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ACE徹夏
  
  
  
  
  
  
  
  
  頂著頭上烈陽,結城夏野抹去下顎汗珠,像件脫乾水的衣服,乏力地踩著腳步準備進更衣室換下早已濕透的體育服,慶幸終於不用再忍受那刺目的陽光。
  為什麼要上體育課?為什麼要有夏天?
  
  朋友都會開玩笑說他名字裡明明就有個夏字,卻那麼不耐熱。
  ──話說耐不耐熱這種事,跟名字也完全沒有關係吧。
  
  不知道是否因為汗水的關係,眼前模糊一片,他甩了甩頭,一步步緩緩走著,感覺周圍被施與了緩速魔法,眾人都是慢動作的打鬧、慢動作的走路。
  夏野覺得全世界都聽得見自己呼吸聲與心跳聲。
  
  撞到人了,夏野正要抬頭道歉的下一秒,卻眼前一黑向前傾倒,沒了意識。
  ……隱約記得,好像跌入了帶有溫暖熱度的懷裡。
  
  
  
  ※
  
  
  
  「你什麼時候拍了這張相片?」夏野打開手機,冷聲問著對面喝著可樂的金髮男人。
  
  「欸?」武藤徹咳了咳,細看對方手機的照片。
  「夏、夏野,你怎麼會有這張照片?」他才要問呢!這張照片明明被他藏在手機裡當寶耶,他還一直小心地不被夏野發現呢。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而事實的真相是,武藤葵借走哥哥的手機,意外發現這張相片,馬上傳給夏野還附帶問候──小夏你睡得毫無防備,小心被吃了喔❤
  小葵那句尾的愛心是怎麼回事?
  
  「啊哈哈,夏野別這麼在意嘛,一張相片而已嘛!」徹乾笑地抓抓後腦。
  絕不能讓夏野知道這張相片可是陪伴他渡過許多寂寞的夜晚呢(?)。
  
  其實他並不在意被照,只是他怎麼沒有被拍的印象……雖然相片裡他在睡覺,可能也沒有知覺就是了。
  夏野越看越覺得相片背景很面熟,搜尋腦海印象,突地閃過某段記憶,這不是──
  
  
  
  ※
  
  
  
  早在走廊另一端,武藤徹就注意到那低頭走路走得搖搖晃晃的男學生,連身旁學弟說了些什麼他都沒聽進耳裡,心裡替那不認識的男學生窮緊張著。
  看起來好像很不舒服啊,那男孩。
  
  暗地加快腳步,徹故意碰撞上對方。「啊、抱歉──喂喂!你沒事吧?」
  沒想到男孩說昏倒就昏倒,徹緊張的扶住對方,拍著他的臉頰。
  突然發生狀況,廊下眾人一陣緊張,徹當機立斷抱起男孩,一邊說著借過一邊跑向保健室。
  
  
  
  「放心好了,只是中暑而已。」保建老師笑了笑說。
  大熱天的,中暑的同學不在少數,而且看病床上的男學生連體育服都還沒換下,看起來才剛上完體育課。
  
  徹這時才放下心來,小心地拉開掛廉走到病床旁,此時才有時間細看男孩。
  清秀的面孔與略微蒼白的臉色,怎麼看都是弱氣系美男啊……
  徹吞嚥口水,好奇地俯身靠近,端詳著那略帶稚氣的臉孔,同時心底有些失落,真想看看那緊閉眼眸睜開後的模樣。
  他著迷似的望著男孩沉睡的臉蛋。
  
  突地鈴聲嚇醒了他,急忙地掏出手機按掉,深怕吵醒了睡美男。
  原來是學弟傳來的信息,通知他安頓好昏倒的學生後到體育館──差點都忘了這回事。
  不捨地望著睡美男,徹煩躁的抓抓頭髮,想到什麼似地拿起手機對著睡美男,輕輕按下──
  喀喳。
  滿意地看著手機裡的相片,嘿嘿笑著選好資料夾存放,順便設上密碼。
  
  
  
  ※
  
  
  
  原來是不知名的他!
  夏野終於連上高一時的某段記憶。
  ……意思是說,徹在他高一時就見過他了?
  「幹麻不告訴我?」他一直以為他們第一次見面是因為武藤保介紹。
  
  聳聳肩,「高一那時只是我單方面見過你而已嘛。」
  語鋒一轉,徹突然笑得有些奸詐,「吶吶夏野,既然這樣……我們一起拍一張嘛?」
  夏野原想拒絕,但看徹一副你拒絕我哀傷的忠犬眼神,終究點頭應允。
  
  終於,時隔一年多,武藤徹的手機裡多了張新收藏。
  ──藍髮撇頭不看向鏡頭,只有金髮摟住身旁人肩膀,對著鏡頭笑得一片燦爛。
  
  若仔細注意看,會發現藏在藍髮下的耳根正發紅著呢。
  
  
  
  
  
  fin
  差點忘了貼(艸)
  這貼完大概就不會更新了,除非又寫動漫的XD
  還是來嘗試寫個69賀文呢(思)
  不管怎樣,徹夏萬歲(喂)

 

 回到一百題(。ˇ ⊖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