二月十四日到三月十四期間已經轉行改當郵局了。
  
  
  
  「在忙些什麼啊?」樓澈一進學生會室,就是眾人忙的四處奔走,最詭異的是每人手上都提了一個大紅的袋子。
  一旁悠閒的學生會長只是捧著茶杯,有一口沒一口地享用茗品。「情人節啊……話說樓兄,不待在風委會室,又來這裡溜達了。」
  「我還道彈琴的,你又不是不曉得我待在那也是淪為信箱,不如到你這避避風頭。」任誰有膽也不敢亂闖學生會室,而風委會室根本就像公共廁所一樣,大家來去自如。
  「公主頭、紫毛的……接下是彈琴的?」外號三部曲,紫丞無奈地奉上一杯香茗。
  「你露那一手迷死一大票人了!」上次情人節特別活動,只看學生會長抱著古琴手指才觸上弦之際便是天籟之音,靈活熟練的手指四處移轉,讓人看的目不轉睛,不驚心的右手指輕勾,學生們心不跟著提起來……經此一次,樓澈倒明白了相老大總說餘音繞樑,三日不絕於耳是什麼感覺了,雖然相老大是嫌某人太吵,吵的他睡不安穩。
  「樓兄是誇大了,再說樓兄的書法才是紫丞所欽嘆不已。」本以為樓澈只是當愛好玩玩,沒想到牛刀小試下,倒真有股大師風範。
  「是嗎?相老大都說我寫的沒人看的懂。」不愧是知己啊!樓澈開心的以茶代酒,杯子輕鏘一聲,咕嚕咕嚕地一口飲完。
  「或許……是意境相同吧。」慢條斯理地飲完茶,不如樓澈豪飲。
  「這倒是,彈琴的那可真是清幽美樂啊,對了,改日我帶你去我家鄉,讓你看看什麼是人間美景!」
  「有機會,紫丞定前去。」
  兩手相互擊掌,簡單訂下出遊之約,再一同笑開飲茶,言談間又是琴學多久、字練幾年。
  
  「少爺……」眼睛眨呀眨的,水氣萌生。「為什麼你跟臭屁人講話要咬文嚼字……琴瑚聽的好痛苦。」又不是古人,講話那麼文謅謅。
  
  「哎呀……就像丫頭妳踢的蹴鞠不也是嗎。」一時也說不上,怕是這些玩意兒就是要轉換心態去討論才有一番心得。「所以我現在就是樓大仙,彈琴的嘛……」仙被他就用去了,彈琴的要用啥?
  「紫大魔?」玩笑地接下樓澈未完的話。「為什麼是魔?」他還奇怪彈琴的哪個不接卻接魔勒。
  「自古仙魔本對立,不覺得有點雷同學生會與風委會?」
  「呸呸呸,」樓澈揮手掃去,「好人壞人都是一個人字,仙人魔人也在一個人字,事在人為,什麼仙還魔的不都一樣,再說那是以前,現在什麼時代了還有那東西,而且我們兩個哪來的對立!」有時都會覺得彈琴的故意貶低自己,到底是他多疑了嗎?
  看那說的一番大道理而揚揚得意的樓澈,紫丞只能搖頭微笑。
  
  到底又談到哪去,怎麼還仙啊、魔的……琴瑚納悶地左看右看。
  
  
  
