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6

  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6
  
  
  
  
  06.相知,相交,相惜
  
  
  
  
  
  「對了,我都忘了,彈琴的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在跟誰打架啊?」無所覺的牽著紫丞,漫步在廣大的校園中,有邁向校門口之勢。
  「嗯……」心中考慮是否將事實告訴樓澈,畢竟這是家務事,沒必要講給他人去煩惱。「……只是些找碴的混混。」
  「真的?」依照鷹涯老兄跟小丫頭說,他們少爺也就是彈琴的,最愛把事往自己心裡擺,總想著要自己去解決,根本把他們這些好友往圈外放。
  「我沒要騙你的原因,是吧?」何況那些是混混是事實,沒騙人。
  「嗯哼。」姑且相信。「那我去你家玩吧!」
  我家?「下午不上課?」
  「沒關係啦!我們出去……呃嗯……」要出去幹麻好呢……
  
  「我跟風委會會長出去抓翹校的學生。」身旁人猶在煩惱,紫丞對著門口盡責的警衛笑道,輕而易舉的兩人就出了學校。
  「咦?」一句就讓紫丞打發掉,樓徹揉揉腦袋。「那麼簡單啊……」虧他還想了好幾個藉口。
  「呵呵,簡單的就是最好的藉口,普通人都想得到。」
  「彈琴的……你是不是在指我笨?」怎麼感覺那話有點毒。
  「樓兄想太多了。」這下換成紫丞牽著樓澈。「到你家吧。」
  「到你家啦!」他聽說紫狩是開酒吧的,早就想一窺究竟。
  「這……」蹙眉,雖然早上是不會有什麼人,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
  「就這麼決定了!」一馬當先,衝像紫丞家所在──最混亂的落仙街。
  
  
  
  ※
  
  
  
  到底是今天不宜出門,還是他們太會吸引危險呢……一步踏入落仙街裡,紫丞馬上感覺到一股不善的氣息,且是衝著他倆來的。
  身旁樓澈身手不至於不能保護自己,就怕來者眾多,兩人以寡敵眾……在怎麼強也會落敗。
  
  「我說彈琴的,你們這附近……真少人啊。」那天闖進來沒注意到,現在也才下午而已啊,街道上除了狗呀貓呀,半個人影都沒。
  「嗯……」眼觀四方,耳聽八方,紫丞將樓澈護在身後。「來了!」
  「欸?」來啥……「哇喔──」夭壽啊犯規啦!哪有人從旁邊突然跑出來手上還拿棍子!
  樓澈迴身使勁一踢,踹中來人下腹,擔心的看向紫丞……呃,突地覺得更應該擔心那讓彈琴的當沙包打著玩的混混。
  「樓兄,別分心!」邊說邊彎下身,手曲起朝後一個肘擊。
  彈琴的背後是有長眼睛啊……嘀嘀咕咕,樓澈一個出拳正中混混鼻樑。「嘿,我說彈琴的,這些人是來歡迎我們的嗎?」真是太盛大了。
  難得樓澈還能苦中作樂,紫丞心頭湧上無奈,「將你扯進來了。」
  「不要緊不要緊──」順勢抄起地上的棍子一橫檔住混混攻擊,使上力氣推回去,「這比打遊戲還刺激!」嘿嘿,難得有免費的靶子讓他練練……
  
  「唔嗯……要加入嗎?」
  
  欸?
  一場混戰圍著兩人,頓時都讓這突然冒出的聲音嚇到,大白天見鬼啊?
  「呵呵……」撐著愛傘蹲在地上,玩著丹彤色的髮尾。
  
  「勾陳先生!」詫異看著那突兀的紅色人影,紫丞不自覺停下攻擊。
  「彈琴的──!」就在一旁,眼睜睜看著某混混舉高棍子,樓澈丟下手邊想衝去幫忙檔下那一擊。
  
  花火之間,樓澈只來得及看見一個黑色人影拿起鐵管──
  鏘!
  
  「紫狩的兒子,在戰鬥中分心,看來還要在丟回去訓練。」不馴的黑髮揚著,血紅的雙眼由上往下直視著紫丞。
  「騰蛇先生!」又一個驚訝,但再多的驚訝都讓突然抱住自己的樓澈嚇跑。「樓、樓兄……」
  「笨蛋!」看見紫丞有危險,他心臟差點停擺──頭一次!這麼擔心害怕,就怕彈琴的在自己眼前倒下,而他無能為力在一旁看著。
  「……抱歉。」知道是自己分心嚇著了樓澈,若不是有騰蛇先生適巧搭救,恐怕此刻樓澈抱著是一副浴血的軀體。
  
