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三國誌學園(第肆屆)、09
  
  
  
  
  09.突然造訪的意外之客
  
  
  
  
  
  「哼~哼哼哼~」哼著歌,混沌手中也不馬虎的綁著頭髮。「嗯!不錯!」呵呵笑看窮奇頰邊略長的紅髮讓他紮成了小辮子。
  「混沌……」垂下的辮子,窮奇瞄了一眼,突然後悔前幾日下的決定。
  「很可愛啊!」趴在窮奇背上。
  「呃、嗯……」身後馨香撲鼻,窮奇手忙腳亂地整理資料。
  「樓樓又在發呆了。」也沒察覺到窮奇的慌亂,混沌一直觀察呆坐在沙發上的樓澈,「小餮快把他的手當薯條吃──」
  
  「哇啊!好痛!」
  
  「……太遲了。」混沌聳聳肩。
  「饕餮!你你你、你睡就睡!不要咬本大爺的手!」看著被烙下齒印的手指,樓澈心疼地直呼氣。
  「姆…好好吃喔……」作著美食夢的饕餮,對死命拍他的樓澈完全沒知覺。
  「可惡──」睡那麼死!
  
  「樓樓又在想什麼啦?」混沌調侃地笑。
  「想那麼入迷,連小餮要吃了你都沒發現。」窮奇也忍不住說風涼話。
  「哼!本大爺在思考──」
  樓澈未說完,混沌截下替他說完,「哦哦~原來是在想念紫丞會長!」
  驚愕地看向他,「你怎麼知道!?」
  「唉…人家紫丞會長只是有公事請假幾天,樓樓就茶不思飯不想,心心念念著愛人在遠方是否安好……」
  「混沌你不要說話啦!」樓澈惱羞成怒力吼,雖然他是有擔心彈琴的,但、但才不是混沌說的那樣咧!
  「不過,我本來以為你根本沒感覺呢。」兩人交好程度,閃光到外人都看不下去,甚至有人懷疑其實紫丞就像某部漫畫的女主角那般,最後被風委會長發現真實身份,兩人便走在一塊。
  「……我又不是笨蛋!」他只花了零點零一秒的時間就理解了!
  「感情好的兩人攜手步上紅毯……樓樓我會幫你加油的!」到時婚紗就交給他這未來的大設計師吧!……咦,不過都是男人那要穿婚紗嗎?
  樓澈眼神古怪地掃視兩人,「說到感情好……你們兩個不是比我跟彈琴的更好?」
  「不一樣!我跟窮奇是兄弟!」得意的抬高下巴,混沌信誓旦旦的說明。
  一旁只顧聽著,不發一語的窮奇,心中直嘆氣……為什麼就是有人那麼遲鈍呢。
  「原來如此。」那為什麼他對彈琴的就……一堆的問號充斥著樓澈的腦子,頭昏眼花的晃著腦袋。
  「哎呀,神經斷了嗎?」混沌同情地看著樓澈,無半點兄弟愛的說。
  馬上清醒瞪了混沌一眼,「狗嘴吐不出象牙……」他可是樓澈大爺耶,想當爾是聰明蓋世啦!
  看兩人演著沒營養的戲碼,窮奇覺得自己有必要制止一下,「好了──今天紫丞會長不是會回來學校?」
  談到這次紫丞的公假,又是一樁謎了,假單上只大大批了個「公假」兩大字,但半點實質內容都沒,讓翻出來看的樓澈差點將假單撕了。
  「對耶!」樓澈如大夢初醒。「那我要去校門口啦!等等見~」朝兩人揮揮手,像陣風地飛出風委會室。
  
  「前途堪憂啊……」看著愣頭愣腦的樓澈,混沌真不知此生此世是否有幸能見到紫丞入贅的景象。「不過啊,他們兩個誰會是上頭的?」興致勃勃地問著身旁好友意見。
  「混沌。」
  「什麼什麼?」好奇地湊到窮奇面前。「有什麼要分享給──唔……」瞪大美目,眨眨眼確認貼在自己嘴上的是另外一張嘴。
  退開來,窮奇皺眉只說了句話,「你好吵。」
  看著窮奇如同沒事般地繼續處理公務,混沌偏頭思索了一番──原來kiss還有阻止麻雀嘰嘰喳喳的功用啊!
  理解地拳頭擊在掌心上,隨後將kiss拋去腦後繼續用言語騷擾窮奇。
  
  窮奇,你也前途堪憂啊……
  
  
  
  ※
  
  
  
