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城家、小孩子的眼中
  
  
  
  
  
  
  
  
  
  
  城家的餐桌一往如常,嘰嘰喳喳的音量就像菜市場般,平常會阻止大家的城仲瑄,卻坐在位上安靜地啃著吐司。
  「那個……」大人發話了!每人正襟危坐,準備等著大哥/兒子的訓話。
  城仲瑄猶豫幾秒,「我……女朋友懷孕了。」
  「欸欸欸──」炸得大家站起身來,雙胞胎懷中抱著強褓中的弟妹差點滑出去。
  「哇……不愧是我的兒子。親愛的,想當初我們也是這樣呢……」城父面帶懷念,摟著大腹便便的妻子。「小瑄你放心,爸爸絕對支持你!」城母也笑著點點頭。
  無奈地苦笑,「爸爸,我們都還年輕,她還在愛玩的年紀,墮掉又怕傷身,她父母堅決反對她生下拖累她,我跟她們家人溝通過了,生下來沒關係,而孩子交給我。」他也不希望看見一個生命活活被殺死。
  「我覺得不錯啊。」城仲郁咬著吐司說。「反正我也不介意多一個姪子或姪女。」
  城仲瑆憤憤不平地嚷嚷,「不過沒道理責任都瑄哥扛嘛!」
  「對方不要就算了,孩子與我們有緣,反正我們家人多,大家都可以幫忙帶,小瑄繼續唸完大學也沒問題。」她馬上就有孫子了呢,呵呵。
  「對了,幾個月了?」城父城母好奇地問。
  「五個月了。」人家說第一胎肚子隆起不明顯,卻沒想到是這麼大的驚喜。
  「哎呀,那不就剩下幾個月就要生了!」那得快點準備好迎接新家人的到來。
  
  今年五月,城仲瑄做了父親,他的寶貝兒子誕生。
  
  
  
  
  
  ※
  
  
  
  
  
  忙錄的生活就像老舊故障的收音機,一直重覆撥放同首歌,而他是每天往來於公司與家庭。
  嘆息聲響起,城仲瑄疲憊地揉揉肩膀。
  
  他年輕卻已是一個孩子的爸,他計劃好了未來的生活與目標,但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爸爸生意失敗。
  曾經他也有夢想,他也恨,為什麼這種事情會發生在他們身上,但當看見爸爸臥病在床,他覺得再去追究什麼都不重要了,他一定要扛起這個家,不管是為了爸爸或兄弟姐妹還是他的兒子。
  
  「累的話你先吃飯無妨。」埋頭省視著資料的上司大人頭也不抬地說。
  老闆都還沒開動,他這個做人特助的怎麼可以先吃飯?城仲瑄苦笑,反正一切忙完就輕鬆,下午可以好好享用遲來的午餐。
  桌上的電話鈴聲響,城仲瑄拿起話筒挾住,順口溜出一貫的招呼語,「您好,這裡是杜總經理辦公室……咦!?」詫異的睜大了眼。「好、好…我會馬上趕到!」
  聽著接聽電話的人拔高的語調,又看城仲瑄忙亂的準備衝出門,「仲瑄?」
  「不好意思總經理,我兒子出車禍,我現在要趕去醫院!」驚慌的拿起手機準備要打電話。
  皺眉,兒子?「我開車載你去吧,等車太慢了。」拿起車鑰匙,經過城仲瑄身邊時拍拍他的肩膀。
  
  ※
  
  一進醫院快步跑向服務台詢問兒子狀況,聽到已經轉入普通病房,城仲瑄才鬆下緊繃的神經。
  
  「弟弟你好乖喔。」照顧的護士看見小男孩一個人,還不哭不鬧的,不禁出言讚美。
  「爹地一定會擔心我。」稚嫩的嗓音從簾後傳出。
  聽見兒子還可以說話,城仲瑄一顆心才真正安穩下來。「小允。」
  「爹地!」吊高著右小腿的小男孩開心地揮著右手。
  「你讓爹地嚇死了。」揉揉兒子的頭,城仲瑄彎身抱住他。「爹地對不起啦,人家阿伯也不是故意的。」
  「傷勢如何?」杜司臣問了房裡的護士。
  「左腿的傷較嚴重,左手是輕微性骨折,其他初步檢查沒任何大礙,是一些皮肉傷,都上過藥了。」家長來了,護士打個招呼後便離開病房。
  