  「哼。」扔下鐵管,追著勾陳會追到這來,也是始料未及的事。
  「呵呵呵呵……」紅傘一搖一晃,勾陳有趣地望著跌坐在地上相擁的兩人。「看到好畫面了呢。」
  
  「咦?」意識到自身狀況,樓澈一緊張用力推開紫丞。「彈琴的你抱住我幹麻!?」
  空氣瞬時僵凝,要不是紫丞撐住自己,後腦勺早跟地上打招呼了;騰蛇無聊的翻翻白眼準備抓住那欲逃跑的人;看來又多了一個好玩的人呢,勾陳輕輕一笑,跨出腳步準備繼續他的捉迷藏,臨走前不忘留話。
  「吾說小伙子,是你自己抱住紫丞小兄弟唷。」哼著歌兒,勾陳隨著小曲兒踩著輕鬆的步伐再度消失在大伙眼前。
  「勾陳──!」騰蛇不免低咒一聲,追上。
  
  「……呃……」這才發現到自己太過激動了。「咳、那兩位是?」
  面色稍紅,紫丞也順著樓澈轉移注意力。「是爸爸的學弟,也是學校的老師。」大概是剛才那熊抱的結果,樓澈就坐在自己兩腿間,這姿勢……
  跟著紫丞眼神游轉,馬上發現自己就坐在令人尷尬的地方,迅速起身,不忘拉起紫丞。「我、我們還是快去你家吧!說不定你爸在擔心了!」
  還沒到放學時間,有什麼好擔心……搖頭笑笑,拉住樓澈,「慢慢走吧,不急。」
  「哦……」雙眼四處探望,就是沒對上身旁紫丞。「這裡到底是哪啊……」別說剛才衝過來的,現在倒在地上的一群混混,還真半個人都沒。
  「……樓兄,這裡是夜晚才營業的紅燈區。」深怕樓澈去按店家門鈴,握緊了手。
  「咦欸欸──?」紅燈區!?「就是那種……十八限的地方嗎?」
  「常理來說,是。」只是他們兩個未成年的在這地方,不大怎麼十八限。
  「我第一次,呃、不,是第二次進來耶……」好好奇啊!
  察覺到身旁人那一點兒心思,紫丞突然嘴角勾起,邪妄的改摟住樓澈腰部,「樓兄,需要我滿足你的好奇心嗎?」
  「彈彈彈彈……你你你、你笑的好Bad Boy啊!」還有幹麻摟住他啊!「喂喂……」手肘撞撞那離自己過近的人。
  「我還是帶你去我家吧。」放著樓澈自己一人實在太危險。
  「那你不要抱著我走──」
  
  
  
  「兒子,這個是……」好奇地上下打量坐在沙發上的人。
  「爸爸,你相公的養子之一。」喝著冷飲,紫丞換下一身制服,隨性地披上便服,坐在高腳椅。
  「啊。」輕拍手掌。「當初我問他結婚沒,他直接回答我他有一個兒子……原來是這麼回事啊。」害他一直以為相丹他結婚了,原來只是養子。「好樣的,敢誑我……」哼笑。
  怎麼感覺相老大有危險……樓澈看紫狩笑得陰險,不免擔心。
  
  
  
  「哈啾!」
  「……我說老頭子,你是做了什麼壞事啊?」混沌帶笑望著。
  「我先回家。」感覺沒什麼好事。
  「喂喂……當老師還翹課。」虧你還彈劾紫狩。
  「……我身體不舒服。」光明正大,翹!
  「放開我窮奇!我今天不打老頭子我就不叫混沌!」
  「耶,餛飩湯──!」充滿快樂的聲音。
  「饕──餮──」
  
  
  
  
  
  interval talk
  哦,玩了小無名一段時間,好久沒動幻三,騰勾兩人出場(灑花)
  預定是在一回就結束掉他,然後快樂的去寫番外(咦)
  
  老樣子的請往下捲,慢走不送了(茶)
  別問我為什麼總是寫外,因為跟正篇關係不大算補充的嘛!
  
  
  
  
  
  外.孽緣也是緣
  
  除了上上回提到的狩相戰爭片外,尚有騰勾武俠片,這也是廣為人知,令人嘖嘖稱奇。
  就讓我們透過混沌來訪問當事人之一的勾陳先生吧──
  
  「師父,你跟騰蛇老師怎麼認識的啊?」受人之託,奉上茶品與點心。
  「嗯?」咬著餅乾。「怎麼問這個?」
  「呃,我好奇。」總不能說是大家都想知道吧,絕對會被踹飛。
  「呵呵呵呵……」也不點破混沌,坐在欄杆上搖頭晃腦的,雙腿踢啊踢。「這就要回到我國中……」
  
  
  
  
  
