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是PEACE徹夏♥
  
  
  
  
  
  
  
  
  01.初夏
  
  嘰──嘰──嘰──
  
  那是生命短暫的蟬鳴,攀附在樹幹上,在夏天綻放牠的生命。
  
  打了個哈欠,夏野伸伸懶腰,慢慢走向公車站。
  夏天,能趕快過去就好了……頭頂著豔陽,夏野無力的長嘆。
  雖然他名字裡有夏字,可他討厭夏天的悶熱──不過他名字與夏天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夏──野──」
  
  遠處漸近的呼叫聲,熟悉的語調、熟悉的聲音,夏野轉身瞪眼。
  「已經說過了,不要叫我名字!」
  
  「沒關係的啦。」武藤徹騎著腳踏車停在夏野身旁,姆指比了比後座。
  「喏,上來吧,我載你過去。」
  
  「你不趕公車嗎?」畢竟中學就在村裡,高中可還有近兩小時的車程。
  
  「哈哈,又沒差。」
  
  「好吧。」樂得不用走路的是他,夏野坐上後座,兩人背靠著背,深藍就枕在金髮後背上,閉上眼聽著蟬聲。
  
  「哦哦──甜甜圈(*註)號出發!」說完馬上踩著踏板向外場中學前進。
  
  「那什麼笨蛋名字啊!」夏野低吼,這名字超沒品味的。
  
  
  
  
  
  02.真夏
  
  「小夏──」眨著眼,羨慕地看著夏野。
  
  「喂,誰準你那樣叫的。」夏野轉頭橫了他一眼。
  
  「可是為什麼只有你一個人舒服啊。」他也想要啊。
  
  「囉嗦!」夏野舒暢地展開四肢,浸泡在冰涼的水裡,消散了一些熱氣。
  「小徹除了遊戲機還是有好東西的嘛。」這家庭用泳池,真想帶回家。
  
  「欸──夏野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嘛。」怎麼是貶意多於褒意。
  「夏野~~讓我進去嘛。」他只吃冰棒,不夠啦。
  
  「囉嗦死了……進來啦。」
  
  「噢耶我愛死你了小夏!」徹馬上一腳跨入裡面,一屁股坐下。
  泳池一個男人又擠進去,水位有些升高,溢出流到地面。
  
  「臭小徹。」總覺得這冰涼的水溫有另一個人分享就很不爽,夏野一腳踹向對面的人。
  
  「危險危險!」這一腳威力可大,他可不想在胸口印上腳丫子,徹準確的攫住夏野腳裸。
  
  「喂喂──放開我。」使力抽動被“綁架”的腳。
  
  「哈哈!」這畫面一定很好笑,他抓住夏野的腳。
  
  「還不快放開我你這笨蛋小徹!」
  
  
  
  「……哥哥跟小夏在做什麼啊?」武藤葵抱著剛洗好的衣服,看著庭院裡在玩鬧的兩人。
  
  「消暑吧。」坐在客廳,嘴裡也咬著冰棒的武藤保含糊的說著,身旁還擱著一碗剉冰,淋上甜蜜的草莓口味。
  
  
  
  
  
  03.殘夏
  
  「啊~夏天果然就是要吃冰涼的西瓜。」咬著鮮紅的果肉,徹大滿足的笑道。
  
  「你……真像老頭。」一副老頭語氣。
  
  「欸──我還很年輕。」隨意地將西瓜子吐到地上做肥料。
  
  小葵跟小保兩人在院子裡玩著仙女花,坐在長廊下的兩人啃著西瓜,夏野抬頭望著夜空的星光,夜裡的涼爽微風輕拂,他不禁愉悅地揚起嘴角。
  
  一轉頭就看見令人怦然心跳的畫面,徹呆呆地注視著微笑的夏野,連手上西瓜掉到腿上都不自知。
  
  身旁突來的靜默,夏野納悶地轉過頭,「……小徹?」怎麼對著他發呆。
  
  「夏、夏野──」猛然向前撲去。
  
  「小徹、你做什麼──」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撲倒在地面上,身上金髮簡直像隻大型犬地攀住自己,只差沒伸出舌頭舔他。
  
  
  
  「……哥哥跟小夏又在做什麼了啊?」小葵無語地看著K人與被K的兩人。
  
  「嗯……熱昏頭了吧。」
  
  
  
  
  
  *註:甜甜圈ドーナツ,徹是とおる,夏野是なつの
  取諧音的無聊品味囧
  
  fin 2011/01/09
  祭悼結束於一場大火、那年外場村的夏天。
  
  …才怪XD
  一見百題這題目,我就覺得一定是徹夏的啊!
  不管是初夏還是真夏或是殘夏~啊,有夏真好(喂)
  
  我家小徹已經笨蛋忠犬化了。
  可能有人會覺得夏野應該是很沉默又冷靜的存在,但我覺得小夏一遇上小徹也沒輒XD
  肯定會被小徹搞得又氣又笑XDDDDD
  
  明明是冬天我寫夏天幹麻(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