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子弟在校表現良好,但近日行為略有改變,煩請家長至校一趟」
  
  城仲瑄啜著咖啡,看著身旁侷促不安的兒子,啟口問,「學校怎麼了嗎?」
  「就……一點小事。」
  明顯是一樁大事呢……身為父親的他怎麼可能看不出兒子試圖想隱瞞,城仲瑄思索了幾秒,「我明天請假。」
  
  同一時間的杜家也是同樣狀況。
  「我會到學校。」工作繁忙仍不忘簽兒子的聯絡簿,杜司臣如此說。
  
  
  
  ※
  
  
  
  「兩位請坐。」
  就座後城仲瑄立刻問班導師,「是斂允跟這位男同學打架嗎?」怎麼想,高中生活就是學業、感情跟友情這三者會出現問題。
  「呃……倒不是。」班導師面有難色。
  「不然不會無緣無故請我與城先生到校,導師明講吧。」時間對商人而言非常寶貴,杜司臣不喜歡拖拖拉拉。
  「其實是有同學撞見杜同學跟城同學在校園……」
  聽完導師的話,兩個大人著實愣到天邊去了。
  
  
  
  「呼……」吐口氣,城仲瑄與杜司臣對望一眼後,同看向一旁的兩個男孩。
  四人身處學校附近的咖啡廳,氣氛弔詭。
  「老師說的事是真的?」城仲瑄率先開口,揉揉兒子頭髮。
  「我──」城斂允才剛要說話,便被杜樂攸截住。
  「是真的,不過是我強迫小允,請城叔叔別怪小允。」
  「才沒有!爹地,是我自願跟樂攸……」
  「所以是你情我願囉?」下巴抵在交疊的手背上,杜司臣挑眉問著兩個男孩。
  瞬間沉默,過了幾分兩個孩子才點點頭。
  「你們……希望我跟杜叔叔如何?」高中也不是小朋友了,城仲瑄尊重兩個孩子的決定。
  「我想跟──」可能因為爸爸在旁邊,杜樂攸話到一半便又停下。「我喜歡斂允!」堅定地說出口。
  「小允也是?」兒子點點頭,城仲瑄嘆了一聲。「爸爸不反對同性戀,但……」望了對面杜司臣一眼。「杜先生呢?」
  「我只有樂攸一個兒子。」兩個孩子心不禁提了起來,畢竟杜家不是小咖,杜司臣這一關最難過。「但──我希望我唯一的兒子幸福。」聽杜司臣說完,兩男孩不敢太過張揚的開心慶祝,桌底下兩人偷偷牽起手,十指交握。
  看兒子暗暗高興的模樣,身為父親的兩人只能苦笑。
  
  
  
  
  
  「城先生?」
  「啊、抱歉。」看房子看呆了,尷尬的微笑。「其實我原本以為杜先生……」不知是否該如實說。
  「以為我會反對?」往後靠在沙發背上,雙腿交疊,雙手交握置在大腿上。
  「畢竟家庭背景……」要是讓大眾知道下一任杜家繼承人是同性戀……城仲瑄光想就覺得惡寒。
  「或許我也在賭。」望向院裡牽著手聊天的兩個孩子。「賭他們兩個會不會分開。」
  杜家繼承人又如何,自己的婚姻終究失敗了;成功經營公司又如何,他不想重蹈自己父母的失敗,娶一個自己不愛的女子……只是徒增痛苦罷了。
  「有時孩子的決心比我們大人更加堅定呢。」城仲瑄喟然微笑。「我想守護他們。」
  
  「爸。」兩人進室內,彼此對望後由杜樂攸率先開口。「那個……我大學能跟小允出去住嗎?」
  「哦,不怕爸爸一個人在家寂寞?」杜司臣調侃地問。
  「呃──」
  
  「爹地,我可以嗎?」城斂允雀躍地看著自己爸爸,城仲瑄不答反問。
  「你自己覺得呢?」
  「我想跟樂攸一起住。」心裡也曉得爸爸到了自己高中後,便不太管自己的私事,不過這種事還是要詢問一下吧。
  兒大不中留?簡直像在嫁女兒的複雜心情啊……
  「那你就去吧。」看兒子聽見自己答案而展露出的笑容,城仲瑄也不禁跟著露出微笑。
  