  雙眼閃著好奇,城仲允好奇地問,「叔叔,你是爹地的BF嗎?」
  杜司臣挑眉,身為兒子父親的城仲瑄傻眼了,不解一個三四歲的小孩哪裡知道BF的意思,「小允,你從哪聽到BF的?」難不成是仲瑆又亂教什麼了?
  「小佳說要我做她的BF,她說這樣就能一直在一起。」現在的小女孩都這麼成熟嗎,城仲瑄無言。
  「我跟叔叔是好朋友,不是……」想了一下該如何去說明才能讓兒子聽得懂。「那種可以一直在一起的。」
  「唔……就像我跟小諾嗎?」城仲允口中的小諾是他幼稚園的一個玩伴。「沒錯。」
  不過人家小男孩又有話說,「那叔叔會跟小諾親我一樣親爹地嗎?」城仲瑄頭一次覺得,寶貝兒子的處境似乎有點危險。「小諾說我很可愛都會像翎姨一樣親我唷。」
  不親似乎就無法證明自己是兒子心裡那般認為的好朋友模式,城仲瑄此刻心情很複雜,他該怎麼去扭轉兒子的觀念。
  一旁聽著父子倆對話,杜司臣不禁低笑,城仲瑄很無奈,「總之,我不會去親叔叔。」等兒子出院後,他們父子絕對要好好進行溝通。
  杜司臣心裡作怪的種子似乎開花結果了,走到城仲瑄身旁,彎腰在他頰上輕啄。「總、總總總經理!」城仲瑄摀著臉頰驚愕地起身退步。
  看了這幕,城仲允笑得很開心自行下了結果,「所以叔叔跟爹地就和我跟小諾是一樣的!」
  「仲瑄,你兒子真聰明。」
  總覺得總經理這番話是諷刺大於誇獎。「總經理謬讚了……」
  「那叔叔要跟爹地結婚了嗎?小諾說親親了就要結婚捏。」
  
  ──童言堵死兩個大人。
  
  
  
  
  
  ※
  
  
  
  
  
  「小朋友們,今天是要畫『我的家庭』喔。」發下圖畫紙的老師,坐在講台上看著小朋友開心的拿起色筆努力畫圖。
  我的家庭?城仲允偏頭,小腦袋瓜列出家裡的人,有爹地、爺爺、二伯、三伯、大姑、二姑、四伯、三姑跟五伯……啊,還有叔叔!
  「允允,你在算什麼?」言行諾擠到他身邊。
  「在算家裡的人呀。」在空白的紙畫下小圖像,下頭標著稱呼。
  「叔叔是誰啊?」小腦袋記得允允家裡沒這個人。
  「是爹地的BF呀。」永遠記得住院時,叔叔親爹地的畫面。
  
  「哈啾!」城仲瑄突然打了噴嚏。「感覺好像會有什麼事……」是他太過敏感嗎。
  
  ※
  
  「總經理,」正經的站在辦公桌前。「可以麻煩您……解釋嗎?」
  「解釋什麼?」是要他解釋企劃書?
  「……你之前在我兒子住院時開的小玩笑。」
  杜司臣回想,「啊……是那個啊,你兒子當真了?」
  點點頭,「他何止當真,昨晚吃飯時還……」無力地轉述昨晚情況。
  
  「爹地,你什麼時候要跟叔叔結婚啊?」晚餐飯桌上,城仲允爆出驚人之語。
  噗──
  「小、小允……」抽了幾張衛生紙。「你…怎麼會這麼說?」當初他用了幾個小時想解釋給兒子聽,不過是鴨子聽雷,爸爸就在笑說等他長大自然就懂了──看來是更糟。
  「因為叔叔不是親了爹地嗎?」
  哦哦──大家一副黑肝仔裝醬油的眼神掃向城仲瑄。
  「小、小允,呃……爹地只能跟女生結婚。」城仲瑄抱起兒子坐在自己腿上。
  一旁城仲瑆似乎不怕死的添亂,「瑄哥你歧視同性戀喔。」城仲瑄瞪了他一眼。
  「唔,是這樣啊……」城仲允一副可惜的模樣,城仲瑄揉揉兒子的頭。
  「若小允想要媽咪,那……爹地會去找一個媽咪,但千萬不能說爹地要跟叔叔結婚,知道嗎?」要是造成兒子長大認知錯誤,那他這個做人父親的豈不誤了兒子一生。
  「瑄哥,你現在跟小孩講這個,還太早了啦。」未來的幼稚園老師,城仲霺噴笑,一個四五歲的孩子可以靠外表認出是女生或男生就不錯了。
  
