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5
  
  
  
  
  05.能吃就是福 by饕餮
  
  
  
  
  
  
  風紀委員會,簡稱風委會,與學生會互別苗頭各佔一席之地,雖實權沒有學生會大,但受學生愛戴其實就是一種偌大無形的權力。
  風委會人數是不可數的,嚴格來說,只要你是學生便是風委會的一員,所以圍繞在風委會的周邊可真是一大群人啊,學生會形容雖有點難聽,不過真的就像一個螞蟻窩似的。
  樓澈曾經說過風委會室就像公共廁所一樣,其實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但又有那麼一點差別啦……
  
  今日紫丞為了即將到來的校慶活動,想找樓澈一起討論,才到會室門口剛抬起手要敲下之際,便為了裡頭的吵鬧皺緊眉頭,裡頭是在辦劇聚會嗎?
  猶在思考是否要進去,會室門倒是自動的開了。「阿澈,你家親愛的來找你了。」說話的是個綁著高馬尾,明明是漂亮的鵝黃色髮絲,但那一撮編成辮子的髮尾卻染上赤紅色,臉上稍施淡妝的……男子?
  「我家親愛的?」什麼我家親愛的,他樓澈大爺沒有女朋友啊。「誰啊……欸,彈琴的!」歡樂的把人拉進裡頭,也就不在意他人口中的親愛的了。
  仍佇立在外頭的男人玩著髮尾,「是個美人呢……」自己上頭老師也是個美人,沒想到連學生會長也是,最近比賽模特兒還沒找著,嗯……
  「混沌你還呆站在外頭幹麻啊?」樓澈看那倚在門邊思考的人,大聲叫喚。「進來坐啊!」
  
  真是一場亂戰啊……紫丞與身旁樓澈討論,因為實在太吵,吵到兩人需臉貼臉,附耳談話。
  「我說小餮……你還要吃嗎?」看便當盒已疊了兩三個,窮奇光看就飽了,手上的便當壓根兒吃不下。
  「唔?」鼓起的雙頰塞滿了食物,饕餮只能用力點頭回答問題。
  「唉……你是全身上下都是胃啊。」吸了幾口飲料,把便當丟在一旁,抽了衛生紙替饕餮擦去嘴旁的油漬,饕餮朝窮奇綻開個笑容,繼續埋頭啃便當。「慢慢吃,沒人跟你搶。」遞過一杯麥茶。
  
  「對了,他們三位是?」商討到一半,喝口茶吃個點心,休息時間。
  「嗯?」嘴裡也塞了兩三個餅乾,樓澈吞下後爽快的乾掉飲料。「哦,那個打扮的漂亮是混沌,那個愛吃的小鬼是饕餮,照顧人的是窮奇。」
  「樓兄,」拿出手帕移到樓澈面前。「這裡有殘渣。」替他拭去嘴角旁的餅乾屑。
  「啊……謝謝。」突如其來有些不好意思,低頭接過嘴旁的手帕。「呃,我自己來就好……」
  那垂頭、耳根還有點紅潤的樓澈,紫丞抵著下巴笑吟吟地盯著他瞧。「原來樓兄也會害羞啊。」
  「你、你、你……誰叫你做那麼奇怪的動作,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害他覺得怪怪的!
  「這個嘛,因為看爸爸習慣了吧。」樓澈捕捉到特殊的兩個疊字。「爸爸?是紫狩嗎?」被相老大批的一無事處的男人。
  「呵呵,誰叫我爸爸是酒吧牛郎嘛。」反正人都被踢回去了,洩底就沒關係了。
  「咦?」酒吧?牛郎?「……牛郎不是在俱樂部嗎?」酒吧應該只有調酒師或是鋼琴師還是端盤子的吧?
  倒是遇見了聽到爸爸職業還不用有色眼睛看自己的人呢……這樓澈果然不同。「因為他行為根本就是。」
  「是這樣啊。」馬上串聯起相老大口中的大色狼、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禽獸不如的男人、萬年發情的種馬、四處撒種的公豬……啊,再罵下去這篇就要沒了。「彈琴的,你爸很差嗎?」
  「樓兄,」放下杯子,很正經的說道:「不是我這個做兒子要損他,我爸爸可以說是全天下最厚顏無恥的人了。」
  有、有那麼差嗎?
  「不過他仍是個好爸爸。」就算媽媽因病而去世,能扛起責任的爸爸也是不錯……若他能不要穿起裙子當媽媽可能會更好。
  「嗯……我沒有爸媽,所以也不曉得那是什麼感覺。」
  「抱歉。」為什麼彈琴的要道歉?樓澈納悶地看著,頓悟。「啊,我已經習慣了啦,你若真的安慰我那才可怕咧。」拍拍紫丞背部大笑。
  
  
  
  那廂和樂融融,真是一派和諧的場景呀。「我本來想說若新來的盟主是個好戰份子可以大顯身手呢,卻沒想到是那小子。」看來是英雄無用武之地,沒戲唱了。
  「混沌,你是巴不得學園大亂吧。」和平也不錯啊,窮奇插根吸管,將綠茶遞給他。「你不懂啦。」
  「餛飩湯!」饕餮開心的喊了聲。
  身子一歪,綠茶差點飛出去,混沌握著拳頭微笑,「饕餮小弟弟,你剛說什麼呀?」看得饕餮怕怕,躲在窮奇身後,無辜地眨眼。
  談起這名字,可以說是四人心中永遠的痛,這都要怪相丹研究歷史過頭,名字就抓了上古四兇,哇勒……不過另一方面看,除了其他三人,混沌可以說是氣到跳腳,誰叫世間上還有餛飩湯這種東西的存在。
  「息怒息怒。」誰都曉得混沌盡得某倆愛追來打去的人真傳,那一身拳腳功夫可不是蓋的啊,也大概是年紀最長,窮奇總是做著調停角色。
  輕哼一聲,抱著胸用下巴看著窮奇。「要我息怒,該有點表示吧。」
  「呃,那今天晚餐你加菜。」混沌眼睛刷亮,賺到了!
  「咦,我也要。」扯扯窮奇,饕餮嘟著嘴,他也要加菜。
  混沌食指尖戳著饕餮額頭,「別妄想!」
  