  杜樂攸不語地盯著城仲瑄父子倆,杜司臣注意到兒子突然安靜,「怎了?」
  「爸爸不覺得城叔叔很溫柔嗎?」小聲地對父親說。
  「……你這孩子心裡在想些什麼。」輕敲了兒子頭顱。
  「我只是說出事實。」他根本什麼都沒說呢,突然轉變成曖昧的眼神。「還是爸爸……」反正爸爸離婚後都沒再娶嘛。
  「別把你那一套加在爸身上。」
  撇了撇嘴聳肩,「好吧。」
  眼看兒子目不轉睛盯著城斂允,且臉上一直掛著幸福傻笑,一旁看著的杜司臣無奈搖搖頭。
  「不過爸,我擔心你自己一個人耶。」感覺有點像獨居老人耶……想到那景象,杜樂攸不禁笑了。
  「既然知道還把別人兒子擄去外頭住?」城先生何嘗不是如此。
  「小允很多叔叔姑姑,不用擔心。」見識到那陣仗,深感大家庭威力。「爸你還是趕快再婚啦,我好怕你孤老一生耶。」自從與母親離婚後,爸便專心投注到工作上,對於女人約莫只剩生理需要,真令人擔心啊。
  「沒那個必要。」
  「爸你──」還對姑姑……杜樂攸不敢問,他知道雲芊姑姑跟杜家無血緣關係,就算當時與母親婚姻尚存在,爸爸房間裡永遠只有他與雲芊姑姑的合照,對於母親就像在公事公辦一樣。
  垂眼像在深思,杜司臣不發一語,腦裡存的是那抹俏麗倩影,就算芊已為人母,在他眼裡仍舊是那個小女孩。
  瞄了在沉思的男人,杜樂攸是真的希望有人能跟爸爸在一起,最好還是爸爸喜歡的人。
  
  「爹地,對不起。」城仲瑄對於兒子突來的道歉感到疑問。
  「為什麼要跟我道歉?」揉揉兒子頭髮。
  「就是……我跟……」
  「不用擔心,我們家沒有什麼香火傳盛的困擾。」以為兒子是在煩惱這個,反正弟妹那麼多,也輪不到他煩惱。
  「呃,是這個問題…但也不是啦……」感覺好像哪怪怪的,城斂允皺了皺眉。「可是我怕搬出去,爹地你剩一個人住。」他們沒跟爺爺他們住在一起,原先就擠了很多人了,所以他跟爹地是在外租了小套房。
  「爹地又不是小孩子。」好笑地拍拍兒子。
  「可是……」還是很擔心地直盯著爸爸。「還是算了!我拒絕好了。」
  「小允,你都答應了,爹地沒有教過你反悔喔。」輕輕拍了兒子臉頰。
  
  
  
  
  
  一到暑假,兩人便搬到學校附近租的小公寓,此時正慢慢整理著家當。
  果然還是好擔心……城斂允盤腿坐在堆著一個個紙箱的客廳裡,憂心目前只剩一個人的爹地。
  「小允,你不整理嗎?」杜樂攸遞了個飲料罐給他。
  笑了笑道謝,「……我在擔心爹地。」一直以來除了回爺爺家,爹地就是生活重心,突然少了爹地,城斂允很不習慣。
  「呵……跟我一樣。」跟著盤腿坐在他旁邊。
  「咦?」詫異地轉過頭。「真的嗎?」
  「雖然爸嘴上不說,不過爸他一直很孤單。」以前還有他這個兒子在,現在那個家除了固定時間打掃的傭人及管家,就只剩下一隻狗及貓了。
  城斂允腦中突然有個很奇妙的想法,不過實行上來似乎……
  「小允在想要讓城叔跟我爸住嗎?」
  「你怎麼知──」被說中了心事,雙手摀住嘴巴,城斂允眨眨眼,恰是在問為什麼杜樂攸會曉得。
  「因為我也剛剛才想到嘛。」不失為一個好法子呢,杜樂攸腦裡開始評估可能性。「不過城叔會答應嗎?」
  「唔,應該會吧……」城斂允不太確定的說著。「只要我說爹地跟杜叔住一起我就不會擔心,這樣應該行得通!」
  「OK!那就這麼辦吧。」兩人湊在一起嘰嘰咕咕的討論。
  
  
  
  
  
  ※
  
  
  
  
  
  「啊、歡迎回家!」整理著客廳,聽見開關門聲,城仲瑄笑著說。
  明顯一怔,杜司臣有些反應不過來,過幾秒才想起捱不過兒子請求的目光,前幾天城仲瑄便搬來與自己住了。
  「嗯……」家裡突然多了個人,杜司臣感到有些不習慣,覺得做什麼事都有些不自在。
  「杜先生,吃晚餐了嗎?冰箱裡還有些飯菜,熱一下很快。」
  「不……那麼麻煩你了。」本來想拒絕,但心想自己的確是餓了,再說兒子再三提醒自己要好好招待「親家」。
  「那你等等。」城仲瑄說完便進廚房張羅。
  
