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著路線
  
  
  
  
  
  
  
  
  綠髮女人依偎著自己,他混沌的雙眸找不到焦距,抱著膝蓋的手臂上,滿是抓痕、指痕,那是本能、對血的渴望。
  他知道自己快要死了,在村人找到這裡之前。
  
  ──後悔嗎?
  
  似乎聽到腦中有道熟悉、模糊的聲音問他。
  
  ──不,不後悔。
  
  親情與友情的抉擇,他選擇了親情。
  不一樣了、什麼都不一樣了。
  他懂、他也懂,男孩今日不死,改日一樣會讓辰巳派出的屍鬼殺死──既然如此,那不如由他親手……
  可笑的藉口,一切都只是自欺欺人,他只是依靠著本能、以著規則循環,扼殺了一個生命。
  那捨不得下手將木樁刺向他胸口的男孩,那蒼白躺在床上的男孩,那主動露出纖白頸子的男孩……
  
  過後幾天,他夜夜目視著那刻寫著名諱、立於墓棺前的木牌,將雛菊放在地面上。
  曾經,他懷著一絲冀盼,能在窗旁望見那冷冷的男孩;卻又不願男孩就此墮落於這血腥、無法輪迴的惡夢裡。
  直到第七日,確定沉睡的男孩不再會睜眼,抱著頭他又哭又笑。
  哭,為的是他不能說聲對不起、不能再見男孩一眼;笑,為的是男孩死亡了、男孩解脫了──
  安心的離開這一切吧,罪惡由他承擔。
  
  
  
  綠髮女人抓緊他衣袖的手慢慢放鬆了,他也感覺到眼皮越加沉重。
  死後會到哪裡?他們有資格踩在火照之路上嗎?
  
  吶、夏野你也在彼岸嗎……
  
  
  
  
  
  fin 2011/05/09
  不知為什麼的寫了徹夏還是原著路線XD||||
  本來是寫另外一題,途中就跳到這一題…囧。
  嘛、看看就好(・´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