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人眼光、side 司瑄

  旁人眼光、side 司瑄
  
  
  
  
  
  
  
  
  
  
  不知道史蒂芬能不能跟新室友相處好呢,城仲瑄撐著下巴看著窗外,可窗外的景色都沒入眼裡。
  畢竟史蒂芬長得太禍國殃民,甚至比女生還漂亮,雖然比任何男性都還來得強,但實在太多人喜歡憑第一印象來決定一個人。
  ──想到被史蒂芬過肩摔的人數已達二位數,城仲瑄衷心希望剛剛的金髮新生也別成了其中一員。
  
  「在想什麼?這麼認真。」城仲瑄身旁的西裝男人腿上擱著一台筆電,開口打破沉默。
  
  「希望史蒂芬不要再追加受傷人士。」身子貼向椅背,順勢往旁倒向男人,頭顱枕在男人肩上。
  「親愛的義父,今晚要過來?」
  
  男人皺眉,很不悅城仲瑄這樣叫他,「晚上你就知道了。」
  
  果然惹怒男人了,城仲瑄在心裡咋舌──他這樣稱呼也沒錯嘛,真愛計較。
  
  
  
  
  
  「噗…呵、呵……哈哈哈……」被壓倒在地上,一見身上男人臉色發青,城仲瑄不禁捧著肚子大笑。
  剛剛進門的好像是今天那位剛入宿的新生,史蒂芬難道沒跟那位新生說過他房間的禁忌嗎,不過托他的福讓他免去一場腰痠背痛的下場。
  
  「你以為逃得掉?」男人看身下男孩很是愉悅,挑眉揚起嘴角問。
  
  呃……城仲瑄大笑聲停止,眼睛偷偷瞄到男人褲襠處,他還以為男人會因剛剛的意外而嚇到縮回去呢。
  「……我明天第一節。」冀望男人能良心發現。
  得到的回應卻是男人輕哼一聲──看來交涉失敗。
  
  
  
  ※
  
  
  
  「所以你們就來問了?」城仲瑄端了飲料,招待客人兩位。
  而某個被打擾很不爽的男人在一旁打開電腦處理公事。
  
  「呵呵,好奇囉。」史蒂芬同時身兼解答班上女生的要任。
  
  「我也沒想到會傳那麼快呢。」城仲瑄一副傷腦筋的模樣。
  
  「拜託你什麼不用,用個我結婚的藉口,不大傳才有鬼。」姚子奇翻翻白眼,他想城仲瑄肯定忘了自己的背景。
  
  可是,事實也是如此沒錯呀──城仲瑄將戒指項鍊拉出來給兩個學弟看。
  史蒂芬噗地一聲,姚子奇無言的抽抽嘴角。
  
  「不然就澄清,你有婚約在身如何?」史蒂芬幫著出主意。
  
  「這個可以呢。」雖然他是覺得說結婚的嚇阻效果比較大,但似乎造成了更大的困擾。
  「謝謝你囉,史蒂芬。」
  
  「那我跟子奇先回房囉。」史蒂芬笑著抓起室友離開。
  
  城仲瑄看著那兩人走到門口,打打鬧鬧的樣子,總令人覺得……
  「很合呢。」笑了笑,為史蒂芬能找到合拍的好友開心。
  
  
  
  ※
  
  
  
  「難得看你沒跟姚子奇在一起。」形影不離的兩人,竟然只看見史蒂芬一人,城仲瑄著實驚訝。
  「……在煩惱什麼嗎?」總是維持柔柔笑容的史蒂芬,竟然皺緊眉頭、嘴角下垂,似乎是在思考很嚴重的事。
  
  「仲瑄,我看見子奇脫衣服,有想壓倒他的衝動呢。」
  
  這話要是讓丹尼斯聽見可不得了,城仲瑄無言。
  「你……不會真壓了吧?」
  
  綠髮輕擺,「我不想被子奇討厭。」無奈地趴在手臂上。
  「可是子奇真的毫無防備耶。」有幾次竟然還說輪流太麻煩,乾脆兩人一起洗澡省時省水,害他洗得心驚膽跳,眼睛又不敢亂瞄,怕瞄到什麼讓自己起了反應。
  金髮男孩竟然還一臉研究地掃視著自己的身體,像在買豬肉一樣評估還有講解,害他之後都推說要寫功課。
  
  小不忍則亂大謀,不過忍過頭很傷身。「有告白嗎?」
  
  「……我不敢。」
  
  「嗯……我想是史蒂芬的話,姚子奇也會很認真的煩惱喔。對姚子奇來說,史蒂芬肯定也是個很特別的存在。」
  不過,本來擔心那麼多,沒想到卻是史蒂芬先喜歡上人家,城仲瑄突然有點對不起姚子奇。
  
  
  
  ※
  
  
  
  「很開心?」穿著浴袍從浴室走出,毛巾擦拭著烏髮,打赤腳的男人坐在床緣處。
  
  「我今天回學校發現史蒂芬跟姚子奇之間的感覺非常好。」
  看來兩人進展很順利,偶爾還可以窺見史蒂芬偷親姚子奇的畫面,讓他不禁會心一笑。
  
  男人思考了一會,才想起愛人口裡的兩號人物,「交往了?」
  
  「相去不遠吧。」就算不是交往,肯定是在搞曖昧。
  「你覺得他可以跟我們一樣嗎?」
  
  「這就得看他們自己的努力了。」對於其他人,他沒什麼興趣。
  
  「一定可以的。」城仲瑄笑著偎進男人懷裡。
  摟著城仲瑄的杜司臣,露出只有在愛人面前才會有的、足以稱之為柔情的微笑。
  
  
  
  
  
  over talk 2010/05/21
  台南真是熱爆了(死)
  聽說剩7天是我生日耶,來寫點什麼給自己好了(思考)
  不過預定存文是仲瑄生日文…
  隨緣吧(喂)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