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8

  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8
  
  
  
  
  08.慢慢來不要急
  
  
  
  
  
  一陣馨香傳來,男同學A抓著身旁男同學B,「喂喂,你看見剛剛的美女了嗎!?」長相漂亮,又有陣香水味飄過,絕對是大美人!
  眼神古怪的看著他,不過心想也不能怪他,畢竟是第一天踏進這學園,果然要先給他上堂課。「咳咳,剛剛那位是混沌,美容系出名的美『男子』。」特意加重最後兩字音節。
  果不其然見到男同學A臉上風雲變色,「……美『男子』?」COW不是騙他的吧!?
  「幻想三國誌學園,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他們學園廣告詞。「等等你要驚訝可以在慢慢驚訝,來去見見我們皇上吧。」
  
  
  
  ※
  
  
  
  暑假接進尾聲之際,學生會早已開始運行,除了策劃新學期的活動外,便是帶著轉學生熟悉環境。紫丞身為學生會長當然沒資格喊苦,不過身為非正式的風委會長,樓澈倒是天天向學生會室報告……
  
  「……,希望你在學校可以好好學習。」這是第六個轉學生,紫丞說著一貫的歡迎詞,淡淡的笑容惹得男同學A又呆呆的痴望著。
  已成習慣的學會成員都在預算將會有幾人要加入紫丞後援會陣容,無奈的摳摳臉頰,「那會長,我就先帶他到處逛逛了。」
  「去吧。」目送兩人出去,紫丞終於忍不住,「混沌……你在做什麼?」從剛剛進來後便解了他的髮束開始弄起來。
  「呵呵……」如他所想的真是柔順得如絲綢般,這次畢展有了紫丞跟他的技巧,金獎一定是他的了。「其實是……」將自己來意告知紫丞。
  「……你該知道這學期會很忙。」剛好卡到畢業典禮,光是它可能就會忙翻學生會上下。
  「就看在樓樓的面子上幫我這忙吧!」而且一看見這麼棒的模特兒,他的手跟心便不禁癢癢。
  輕呼口氣,「好吧,但要空閒的時候。」要是不答應,馬上又是一連串的纏人攻勢。
  
  「彈琴的我剛又遇見──」樓澈率性地打開學生會室門,看見室內景象微微呆了一下。「混沌你在做什麼啊?」幹麻一直碰彈琴的漂亮長髮,眼睛直瞪住那雙在紫髮間移動的雙手。
  「紫丞答應做我的模特兒囉!」比了個YA的手勢,混沌腦中已把紫丞翻過來翻過去,由裏到外完完整整改造過。「要打扮成什麼好呢…是貴族,還是吸血鬼……嗯……」手仍忙錄的摸來摸去,甚至掏出布尺開始丈量紫丞身形。
  總覺得看那隻手很不順眼……樓澈不太高興的盯著,抱胸站在那兒就等混沌量完。
  紫丞配合的站起身來打開手臂,「樓兄,今日似乎晚了點?」雖然樓澈的到來不是義務,但已經習慣的事……真的很難改。
  「呃?嘿嘿……」有點害羞的搔搔頭髮。
  混沌哼笑一聲,一針見血說出,「還能什麼,當然是他睡過頭嘛。」
  「混沌你少說句話啦!」底都快被掀光了。
  「呵呵。」將紫丞的長髮綁成俐落的馬尾。「那我先離開了,這學生會室就留給你倆,慢、慢、來、呀~」說完經過樓澈身邊不忘拍拍他的肩,曖昧的竊笑。
  「什麼慢慢來!」才想反駁,混沌人早走了,轉過身正對上紫丞面帶趣味的笑容。「呃…彈琴的你別理他!」
  「樓兄,」紫丞這聲輕喚,讓樓澈馬上立正站定,就怕會問出怪問題。「幫我泡杯茶吧。」
  「啊呃!」腳下一滑,還、還以為是要問他剛剛混沌話中含意,嚇了一跳。
  垂下眼看著公文,「不然……」手中鋼筆行雲流水般地畫過底下簽名欄,略微抬眼瞄向樓澈。「樓兄是以為我想說什麼呢?」
  
  怦怦、怦怦、怦怦──
  
  樓澈感覺自己的心臟讓那眼兒一勾,急速加快跳動,噗通聲震得恐怕就連紫丞都聽得見。
  「本、本大爺幫你泡茶去!!」馬上遁到茶水間。
  噗哧一聲,隨後紫丞咳了咳,坐正身子繼續審閱公文。
  
  
  
  ※
  
  
  