  「嗯──」瞇著雙眼,騰蛇指著沙發上的麗人。「姓紫的,這女人是誰啊?」
  
  女人?在場幾位納悶對看,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是指我嗎?沙發上的人兒,美麗的笑容下,是不可忽視的青筋。
  
  「……噗!」女、女人……「噗…嘻、呼…呵……」努力憋住笑容,就怕一笑成千古恨,紫狩摀住嘴撐著桌子,雙肩直打顫──憋笑太痛苦。
  楚歌倒是率性的朗聲大笑,還笑的比誰都還大聲,劉協直暗使眼色要他停住,某人臉色陰冷的嚇死人。
  海棠與伏后只是掩嘴偷笑,藉口要倒茶先溜去茶水間,馬上傳來一陣不小的嘻笑聲。
  在一旁排著行事的韓靖,也不小心將月份顛倒,筆心斷了好幾次。
  身為顧問老師,坐在椅上撐著下巴打著瞌睡,聽見騰蛇說的話,杜晏額頭差點撞上桌面。
  幾人古怪的眼神直投向騰蛇,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啊……
  
  「臭女人你幹嘛啊!」沒想到那人竟然一腳踹向他,騰蛇硬生生檔下的後果就是前臂一大片烏青,狼狽的閃躲,可惡要不是他不屑對女人動手……
  「小黑蛇你哪隻眼看見吾是女人了,眼睛長哪兒去了?」停下攻擊,鄙視的眼神掃了騰蛇全身。
  「你是男的?!」不相信的打量。
  「吾哪裡像女人──你……摸什麼地方啊!」未料一雙手襲上自己胸前,勾陳臉色難得驚愕地往後退幾步。
  手上的觸感……「男的。」那剛剛不對女人動手就不算了。「是男子漢就來跟我單挑!」
  「哼,吾非報襲胸之仇不可。」竟然把他當女人,也就算了,還、還、還摸他……
  
  「喂喂……要打出去打啊……」眼看花瓶又讓人掃掉一個,那在地上的碎片就如同他的心啊……楚歌神情哀痛地捧著胸口,他的錢大爺都飛走啦。
  紫狩已經沒形象地癱坐在沙發上笑的東倒西歪,還拿出手機把這事以生動的文字傳給大伙──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
  打著算盤,劉協無奈計算這次又破壞多少,在騰蛇下頭記上一筆。
  「或許辦個武術大會也不錯……」眼前全武行倒是讓韓靖零機一動,到時只要將這兩人分在兩頭,肯定為了對上拼個你死我活,屆時誰贏了都是學生會得利……
  伸伸懶腰,杜晏起身走到窗前,背著雙手看著底下,今天天氣真好,很適合睡覺……
  
  「呀啊!老師你小心別栽下去啊──」
  
  
  
  
  
  「就因為這樣?」原來這就是捉迷藏背後的原因啊。
  「這是吾一生中的恥辱。」尤其自身還毫無所覺讓人碰觸到那麼重要的地方,那可是心口處呢。
  「只是被摸一下而已嘛……」還以為是某天騰蛇老師不小心誤上……啊,他什麼都沒說。
  「呵呵,親愛的徒弟,似乎也想讓吾輕輕摸一下嘛,嗯?」這徒弟是皮癢了呀。
  「咦──」馬上往後退。「師父,混沌突然有事要忙,先走一步了!」心中響起警鈴,當師父笑得如同三月春風那般清爽,絕對是有人要倒大霉。
  「饒你逃得快。」
  
  跳下欄杆,趴在欄杆上抬頭呆望藍天,玩捉迷藏的原因啊……似乎是回想到什麼了,勾陳雙頰微紅,臉埋進雙臂裡。
  真正的原因怎麼能亂告訴別人呢,呵呵呵呵……
  
  
  
  
  
  驕陽無所保留地灑落光線,樹蔭下躺在草地上沉睡的麗人,慣用的紅傘擱在一旁。
  
  沙、沙、沙……
  
  似乎是讓那聲音擾得煩,睜開雙眼,不太適應地眨眨,「誰在吵吾啊……」
  大手撫上轉醒不久神智仍有點恍惚的人兒面頰,雙目閃過一絲得意,唇角上提。
  「捉到你了。」
  
  
  
  
  
  free talk
  雖說麗人是用來形容漂亮的女人,但我實在想不出形容詞來形容勾陳(囧)
  空用個漂亮男人我心不甘啊…
  
  第幾屆其實指的就是幻三代數XD
  但用年齡來算卻是三代是最老,再來二代,接著一代,宇竣你好謎(囧)
  話雖如此,不過出場人物完全是我亂排:P
  因為我只碰過二代,當然是讓二代的出場=3=
  
  2008/03/31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