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直覺,讓他在八點整準時起床……好吧,其實只是因為身體黏呼呼的很難受。
  剛醒不久,夏野眼神空洞的盯著前方發呆了好一會,才動作緩慢地下床,炎熱的夏天踩在冰涼的地板上,著實是一種享受。不過當看見床內側,背對他用被子矇住身子,睡死得很爽的金髮,夏野心頭油然而生一股悶氣,忍不住腳底板就踹了出去──
  反正小徹也不會知道。
  
  剛跨出第一步,夏野頓住,低頭看自己胸腹上、大腿內側殘存的濁白液體,在搥搥自己腰際,然後青了一張臉再回頭瞪住床上睡屍。
  ──狼人屍鬼有自癒能力也不是這樣用吧。
  隨後輕嘆口氣,認份地慢慢走向浴室準備晨浴兼清洗昨夜某屍瘋狂後的副產品。
  真不知道一副屍體哪來那麼多精力可以發洩……夏野心裡頭不禁嘀咕。
  
  
  
  ※
  
  
  
  歐巴桑、OL及女學生們,不時用眼角偷瞄那站在零食區前補貨的男子,同時低聲交談討論。
  其實老闆原先是屬意讓夏野站收銀檯結帳,然而在夏野多次臉色不佳、口氣欠佳後,老闆便放棄了,只要求夏野完全做好進貨補貨盤點的工作,畢竟夏野可是一人抵十人用啊,明明一副纖瘦身材卻又力大無窮,常常面不改色的扛起四五個紙箱。
  再說,由著夏野在超市內走動,反而促起了另一波女性購買慾,讓老闆也忍不住讚嘆。
  
  「那個……請、請問吸油面紙放在哪?」終於有位勇敢的新都會女性,斗膽的詢問。
  
  夏野補貨的手停下,冷冷的看著那身著套裝的女性,不語地只是直盯著。
  直到經過的員工,急急地來打圓場,「結城君繼續補貨,我帶這位小姐去吧。」
  等到兩人離開,夏野繼續補零食,對於插曲完全沒放在心上。
  
  「真是的,結城君長那麼好看但都冷著一張臉。」老闆娘看見剛剛的情況,笑著說。
  下午還好,中午以前絕對是臭著一張臉,不知道是起床氣還是心情不好。
  「嗯……我想是糖份不足吧?」
  她邊說邊順手拿了隻棒棒糖塞到夏野圍裙的口袋裡。
  
  夏野看著口袋裡的棒棒頭,不解這跟糖份有什麼關係。
  
  
  
  ※
  
  
  
  「夏野,歡迎回家!」站在門口展開雙臂的金髮,露出燦爛的笑容。
  
  礙眼!
  夏野從口袋拿出下午老闆娘給的棒棒糖,一甩就往小徹的臉上招呼去。
  
  「好痛!夏、夏野你拿什麼扔我?」徹彎腰撿起砸到他後自由落體的東西。
  「棒棒糖?」納悶的問,他可不覺得夏野會買這種孩子氣的零嘴。
  
  「以為我缺少糖份送我的。」氣嘟嘟的脫掉鞋子踩上玄關,打量著金髮,看看是要揍哪裡。
  
  早上上班→夏野心情不好→前夜他們做了什麼……徹哈哈乾笑,揉揉蓬鬆的金髮。
  夏野絕對不會因為缺少糖份而心情不好,又不是某動漫裡拿著木刀的白髮主人公。
  「對不起嘛,我下次會自制。」說著說著,徹拆開棒棒糖包裝,遞到夏野嘴前。
  
  盯著那粉紅色的草莓口味,夏野張口伸舌輕舔了一下,渾然不覺自身舉動又是在考驗金髮的自制力。正要將棒棒糖含入嘴裡之際,突覺眼前一片黑影,夏野抬眼一瞧,小徹特寫在眼前放大好幾倍。
  錯愕地呆住,糖果被推入口裡也沒知覺──連同嘴唇也被擄獲。
  
  色鬼該揍!
  
  
  
  「夏野~~對不起啦!」跪坐在地上,雙手合十道歉,武藤徹臉上只差沒掛兩行清淚。
  
  夏野冷冷向旁邊瞪了一眼,不過一觸及小徹無辜眨眨眼,又不禁心軟。
  「真是的……」真該怪自己太好說話了。
  拿下嘴裡含著的棒棒糖,頭顱埋進膝蓋間,伸長手臂舉到小徹面前。
  
  那因為夏野吸吮而變小的糖果,徹起先是不解,後興高采烈的接過棒棒糖放入口中──
  這意謂夏野原諒他了!
  看著藏在深藍髮絲間的紅潤耳根,徹覺得他的小夏真的是太可愛了!
  
  而某屍炙熱的目光,夏野頓時感覺他的背部又發寒了……
  
  
  
  
  
  fin 2010/09/30
  其實我只是想寫棒棒糖(多次打成棒棒堂囧)
  宅屍你確來越人妻了X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