  「你兒子真可愛……」聽完城仲瑄敘述,杜司臣微笑。
  「總經理,這不是好笑的事。」尤其他絕對要防範那個言行諾,小小年紀偷親他的兒子,長大絕對……直接滾床單?
  「所以,就是要我解釋?」
  「雖然仲霺說解釋的效果不好,但……」難不成就要讓孩子這樣錯下去?
  手指關節曲起,敲了幾下桌面,「不然這樣吧,要不要一起去玩?」
  「咦?」
  「既然解釋沒用,不如帶他到外面逛逛玩玩,看看真正的家庭組成。」
  杜司臣的建議,城仲瑄深深思量,「是可以,但我怕他會覺得沒有媽媽是件很自卑的事。」這就是他擔心的地方,尤其到幼稚園接小允,每次他都會用納悶的眼神看著其他小朋友。
  「這就要靠你的智慧去解決了。」
  的確,這種事只能靠他自己。「那……該去哪?」
  「嗯……海邊?反正剛好夏天,帶他去海邊玩玩水吧。」
  「不會太危險嗎?」有點擔憂。
  「仲瑄,孩子不能一直保護在身邊,適時的讓他去摸索世界,而你也適時的伸出手就好了。」
  「好吧,那這星期日可以嗎?」
  「當然。」
  
  ※
  
  
  
  有點丟臉……城仲瑄提著背包,歎息。
  一家子擠在門口看著門外的男人,一身休閒的運動衣裝仍不減杜司臣的光芒,妹妹都流著口水……連仲瑆都流?
  「嘖嘖嘖……這才是男人!」城仲瑆搖頭讚賞。
  「唉,真可惜瑄哥不是瑄姐……」不然這有錢有勢又有皮相的大姐夫就有望了。
  「Uncle!」城仲允開心的踩著小腳步衝向倚靠車門的男人。
  「仲允早。」溫柔的抱起城仲瑄,讓他在自己面頰親了一下。「昨晚有沒有睡好?」
  「有!」用力的應了一聲,朝還在門口的爹地招招手。「爹地快點──」
  「到底誰才是爹地……」口中咕喃著,城仲瑄緩慢地走到車旁。「那我們先走了,記得吃中餐,還有今天要倒垃圾跟……」轉身口一開便是冗長的話語。
  城仲瑄還沒叮嚀完,城家人便翻翻白眼,揮揮手要杜司臣趕快把人帶走。「杜先生,你趕快把我們瑄哥載去放生啦!」他們都幾歲了。
  
  路上,除了兒子快樂的吵鬧聲外,便是兩人一來一往的聊天,畢竟司機是杜司臣,城仲瑄還是安靜的坐在位上,除了杜司臣說話他才回話。
  「你們家人,真是有趣。」杜司臣邊注意著車況,邊說他觀察後的心得。
  「因為我爸爸是採放任式管教,而且我們歲數相差蠻大的,說是兄弟姐妹,不如說更像是朋友。」
  「看得出來。」他還看見兩個小不點讓人牽住。「……你家到底幾個人?」
  「十人囉。」笑看上司露出吃驚的表情。「我底下是雙胞胎弟弟,兩個妹妹一個弟弟,最後就是那兩個小不點,也是雙胞胎。」
  「等等,那你最小的弟妹不就跟你兒子歲數差不多?」杜司臣覺得很不可思議。
  「呃……實際上,大我兒子三個月而已。」
  「比自己爸爸晚播種三個月呢。」語氣調侃,趁著紅燈稍稍往側邊一瞄,果然看見特助尷尬的神情。
  「不過也是因為家裡比較自由,所以很快就接受了。」到底是好事還壞事,他也不曉得。
  「那樣也不錯。」一個右轉進停車場,滿滿都是車的狀況下,終於讓杜司臣找到了車位。「你們先下車吧。」
  
