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奇怪了!
  半夜三點多,夏野跪坐在床旁,面露疑惑的緊盯著床上的金髮男人。
  至於為什麼會說太奇怪了,因為屍鬼不是有自癒能力嗎!
  那為什麼某人卻感冒了?真是令人不敢相信,病毒果然是很強大的。
  
  「夏野……我想吃東西……」
  
  白了那因為熱氣難受、眼框濕潤的金髮一眼,夏野冷冷的提醒:
  「武藤君,請別忘了你吃東西感冒也不會好。」
  
  「但是啊……以前感冒,老媽都會切蘋果給我吃嘛……」
  無辜的眨眨眼,還可愛的晃頭晃腦。
  
  「是嗎。」
  夏野竟然笑了,只看他拿起一旁的蘋果,單手微微捏一下,瞬時蘋果就裂成好幾瓣,些許的渣滓還飛灑到金髮臉上──要不是有適度的壓抑力量,只怕此刻是蘋果汁。
  
  「呃……夏、夏野……商量一下,能不能用刀子?」
  明明身上溫度很高,但武藤徹卻不禁打了好幾個冷顫,彷彿剛剛夏野捏的是他脆弱的玻璃心。
  
  冷哼一聲,夏野才起身步向流理臺洗手,順便拿了水果刀,再回到床邊坐好,開始切蘋果。
  
  「啊、我想要小兔子……」
  
  抬眼瞪了那得寸進尺的金髮一眼,夏野手上動作俐落的切了幾隻可愛的小兔子擺在盤子上。
  徹雖然很想伸出手,但有心無力,只能對著幾隻兔子乾瞪眼。
  似乎明白他的難處,夏野一手端著盤子,主動餵食──坐在徹的肚子上餵。
  
  「夏野……這樣我比較想吃、唔啊!」
  眼神曖昧、但話來不及說完就被塞了隻兔子蘋果進嘴巴。
  
  而夏野的眼神清楚的說明──乖乖吃你的蘋果,不然就吃我的拳頭。
  
  犯規啦,坐在我身上餵我──徹無奈的嚼著蘋果,先乖乖養病再說。
  
  
  
  
  
  「啊啦,夏野君真是強壯,店內其他人都感冒了呢。」
  戴著口罩的老闆娘,咳了幾聲笑說。
  
  照顧了某屍一整夜的夏野聞言皺眉,腦中像有什麼被點通了──該不會他血裡帶了病毒,而喝他血的某屍就中鏢了?
  
  ……好吧,回家切幾百隻兔子蘋果賠罪好了。
  
  
  
  
  
  fin 2011/02/06
  結果原訂跟寫的完全不一樣是哪招XDDDD
  果然計劃趕不上變化(喂)
  明天再更一篇就完成新年連五更了(ノ゜∀゜)ノ❤
  這樣至少到2月底都不用更新了(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