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說妹妹的保父不能照顧哥哥
  
  
  
  
  
  
  
  
  
  
  「哥哥。」餐桌上,小小的杜雲芊扯扯身旁哥哥。
  接收到妹妹的意思,作為哥哥的杜司臣只好跟父母提起妹妹想找保母兼家庭教師。
  那是下午的事──
  
  「哥哥,我要保母!」杜雲芊一語驚人。
  杜司臣手中握住的筆歪了一邊,「怎麼想要保母?」幼稚園老師不好嗎?
  「因為莉莉她有嘛!」這年紀的小孩,看同齡的朋友有什麼,她也跟著想要有什麼。
  「好吧,我會跟爸媽提起,但不保證可以。」既無奈又怕讓妹妹纏上好幾天,杜司臣只好答應了。
  「耶!謝謝哥哥!」
  
  疼愛女兒的杜家父母聽完一口答應,「既然如此,司臣你不如就在學校找一個保母吧!」女兒還小,找家庭教師早了點,何況幼稚園裡的老師專業性還較家庭教師高,找一個可以陪女兒玩的人便行了。
  「……是。」幾乎可以預見學校會一陣騷動。
  
  
  
  果然隔日到學校,才剛跟朋友說完,一下課馬上一堆女生毛遂自薦杜家保母,他們以為是在徵杜家媳婦嗎?!打扮的花枝招展做什麼!
  「因為誰都知道收了小姑,大哥就手到擒來了嘛!」調著吉他弦,姚子奇輕易就可以猜到那群女人心中在想些什麼。
  「當了保母,就最有機會接近杜家人。」衛亞在一旁補述。
  若以為杜家長子才國中便到國外讀書,那就太小看了杜家父母──連國內的學業都無法達到最高點,去國外自然就無法站在最頂端!持著這樣的信念就把兒子踢到市內一所平凡無奇的國中就讀。
  「找保父不就得了。」靠著樹幹,仰頭看著枝葉的紀翔提供另一個意見,至少男生的話可以杜絕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這可行。」杜司臣考慮其可行性,決定改找保父。「果然還是紀翔有辦法。」
  「喂喂是在說我們就不行嗎!」姚子奇不爽的說著。
  「你都自己這樣說了……」言下之意,話是你自己講的我從頭到尾什麼都沒說。
  「衛亞你不要阻止我,今天我一定要替天行道做掉這傢伙!!!」
  
  
  
  放學後的某間教室,城仲瑄仔細點著家中少了什麼必需品,準備等等到超市購買。
  「喲~好爸爸!」來人一屁股坐在城仲瑄桌上,逼得他不得將東西都移開。「史蒂芬……」
  「明天放假,要不要出去玩?跟我哥。」史蒂芬笑著邀約。
  「不行。」想都不想一口回絕。
  「又不行。」跳下桌子,修長的手指筆直指著城仲瑄。「上個月不行,上上上星期不行,上上也不行──你到底哪天行?」
  想了想,回答,「都不行。」
  洩氣地半蹲著,趴在桌上。「明明才國中生,幹麻把自己搞得像個爸爸呢。」一個十三四歲的國中生卻像四十幾歲的老爸。
  「史蒂芬,我很謝謝你,但……」他也很想像普通國中生一樣玩樂、交個女朋友,但家裡環境讓他不得不提早成熟。
  「OK,那等你哪天有空覺得真正可以,一定要為我跟我哥空下來!」他是打定主意不把人抓出去瘋一天就不行。
  「我知道了。對了,今天下午有活動嗎?」明明才剛放學不久,教室裡卻沒幾隻小貓。
  「嗯嗯,沒有啊。」握拳擊了下掌面。「啊,我知道了,你在奇怪為什麼那麼少人吧?」城仲瑄點點頭。
  「因為學校裡的少爺在找保母保父嘛~」史蒂芬口中的少爺指的就是杜司臣。
  「喔。」反正跟他沒關係。「那我回去了。」
  「嗯,拜拜~」朝城仲瑄揮揮手,史蒂芬準備要來去看應徵盛況,似乎很好玩。
  