  ※
  
  果然夏天就是該到海邊!
  躺在沙灘布上,杜司臣慵懶的將墨鏡往上推到額際,一旁虎視眈眈的女人們莫不為了這簡單的動作而心悸,那因手臂伸展而帶動的肌肉,不像饅頭那樣的可怕,整體來說是恰如其分,杜司臣的存在讓沙灘上其他男人失色不少。
  看總經理無所覺的招蜂引蝶,身後三條黑線的城仲瑄抱著兒子來到陽傘下,夏天的陽光很刺人吶。
  「不去游泳?」
  城仲瑄動作俐落的從背包拿出防曬乳,倒了點在手心後便抹在兒子的背部。「我的皮膚比較敏感,怕會曬傷。」雖然他穿著泳褲,不過仍是穿了件薄T恤。
  「爹地,油油的。」城仲允嘟著小嘴。
  「乖,不然身體會紅紅的喔。」安撫著兒子,邊將防曬乳擦遍兒子全身。「來,戴帽帽。」一頂黃色小圓邊帽戴在兒子頭上,拿了堆土的器具塞給兒子。「小允到旁邊玩土土。」
  「好!」馬上溜到一旁開始玩起沙土來。
  「總經理需要嗎?」晃晃防曬乳罐子。
  「仲瑄……你真的很像媽媽。」什麼都準備得很齊全,杜司臣有種眼前特助其實是女性的錯覺。
  「總經理,這不是稱讚的話。」倒了點抹抹自己雙腳。「啊、我幫總經理擦背部吧。」
  「也好。」真的是照顧人成習慣了的特助。
  「這樣好像在翻魚。」看總經理翻身,城仲瑄聯想到煎魚時的動作。
  「仲瑄……請你不要把我當魚。」
  「唔,本來還以為依總經理的行事風格會穿子彈型泳褲。」一邊將防曬乳往杜司臣背部抹,悠哉的氣氛下,城仲瑄也不禁開起玩笑。
  「我有點懷疑我在你心裡的定位是什麼了。」先是魚然後又是子彈型泳褲……
  「嗯……很厲害與很令人尊敬的總經理?」笑著拍拍那略微油潤的背部。「好了,其他自己擦吧。」
  「要我幫你嗎?」接過防曬乳。
  「也好。」城仲瑄拉過T恤衣襬,由下往上撩高脫下T恤,一旁側身撐著下巴注視著城仲瑄的杜司臣不由覺得,這種脫衣方式在男或女身上都很誘人。
  「總經理?」轉頭不解地看著無任何動作的男人。
  「啊、好。」暗斥自己一聲,杜司臣這時才回過來開始替城仲瑄擦拭防曬乳。
  
  小朋友是很容易打成一片的,城仲允與三三兩兩的小孩子一同堆著沙堡遊玩,同時有個年約十五歲左右的少女在旁看顧,好奇的目光不時射向不遠處的杜司臣兩人。
  少女終於忍不住問城仲允,「小弟弟,那是你爹地嗎?」真是超帥的!
  「嗯!Uncle是爹地的BF!」開心的大聲回答。
  正在聊天的兩人不禁尷尬的互望一眼,周圍的人群也朝著他們指指點點,少女以為小孩子開玩笑,笑著拍拍城仲允的頭,「小弟弟,女生才有BF,男生是GF喔。」
  腦中只環繞著Uncle是爹地的BF,那反過來……「爹地就是Uncle的GF!」不禁為了自己的聰明小小得意。
  愈描愈黑!城仲瑄無奈搖頭,暗暗發笑的杜司臣覺得城仲允真的很可愛。
  「呃……」忽然覺得小孩子似乎不是在開玩笑,少女再看向兩個男人──親密的坐在一起,剛剛還為對方擦防曬乳,身邊又沒任何一個女性……「是、是這樣啊。」原來真的是戀人啊。
  