  抱著抱枕坐在沙發上,想想樓澈手足無措應付腹黑紫丞的傻樣,混沌不禁吃吃笑了出來,太有趣了,真是太有趣了!忍不住拍著沙發面笑癱在上頭。
  「混沌你是怎了,笑那麼開心?」拿下眼鏡,窮奇納悶的問,從一進來就笑個不停。
  抹去眼角的眼淚,混沌笑得肚子痛,說話也斷斷續續,「呵、我只是…想到…哈哈、樓樓那小笨蛋對上紫丞就…就、就笑得肚子好疼……」
  樓澈跟混沌的談話,窮奇當時也在場,無奈搖搖頭,「你啊……」到底這個性是傳自誰呀,記得以前潑辣是潑辣,但談到保護家人,混沌絕對是衝第一個,現在卻幫著外人欺負自己人。
  攀在沙發背上,混沌好奇地問,「窮奇窮奇,你覺得樓樓的初戀有沒有可能開花結果?」
  「這個……紫丞學弟這人城府頗深,我怕澈弟──」
  搖搖食指,「我倒覺得很配啊!」接著混沌說出自己見解。「紫丞這人雖感覺溫和有禮,但另一面也是極為冷漠,樓樓能跟他這樣要好,他定是對樓樓有一定程度的好感,再說若真的在一起,紫丞哪會讓樓樓被人耍著玩呢~」雖說那個『人』,頭一號就是他,嘻。
  聽混沌侃侃而談,窮奇嘆口氣──為什麼對他人之事這麼敏感,但自身之事卻鈍到一個境界呢。
  「哈囉?」看窮奇突然出神的面孔,混沌臉蛋湊近。「人還在嗎?」他講的滿嘴泡沫,沒想到竟有人不聽。
  「哇喔!」那近得他再靠近幾分就能相貼的臉蛋,窮奇吃驚的往後退。「怎、怎了!?」
  眨眨細長的鳳眼,美目打量著,「我頭一次發現窮奇你也蠻可愛的嘛!」竟然這樣被嚇到。
  可、可愛!?「那個形容詞不適合我。」比較適合你……窮奇心中暗道。
  近看才發覺,「窮奇你有白頭髮呢。」一絲一絲地掺在火紅的髮裡,難怪以前在遠處隨便一瞧都能瞧見窮奇,那一絲都轉為閃亮的銀白色。
  「天生的。」出娘胎就帶了出來,不過因為也不顯目(比起某老師……),都快忘了。
  像是發現新大陸般,混沌一直在窮奇……的頭髮旁打轉。「好玩好玩。」他到現在發現呢。
  「呃………」他該開心他的頭髮能引起混沌的注意嗎。「你喜歡就好。」
  或許,這樣一點一滴讓混沌的重心轉移到自己身上,然後慢慢的……
  「窮奇窮奇,讓我玩玩你的寶貝頭髮!」心情雀躍地左摸右摸。
  「好啊。」連陽光也為之遜色的燦爛笑容。
  
  瞧,就像這樣。
  
  
  
  
  
  interval talk
  本來是想寫完窮混,但我愛拖又愛摸的個性,再說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呢!?
  所以~慢慢來不要急XD
  然後我想讓帝盤出場了,嘿嘿。
  因為玩完外外傳,帝盤實在好萌啊XD
  狩相也是v
  
  所以這次的外呢,我要讓誰先上場呢(偏頭)
  那就讓我家的帝盤先上吧!
  
  
  
  
  
  外.第一次見面你好
  
  人們眼中的天之驕子,女人心目中的黃金貴公子,男人看得牙癢癢,橫跨各國版圖的休與財團負責人──帝台今日又呆呆坐在沙發椅上。
  前幾日他偶然經過一家幼稚園,對出來送小朋友上娃娃車的老師一見鍾情,再見訴情,三見……「終」情。
  可恨他這張走哪都受用的上帝級俊逸臉蛋竟然失效!?
  他、他連一個三四歲毛頭都比不上!?
  真是打擊他的自信心……
  
  
  
  「……盤古,那人又來了。」園長淡淡瞄了眼園門口,看見金色人影徘徊不進門。
  「誰?」紫色如波浪般的微捲秀髮,秀緻雅麗的面孔上,晶瞳上方兩道細眉蹙起。
  園長指了指門口,盤古納悶地反問,「他是誰?」
  「……前幾天跟你告白的那位。」
  大概是告白的人從台灣排到美國,盤古壓根兒沒印象,乾脆的擺擺手,「不知道。別理他了。」他可是很忙的。
  「嗯。」
  兩個靜得出奇的男人,時間便在做著教具中流逝。
  
  
  
  ※
  
  
  