  
  
  「不是都說只徵男的嘛!怎麼還是那麼一群人啊!」看著冗長的兩排,還自動區分性別,姚子奇傻在那兒。
  「因為怕爸媽反對,我想先徵一男一女……」杜司臣頭痛的按壓太陽穴。
  「天啊……」看看那頭的衛亞被娘子軍圍攻,這、這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紀翔咧……」
  靜靜地坐在一旁,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息,姚子奇頓悟──難怪他們方圓五公尺內都沒人,紀翔Good Job啊!
  眼白處掃到一個感覺清閒的淡綠色人影,姚子奇好奇地往那瞄去──嗯,長相漂亮身材佳,一身溫柔氣質又優雅,而且是男性,非常符合杜少爺的要求。「喂就是你啦!」只見大伙自動讓成兩列,讓姚子奇順暢無阻走過去。
  「咦?」看那自動列隊就延長到自己面前,來看好戲的史蒂芬就見一人匆匆地向自己走來,牽著自己走去。「請問……」這人拉著他做什麼啊?
  來到杜司臣面前,姚子奇拍拍史蒂芬肩膀──見鬼這學弟長那麼高幹麻。「喏,幫你找到一個了!」來應徵的男性一看是學弟中最有人氣的史蒂芬,紛紛做鳥獸散──沒望了嘛!
  上下打量,「嗯,這個可以。」接下來只要再找個女生當後備就可以。
  紀翔則是到衛亞身旁,幫他登記應徵女性資料──其實他只是站在衛亞身後而已。
  「呃……你們滿意我是很開心啦,不過我不是要來應徵的。」這幾個學長私自決定,連他意見都沒問。
  「不是來應徵你來幹麻?」姚子奇白了史蒂芬一眼,害他白開心一場。
  「來看戲啊。」聳聳肩。
  「不能考慮一下嗎?」難得有如此優的人,杜司臣不想放過。
  「這個嘛……」要想逃開這局面,只要再拉一個人進來就好,史蒂芬心想。「我有一個不錯的人選,不過他現在回家了,你們明天可以到我班上看看,包君滿意!」杜家,就是很凱的代名詞。
  仲瑄,我幫你找到好工作囉,嘻~史蒂芬暗暗奸笑,並告訴他們自己的教室。
  
  
  
  「嗯……衛生紙、牙膏…啊,醬油在特價……買一瓶好了。」推著推車,城仲瑄如識途老馬在超市裡買自己需要的東西。
  「少年仔,阿你細妹仔要顧好喔!」經過的歐巴桑叮嚀。
  反射性的回話,「謝謝……」呃!他妹妹不是在家嗎?「什麼妹妹……」轉身,低頭,一個穿著小洋裝的可愛小女孩張大眼盯著自己。
  「請問妳是……」看起來才四歲多,竟然讓這樣的小女孩自己在超市亂跑,做人父母的也太不負責任了吧。
  「草莓棒棒糖!」讓大哥哥抱高的杜雲芊看見那頭粉紅色的頭髮,像極了她愛吃的草莓棒棒糖,開心的大叫。
  「好,草莓棒棒糖……」推車推到零食區,拿了包。
  「大哥哥,好吃!」
  自己家裡頭也有詞不達意的小弟與小妹,城仲瑄不以為意。「謝謝。」揉揉小女孩的頭。「小妹妹,你的爹地跟媽咪呢?」
  「我放學了!看見哥哥棒棒糖,就跟了過來!」好像真的很好吃。
  那是他的髮色引誘人家小女孩了?「妳讀哪裡的幼稚園?」附近有兩間,就在自己國中附近,也難怪她會這樣說。
  「嗯……」艱深的字小孩畢竟不懂,突然從口袋拿出小項鍊。「這個!」
  是老師發給幼稚園裡孩子的小名牌。「這間啊……」富貴家庭的小孩呢,那一定很擔心說不定還在想要不要報警,真糟糕……「那哥哥先送妳回家吧!」聽到要回家,杜雲芊開心的歡呼一聲。
  
  
  
  「找不到嗎?」
  「少爺,附近都找過了,要不要報警?」
  「先不用。」再說是自己妹妹隨便跑,小孩子腳程也跑不遠……難道會是跑去學校?
  