  緊張地在校門口來回踱步,樓澈不時抬頭看鐘樓時間,記得下午一點就會到了……
  嘰──
  一陣煞車聲驚醒了樓澈,只見一輛紅色敞篷法拉利就停在離自己不過三公尺處,率先入眼的是副駕駛座的紫丞若無其事地拿了本書在閱讀,絲毫不受任何影響;駕駛座上的金髮男人拿下墨鏡,下車後走到副座打開車門。
  「親愛的公主殿下,學校到──噢!」毫不客氣地將書本往金髮男人臉上送去,紫丞拍拍雙手,真不能理解舅舅怎能容忍這種男人在身邊。
  「彈、彈琴的……」一下車還沒進校門,就看幾天未見的樓澈呆站在門口,紫丞也不由得愣了幾秒,後揚起淡笑。
  「樓兄,怎麼站在這兒?」當然曉得樓澈是來迎接自己,不過嘛……
  「呃?這、欸……那個,我只是來這裡散步而已啦!絕對不是來迎接你喔!」還特地強調散步兩字,樓澈抓抓頭髮有點不好意思的說著。
  「是這樣啊。」心中偷笑,也不點破。「那樓兄在這罰站做什麼,進去吧。」經過好友身邊突然伸出手拍拍他的頭。
  「哦、嗯!」雖然不太曉得紫丞動作的含意,卻有種受到鼓勵的滋味在心頭,樓澈嘿嘿笑並搓了鼻頭幾下,身子才要跟上突然頓了一下,轉身朝金髮男人做了個鬼臉才追上好友。
  
  兩人互動都落在倚著跑車的男人眼裡,忍不住吹了聲口哨,紫丞這小子也不簡單,馬上就收了一隻小白狗(?)當寵物,還會對他做鬼臉咧。
  拿了手機按下通話鍵,幾聲嘟嘟後彼端的人接起了。「親愛的,你疼到骨底的外甥養了隻可愛的小白狗,要不要來看看?……欸,別這樣嘛,等等我們先去喝個下午茶再……親愛的?」末了,看著被切斷的通話,無奈的搔搔頭髮。
  
  「彈琴的,剛剛那男的……」還是忍不住好奇心地問。
  「樓兄真想知道?」詭異的笑容掛在紫丞嘴角邊,低垂的眼瞼下雙眸瞄了樓澈一眼,配上那張精緻的臉蛋,說不出的嬌媚狠狠刺中樓澈。
  沒看過紫丞如此一面,樓澈手足無措,連話都結巴了,「我、那個…也不是…你若真的…就……哎唷我在說啥啊!」煩躁地揉揉頭髮。
  「那男人與我……關係匪淺。」紫丞淡淡地說。
  
  可預見一道雷劈中幻想三國誌學園,且準確的落在我們樓澈頭上。
  
  
  
  
  
  interval talk
  09很早就寫了,但一直沒完也沒貼。
  希望我有生之年裡能讓這學園結束(喂)
  以下是一如往常的外。
  
  
  
  
  
  外.你口中孽緣還不是個緣嘛,其實是姻緣XD?
  
  「嗯?你問我怎麼跟紫狩槓上的?」相丹看著自己老友,似乎不解他怎有此一問。
  「單純好奇罷了。」伶葉收拾著堆在地面的書本,看著成山的書,真好奇平常相丹是要如何抽出這些書……大概是惡性循環下的結果吧,這幾座書山。
  「孽緣!」只給了伶葉精闢兩字回答,聽語氣是很憤慨。
  「呃……」搖頭笑笑,難得能看見相丹有如此大情緒波動,紫狩也厲害了。
  「聽說紫狩叫你……相公?」說完,伶葉發誓,他從沒在相丹臉上看過這麼精彩的表情變化。
  平常冷淡自持的臉孔,微僵的轉過頭,「你聽誰說的?」
  「咦?剛剛我來時正好遇到紫……」話都還沒說完,就見相丹化作一陣風地飛出研究室,快得伶葉眼都沒眨一下就消失了人影。
  「結果還是沒問出結果……」而且,現在意思是要他自己收拾嗎?
  
  「紫狩!」要找紫狩人很簡單,只要注意哪裡學生成群便曉得了。
  「相──」來人一個瞪眼,紫狩硬生生把後一個“公”字吞入喉。「咳、原來是相丹老師啊!」
  「過來。」話一說完,學生馬上自動成兩列,讓紫狩順利無礙地走到相丹面前。
  「難得你不是要趕我出學校。」跟在後頭,紫狩一臉笑嘻嘻,以往他來學校都會被相丹以校外人士轟出去。
  「我想我們有些事必須好好『溝通』一下。」若視線能殺人,想必紫狩身上是坑坑洞洞,死無全屍了。
  一進無人的老師休息室,相丹鎖上門,拿了馬克杯開始泡花茶。倚在窗邊盯著他動作的紫狩,看著那清冷的面孔,直覺就是要逗他笑。
  記得那時開學後沒多久,班上情形也大致定下,男生以他與相丹為首,玩樂或讀書都有各自的天地與朋友們。
  他一開始是很討厭相丹這人,長那麼好看卻都不笑,不是浪費了那張臉嗎?若是相丹肯多笑,他們應該很要好才是。
  第一次看見相丹笑容是在哪時?……啊,是與露朝雪在一塊,果然笑起來很好看!
  不過,能看見相丹笑容也只限於露朝雪一人,也間接造成了他會接近露朝雪的主因,若有這女孩在身邊,想必相丹也會對自己笑了吧?
  “你接近我只是為了丹吧?”猶記得那女孩笑對自己說,著實讓他呆了幾分,不愧是相丹喜歡的女孩,那麼聰穎。
  他一直覺得自己可能是小孩子要不到糖吃的心態,很多人都很喜歡他,與他一起玩樂聊天是件很開心的事,偏偏只有那個相丹不領情。
  當初目標便是讓相丹笑!……至於達成率,似乎是掛鴨蛋。
  