  「在吵些什麼?」
  
  喔哦,大魔王出來啦。
  在座五人十目齊望向聲源處,打擾魔王午睡可是最要不得的事……四人乾笑,紫丞率先起身打破尷尬場面。
  「相老師,打擾您了,我找樓澈談最近的校慶活動。」一舉手一投足無不說明著良好的家教。
  
  果然是基因突變……「嗯。」到底那男人是怎麼教出這樣的孩子,不過記得以前他也是像這孩子一樣正常,怎麼……越活越回去了。
  
  「相老大又在神遊太虛了……」樓澈輕聲地說,牽住紫丞的手竊笑。「彈琴的,我們先溜吧!」
  暖意由掌心傳來,紫丞不覺得神智有點恍惚了,凝住心神報以微笑。「那就聽樓兄的吧。」
  
  
  
  
  
  interval talk
  我只是想讓化神出場而已-3-
  總覺得還要介紹,又一堆說明文字很麻煩…
  所以,請詳見以下XD
  
  紫樓兩人私奔去了:P
  
  
  
  
  
  外.窮奇
  
  他沒有名字,只有代號──小紅,還有好友小米、小橘跟小綠,一直是四個人一起行動的,性子較為潑辣的小米嚇退眾人,自己在後頭保護著小橘跟內向的小綠,這種生活要持續到何時呢……
  那男人的到來是個轉機,雖然一次收養四個的可能性不高,不過混沌說只要努力就一定有希望,所以率先派出了最可愛的小橘,但拿熱臉去貼人家冷屁股的下場就是……被忽視。所以換上小米,不過小米才在那男人身邊待上一小時就受不了了,一個巴掌拍不響,又被忽視。這次就換成他上場了,嚴謹的先跟男人鞠躬問好,然後……沒下文,男人照樣不理他。最後,大家猜測最沒指望的小綠,乖乖坐在沙發上,認真盯著男人手上的書看,問了句「好看嗎」……神奇的就被收養了,而且不是小綠一個,是他們四個。
  
  第一次回到真正的家,男人說要怎麼叫他都可以,小米馬上喊出老頭,畢竟小小兒童的腦海裡,滿頭白髮就是老頭子;他認真地喊了聲叔叔;小橘可愛的叫了雪花糕,其實他只是想吃而已;小綠則是以義父來稱呼男人。
  正式取名是幾個月後他要進小學,男人本來認真的要取正常的名字,但依照小米說那男人空有腦袋但放不出一個屁,所以拿著歷史書冊在尋找簡單、便利、現成的名字……說到這,為什麼叔叔那麼喜歡歷史卻去讀國文系,這始終是大家都解不開的謎題。
  最先定案是朱雀、玄武、青龍跟白虎,男人卻說收養了他們四個就像收養了四個爬到頭上的小祖宗,決定改為上古四兇──窮奇、混沌、檮杌跟饕餮,自此後小橘的童年一直很不快樂,饕餮這兩字筆劃是又多又難,混沌算是蠻快活的了。
  後來才曉得,除了他們四個還有一個從沒見過面,在深山中長大的孩子,男人說是他第一個收養的孩子。
  
  
  
  「窮奇我──」
  「不準喝酒。」小小年紀就那麼愛喝酒。
  「……相老大想喝!」
  「你以為換人喝我就會給你嗎?」當他窮奇是白活了嗎。
  「嘖。」
  
  「窮奇,雪叔要吃肯德雞。」
  「小餮,叔叔剛剛提著便當回學校了。」
  「……喔。」噘著一張小嘴對著傳單上的炸雞流口水。
  
  「……」
  「小杌今天要吃什麼?」
  「……餛飩湯。」
  「欸?」轉頭過去一看是某人在啃檮杌的零食。
  
  「混沌,我說過不要只吃零食。」而且那個還是檮杌的……
  「沒辦法我餓嘛。」咬著巧克力棒。
  「我有先滷雞腿,你先吃吧。」只要把巧克力棒放下來一切好談。
  「那就不客氣啦~」遁到廚房去。
  
  「悠閒的生活。」在教職員休息室裡吃著美味便當,相丹突然冒出這話。
  
  某年某月某一天,愛打架的混沌身上髒得像從泥沼爬出來,饕餮吃餅乾吃的滿身都是屑屑,檮杌看完的書都堆在書房地上,而男人只是忘了把衣服翻面便放進洗衣藍──窮奇終於發威,將家裡整頓的完完美美,順便立下了在家中的威信。
  
  
  
  
  
  over talk
  昨天跟阿羽講到化神擬人,我就寫了XD,結果最後我還是都把歲數列了出來(囧)
  本來是認真的要把三隻分配到學生會,不過這樣對樓樓太不公平了,他只有袖姐跟南宮小弟啊,所以就換了-3-,還多加一隻。
  思考過相老一個人怎麼可能可以獨自生活(喂),所以當然要有勤儉持家的好兒子,反正紫爸都有兒子,相老來個五個兒子也不算什麼啦-3-
  雖然持家的只有小窮奇XD
  
  2008/03/17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