  「走、走、走走走~我們大手拉小手~走、走、走走走~一同回家囉~」牽著杜雲芊,一手提著購物袋的城仲瑄,從超市漫步到幼稚園。
  「呀!哥哥!」看見熟悉的人在前方,杜雲芊跑過去撲上。
  「妳這丫頭,也不知道大家會擔心!」抱起妹妹,低聲唸了幾句,杜雲芊只是咯咯笑。「對了……」轉身看向一旁與老師談話的少年。
  「那我就先回去了。」向幼稚園老師說明完事情前後,城仲瑄也準備回家。
  「這位同學。」同一校的制服……是學弟啊。「謝謝你。」
  「不會。」從袋子拿出剛買的零食。「來,妳的草莓棒棒糖。」
  「錢的話……」沒想到妹妹還要人家買東西。
  「一點小錢而已。那我就先走了。」
  「同學你──」杜司臣心想至少也要好好答謝人家。
  「不用在意,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捏捏杜雲芊的小肉頰。「小妹妹拜拜,下次不要再跟著人亂走囉。」
  「嗯!」用力點下頭。「草莓棒棒糖哥哥拜拜!」揮著小手。
  等人走遠了,杜司臣才伸手拿過那包棒棒糖,「明天才能吃。」小小處罰妹妹。
  「嗚……」眼睛眨眨,馬上泛淚。「哥哥……」
  「哭也沒用。」遞給身後的總管,抱妹妹上車準備回杜家。「臭哥哥!」
  
  
  
  
  
  「你朋友咧?」「我朋友在那!」才一見面,便同時喊出話的史蒂芬與姚子奇兩人,為了彼此的默契相視而笑。
  「仲瑄──我剛剛說的學長來囉!」朝教室內叫著好友,一見好友過來馬上伸臂攬住他。「這是城仲瑄,品性良好又有耐性,做人認真又負責,重點是他還會洗衣煮飯做家事,包準餓不死小孩!」你以為是在徵妻嗎……姚子奇翻翻白眼。
  「啊。」認出是昨天的人,杜司臣與城仲瑄詫異地低呼。
  「你們見過啦?」史蒂芬問著身旁好友。「嗯……昨天一點小意外。」城仲瑄把昨天發生的事簡略說過一遍。
  「正好,那杜少爺就知道我們家仲瑄對小孩如何有辦法了,不多說,一句話,要或不要?」史蒂芬笑得可奸了。
  「史、史蒂芬……」他忙得很,竟然還要他去兼保父。
  扯近好友,低聲在他耳旁加以說服,「這杜家什麼都沒有,就傭人跟錢最多,你去那顧個小孩就有錢拿,何樂而不為?」再說有他把關,薪資不到,天皇老子來他都不放人。
  「可以!」從昨天的事情,杜司臣便對眼前學弟頗具好感,一口應允。
  「那薪水呢?」史蒂芬暗暗比個YA。「我先說,我家仲瑄可是一個抵三個用,薪水太低,免談!」史蒂芬你在賣豬肉啊……城仲瑄摀住額頭。
  「隨你出。」知道若不先過了眼前漂亮學弟這關,保父這事就吹了。
  史蒂氛比個五的手勢,城仲瑄點點頭,「五百可以。」反正只是顧個小孩嘛……
  搖搖食指,史蒂芬嘖嘖幾聲,「是五萬!」
  這話一出,卻只有城仲瑄反應過大,「史蒂芬,五萬太多了啦!」爸爸的薪水都不到五萬呢!
  「無妨。」杜司臣倒是應得爽快。「不愧是杜少爺!」史蒂芬倒是有點可惜應該說個十萬。
  「其實那也只是你零用錢的一半而已嘛……」姚子奇也沒啥反應,反正花錢的是大爺,杜司臣愛花大錢是他家的事。
  「因為錢是我爸媽出,就算十萬也可以。」補上但書。
  ──現場靜默。
  