  「你們這的信件特多耶。」地上一疊疊、一袋袋,樓澈也不禁傻了眼。
  「是上次情人節的活動持續到白色情人節,所以自然就是你現在看的樣子了。」
  「情書啊……」無聊地拆開一封給自己的信件,折起紙飛機玩了起來。
  「樓兄,這不是可惜了對方的心意。」看都不看就拿來玩,挺不留情的。
  「哈哈哈。」覺得無趣,轉而四處找找還有什麼樂子。「我說……那是給男人婆嗎?」指著堆在角落預定三月十四日準時送達本人手上的一袋子。
  「是沒錯。」至於被歸類到女性區,這他就不曉得了。
  「夠絕!」不禁拍掌叫好。「沒想到是一堆女生寫給她,哈哈哈!不虧是男人婆!」果然女人緣比男人緣好多了。
  「的確……」自己的信件區也堆著三疊,紫丞心頭一陣無力,尤其掃到某一疊。
  「怎麼了怎麼了?」一副發現好玩事兒,樓澈順著紫丞視線跟著到貼上禁字的信件。「什麼什麼……這麼神秘。」好奇地溜到那邊去,摸了一封信又回到沙發上。
  「我要是你,絕對不會想看那些信。」淡淡說道,彷彿收信人不是他。
  「呃嗯…我看看……」展開信紙。「親愛的紫丞學長,我仰慕你許久,每天都會夢見你……不就是一堆情話嘛,有什麼特別的!」
  「若寫信人是女生,自然不特別。」
  「若是女生……咦耶耶?」看看手中信件,再抬頭看對面人。「意思是這是男生寫的啊?」不過,也難怪啦,彈琴的長相與其說是帥,更貼切的形容是美。
  「竟然寫信給我……哼。」縱使眼前是美人,但那記冷笑只讓樓澈覺得背部一陣陰風吹過。
  「呃……給男生仰慕,也不錯啦,證明彈琴的魅力老少通殺、男女通吃嘛!」試圖安慰那已臨界怒氣點的好友。
  紫丞瞇起雙眼像隻目光攫住青蛙的蛇般盯著樓澈,「若不是要把我壓在身下我或許會高興點。」
  
  ……搞半天你是在氣自己被當零號啊?手上杯子差點一滑。
  
  「紫家家規第一條,只可吾等壓天下人,不可天下人壓吾等。」
  
  拜託你不要用平常語氣說這種話啦!樓澈化身小青蛙乖乖喝著自己的茶。
  
  「啊,不過是到爸爸這代才新增這一條。」
  
  言下之意根本是紫狩自己亂添的嘛……樓澈翻翻白眼咬著杯緣。
  
  
  
  
  
  interval talk
  快樂的情書事件=3=
  其實很想就當一回了(混篇數(指))
  不過這感覺就是還沒完,但其實真的沒下文了O_O
  所以…來番外篇吧XD(根本是我想寫-3-)
  
  
  
  
  
  (偽)05.紫爸的秘密
  
  話說,一般學園有七大不可思議事件,幻想三國誌學園自然也有;不外乎是一些零雜的小事,其中最為令人討論的便是紫狩(前)老師與相丹老師的愛恨情仇了。
  愛是當初紫狩、露朝雪與相丹三人解不開的愛情習題;恨是相丹著重學業事業無意選修愛情學分,讓露朝雪由愛轉恨,最後化名師倩當掉這堂愛情課;情自然就是指紫狩與師倩,可惜兩人最終卻是以友情收場;仇是多年未見的三人在一封信函下同回到母校執教鞭,據有心人士透露,三人相會的一刻是……平淡無奇的各打招呼,喂你說不是該有什麼驚天動地,第三次世界大戰開打嗎?哎呀,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以往的恩恩怨怨自然就如滔滔江水東逝了,那你又說這仇哪裡來……哎,自然就是紫狩與相丹這兩人單方面結下的樑子了。
  多年未見,紫狩無中生有蹦出了個兒子,母親是誰尚待考究,還有一票人永誓追隨他;多年未見,當年清純可人的露朝雪,已轉變為豔麗柔魅的師倩;多年未見,相丹那經過歲月焠練的相貌與智慧更讓他趨於面癱此一封號。
  所以說,這仇到底是打哪來……
  問他倆本人吧!
  
