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野。
  
  深藍色驚訝的轉過頭,納悶地四處張望,然而只見專心上課的同學。
  是錯覺吧?
  
  夏野!
  
  迅速地轉過身,微怒地低吼,「喂誰準你叫我名──」
  
  「結城君?」老師經過夏野桌旁,不解地看著他。
  「身體不舒服嗎?」
  
  他呆了幾秒,後搖搖頭,「沒事,只是恍了下神。」
  不至於幻聽吧?
  
  
  
  
  
  嘿──夏野,你知道嗎?從這裡直直往南去就是鎮裡囉。
  
  夏野不覺得你叫我像在叫小白一樣嗎?真是傷哥哥的心呢。
  
  夏野的體溫真高呢!不會感冒了吧?
  
  
  
  「誰…準你叫我……名字的……」口裡發出夢囈,深藍趴在桌面上沉沉地睡著。
  突地男孩身子一顫,猛地抬起頭來,口裡是哈哈哈的喘息,額上佈滿汗珠。
  「什、什麼……剛剛的夢……」隨意地用袖子抹抹前額。
  竟然還夢見吸血鬼,他是看了什麼恐怖片嗎。
  
  「結城君──已經放學了,不要留在教室喔。」是班級委員,她拿著教室日誌進來。
  
  「啊、抱歉,剛趴著小睡了下。」他沒參加社團活動,這時間已經可以回家了。
  
  女學生靜靜地看著他收拾書包,好奇地問:「結城君是一個人住嗎?」
  面容清秀的結城夏野一入學就引起許多女生的注意,雖然本人有些冷淡,但似乎只讓評價更高而已──女生就是喜歡這味吧?
  
  「嗯,我爸媽搬去鄉下。」
  經過一場家庭戰爭,他才讓那對有些自我中心的父母同意,他一人留在都市裡讀高中,反正也不小了,一人住也沒什麼。
  
  「真好!我爸爸完全不同意呢,還說以後要我考臨近的大學。」女學生羨慕地撐著下巴看著他。
  
  「總是會離開家的。」他只是提早些罷了。
  「先走了,掰。」朝她點點頭,夏野收攏了椅子便離開教室。
  
  
  
  
  
  舔著買來的霜淇淋,總算揮散了熱氣,夏野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
  從身邊跑過去的是國小的小孩子,捧著足球似乎要到公園遊玩;還有媽媽們,或提著商店街的袋子,或推著嬰兒車,或三三兩兩在一起聊天。
  其實他蠻習慣這樣的日子。
  
  打開公寓門,脫下鞋子,將鑰匙往櫃子上丟。
  「啊晚餐。」剛忘了到商店街一趟。「……吃泡麵好了。」
  就算過著不太健康的生活,也沒人會唸他。
  
  屋裡正中央的矮桌上,見底的泡麵碗還冒著微微熱氣,筷子安份地擺齊在上頭。
  黃昏的陽光射進屋內,微微的涼風吹拂著,夏野靠著床舖打起睏來。
  「唔、嗯……」似乎又作了惡夢,男孩的眉峰緊皺,口裡發出痛苦的呻吟。
  小片刻後,身子猛然彈跳了起來,突地以掌心壓住頸側。
  
  噔噔噔噔噔……
  
  被突來的震動聲嚇了一跳,心有餘悸地瞪著擱在桌上的手機。
  「喂?」
  
  『夏野,我是媽媽,這次暑假有要來我們這裡玩嗎?』彼端是遠在鄉下的媽媽。
  
  「啊……」本要應好,突然想起夢境內容,夏野猶豫地沒有下文。
  
  『夏野?』他聽得出來媽媽很希望他去,然而今天一連串的怪事,夏野輕甩頭。
  
  「我暑假有事。」對不起了,爸、媽,夏野在心裡道歉。
  
  『哎呀,社團活動嗎?要好好跟新同學們相處喔。』似乎也很擔心兒子的個性,在學校會交不上朋友。
  
  夏野輕輕嗯了聲,「你們那生活如何?」
  
  『還是老樣子。說起來,村裡有幾個年輕的孩子,若夏野來就能認識呢。』
  
  「明年再去也可以。」
  又與媽媽說了些話,被提醒了生活要注意的事後,通話便結束了。
  將手機拋到床上,夏野伸伸懶腰──年輕的孩子,都市裡不是有更多嗎?
  
  沒事做……睡覺吧。
  
  今夜,男孩又讓惡夢盤踞,然而當夢見了耀眼的金色,嘴角都會微微勾起……
  豔陽般燦爛的笑容及呼喚著自己名字的聲調──
  
  な、つ、の。
  
  
  
  
  
  三個月後,他從新聞上得知爸媽住的村子發生森林大火,他趕緊按下通話鍵聯絡,卻都只聽到制式機械女聲。
  ──兩人下落不明。
  躺在床上,掌上的手機仍是通信中,夏野手臂掩住雙眼,幾秒後才用力闔上手機。
  
  這…是另一場惡夢嗎……
  
  
  
  
  
  fin 2010/10/16
  新ED真的超級高調啊徹夏(擦鼻血)
  所以截了讓大家看看──
  PPS 2010-10-16 23'24''40.bmp
  糟糕的賣肉畫面!!!!
  剛好跑到這歌詞更是…
  
  請大家繼續支持徹夏嘎嘎嘎嘎(*´▽`)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