  一連幾日的守株待兔,帝台雖想上前攀談,但一見那淡漠的臉蛋,還是只敢遠觀不敢褻玩焉。
  連追都還沒開始就被打回票,真是初次啊……是初次沒錯,畢竟依他的身世及外貌,哪人見了他不是趨之若鶩(雖然他逃得比誰都快XD),他可是大姑娘上轎,頭一遭追人吶。
  
  「唉……」嘆氣。
  換個方向,「唉……」重重嘆氣。
  「唉──好痛!」摸摸後腦勺,「紫狩!你看書就看書,怎麼拿書丟我!」要是把他丟成大豬頭怎辦!
  「你在那嘆氣到我看不下去!」翻翻白眼,紫狩闔上書。「怎啦,誰惹得我們天神帝台不開心啦?」翹起二郎腿悠哉地詢問好友。
  總覺得有點不爽……帝台白了身旁好友一眼。「他沒惹我,是我自己在煩。」
  喔──有內幕。「哈哈,說出來聽聽,說不定紫狩我可以幫你!」
  「得了吧,你不幫倒忙就好了。」一聲不響就跑到英國,不通知一聲又溜回來,帝台還以為他好友是失蹤咧。
  「哈哈哈哈──」拍拍好友肩膀。「啊,對了,改天要不要見見我的寶貝愛兒?」傻爸爸模式開啟。
  「你那不知哪蹦出來的兒子?」一回來莫名其妙就跑出個稚子,說是女人生的,其實是紫狩單細胞繁衍吧。
  紫狩突然噤聲,後低低傳出一句,「丞兒不是蹦出來,是我妻子生的。」他想他唯一虧欠的便是那女子了吧。
  搥了好友一記,「你一人帶得動?」他可想像不出紫狩幫小嬰兒包尿布,餵食嬰兒食品的樣子。
  「哈哈,是我小舅子啦,他極愛小孩,工作也是幼稚園老師,丞兒是讓他帶大的。」他一個粗魯的男人,不摔著寶貝兒子就阿彌陀佛了。
  「極愛?」讓他想到他……
  「是啊,我小舅子可是炙手可熱呢!我幫他趕蒼蠅趕到快變賽亞人了。」家門十里外就得開始驅除雜人等,哪天他開垃圾車放少女的祈禱去收好了。
  「你這樣一講,倒是讓我興趣大增。」看紫狩把他小舅子捧到天上去。
  「他跟丞兒長得有些相像,因為跟他姐姐是雙胞胎的關係吧。」
  「哦?」肘部推推紫狩。「怎麼沒愛上?」既然都是愛妻了,那生得相似的小舅子……
  「磐古是弟弟。」嚴厲糾正。
  「說得也是,你的最愛始終是相公嘛。」但磐古這名好像在哪……
  怔了怔,「相公啊……」一別就是好幾年,都不知他怎樣了。
  「喂?喂喂──」手在好友眼前揮揮。「快回來。」
  「好啦,來我家看看我的寶貝吧!」
  
  
  
  「紫狩哥你回來了。」聽見今日姐夫帶了好友來家裡做客,磐古早早準備了晚餐。
  「啊!」吃驚的大叫,帝台難得失了禮貌,手筆直指著餐桌前的美人。「你──」太、太過巧合了!
  「……請問你是哪位?」磐古印象中沒眼前這金光閃閃的男人。
  「呃……」竟然真半點印象都沒。
  「不會吧──」好友驚訝的反應,馬上串聯到好友失常,進而頓悟原來小舅子就是病因。「帝台你對磐古──」瞪了那摀住自己嘴巴的男人。
  示意紫狩別多話,放下手抹抹衣服,伸出右手,「第一次見面你好,我是帝台。」
  微微偏頭,看見姐夫朝自己點頭,磐古淡雅的笑容展開,「你好,我是磐古。」
  
  
  
  
  
  free talk 2008/07/26
  完成了(淚)
  來介紹一下我對於帝盤的設定,因為我一向喜歡顛覆(眼移)
  所以盤古的人設可能跟大家心裡認定的不一樣(掩面跪)
  紫狩亡妻的弟弟,跟姐姐是同卵雙胞胎,很愛小孩(請見外外傳XD),覺得孩子是世界上最純真可愛,也不會用異樣眼光盯著自己瞧的存在。
  若說帝台是會讓男人恨得牙癢癢,那磐古就是會讓女人嫉妒死的存在──這樣理解吧XD
  不過我還是保留了原作磐古,性格純真如處子的地方O_O
  這樣才有趣嘛=3=
  
  對了,園長是勾芒XD
  好適合(笑倒滾)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