  
  
  ※
  
  「唉……」只差沒在吧台上滾了,紫狩無聊的趴在冰涼的檯面上。
  老大不小了,就別做些小孩子才會做的事吧……送完餐點回來就見這景象,宵明托盤差點飛出去。「老大,你又怎了?」本來以為老大辭去(正確來說被人趕出來)教職後會更專心在事業上,誰料是分心越發嚴重。
  「我想念學校生活呀。」不過就算分心,紫狩依然有空閒執杯回敬不遠美女送他的眨眼與飛吻。
  沒好氣地回應,「依我來看,是想念相丹吧!」拜託他老大也就那麼點心思,不摸清楚怎麼做人家下頭的。
  「欸?宵宵你好了解我!」被人說中心事,反而抱住貼心的下屬,心裡是一番高興。
  「……真不想要。」嘆氣,這老大從以前到現在都一個樣,現在更是變本加厲……若說以前是鬆掉的發條,那上緊了還好,現在是根本連個螺絲都沒只剩殘體。「老大,我記得你以前還沒這麼瘋瘋癲癲,是被勾陳感染了嗎?」這兩人總愛湊在一起去挑釁騰蛇,也不想想兩人年紀加起來一百都過半了,還這麼孩兒心性。
  身形一頓,「怎麼說……是因為我想透了一些事吧!」
  「……不懂。」很乾脆的回答,宵明決定還是去做些有意義的事好過在這跟老大亂扯。
  「宵宵啊~~」竟然就這樣放他一人在前頭被狼豺虎豹視姦!
  
  
  
  ※
  
  「吶,你從來沒愛過我吧。」
  「親愛的妳在說些什麼?我在等妳病好然後一起去玩唷……」
  笑著搖搖頭,「等我死了後,你大可去尋求你心中的所愛……」記得丈夫桌上總是固定一張照片,總是與全家照擺在同一位置,但丈夫卻是天天拿著那張照片發呆。
  「人生無常,要懂得把握當下……」留了這話給丈夫,女人閉上眼入睡,永遠沉在夢鄉。
  
  「少爺……」抱著男嬰的中年人,身旁跟著兩個小男孩,抓住衣角看著那佇立在病床邊的男人身影。
  
  「我不懂呀……」男人握緊拳頭,不輕易落下的男兒淚就滴落在女人緊閉的眼皮上,滑落。
  「夫人的意思是,要你放下所有往事,把目光放在未來,好好把握住眼前的人,不要再讓過去拘泥住,人生無常……當你想做某件事或許已沒機會了。」
  
  「我們……回去吧!」深吸口氣,笑道。
  「少爺?」完全跟不上男人話題。
  「回我們的故鄉吧!」迴身在女人額頭烙下一記晚安吻,「我承諾妳會找到的。」
  
  
  
  「可愛的相公,好久不見啦!」沒變,那飄逸的背影。
  「……紫狩?」膽敢這樣叫他的人,從以前到現在都只有一個人。
  
  
  
  
  
  free talk
  這次我倒是快速生出來=3=
  寫的很順,雖然上半篇幅有混篇數之嫌疑,但下半我很認真喔=3=
  小明老兄出現了(03只出現2行XD),本來我想設定宵宵跟紫爸是同個世代,但發現這樣就有點…我要走鷹明鷹路線啊(囧),所以就改成約跟鷹鷹差不多,一起跟隨風瞿在紫爸手下(大汗)
  確切的數字沒有,以目前人物要排起來就是風老爺>狩相倩三人,騰勾兩人略小>鷹明兩人>紫樓兩人>琴瑚小妹與久未出現的青鋒弟弟──這樣,依我個性一定會很認真的在那算歲數,不如大概就好(囧)
  
  紫爸已經被我當成三八無賴在寫了,偶爾還是要給他一點正經(認真點頭)
  下一篇就是紫爸正經…才怪(囧)
  這種一回一回的可以寫到我爽,哇哈哈XD
  不過正文還是有干係的(指)
  
  到底是紫樓還是樓紫呢~
  不到最後關頭不見分曉(笑),大伙慢來呀(茶)
  
  2008/03/10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