  一直盯著自己的視線,白髮男人也不在意,沖著杯裡的花茶,基於之前工作太忙只喝咖啡果腹,窮奇下令自己禁喝咖啡半年,只能喝些清淡的花茶,看著那緩緩飄升的霧氣,相丹忍不住想起了高中時代。
  高中的相丹,對紫狩的感覺是痞子一個,難得有如此好的人緣,卻不善加利用,盡拿來做些無聊之事,若是紫狩能努力點,兩人的交情應該會更好些吧。
  當時班上幾乎是以兩人馬首是瞻,他一直覺得奇怪,為何紫狩沒逐鹿風委會長與他一較上下,畢竟風雲人物是很可能被拱上去,一如他;最後紫狩到學生會做了小小公關。
  他曾經問過紫狩理由,他只是笑著說他喜歡;從不曾覺得紫狩只是空有其表的人,其能力不容小覷是肯定的,不然怎會有一堆學弟誓死追隨。
  雖不喜歡紫狩,但不到討厭的地步,甚至自己是有些羨慕他的,那麼一個善於表達自己情感的人,喜怒哀樂清楚明嘹的能感受到,與他相處很輕鬆。
  只有朝雪是理解著我的,也只要有朝雪便足以──當初自己是抱著如此想法,但遇上紫狩,卻仍不禁想……若能有友如此,也是不錯的吧?
  雖然有伶葉這多年老友,但紫狩總是有方法得知或挖出自己任何大小事,甚至是連朝雪與伶葉兩人都不曉得。
  不過,現在總算有紫狩不知道的事了……
  
  相丹出口打破沉默,「我說過,不要在他人面前亂叫我名字。」不希望哪天台下學生叫自己相公老師,他肯定先殺了紫狩。
  “相公”一外號,便是紫狩想來要逗笑他的,高中時紫狩邊喚邊總是故作女生扭捏地姿態,意圖想逗笑他……紫狩確定不是在激他發怒嗎?
  「啊,抱歉抱歉。」想必是伶葉多嘴說了,紫狩揉揉後頸。
  記得自己當初用了相丹兩字中的相字取了“相公”這外號,第一次叫時他有預感會被千里追殺,沒想到相丹只是僵了幾秒,若無其事繼續自己的事──也種下了往後紫狩心中,相丹等於相公的命運種子!
  「算了,今天怎麼來學校?」不會是來找學生聊天吧?相丹不禁皺眉。
  「找你談事。」難得正色的紫狩漸漸走近相丹,後化為哀怨的表情。「那幾個小孩是你收養的也不早說,相公好壞。」此表情俗稱小媳婦樣。
  早已習慣了,相丹視若無睹,喝了口花茶才回答,「你沒問我。」這是事實,誰叫紫狩自己認定有孩子便是已婚,與他無關。
  「好吧。」聳聳肩,意謂這事就到這。「相公喝什麼啊?」一手拿過相丹手上的杯子。
  「菊──」抬頭啟口正欲說出花茶名,卻讓另張多話的嘴巴吞了未完的話語。
  「嗯……」舔舔嘴唇。「菊花茶啊。」
  相丹不發一語拿過杯子,坐在沙發上看著報紙,幾分後突然說,「沒道理你不知道。」
  「沒看見你妻子,我就想過是收養,但師倩一副……」孩子是她生的模樣,紫狩搔搔頭髮。
  靜了幾分,相丹又突然問,「當初為什麼不競選風委會長?」
  「那是我失算!我本來想讓你當學生會長,然後我去當風委會長,沒想到那一群多事的人卻先拱了你當風委會長。」現在講來,紫狩仍是很憤恨,會做事的人很好,但過頭就是雞婆了!他本來還夢想兩人可以一起打天下咧。「還好,有讓我搶到學生會長,不然我的美夢就……」
  相丹嗯了一聲後又沒了下文,只是垂頭看著報紙的面孔上,嘴角微微上揚。
  
  
  
  
  
  free talk 2009/01/15
  此坑可待成追憶,只望將來有梗填
  (煙遠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