  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城仲瑄已經懶得解釋了。
  
  ※
  
  「爹地睡著了耶,Uncle。」回程父子倆一起坐後座,到家門口城仲允轉頭想叫人,發現爹地已經歪頭睡到不知哪去。
  「爹地照顧你一天也累了。」停好車後下車,打開後車門。「允允你先去開門,Uncle才能把爹地抱進去。」一天相處下來,杜司臣對城仲允的稱呼也由仲允進化成允允。
  小小的身驅一馬當先,墊高了腳丫子旋開門把,雀躍地看著Uncle把爹地抱進家門,杜司臣在客廳裡眾人驚愕的注目禮下上樓。
  「Uncle,這裡、這裡!」開啟爹地與他的房間門,扯開棉被讓Uncle將爹地放到床上。
  「仲瑄看起來瘦歸瘦,還蠻有料的嘛……」轉轉自己雙手臂關節,杜司臣坐在床緣休息。
  爬上床的城仲允,小心的把爹地臉上的眼鏡拿下放好,趴在床上踢著後腳。「Uncle今天要跟允允睡睡嗎?」
  「……若你爹地答應的話。」不能辜負小孩的希望,反正雙人床擠兩個大人一個小孩綽綽有餘,杜司臣倒是覺得無妨。
  打了個呵欠,玩了一整天的城仲允揉揉眼,小孩子嘛,剛剛玩完回家途中在車上精神很好,現在一沾床就禁不住想睡,杜司臣笑著揉揉他的頭髮,「想說就先睡一會。
  「唔……」點點頭鑽進被窩裡,拍拍側邊。「Uncle開車也很累,睡睡!」充滿期待的目光下,杜司臣側身躺下來,將被子拉好。
  「嘿嘿……」城仲允看看了睡著的爹地,再看看朝他露出笑容的Uncle,滿足的閉上眼睛。
  
  爹地睡夢中習慣的摟著他,Uncle也摟著他,這樣好像一家人!
  
  
  
  
  
  over talk
  有溫馨自然就有…
  有什麼是秘密(囧TZ|||)
  
  2008/06/04
  
  
  
  
  
  司瑄後話(?)
  
  「爹地,畢業旅行我可以去嗎?」十五歲的城仲允,揚揚旅行調查表。
  「當然可以啊。」出去玩玩也好。「……等等,房間怎麼分配?」城仲瑄永遠忘不了兒子小時說的親親,時時刻刻提防著言行諾。
  「我們是四個人一間啊。」莫名其妙的回答,後才頓悟。「爹地我沒有女朋友,安啦安啦!」難道爹地以為他會帶女生到房間嗎。
  「不……呃、」猶豫了幾秒,「行諾也在?」兒子一副理所當然的點頭,城仲瑄怪緊張的轉過頭去。「司臣,快想想辦法!」
  「仲瑄,你想太多了。」又不是人人相處久了就會像他們兩個一樣發展,先行適應床上生活(?)的結果就是,連早晨與睡前的KISS都很自然,不知不覺就成了夫妻般的模式。
  「爹地你想到什麼……啊!不是你以為我跟小諾會變成爹地跟Uncle一樣吧?」長大自然就了解男女間的關係,早習慣的城仲允這時才想到家中異於常人。「爹地你想太多了啦!」
  「有可能真的是吧……」從很久之前就很擔心會造成兒子認知錯誤,城仲瑄也笑起自己多疑。
  「不過要做我也要像爹地一樣,只要享受就好。」語出驚人的城仲允,似乎正測試自己爸爸的心臟能力。
  「小、小允──」為人父親的他突然覺得,會帶壞人的應該是自己兒子才對。「……不對,你怎知──你不會偷看我跟Uncle吧?」那倏然轉變臉色的兒子,答案不用說也明白。
  「哈、哈哈……爹地你在說什麼啊我不知道耶~」死也要裝傻矇混過去,要不然就不能偷看了。
  兒子臉上想到什麼的微微紅潤,城仲瑄也跟著發窘的掩住面頰,心想下次絕對要鎖好門!
  杜司臣毫不作聲地坐在一旁,總不能說出事後小允還來問他吧?
  城仲允在心中吐吐舌,他還不是偷看一兩次而已,誰叫每次他們都那麼明目張膽……不看不是太對不起自己了嗎?
  
  「……Uncle,爹地好吃嗎?」話題沉了一會,城仲允又突然問。
  「城──仲──允──」
  「爹地你別瞪我啦!等我問完──呃,舒服嗎?」他很好奇嘛!
  「杜司臣你今天到客房睡!」
  無妄之災啊……杜司臣抬頭望向天花板,好險他有多打一把臥房鑰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