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7
  
  
  
  
  07.曖曖內含光
  
  
  
  
  
  一年一度的校慶活動開始了,開幕典禮上,彈琴的說完一堆台詞後又隨興致拿起他的愛琴小露一手,搞的現場一陣混亂……不知道為啥,總覺得有點不爽。
  不過因為已經答應彈琴的等會陪他巡視,現在便待在屋頂上發呆。
  等彈琴的出現,大概是……嗯嗯……兩小時後的事了。「樓兄。」
  興致一來,便開口問了,「彈琴的,為什麼你還是都不叫我名字?」你實在是沒什麼資格說人啊樓少爺。
  顯然紫丞也是如此覺得。「……樓兄,這就像我問你,你為什麼都不叫我名字一樣。」
  沒好氣的抱胸椅靠著牆壁,「因為『彈琴的』這稱呼是我專門用的嘛!」
  噙著淡淡笑意,紫丞也跟著貼向牆壁,「那我的理由也是一樣。」
  特別的人總是想用特別的稱呼,畢竟在心中是那麼特別的位置。
  
  看著身旁好友,似乎心情頗不錯的遠望天空,樓澈心一動突然側身抱住紫承。「……樓兄?」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彈琴的好像隨時會消失……」悶聲傳出。
  低頭看那像個小孩子的好友,紫丞拍著好友背部,「我怎麼可能會消失。」心中讓那番言論逗笑了。
  「就是這麼覺得啊……」依然抱著紫承不放。
  「樓兄,這要是讓人看到了會誤會的。」兩個正值年輕氣盛的青年抱在一起,怎麼想都很……那個。
  「我才不管!」
  「哦?」挑眉。
  雖臉上有點泛紅,但樓澈還是大聲說了出口,「不把彈琴的抱緊一點,你絕對會消失的!」
  讓那聲響及語意給震住,紫丞愣了幾秒後噗哧笑了出來,「樓兄,你、你……不知情的還以為你在向我告白……」忍不住轉過頭低笑。
  「告、告白?」他什麼時候……啊!「我才不是…是、是因為彈琴的每次都愛逞強……喂!彈琴的你別笑了!」氣急敗壞的解釋,但何謂越描越黑啊,這例證就在樓澈身上。
  
  
  
  「……兩個傻小子。」從這可以很清楚的看見隔壁大樓屋頂上的動向,一紫一梨灰的身影在幹些什麼都很清楚。
  「哼。」沙發上的冷酷男人喝著咖啡,窗口邊的男人笑著走到他身後,向前抱住。「怎麼啦,寶貝兒子被搶走不高興啦?」就知道親愛的相公面冷心熱。
  「閉嘴!」面色微赧,似乎被道中了心事。
  「唉,你還有四個寶貝兒子,」神色黯然的靠在沙發上。「我那個寶貝兒子有了朋友就不要我這個老爸了。」這個時期的孩子都把朋友看得比家人重要,他這爸爸好傷心啊。
  
  「啊,你兒子讓我兒子壓倒了。」偶然抬頭一看,隔壁戰況最新快報。
  起身,相丹頭也不回地向外走去。「喂喂,相公你要去哪啊?」被丟在辦公室的紫狩快步追上,一出門便讓路過的學生瞪大眼看著前老師紫狩原因不明追著相丹老師。
  「告訴樓澈說紫家出產的沒一個好東西。」上樑不正下樑歪。
  「過份──!!」傷他心啊!
  
  
  
  勾陳一反常態的讓騰蛇攬住,頭靠在他胸前。「哼……」昨天睡在樹下,一不小心讓他捉到了。
  「願賭服輸。」當初捉迷藏的前提便是,讓他捉到了,勾陳便要聽自己的指令,但勾陳有權利選擇。「吾沒說不信守承諾。」
  「那就乖乖的,校慶活動間待在我身邊。」這就是他今次下的指令,而勾陳勉強同意──馬上搬到他家、當僕人一天,主動……怎麼想都知道要選哪個。
  反正只要在他附近就好,那躲到哪……應該沒關係吧,嘻嘻,勾陳竊笑。
  相處甚久,勾陳那心思說不上十分但也摸了六七分,騰蛇扳過那心思早溜到要偷跑的人兒,面對面抱緊,「又想跑哪了?」
  「……才沒有。」哼,就這難得一次……
  
  
  
  「今天真安靜……」撐著下巴,混沌坐在沙發上發呆。
  旁邊是躺在沙發上,兩腳垂在地上,呼呼大睡的饕餮,不時撫著肚子囈語著,「唔嗯……好飽啊……我吃不下了……」到底夢見什麼了啊?
  「是啊……」大家都去逛各教室的活動攤位,風委會室剩他們三個留守,叔叔也不知跑哪去了,會長從開幕典禮過後就沒見人。「真不習慣。」
  「哪哪,窮奇!」蹦蹦跳跳到窮奇身邊。「我們也去逛攤位吧!」
  白了混沌一眼,「你是不是忘了還要顧這。」要是臨時有事就糟了。
  「嘖……」左思右想,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喂~」混沌這一聲嬌滴滴啊,嚇到旁邊人家窮奇了。
  「是我混沌啦,人家想要出去逛逛,你幫人家顧風委室,好不好~」手機電話簿裡被歸類到好人區的路人,就是在這時候派上用場囉。「OK!成功!」朝窮奇比個YA的手勢。
  「你剛剛……是跟誰講電話?」這混沌不會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幹些什麼骯髒事吧?!
  「嗯?」收好手機。「路人甲啊,這時就能用上,呼呼。」丹唇上勾,抓著窮奇與那睡死的饕餮。「走嘍走嘍~等會就有人來幫我們顧了!」
  「等、等等……我還沒問清楚啊、喂!」被勾住脖子拖著走的窮奇。
  好玩的攤位,本少爺來囉──
  
  
  
  
  
  over talk
  實在是,不太曉得要不要結束在這篇(囧)
  其實中間剌掉一段,紫丞房裡秘事(誤)
  要我馬上跳到兩人相親相愛是不太可能的事,還是像原作裡經過細水長流的兩人擦出火花我比較尬意XD
  所以便把目前有的曖昧配對,暫時下一個結尾,等5月大考過後我在思考要不要繼續下去,難得可以給我寫到7說,至少我就努力到10看看(笑)
  
  2008/04/14
  
  
  
  
  
  (偽)預告
  
  思考著目前兩人狀況,出乎意料提早頓悟的樓澈,到底會如何追求紫丞呢?
  使出祖傳──祕‧追妻術(何)的他,一番傻勁會感動冷淡的紫少爺嗎!?
  
  又,紫狩與相丹中間的愛恨糾葛是怎生一回事?
  相公又是如何從紫狩口中迸出的呢?
  
  打打鬧鬧數十年的歡喜冤家──勾陳與騰蛇,
  又會有什麼重大性的發展,兩人真能如願以償相守在一塊兒嗎?
  
  大而化之的混沌私毫沒發現窮奇的心意,依然游刃有餘的飛旋在男女同學中。
  不給他一點顏色瞧瞧絕對不行!決定下狠藥的窮奇又會做出什麼事!?
  
  
  
  
  
  會成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