  吃完晚餐,兩個男人便待在客廳裡,只餘電視聲音,城仲瑄靜靜打著……圍巾?杜司臣納悶地看著他。
  「……怎了嗎?」說話歸說話,城仲瑄手上動作仍沒停下。
  「給妻子?」這話問出口,下一秒杜司臣才覺得不對,自己問了很失禮的問題,若對方有妻子就不會與一個男人同住了。
  「不,是給斂允的。」
  「抱歉。」靜靜注視著柔和打著毛線的側臉。
  「我並沒結婚,所以沒有妻子。」對城仲瑄來說,這事並沒什麼難以啟齒。
  杜司臣聽了詫異的挑高眉,依他看人的準度,眼前人不像是未婚生子、不負責任的男人。
  「嚴格來說,我也沒結過婚。」露出無奈地苦笑。「剛好有了,就生下來。」
  「你愛她?」沒人會在無任何前提下養一個孩子。
  「愛嗎……」城仲瑄回憶當初,搖搖頭。「高中時年輕氣盛,就算是意外我仍得負起責任。」
  「你很堅強。」
  「這個……當然還是有家人的幫助。」對於杜司臣的稱讚,城仲瑄突然覺得有些害羞。
  「啊,那我也幫杜先生跟樂攸打一條吧。」
  
  果然是賢妻良母……
  想到兒子給「親家」的評論,杜司臣倒是領會到了。
  
  
  
  
  
  本以為多了一人的屋子會讓他窒息,畢竟除了傭人外,就只有父母親、他及女孩住過,不過出乎意料的,兩人相處良好。
  已入寒冬,杜司臣走在街上也禁不住縮了縮脖子,拉緊了頸項圍巾。
  城仲瑄在正式入冬時將黑紫相間的圍巾遞給他,兒子收到禮物還感動地叫了聲爸爸,瞧城仲瑄是無奈又好笑的表情,杜司臣便覺有趣。
  想著想著,杜司臣嘴角忍不住上勾。
  
  秘書走在一旁,除了以愛慕的目光看著上司,同時也帶了疑惑,畢竟以往上司都是圍著純白羊毛圍巾,再說那條黑紫色的……感覺像是親手打的。
  她好不容易才擠到杜司臣身邊的位子,當然除了維持專業性外,也有意無意透露著想來段辦公室戀情,只可惜現在仍未成功過。
  上司還一直微笑,難道是想到送圍巾的人了嗎?
  
  「吳秘書,你們先回去吧,我就不回公司了。」
  
  杜司臣看見超市門口前站了個熟悉的人影,吩咐了下屬後便跟著進超市,秘書只能巴望著上司瀟灑離去的背影。
  不過……總經理逛超市?
  
  
  
  拿著兩顆高麗菜,皺著眉頭的城仲瑄猶豫著要買幾顆,一次買太多又吃不完,但杜先生家又不在市區,果然還是買些起來放……
  還在深思之際,轉眼發現身旁不知何時立了個自己認識的人,「啊,杜先生。」
  微蹙眉,「叫我司臣就好。」都相處兩三個月了,在家一直聽見杜先生頗怪的。
  城仲瑄點點頭,再轉回去看著手上物品,不自覺低聲說:「嗯……高麗菜要買幾顆呢。」
  「……今晚吃火鍋?」
  城仲瑄點點頭,杜司臣思量了幾秒,「那把他們叫回來吧。」既然要吃火鍋,還是多點人較熱鬧。
  「嗯……這樣就買三顆吧。」四個男人的食量,三顆應該……還是四顆好了。
  眼見城仲瑄認真的為買幾顆煩惱,杜司臣不禁莞爾,「多買無妨,吃不完的留著隔天做午餐就好。」
  「呃,也好。」說實在,他是蠻訝異杜司臣會說出這種話,吃隔夜的食物也OK呀?
  
  看著城仲瑄忙碌的採購食材,杜司臣便幫忙他推推車,這還是他頭一次逛超市呢。
  杜司臣俊美的臉龐也引起許多人的注意,尤其他還穿了一身不合超市感覺的純白西裝,更兼車伕推車。
  城仲瑄也察覺盯著他們的視線有驟增趨勢,當然是聚在身旁男人身上,只好加快採購速度,迅速買了需要的食材後結帳。
  
  
  
  ※
  
  
  
  「咦,孩子呢?」
  吃完晚餐,城仲瑄從廚房端著水果出來,而本來看著電視的兩個孩子不在。
  
  「回房間了。」
  
  「這樣啊,那我叫他們下來吃水果好了。」說著說著城仲瑄便上樓,快得杜司臣來不及阻止。
  
  兒子,不是我不幫你……杜司臣無奈搖頭。
  果然沒幾分後,城仲瑄面帶尷尬的回到客廳,杜司臣笑著吞下最後一口水果。
  
  「沒進去?」
  
  城仲瑄搖頭,「飯後運動嗎……」
  想到剛剛在門外才要敲門,就隱約聽見裡頭曖昧的聲音,只好作罷了。
  
  「不介意?」杜司臣也沒想到兒子會這麼大膽。
  
  「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好。」何況又不是自己阻止就能停的事,年少輕狂嘛。
  
  兩人有默契的相視苦笑。
  
  
  
  
  
  …to be continued 2011/03/19
  丟舊文XD
  這篇很久了,但一直沒寫完也懶得寫完。
  正好最近沒啥動力寫文,修一修放上來(喂)
  這篇在鮮網就不貼了~
  牽扯到自創兒子的部分,感覺就不太一樣,貼在這自得其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