晃/祐/要・那柔順的黑髮

晃/祐/要・那柔順的黑髮

  
  
  
  
  
  
  
  
  
  
  「咦,要君呢?」春左看右看少了一個人,直接問同班的祐希與千鶴。
  
  「啊…這麼說來……」祐希想起什麼的摸著下巴。
  
  「小要說學生會有事……大概還在忙吧。」千鶴咬著巧克力棒。
  
  悠太比了比在場四人,「所以就我們回去?」
  
  祐希舉起手,「我去學生會看看好了。」反正很閒。「你們先走沒關係。」
  說完便悠悠哉哉地步向學生會室。
  
  春心想應該也花不了多少時間吧,笑著對另外兩人說:「那麼我們在校門口等祐希君跟要君好了。」悠太點點頭,千鶴吆喝一聲率先衝向外頭。
  
  
  
  
  
  「眼鏡君……」叫著以前的外號,祐希打開門,下一秒反應卻是愣住。
  
  東晃一掛著溫和的笑容,大掌撫上靠著椅背沉睡的學生,輕溜過指間的黑色髮絲,接著手掌滑到頰側。
  聽見開門聲、注意到門口的少年,抬頭向祐希一笑,這才縮回手,但並未為方才舉動多作說明。
  
  「請問東老師剛剛在做什麼?」祐希面無表情的發問。
  怎麼看,他都覺得眼鏡君被「輕薄」了,還是被一個男老師。
  
  「只是看要君睡得這麼熟。」托托眼鏡。
  經過祐希身旁,東笑著提醒:「記得鎖門喔。」
  
  祐希若有所思盯著東老師離去的背影,才走到椅旁看著熟睡的好友。
  感覺有些不爽──伸出手弄亂黑髮,連帶也吵醒睡著的人。
  
  「嗯…幹麻啊……」皺了皺眉頭,被吵醒的人瞇起眼一瞧。「什麼啊……是祐希喔。」
  打個哈欠,拿起眼鏡戴上,「你怎麼會來?」邊說邊轉了轉僵硬的脖子。
  
  「放學了。」
  
  「欸?」要瞪大眼,望向窗外景色。「我睡多久了啊。」
  「──糟糕,背包還在教室裡。」趕緊收好散亂的文件,抓著祐希離開。
  
  「專程跑去睡覺不好喔,眼鏡君。」被抓著跑向教室,祐希還有餘裕說話。
  
  「吵死了!不小心睡著而已!」他還以為東老師會叫醒他,沒想到就放著他睡到放學。
  
  
  
  
  
  
  千鶴依舊大嗓門的說話,春不時搭上幾句,淺羽兄弟靜靜的走著,而平常都會生氣或吐嘈的要,有些出神的望著夕陽。
  每次都會被罵的千鶴稀奇的說:「欸──今天小要好安靜喔。」
  
  春擔心的問:「要君不舒服嗎?」
  
  要回過神來,看見好友們停下腳步看著他,「沒、沒什麼,只是剛睡覺時好像……」端著下巴深思,不曉得是不是他的錯覺。
  
  「眼鏡君對年長的人果然沒辦法。」祐希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哈啊?跟這有什麼關係!」莫名其妙的。
  就算他都喜歡年紀比自己大的人也沒關係吧!
  
  一想到東老師可能做了什麼,祐希就不爽的伸向要的臉頰兩側,使勁一捏──
  「痛!痛、痛啦!你幹麻啦祐希!」
  
  春緊張的想阻止祐希,千鶴在一旁拍手叫好還拿出手機拍照,悠太靜靜地看著弟弟……祐希好像在鬧彆扭?
  
  
  
  
  
  fin
  眼鏡組我也很喜歡,東老師看見要努力的樣子,一定會很心疼A_A
  要對成熟男人感覺也會很沒辦法,心裡想著哪天也要成為這種男人,阿不小心就喜歡上了XD

Comments
Share
王各

搭訕歡淫 一生明願廚 史姚一生一起走,哪些姿勢沒試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