  
  
  「啊!棒棒糖哥哥!」看著圖書的杜雲芊抬頭便見幾日前的大哥哥,再一次高興撲上。
  「若做的好,我爸媽他們會加薪。」杜司臣再一次重覆。
  「不……五萬真的太多了。」剛剛見了杜家父母,還真的說要幫他加到十萬,他人都傻了,不就顧個小孩嗎。
  「他們不會在意這點小錢,重要的是芊要高興。」冷然的道出這話。
  「嗯,該做的事我會做好。」有了這筆薪水,能做的事就多了。「這樣的話,我偶爾能住這邊嗎?」
  「你高興就可以。」反正房間很多。
  發現這學長在學校與在家裡,似乎是不同的人,未來會是怎麼樣呢……
  城仲瑄深深嘆口氣。
  
  
  
  
  
  over talk
  反正,我只是就想打這個而已XD
  配對不明顯?看了下頭就顯過頭了=3=
  發現這篇阿史感覺好痞,新氣象,簡稱痞史>3<
  
  2008/04/07
  
  
  
  
  
  「哥哥──」憤怒的杜雲芊一手推開門,完全不顧床上吻得渾然忘我的兩人,就這樣坐在沙發上生悶氣。
  「少、少爺……」推拒著男人的身軀。
  嘆氣,他本來想補足上星期出差的份啊。「怎麼回國了,芊?」他這妹妹就是喜歡壞事,而且仲瑄一向把妹妹看得比他還重,杜司臣只好抱著人消消慾火。
  「哼!我本來想找瑄哥抱怨的,誰叫你把人又抓去,我當然要來你這!」話說她也不曉得哥哥跟瑄哥怎麼會走到這步,不過兩個哥哥高興就好。「都爸媽啦!他們說我一畢業就要嫁人啦!」氣得她從國外跑回來。
  「不錯啊。」偷偷解開愛人一兩個釦子,城仲瑄拍掉那隻手並瞪了一眼。「反正你畢業後也不事生產,那就增產報國囉。」該死他好想享用啊……
  「杜爸……」在杜司臣的眼光下,只好改口,「咳、爸跟媽沒跟妳討論嗎?」記得他們不是那麼不開明的父母……看他跟少爺就知道。
  「有啊,說人選我自己決定,若沒有就他們決定。」談到這,杜雲芊不免詭異地來回看床上兩人。
  「所以?」那又跟他們兩人有什麼關係。
  「所以我就跟爸媽說我從小就喜歡草莓棒棒糖哥哥,長大當然要嫁給他囉!」心裡大笑,總算看見哥哥吃鱉的模樣了!
  「杜雲芊,妳,馬上離開我的房間!」就知道他這妹妹回來一定沒好事。
  「哇~都是哥哥嘛,未來杜家得靠我──對了不如借一點瑄哥的精子放進我肚子好了!」異想天開的杜雲芊不怕死的提議。
  「滾──!!!」盛怒下的杜司臣,還理誰的妹妹,全當好事者一起趕出房門。
  「真小氣,就知道你都吃下去了……」杜雲芊離開前的碎碎唸。
  
  戰亂源消失,杜司臣賣力的再點燃兩人慾火。
  就在杜司臣進入城仲瑄身體時,喘息間冒出了一句,「嗯……雲芊的辦法說不定可行耶。」要知道,城仲瑄也蠻沒情調的。
  杜司臣,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