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身邊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而他卻剛加完班提著兩個紙袋孤單地走在回家的街道上,低頭看著袋裡不下十個的巧克力,御子柴苦惱的心想該怎麼解決掉這些甜食。
  這麼多的巧克力,或許旁人會投以欣羨的眼光,可惜事實並不是如此。從高中以來,不管是來自男性或是女性,他已經很習慣在二月十四日收到巧克力作為生日禮物了,要比喻就是過年時蛋糕會跟蕎麥麵一起推出來那種感覺。
  雖然很高興大家記得自己生日,但如果是建立於情人節基礎上的附屬品又有那麼點……複雜的感受。
  還是送幾個給野崎好了,他可能需要範本之類?也送幾個給佐倉,女生應該都蠻喜歡吃甜食吧。
  邊想邊化為行動,掏出手機開始傳訊息,專注做個低頭族的御子柴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到自己公寓附近,也並未注意到路邊站個很熟悉的身影。
  得到兩人肯定的回應,御子柴滿意的點頭,有人可以幫忙消化了,明天去野崎家剛好能遇上。
  突然衣角讓人抓住,納悶轉過身,一見來人驚呼:「真由!」露出笑容湊向前。「怎麼站這裡吹風,我不是有給你備鑰嗎。」伸手揉揉對方黑髮。
  「在等我嗎。」很習慣真由懶得開口的個性,幾年下來的相處也大概猜得出他的想法,他總是得意現在野崎也不一定比得上他了解真由。
  真由不發一語跟在他身後,兩人踩上階梯,站定自家門口,御子柴正想將手上袋子放地上摸口袋,卻發現真由已經拿出備鑰打開門了。
  進到玄關,御子柴邊脫鞋子邊說:「不知道你要來,要回來前就先去超市買些菜了,冰箱裡剩沒多少東西。」一進客廳,隨手將袋子放在矮桌上,便走到廚房開始泡茶。
  真由坐到矮桌旁,雙眼緊盯著兩個紙袋若有所思。
  「啊、不用客氣,可以打開來吃,不過應該都是巧克力。」端著圓盤,將熱茶放在桌上,隨意地翻弄袋子裡各式各樣造型的巧克力,最後一一拿出來排在桌面上,拿出手機拍張照傳給野崎看,這是本人剛才吩咐的。
  抱胸看著巧克力盛宴,「今年的成果也不錯。」跟節日同天生日,唯一感到安慰就是總會有幾個禮物。
  聞言,真由默默從背包裡拿出個盒子放到桌上,輕推到御子柴面前。
  「欸?要給我的嗎?」驚喜的張大眼,御子柴嘴角忍不住揚高。
  開心的捧著禮物,難得不是情人節「順便」送生日禮物,興奮的左看右看,「是什麼是什麼?我可以拆嗎?」真由點點頭。
  盒子簡單用緞帶繫著,打開蓋子後,原來是手錶,御子柴笑著拿起來馬上戴到自己手腕上,一直轉動方向欣賞。隨後有些害羞的揉揉鼻頭,朝真由笑了笑,「謝啦真由!這是我收過最棒的禮物。」明明沒說什麼卻覺得臉似乎在發燙。
  而真由注視著雙頰微紅的御子柴,終於開口:「實琴哥,生日快樂。」
  御子柴感動的吸吸鼻子,這真是他渡過最好的生日了。
  
  
  
  隔日,御子柴到野崎家幫忙順便分送巧克力,當野崎看見他腕上的手錶,卻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一樣的……唔,是在哪裡?
  嗯……算了,野崎看著客廳裡開心暢談的兩個好友,默默將這疑問拋到腦後。
  
  
  
  
  
  fin
  雖然遲了變成新年賀文(喂),祝小御御生日快樂^q^
  真由你給我說話啊啊啊(搖肩)
  
  背景是出社會的大家,其實無料我也是用這個設定XD
  我一直覺得小御御很適合當遊戲策劃、編劇之類,業界給他的稱號是「永遠的戀愛遊戲狩獵者」,某個機會下終於知道自己很喜歡的繪者是真由,一直想把真由拉進來當美術設計,結果請見無料;真由一樣是個專注於柔道的體育老師或選手兼柔道社顧問,我比較擔心他只教柔道(喂)
  野崎沒變,現階段目標是出夢野咲子畫集(笑);佐倉是美術老師或插畫家,假日會去野崎家幫忙。
  學長進劇團繼續他的道具製作之路,偶爾戲癮發作會出演配角;鹿島追隨學長進同劇團,性格一樣沒變XD
  若松很平凡的當個上班族,空閒常會回高中母校打籃球,假日也會到野崎家幫忙,基於有趣(?)還沒人跟他說羅蕾萊是誰XD;瀨尾…運動型KY聲樂家(喂),但比起羅蕾萊,人魚公主才是眾所周知的外號。
  
  總之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相相對對萬年富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